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天上掉下个大馅饼

第二百五十六章 天上掉下个大馅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宛城东南,荆州军大营。

    中军大帐中,刘表手拿着那道天子的圣旨,反反复复的看了几遍,时而起身踱步,时而沉吟不语,陷入了犹豫不定中。

    那道圣旨中,天子封刘表为大司马,令他率荆州兵入宛城护驾,取代曹操统领百官,辅佐朝政。

    刘表很清楚这道圣旨的意义,这是天子在陶商和他之间,选择了他,取代曹操做为新的辅政大臣。

    一旦他接旨,领兵顺利入宛城,便将成为继董卓、曹操之后,第三个挟天子以令诸侯之人。

    刘表很兴奋,却也很犹豫,迟迟下不定决心。

    “有了天子这道圣旨,主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将天子握在手中,取代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是好事啊,主公为何犹豫不决。”谋士蒯越不解道。

    刘表将那圣旨放于案上,叹息一声,方道:“异度,我记得当初我就任荆州牧之时,你给我开出的方略,乃是据保江汉,坐观天下之变,而非挟天子以令诸侯,这天下一旦在我手中,我便成了众矢之的,由不得我不犹豫啊。”

    蒯越也轻叹一声,淡淡道:“此一时,彼一时,难道主公以为,就算天子不在主公手中,将来袁绍挥师南下,攻取中原之后,就会放过主公吗?”

    一句反问,把刘表瞬间问住,一时哑口无言。

    蒯越便缓缓道:“当初越给主公定下据保江汉,坐山观虎斗的方略,乃是因为曹操实力雄厚,足以跟袁绍形成拉锯之势,只要这两只巨鳄彼此相持不下,我们荆州就可以置身事外,坐保一方太平,可现在,形势已不同了。”

    蒯越站起身来,手比划向地图,“曹操已被陶商赶出中原,而陶商虽取代了曹操,成为中原霸主,但不经过几年经营,根本不能抚定人心,恢复经济,达到跟曹操当初相当的实力。”

    “没有这样的实力,他必为袁绍所灭。”蒯越语气肯定,“到时中原屏障一失,袁绍下一步必然南取荆州,那个时候,主公以为凭咱们一州之地,能抵挡得了袁绍的铁骑吗?”

    刘表身形一震,陷入沉默之中。

    他虽不及曹操那般,乃一代枭雄,但对世事的判断,也颇有能力,否则绝不能稳坐荆州这么多年。

    他已听明白了蒯越的意思。

    以前是有曹操顶在中原,可以跟袁绍彼此制衡,他就可以在南面稳稳的割据。

    现在,形势却不同了。

    曹操被陶商赶走,陶商又不是袁绍对手,到时候陶商被灭,谁还能替他顶住袁绍的兵锋?

    没有人,只能靠他自己。

    必须要靠自己的拳头,拿下中原,以自己的实力,来对抗袁绍这个庞然大物。

    欲取中原,就必须挟天子以令诸侯,还要赶在袁绍南下前,用最快的速度,灭掉陶商,坐稳中原诸州。

    而欲速灭陶商,就必须要用天子的密计。

    刘表站起身来,踱步于帐中,思绪翻转如潮,心思变幻不定,陷入了抉择之中。

    权衡已久,刘表深吸了一口气,决然道:“异度言之有理,看来现在谁也靠不住,只能靠我们自己了,替我拟一份上表,回复天子吧。”

    “主公英明果断,大事必成。”蒯越松了口气,又道:“此事事关重大,需得一员得力的干将前去执行,越举荐黄汉……”

    “此事必得一个信得过的人,去担当此重任,瑁举荐我弟蔡中担此重任。”另一名心腹蔡瑁,抢在蒯越举荐黄忠之前,推举了自己的弟弟担此重任。

    若能诛杀陶商,就等于为刘表立下了不世奇功,这等送到嘴边的功劳,蔡瑁岂能拱手让人,当然是让自己兄弟摘去。

    蒯越眉头微微一凝,明显心觉不妥,犹豫了一下,却没有开口反对。

    刘表起家,以倚重蔡蒯二族为主,蔡家主武,蒯家主政,两族实力相当,共掌荆州文武大权,彼此协作,压制荆襄其余大族。

    今刘表要动用武力,原本就是统兵上的事,蔡瑁更加有发言权,蒯越也不想破坏两家友好合作的氛围,也不想越权干涉蔡瑁主管的军事,自然就得闭嘴。

    刘表沉吟片刻,欣然道:“你说的不错,此事关系重大,派别人去我还不放心,就让蔡中前去吧。”

    “多谢主公信任,请主公相信我弟的能力,有他出马,陶贼必死无疑。”蔡瑁信心满满,拍着胸膛作保证。

    刘表微微点头,深表满意,已是鱼尾纹密布的眼角,微微眯了起来,手抚半白的胡须,眼神中流露出丝丝雄心壮志。

    恍惚的眼神中,刘表仿佛已看到了自己入主中原,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威风画面。

    ……

    数天后,宛城东北,陶营。

    “
这个末世有点苏全文阅读
曹操这一招可是下了血本啊,他这是要拿天子做诱饵,引我和刘表二人争个你死我活,等到两败俱伤之时,他再来渔人得利,够阴的啊……”陶商冷笑着,将手中情报,扔在了案几上。

    宛城之中,早有张仪的细作暗布,曹操星夜撤出宛城的消息,第一时间就送到了他的手中。

    如果曹操是带着天子出逃,陶商当然是二话不说,直接就发兵追击,绝不会让曹操挟裹着天子,成功的退往关中。

    现在这种情况,陶商便选择了按兵不动。

    照目前形势来看,杀曹操已经不现实,他的主要目标,已改成了夺天子,天子既然没走,追击曹操也就失去了意义。

    陶商也没有即刻发兵,攻陷宛城,把天子抢到手里。

    首先刘表不可能放任他抢夺天子,一旦他对宛城用兵,就等于激怒了刘表,极有可能立刻便对他大打出手。

    其次天子到底是天子,自己心里知道是去抢,但若什么理由也没有,公然就对宛城发动进攻,很可能逼得天子出逃,直接就去投奔了刘表,反让刘表捡了大便宜。

    而以陶商现有的兵力,根本无法实现既要防范刘表,又要把宛城围个水泄不通,防止天子出逃。

    考虑到种种的利弊,所以,陶商明知宛城已形同一座不设防的城池,却也只能选择按兵不动。

    “要从刘表眼皮子底下,把天子给弄到手里,不容易,不容易啊……”连那陈酒鬼,此刻也喊起了头疼,一时想不出什么妙计。

    大帐中,众人一时眉头暗锁,苦思无计。

    “报,营外一人自称是越骑校尉种辑,奉天子之命前来,想要求见主公。”帐外亲兵忽然来报。

    天子派来的人!

    忽然间,陶商有种感觉,变数来了。

    他便不多想,当即传令,请那种辑前来一见。

    片刻后,一名中年文士从容步入大帐,向着陶商一拱手,笑道:“越骑校尉种辑,久仰陶州牧威名,今日一见,实属幸会。”

    “种校尉的大名,陶某也是久仰啊。”陶商也站了起来,笑着一拱手,以示对种辑这员朝臣的礼遇。

    一番客气,宾主坐定。

    陶商也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的问道:“听说种校尉是奉天子之命前来见我,不知天子有何旨意?”

    种辑清咳几声,正色道:“曹贼专权擅政,天子不满他已久,难得陶州牧忠心为国,杀得曹贼这乱臣贼子望风而逃,天子有感于陶州牧的忠义,决定委任陶州牧为大司马,入朝主持朝政,统领百官。”

    这番话出口,左右等陶军文臣谋士们,无不面露兴奋,个个暗喜。

    天子这意思已是再明显不过,这是打算主动来依靠陶商啊。

    先前他们还在愁着,如何顺利的把天子弄到手,还在担心天子会去投奔刘表,却没想到,天子竟会主动送上门来,这真是飞来横财,不要白不要啊。

    陶商也是眼前一亮,却还保持着几分冷静,问道:“天子真的要陶某主持朝政?”

    “君无戏言,这是天子的密旨。”种辑一脸正色,从怀中取出一卷圣旨,双手奉于陶商。

    为表对天子的尊敬,陶商也站起身手,双手接过,小心翼翼的打开来观读。

    种辑又从旁补充道:“天子有心仗靠陶州牧这等忠心为国的栋梁之臣,只是碍于刘表在侧,恐节外生枝,便不好大张旗鼓,公开的发布圣旨,只能派下官带着这封密旨前来。”

    陶商一面听他解释,一面观看圣旨。

    正如种辑所说,这道圣旨确实委任他为大司马,执掌朝政,这也就意味着,他可以名正言顺的把天子迎还许都,取代曹操,行挟天子以令诸侯之权。

    旁边种辑继续道:“天子有口谕,说为免打草惊蛇,惊动了刘表,请陶司马先不要率大军尽入宛城,可先带几千兵马,明日入夜从北门悄悄入城,天子将亲往北门迎接,到时等完成宛城布防之后,天子再公开发布圣旨,那时宛城已固,就算刘表有所行动也不惧了。”

    “嗯,天子倒是想的周到……”

    陶商将圣旨仔细看了数遍,又将种辑之言反复琢磨,看有无破绽,接着又不动声色的将目光,瞟向了一旁默默灌酒的陈平。

    那酒鬼灌下一口酒,向着陶商微微点了点头,以示陶商不要再犹豫,要抓住这天赐良机,接下圣旨。

    就在陶商缓缓站起身来,想要接下这道圣旨之时,突然间,他的脑海里又冒出一个念头:

    稳妥为上,还是先测一测吧。

    “系统精灵,给我扫描这个种辑的忠诚度。”陶商用意念下令道。

    “嘀……系统扫描完毕,对象种辑忠诚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