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五十三章 你是不是曹操的种?

第二百五十三章 你是不是曹操的种?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凛烈的喝声,如惊雷一般,回荡在营盘间。

    阵前掠战的万千陶军将士,身形无不一震,皆为陶商的气势所慑。

    曹昂也是身形一震,猛抬头,却见陶商已如风卷至,一双锐利无双的眼睛,正相隔十步,冷冷的注视着他。

    那冷绝的眼神,那巍然的气势,正如无形的暗流一般,疯狂的袭卷向自己。

    “陶商——”曹昂瞬意怒憋血上了脸,咬牙几欲崩碎。

    曹家第一大仇人,就在眼前!

    正是眼前这可恶的小子,杀了他多少叔伯,更把他曹家杀得一落千丈,一路赶到了这宛城。

    正是这小子,从他的手中,夺走了他的二娘和妹妹,羞辱了他的尊严,让他成为了众人眼中无能的存在。

    曹昂那血染的脸上,瞬息之间,便是涌上了无限的杀机,复仇的怒火更如火山一般喷发而出。

    “陶贼,没想到你竟有胆来送死,本公子今天非杀你不可!”怒啸一声,曹昂纵马如风,高举着银枪,直向陶商杀来。

    “自以为是……”

    陶商嘴角掠起一抹冷笑,同时催动战马,斜拖着手中战刀,如黑色的闪电一般射出。

    纵马如风,陶商玄甲包裹的铁塔之躯,如闪电般撕破尘雾,如神将般杀至,压迫性的威势,几乎令人感到窒息。

    两骑如飞,疾射撞至。

    吭!

    电光火石的一刻,刀与枪轰然相撞。

    两股强悍的力道,撞在了一起,所激发出来的强大力道,竟将身边的飞尘之雾震散。

    错马而过,陶商面色如常,曹昂却身形一震,胸中气血一荡,原本狰狞的脸上,瞬间闪过了一丝惊臆之色。

    这一招交手,陶商无论是气势、招式还是力量上,都压倒了曹昂许多,武力竟似远超当初一战。

    “这奸贼的武道分明与我相当,甚至还稍逊我几分,怎么才几日的功夫,他武道竟会有如此大的精进,这怎么可能……”

    曹昂心中震撼,百思不得其解,急是拨马转身,挺枪欲再战。

    勒马转身的陶商,战刀却向曹昂一指,冷笑道:“曹昂,你不是我的对手,现在滚蛋,我看在你二娘和你妹妹的份上,饶你一命,否则,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陶商语气狂傲之极,俨然收拾了他曹昂,直似易如反掌,根本就不把曹昂放在眼里。

    陶商看不起曹昂也就罢了,偏偏还提起了卞玉和曹婴,简直是公然揭了他的伤疤。

    曹昂那自傲的尊严,如受了前所未有的羞辱,瞬间被刺激到勃然大怒,连眼珠子几乎都要迸射出来。

    “奸贼,你这出身卑微的匹夫,你害死我娘和我妹妹,灭绝人性,禽兽不如,我曹昂今天必为天下除你这大害。”愤怒的曹昂,枪指陶商,喷着唾沫大骂。

    陶商却冷笑一声,不屑道:“我陶商是出身寒门,你曹家还不是阉丑之后么,咱们彼此彼此,谁也别瞧不起谁。”

    “陶贼,你竟敢辱我祖上!”曹昂怒到要喷血。

    陶商却不给他反击的机会,继续讽刺道:“不过我陶商就算再卑微,也绝不会弃自己的家人不顾,谁像你父子,你们抛弃了卞玉和曹婴也就罢了,偏偏还要掩耳盗铃,假装为她们发丧,真是当了**又立牌坊,何必呢,跟我一样,坦坦荡荡做个真小人不好么,非要学刘备做伪君子。”

    曹昂既是言语恶毒,陶商就更加嘴上不留情,用更加恶毒肆意的言语,来羞辱曹昂。

    “陶贼,竟敢如此辱我曹家,今天我非……”

    “非你娘啊,你到底是要单挑,还是耍嘴皮子啊,老子没心情跟你放嘴炮,小命留下吧!”陶商打断了曹昂的咆哮,纵马舞刀,抢先再杀而出。

    言语上再次受挫,曹昂已是气到鼻孔直喷粗气,暴喝一声,策马纵枪,直取陶商而来。

    陶商如电而至,明晃晃的刀锋,挟着翻江倒海之力,直奔曹昂面门而去。

    重刀划破空气,竟是发出“哧哧”的声响,刀锋未至,强如海潮般的劲气,便已先压而来。

    银枪已在半路的曹昂,惊觉陶商这一刀,力道竟是强到超过自己的想象。

    后发的陶商,瞬息之间,夺取了先手。

    曹昂精神又是一滞,不及多想,急是改刺为挡,高举双枪于头顶。

    哐!

    又是一声轰天巨响。

    战刀轰然砸下,天崩地裂之力,将曹昂手中的枪杆压弯,连他的一双臂膀,也被压的弯屈了下去。

    硬扛下这一重击的曹昂,心中又是吃了一惊,却不想陶商的刀力竟能强到如此地步,在接招的瞬间,几乎将他压
捡个绝色美女总裁当老婆笔趣阁
的喘不过气来。

    陶商的嘴角,却是扬起了一抹冷笑。

    曹昂当然不会知道,自己娶了吕灵姬,获得了她身上的联姻附加武力值,武力值已提升到了83点,已由当世三流,迈入了当世二流武者的行列。

    而曹昂的武力值,却不过75点,双方相差了整整8点,他焉能是陶商的对手。

    力压之下,曹昂双臂举屈,竟有扛不住的迹象。

    脸色憋得通红的曹昂,陶商的咄咄相逼,令他愤恼之极,怒极之下,曹昂一双臂膀青筋爆涨,几欲炸裂。

    低啸声中,曹昂倾尽全力,终于是将陶商压下的刀锋,勉强的扛了开去。

    “陶贼,我要你的命——”曹昂一声愤怒的咆哮,反守为攻,大枪反刺而出。

    陶商那一记重刀,彻底的激怒了曹昂,激起了他的斗志,重重叠叠的枪影,如雨点一般的扑卷向了陶商。

    面对着曹昂疯狂的攻击,陶商却表情从容,长刀斩出,正大雄浑的招式,反攻而上。

    每一刀挥出,快如疾风,势如泰山。

    刀影重重,如怒涛汹涌而,陶商已出全力,务必要击杀了曹昂,再挫曹操的士气。

    转眼间,十招走过。

    枪锋四射,刀刃乱斩,方圆数丈之间,尽被如刀的刃气所笼罩。

    陶商的招式越来越猛,渐渐已将曹昂全面压制,逼得他手忙脚乱,只能穷于应付。

    武力上的差距,并非是一腔怒意就能挽回的。

    观阵的万余陶军将士们,此时此刻,已无不看得目瞪口呆,骇容满面。

    他们深深的被陶商武道震服。

    “看来,我的担心果然是多余了,怪不得咱们这位主公,这么自信的接下了曹昂的挑战,原来这几日间,他的武力又有突破,真是叫咱们刮目相看啊……”

    素来自傲的英布,忍不住感慨,语气中,毫不掩饰对陶商的欣赏。

    霍去病的眼神中,也闪动着惊异,口中喃喃道:“半月之前,他的武力才不过是三流,短短数日,竟然能精进到这种地步,这等天赋,当真是不可思议。”

    武将们惊叹,另一则,赶来观战的两位夫人,花容上也皆是惊叹之色。

    “没想到啊,夫君的武道竟然精进到这种地步,看来用不了几日,必能超越了我……”花木兰感慨着,眼中尽是崇拜之意。

    吕灵姬同样是花容错愕,眼眸中流转着深深的惊叹,“原来他竟然是个武道奇才,我一直以为,父亲的天赋当世无双,今日看来,他的天赋竟是胜于父亲,若假以时日,超越父亲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营中众人的惊叹,陶商当然听不到,他心无外物,只全力出刀,要取曹昂性命。

    二十招走过,曹昂已被压迫到绽破百出,败相频露。

    “我曹昂什么身份,难道又要败给他手下?这一次我是擅自前来挑战,若是败了,还有什么脸面回去见父亲……”曹昂心中痛苦之极。

    陶商却看穿了曹昂的心思,舞刀之际,冷笑道:“曹昂,若你是曹操的种,就别像上次那样逃,咱们决出一个胜负来!”

    又是一声羞辱。

    当年的曹昂,正是在兵败之下,不敢再与陶商一战,才会落荒而逃,好歹他还可以安慰说,自己的武力并不弱于陶商,非战之罪。

    今日,他却是狂妄自大,想在父亲面前秀一把,擅自主动前来向陶商挑战。

    这一次若是他败了,那就真的是颜面扫地。

    若不退走,他就必须要跟陶商决一生死,可依眼下情况,他清楚自己绝非陶商对手,再战下去,必死无疑。

    想要性命,就要逃。

    想要尊严,就得战死。

    曹昂的脑海之中,生存与尊严两个字,正在拼个你死我活。

    几招过后,曹昂暗暗一咬,强攻数枪,瞅得空隙跳出战团,拨马转身,望着宛城方向就逃。

    “陶贼,今日本公子身体不适,不能发挥出全部战力,先饶你一命,改日再战。”慷慨大叫时,曹昂却拼命的夹着马腹。

    望着策马奔逃的曹昂,陶商也不追击,只狂笑道:“曹昂,你逃命的本事,跟刘备倒有的一拼,莫非你不是曹操的种,是你娘跟刘备的野种不成?”

    羞辱啊,前所未有的羞辱。

    曹昂愤怒到胸都要气炸了,脸色更是恼羞到通红,真恨不得回身与陶商杀个你死我活。

    但残存的那一丝理智,却告诉他保命要紧,万不可一时冲动,只得强咽下怒火,假装听不到陶商的羞辱,只拨马狂奔。

    望着远去的曹昂,陶商嘴角扬起冷笑,挂住战刀,缓缓的扬起了弓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