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五十二章 金屋又藏娇

第二百五十二章 金屋又藏娇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夜已深。

    喜帐中,红烛高烧,吕灵姬枯坐在喜榻上,双手揉着衣角,已经枯坐了很久。

    她面色娇红,眼神中透着几分不安,还有几分期盼。

    似乎,这等待是一种煎熬,她害怕将要发生之时,但潜意识之中,却又盼着陶商快些来,快些发生那些事。

    “吕灵姬啊吕灵姬,你怎么可以有这么羞耻的念头,你是被逼无奈才答应嫁给他的,你忘了他当初是怎么虐待你的么,你怎么能还盼着他来占有你的身子呢……”

    坐在榻上的吕灵姬,狠狠的摇着头,试图摒弃脑子里那的羞耻念头。

    月上眉梢。

    外面武将们纵酒的吵闹声,已渐渐远去,酒宴似乎行将结束。

    正自思绪纷飞时,脚步声响起,帐帘忽然间被掀了起来。

    吕灵姬身儿猛然一震,下意识的向前瞄去,却见大醉的陶商,正摇摇晃晃的向着她走来。

    吕灵姬脸畔顿生红晕,精神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一颗心也砰砰的加快了跳动。

    她先前都不敢在陶商面前摆架子,更何况如今已嫁与了陶商,成了陶商的妾室,见得陶商脚步不稳,赶紧站了起来,迎上前几步,将陶商的手扶住。

    “夫人,让你久等了。”陶商嘿嘿一笑,反手将帐帘又放了下来。

    红烛映照的帐中,只余下他们两个。

    气氛暧昧,吕灵姬的小心儿跳动顿时加剧起来。

    她佯作镇定,嘴角挤出一丝浅笑,结结巴巴答道:“没……没等多久……”

    陶商携起她的手,牵着她走入进去,一屁股就坐在了榻上,邪意渐浓的目光,在她身上肆意的扫着。

    吕灵姬心跳加快,呼吸急促,绯红的羞色,如潮水般漫过香颈,转眼将那一张俏脸尽染。

    早已有老婢告诉她,洞房之夜将要发生什么,也教给了她如何伺候自己的丈夫,她知道那羞耻之事,终于还是要到来了。

    她心儿狂跳,只将脸低了下去,不敢正视陶商的目光。

    陶商敞开了身子,拍了拍自己的腿,示意吕灵姬坐过来。

    吕灵姬脸蛋羞得满脸通红,扭捏在那里,过去也不是,不过去也不是。

    “你当初可是说,你是自愿嫁给我为妾,伺候我一辈子,怎么,现在纳妾的礼仪已完成,你却又想反悔了吗?”陶商流露出不悦。

    吕灵姬身儿一震,脑子蓦然清醒,意识到自己除了接受现实之外,别无选择。

    她只好轻深吸一口气,抚了抚心儿处,强按下那羞耻之心,贝齿轻咬着朱唇,一双修长的腿儿像是灌了铅一般,缓缓的挪向了陶商。

    站在陶商的跟前,瞟了他一眼那不怀好意的眼神,迟疑了一下,方才难为情的坐下。

    终于驯服了这小野马。

    一想到吕布这个曾经死敌的女儿,如今已成为自己的妾室,就这么羞答答的坐在自己的腿上,顺从而畏惧的迎奉着自己,陶商心中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快。

    痛快啊,男儿就当如此……

    “罢了,我已经是他的妾室,他想对我怎样,都是天经地义吧……”

    卸去了尊严的伪装,忘却了所谓的仇恨,此时的吕灵姬,便和所有普通的少女一样,紧张却又期盼的,欲要迎接自己成为女人的洗礼。

    陶商胸中的烈火,已是狂燃到了极点,便打算一展雄风。

    吕灵姬却含羞的恳求道:“夫君,能把灯熄了么,帐中这么亮,妾身难为情的紧。”

    “坦诚相待才有意思嘛,嘿嘿……”陶商放声狂笑。

    龙舞翻腾,娇羞承欢。

    大帐中,红烛
神医高手在都市sodu
高烧,两个紧紧相拥的身影,在帐布上摇曳。

    大帐之外,不远处,一双深邃如水的目光,却在悄悄的注视着帐布上,那纠缠在一起的身影。

    “竟是让这个小妮子捷足先登了……”那黑暗中的美人,幽幽一声轻叹,媚惑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嫉妒。

    一阵夜风吹过,她柔躯微微一抖,感觉到了寒意,下意识的拉紧了衣裳,再向着大帐看了一眼,默默的转身离去。

    帐中,却是春意昂然,温暖如火

    霖霖的春雨在肆意的淋落,巫山不尽,云雨不休,靡靡之音,回荡在了静寂的夜中。

    “嘀……扫描对象吕灵姬产生情爱,宿主获得20点仁爱点,宿主现有仁爱点20。”

    “嘀……系统扫描宿主与吕灵姬联姻成功,获得吕灵姬联姻附加武力值,宿主武力值提升8点,宿主现有武力值83点。”

    ……

    次日,当陶商睁开眼时,已是天色大亮。

    乌发零乱的吕灵姬,正依偎在他的怀中熟睡,一脸的容光焕发。

    经历了昨夜的成人礼,此时的吕灵姬,已少了几分少女的稚嫩,多了几许成熟的韵味。

    昨夜的征服,当真是爽到了极致,舒服之极啊……

    “禀主公,那曹昂又在营外叫战了。”大帐外,响起了亲兵的禀报声。

    门外是周仓的声音,若非极重要之事,周仓绝不敢惊扰陶商的春梦。

    曹昂这小子,果然是如约而来。

    享受了新夫人的陶商,当然不会忘记曹昂对他的挑战,更不会忘记,他这么仓促的娶了吕灵姬,就是为了获得吕灵姬身上的联姻附加值,以应对今日的这场约战。

    “告诉那小子,不用再嚷嚷了,老子很快就会去要他的小命!”陶商冷笑一声,一跃而起,翻身跟下了榻去。

    “夫君,你当真要去跟那个曹昂斗将吗,听说那厮武艺不弱呢……”熟睡中的吕灵姬也被吵醒,已经身属陶商的她,打心底里开始为陶商担心起来。

    “放心吧,你且在这里睡着,等为夫收拾了那厮,咱们回来再大战一番,嘿嘿……”

    陶商一声自信的邪笑,在吕灵姬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便披挂大步而出。

    怔怔的望着陶商离去的的身影,许久之后,榻上蜷缩的吕灵姬,方才彻底清醒过来。

    秀鼻中嗅到一股腥味,似乎帐中还残留着昨天那糜烂的味道,她悄悄的把被子掀开几分,只见一片鲜如玫瑰的红印,清楚的印入眼帘。

    昨晚发生的一切,当真如梦一样,让她不敢确实那是真实的。

    曾经那个虐待过自己,用鞭子无情的抽到自己皮开肉绽的家伙,曾经那个自己视为死敌,恨到咬牙切齿的敌人,如今却成了自己的丈夫。

    就在昨晚,自己极尽羞耻的,将自己的身体,献给了他,成为了他的女人。

    想到这些,吕灵姬的心情极度复杂,不觉脸畔晕色渐起,轻声叹了一息。

    她的脑海中,情不自禁的又浮现起了,昨晚那惊心动魄的画面,不知不觉中,她的眼神痴了。

    当吕灵姬痴怔时,陶商已身披玄甲,坐胯战马,手提大刀,策马飞奔向营门。

    只见大营百步远之外,曹昂正立马横枪,一脸的狂傲,大笑的嘲讽道:“陶贼,本公子就知道,你没有胆量跟本公子一战。”

    正叫战大骂之时,陶营辕门大开,一骑在万众瞩目之下,飞马而出。

    陶商如狂风一般杀出,勒马于十步之外,刀锋一指曹昂,冷笑道:“曹昂,你自己嫌命长,非要赶着来送死,我就成全了你,今天就叫你见识见识我陶商真正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