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傀儡要挣扎了

第二百五十五章 傀儡要挣扎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曹操想不通,夏侯惇也想不通,曹昂为什么会败给陶商。

    论诡诈,论智谋,曹昂绝非陶商的对手,这一点他们也都承认。

    可现在不是统兵打仗,用计用谋,而是斗将单挑,纯比武艺,没有任何的诡诈可用。

    为什么曹昂会输呢?

    难道说,短短不到一月的时间,那个小贼武艺突飞猛进,竟然已远远的超越了曹昂,精进到可以重创他的地步了吗?

    夏侯惇脸形扭曲抽动,震骇的眼神,迸射出几分尴尬。

    显然,曹昂的负伤而归,等狠狠的打了他的脸,羞辱了他方才那番自信的判断。

    曹操则暗暗握拳,脸色阴沉变色,既是愤怒,又是失望。

    “父亲,儿无能,败给了那小贼,请父亲治罪。”曹昂也是惭愧之极,翻身下马,伤躯跪倒在了曹操的跟前,一副无地自容的样子。

    曹操一声长叹,叹息声中,充满了无奈,充满了失望。

    他也无力训斥曹昂,只摆了摆手,“罢了,赶紧回城,先去治伤去吧。”

    左右亲兵忙一拥上前,把负伤的曹昂,扶入城中。

    曹操回望众部下一眼,目光中尽是阴怒之色,似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无处发泄。

    众文武们忙是纷纷低头,生恐撞在曹操的枪口上,上了曹操的出气筒。

    “贾文和,孤记得你已归顺孤许久,却从未曾主动给孤献上过一条计策,孤真的有点怀疑,你是否是真心归顺于孤。”

    曹操把目光定格在了藏在人群的那个白发文士,显然,这位毒士很不幸运,将要成为曹操出气筒。

    贾诩却半点不慌,拱手淡淡道:“诩对司空的忠心,日月可鉴,其实诩近来苦思冥想,已经为司空思得一计,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说出口来。”

    曹操听他有计,瞬间脸色由阴转晴,目光中甚至还瞬间掠起了一丝兴奋。

    要知贾诩号为毒士,平素不开口便罢,一旦开口献计,必然是血流成河的毒计不可。

    “文和有何妙计,还不快速速道来。”曹操迫不及待的催问道。

    贾诩却先反问道:“诩要先问司空一句,以司空现在的兵力,能打得过陶商和刘表其中一方,顺利保得天子离开宛城,迁往长安吗?”

    曹操沉默,半晌后,回了一句“不能”。

    “既然不能,那天子在司空手中,岂非成了烫手的山芋,反成了累赘。”贾诩显然话中有话。

    曹操眉头一凝,“听你的意思,竟然是想让孤放弃天子了不成?”

    “当然不是,天子乃大义所在,诩怎么可能劝司空放弃。”贾诩一笑,深陷的眼眶中,迸射出一丝诡绝的精光,“诩的意思是,司空何不将这烫手的山芋,主动扔给陶刘二人,叫他们为争天子,杀个你死我活,头破血流,待到他们两败俱伤之时,司空再出来收拾残局,那个时候……”

    贾诩手捋白须,笑而不语,言下之意已是再明了不过。

    曹操身形剧烈一震,眼眸中也骤然闪过一丝精光,仿佛于黑暗之中,看到了一线曙光。

    沉吟许久,权衡许久,曹操笑了。

    ……

    三天后。

    宛城,行宫。

    略显昏暗的大殿中,年轻的天子刘协,终于可以挺直腰板,拿出天子的威仪,端坐在他的龙座上,长长的吐一口气。

    再看一眼手中那一纸言辞恳切的书信,刘协的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的冷笑,将那书信狠狠的扔在了龙案上。

    曹操终于走了。

    就在入夜时分,曹操率领着不到一万的曹家军,还有忠于他的文臣武将,悄悄的离开宛城,向着武关方向退去。

    临行之前,曹操献给刘协一道亲笔所书的上表,声称陶刘两个逆贼,实力太过强大,他曹操不得已之下,将亲自前往关中,搬取西凉诸军援兵,请他这个天子务必坚守宛城,一定要坚持到他搬来救兵那一刻。

    刘协当然知道,曹操这是穷途末路,自知无法与陶商刘表两路诸侯抗衡,为了保住自己残存的实力,被迫把他这个天子放弃。

    “曹阿瞒,朕当初为你的假忠心蒙骗,被你骗到许都,做了你多年的傀儡,没想到你也有今天,朕终于可以不用再看你的脸色了,真是我刘家列祖列祖显灵啊,哈哈——”

    刘协越想越轻松,越想越痛快,多年的压抑,终于得以宣泄,禁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陛下,曹操虽逃,却有刘表和陶商两路诸侯就在宛城之外,他二人皆兵强马壮,而陛下只有一千御林军,根本挡不住他们任何一人的进攻,现在还不是掉以轻心的时候啊。”

    御阶之下,尚保持着冷静的董承,眼见年轻的皇帝太过得意,忙是站出来提醒。

    笑声嘎然骤起,刘协刚刚才松开的眉头,立刻又紧皱了起来。

    董承说的没错,走了一个曹操,还有陶商和刘表,这二人随便拉出一个,都能轻松的攻破宛城,再次把他变成傀儡皇帝。


抗战之第十班帖吧


    刘协不想再当傀儡,却无奈于自己这光杆皇帝,除了满朝大臣之外,麾下并无多少兵马可用。

    这就意味着,在刘表和陶商两个诸侯之间,他必须选择一个依附,以借他们的实力,继续维持自己这个大汉天子的存在。

    尽管刘协很清楚,这两个人都有可能变成第二个曹操,但他却别无选择,只能二选其一。

    “那依董爱卿之见,朕是选择依靠那陶商,还是刘景升?”刘协信任的目光,投向了董承。

    董承沉吟片刻,缓缓道:“陶商虽击败了曹操,风头正盛,但中原也被他搅得一片残破,短时间内必难以恢复到当初曹操的实力,倘若袁绍一旦南下,臣相信他必败无疑,到时候,陛下岂非又要落入袁绍这个野心家手中,陛下可别忘了,当初袁绍可是反对董卓立陛下为帝的。”

    刘协微微点头,深以为然。

    身为大汉天子,刘协自然对董卓这个新手把大汉天下,推向混乱的恶魔,怀有深深的恨意。

    恨归恨,他却还得感谢董卓。

    因为他这个皇帝,正是董卓所立,没有董卓,他就无法登上九五至尊的宝座。

    袁绍就不同了,当年董卓废少帝刘辨,立他为帝时,袁绍可是明确表示过反对,甚至还想另立幽州牧刘虞为帝,只是因为被刘虞拒绝,所以才没有能够成功。

    今袁绍一统河北在即,陶商会不会成为第二个曹操先不说,一旦袁绍挥师南下,陶商一败,他落在袁绍的手里,还能有好果子吃么。

    只怕以袁绍的野心,一定会把他给废了,也学董卓另立新君。

    他的哥哥,废旁刘辨是怎么被董卓弄死的,刘协可是再清楚不过,他可不想步刘辨的后尘。

    与做傀儡相比,当然还是保住性命最要紧。

    “还有一件事。”董承的表情,忽然变得凝重起来,“微臣听闻陶商当初灭了袁术这逆贼,攻下寿春之时,传国玉玺也落在了他手里,他却并没有向陛下进献,反而一直拒为己有,这说明此人跟袁术一样也心存野心,这样的人,怎么可以相信。”

    提及袁术,刘协眉头顿时一皱,眼眸中迸射出深深的厌恶。

    天下诸侯,虽然各自争地盘,没把他这个天子当回事,但好歹名义上都奉他为天子,就连先前反对过他的袁绍,眼下也是一样。

    袁术这个混蛋,却是第一个跳出来,公然称帝的逆贼,刘协焉能不深为厌恶。

    “这个陶商心存逆心,确实不可相信,不能依靠陶商,那就只能依靠刘景升了。”刘协无奈的叹了口气。

    董承也点点,继续分析道:“刘景升乃当世名士,素以仁义儒雅闻名天下,又是汉室宗亲,纵然他不会全心全意辅佐陛下,对陛下的态度,至少也要比曹操陶商之流要强很多。”

    “嗯,说得也是,刘景升好歹跟朕也是血脉相连,乃皇族同宗,是比旁人都可靠。”刘协又点着头道。

    “况且,刘景升坐拥荆襄,士民富足,实力雄厚,带甲十余万,实力远胜于陶商,陛下也只有依靠他,将来才能抵挡袁绍的兵锋。”董承洋洋洒洒一番话,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放弃陶商,投靠刘表。

    刘协沉吟了片刻,轻叹道:“依董爱卿所说,看来也只有依靠刘景升才是最佳的选择了,那还等什么,朕即刻就拟一道圣旨,宣刘表入宛城来迎驾。”

    “陛下先不急。”董承却又话锋一转,“陛下想想看,若陛下选择了刘表,宣刘表入城,陶商又会有什么反应?”

    刘协一怔,沉默不语,思绪飞转。

    随后,他不屑的一笑,“陶商必不会坐视朕落在刘表手里,多半会发兵跟刘表一战,不过他虽击败了曹操,但眼下已是强弩之末,带到宛城的兵马不过两万,刘景升却有雄兵四万,还背靠荆州这个富足之地,就算他跟刘表开战,董爱卿莫非觉得,他能打得过刘表吗?”

    “刘景升实力强大,微臣当然不担心他会败给陶商,微臣担心的还是袁绍。”董承的话意味深长。

    “董爱卿不妨有话明说。”刘协又茫然起来。

    董承便沉声道:“刘景升和陶商开战,就算他击败得了陶商,将来袁绍南下,攻灭陶商,全据两河后,以他区区荆州一隅之地,难道还能是袁绍的对手吗?到时袁绍率两河之兵进攻荆州,刘景升一旦被击灭,陛下不还是要落在袁绍手中,只怕依然难逃少帝的命运。”

    刘协神色立变,慌道:“那依董爱卿之见,该当如何是好。”

    “除非能让刘表速灭陶商,让他一举攻下中原,以中原诸州,再加上荆州之力,方可跟袁绍抗衡。”董承斩钉截铁道。

    “嗯,董爱卿言之有理。”刘协点点头,却又忧道:“可陶商也是个厉害的角色,以曹操的实力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是刘景升,想让刘景升速灭陶商,何其之难啊。”

    董承嘴角却扬起一抹诡绝的冷笑,“只要陛下愿意一试,微臣这里有条妙计,管叫刘表数日之间,就能叫陶商陨命于宛城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