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五十一章 险些擦枪走火

第二百五十一章 险些擦枪走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难得高兴,有酒而无舞,岂能尽兴,我就献舞一曲,以为助兴。”

    卞玉当真是醉了,醉眼迷离,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便在这园中翩翩而动,曼妙起舞。

    陶商后仰着身子,边是饮酒,边是兴致勃勃的欣赏着美人曼舞。

    卞玉虽已是少妇,是几个孩子的母亲,但天生丽质,无论是身段还是姿容,都堪称上等。

    况且,她原本就是舞女出身,因在路过曹操家乡,在馆中献舞卖艺,正好被曹操看中,才被纳为了妾室。

    如今她放开拘泥,如燕儿一般起舞弄影,尽展当年的舞技,雍荣高贵之余,又添了几分风尘韵味,不觉看得陶商是心痒难耐,烈火焚身。

    曹婴呆呆的坐在旁边,看着自己母亲这个样子,不知该如何时好,只能干瞪眼。

    卞玉毕竟是醉了,舞了片刻,脚下忽然一个不稳,“啊”的一声臆呼,便倒向陶商。

    陶商忙是伸手接住,那饱满娇嫩的身躯,顺势便倒入了陶商的怀中。

    香躯入怀之中,陶商那一双虎掌,顺势便将那娇躯接了住。

    跌入怀中的卞玉,此刻已是酒醉了七八分,媚眼如丝,躺在陶商的怀中,扭动着无骨的丰满成熟的娇躯,若得陶商更是念火狂生。

    酒精的作用下,陶商当场就有种想把她给办了的冲动。

    “不要,不要啊……”

    曹婴似乎知道就要发生什么,却又知阻拦不住陶商,又羞又急之下,只好双手将红酥酥的脸蒙住,不敢去看。

    陶商只觉念火焚身,也顾不得卞玉的女儿还在当场,虎爪往她娇躯上一搭,便想要为她宽衣解带。

    正当这时,脑海里突然间就迸出了系统精灵的声音:“嘀……本系统友情提示,对象卞玉身上携有隐藏属性‘天命’,如果宿主此时占有卞玉身体,将无法获得天命属性。”

    一瓢子冷水,当头浇在了陶商滚烫的身上,瞬间浇灭了他所有的冲动,所有的念火。

    “什么情况,卞玉的身上竟然也有‘天命’属性?”陶商的双手,下意识的就松开了卞玉香喷喷的丰躯。

    不待系统精灵回答,陶商蓦然间就恍然省悟。

    他想起了先前关于天命属性的那段对话,他记得系统精灵这贱人说过,天命不仅仅只有一个,天下诸侯都有可能拥有天命属性,只是强弱可能不同罢了。

    他那时就猜测,曹操身上必有天命属性,否则不可能三分天下有其二。

    而且,这天命属性,很可能就是从卞玉身上所获得。

    系统精灵刚才的提醒,正好映证了陶商的猜测。

    头脑清醒过来的陶商,此刻自然是又喜又是恼火。

    喜的是,他有卞玉在手,既夺了曹操的天命,又给自己增加了天命,将来若是将卞玉和吕雉貂蝉,全都纳为妾室,自己岂非是拥有双天命,争夺天下的机率,便将大大的增加。

    火的却是,这个坑爹的系统精灵,早不提醒,偏偏在自己血脉贲张,箭已在弦时才提醒,这不成心的么。

    “小贱人,你早不说晚不说,偏偏在这个时候说,你是想成心的憋坏了老子啊……”陶商没好气的抱怨道。

    “嘀……本系统再次提示,本系统不叫小贱人。本系统特别声明,我没有义务随时提醒宿主,刚才的提醒完全出于友情,本系统没有向你收费已经很不错,你还敢埋怨本系统,本系统心灵受到打击,很是伤心,尽管本系统没有伤心程式……”

    这个系统精灵,竟然像个受过伤害的小孩子似的,闹起了脾气。

    “好了好了,是我错了好吧,我向你道歉还不行么,下次碰上这种情况,你一定要继续发扬风格,早点给我友情提示,咱俩什么关系,别老提收费什么的,多伤感情呢……”

    沉默了片刻,系统精灵才得意道:“好吧,本系统接受你的歉意。”

    果然是电脑人,智商不足,还真是好哄啊……

    陶商心里暗笑,忽然又想起什么,兴奋道:“曹操的天命已经被我抢下,没了天命,曹操不是就成不了气候了,往后再也无法跟我抗衡了。”

    “本系统提醒宿主,不要得意太早,根据本系统运算推测,曹操的正妻丁氏也拥有天命属性,你夺走了卞氏,曹操依然拥有天命。”

    靠,原来曹操也是双天命,怪不得历史上能那么牛,占据了整个北方,三分两下有其二。

    照这么说的话,历史上的曹操,拥有双天命,本来应该能够夺取天下的,就是因为丁氏埋怨曹操没护好曹昂,自行离开曹操,才让曹操少了一份天命,最终只能跟刘备孙权三足鼎力。

    “天命,天命啊,这个虚无缥缈的东西,还真是要人命呢……”

    陶商心中感慨,胸中的念火,已经彻底的被他压制了下来,没办法啊,为了长远的利益,他也只有强忍住下半身的冲动了。

    突然间,陶商抱起了半醉的卞玉,抱着她大步流星的就向房中走去。

    “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娘亲,放开她啊……”小曹婴紧跟在后边,一双小手不断的扯着陶商的衣衫。

    陶商却不理会她,抱着卞玉径直入房,将她安放在了榻上。

    正当曹婴小脸通红,又羞又急,以为眼前这个坏哥哥,要对她的娘亲怎样时,陶商却反而什么都没做,转身离去。

    “好照顾好你娘亲吧。”说着,陶商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曹婴睁着大眼睛,惊讶的瞧着陶商离去,半晌后方才缓过神来,赶紧又是倒水,又是去拧湿巾,帮着自己的母亲清醒。

    忙乎了半晌后,卞玉的酒意终于被驱散了不少,整个人渐渐的清醒起来。

    突然间,她像是猛然惊悟一般,急是双手拢在身前,低头惊慌的去查看自己的身体,万般慌羞的样子。

    显然,她已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方才酒醉,担心陶商趁人之危,趁机占有了她的身体。

    低头一看时,卞玉却才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衣衫完好无损,陶商竟然什么都没有对她做。

    “娘
乱世扬明帖吧
亲,你总算醒来啦,刚才你可是吓到婴儿了。”曹婴一头扎入了母亲的怀抱中。

    “那个……那个陶商呢?”卞玉脸庞微红,颤声问道。

    “刚才娘亲喝醉了,他把娘亲抱回来,放在榻上就走了。”怀中的曹婴答道。

    仅仅只是抱我回来,什么都没对我做,就这么走了?

    卞玉抚着女儿的头发,怔怔的望着那扇空荡荡的大门,眼神之中,涌动着深深的不解。

    ……

    次日,陶商率领两万步骑大军,再次起程,直奔南阳而去。

    陶商兵锋甚锐,自不敢陶商硬碰硬,在给卞氏母女发丧之后,便率几千残兵弃了叶城,一路退往了宛城。

    陶军一路长驱南下,兵不血刃的就夺取了昆阳、叶、博望等诸县,七天之后,杀奔至宛城东北方向。

    此时的曹操,已会合了宛城守军,兵力复增至了一万,停止再撤退,摆出了固守宛城之势。

    而原本正进攻宛城的刘表,在闻知陶商率军杀到后,便停止了对宛城的进攻,率四万荆州军后退数里,于宛城东南方向下寨。

    于是,在这个入夏的时节,陶商、曹操和刘表,三方聚兵于宛城,各自按兵不动,谁也没有首先发动进攻,三方形成了微妙的平衡。

    陶商的目的,是要从曹操的手中,夺取了天子,他实际上并不想跟刘表开战。

    但宛城却是刘表必夺之地,陶商要灭曹操,就必须要进攻宛城,到时候难保刘表不会横插一扛,从侧面给他捅上一刀。

    所以,陶商一时也不敢贸然动手。

    至于刘表,宛城乃他必夺之地,曹操又是他曾经的敌人,他此次出兵,本也是应陶商之邀,理论让他还是陶商的盟友,双方应该共同对付曹操才对。

    刘表当然也不傻,他自然很清楚,灭了曹操之后,陶商就会取而代之,坐拥中原,就成了他新的威胁,若他强攻宛城,难保陶商不会也趁机捅他一刀。

    而曹操,虽然跟刘表和陶商都是敌人,但他很显然也看得陶刘二人间存有的猜忌和矛盾,所以他才敢以最弱的兵力,夹在两家之中,反而泰然自若。

    在没有想到万全之策前,陶商也不想贸然打破这种平衡,好让曹操从中渔利,遂也不急于进攻,只令将士们加固营盘,一面又令从许都一线,调集粮草来宛城,为长期的作战做准备。

    立营第三日,陶商正在帐中议事,营外却来报,言是曹家大公子曹昂,正单骑于营外叫战,邀陶商单骑斗将,决一死战。

    “曹昂叫战?有意思,看看去。”陶商起了兴趣,放下手头之事,拨马直奔营门而去。

    此刻,营门之外,曹昂下立横枪,无比亢奋的向着陶营大骂。

    “陶商,你这国之逆贼,残暴之徒,你杀我族人,杀我娘亲,杀我妹妹,恶事做尽,我曹昂在此向你挑战,你可有狗胆单骑斗将,你我决一生死!”

    曹昂声音亢奋激昂,沿营一线的陶军将士,皆清晰可闻。

    营门的陶商,远望着叫战的曹昂,眼珠子微微一转,已看出了曹昂的用意。

    他猜想,曹昂此番挑战,多半不是曹操授意,而是他私自前来,想要借着挑战陶商的手段,来重塑自己曹家大公子的形象,挽回他的名声。

    先前曹昂负责保护卞氏母女,却被陶商所夺,更被陶商杀的败走,致使曹操陷入了被动,为了不被陶商利用这母女钳制,竟不惜为卞氏母女发丧,谎称她们已经被陶商所害。

    这桩事,曹操嘴上不说,心里边多半会对曹昂的表现有所不满。

    恐怕曹营上下,也皆对这些曹家大公子,曹操未来的继承人,心存微词和看轻吧。

    曹昂今向陶商挑战,以他多出陶商两个点的武力值,只要战个几百招,迟早陶商要败在他的手下。

    到那个时候,曹昂就可凭着这一胜,重振自己的声名。

    倘若陶商不敢应战,在世人看来,便是陶商怕了他曹昂,一样可以挽回他的尊严,提振曹军士气。

    “曹昂,你可真是聪明啊,你这一次的挑战,可是稳赚不赔啊……”

    陶商嘴角扬起一抹刺的冷笑,旋即拨马立于营门,朝着曹昂大喝道:“曹昂,你不用在这里大呼小叫,泼妇骂街,你要挑战,我就陪你一战,明天的这个时候,咱们单骑斗骑,决一生死。”

    陶商应下挑战,尽显胆色,三军将士无不为他们主公的勇气而振奋。

    左右处,英布等武将们,却眉头暗暗一皱,彼此相望,都流露出了担忧之色。

    营外,曹昂听得陶商接下挑战,嘴角悄然掠过一丝暗喜,遂冷哼道:“陶商,算你有几分狗胆,咱们就一言为定,明日此时,本公子前来取你项上人头。”

    说罢,曹昂拍马转身而去,却长吐一口气,心中暗忖:“现在众人都对我大失所望,一个个都对二弟另眼相看,父亲对我的器重也不如从前,这一切都是拜陶贼所赐,明日我就用一场斗将之胜,重拾我的威望,如果有可能,我还能一举取了陶贼性命……”

    曹昂越想越得意,意气风发,扬长飞奔远去。

    “主公武力虽不弱,但末将观那曹昂的武力,似乎还稍胜主公一筹,恕末将直言,主公答应的太有欠考虑了。”大营内,英布却向陶商提醒道。

    陶商却不以为然一笑,“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我已应下他的挑战,明日就非出战不可,不然岂非叫天下人笑我怕了他。”

    “可是,此战若败,就会有损我军士气,这还是其次,倘若主公有所闪失,岂非……”英布神色凝重,没有再说下去,言外之意却已明了。

    “谁说我会败了。”陶商却一身自信,年轻的脸上,悄然掠过几分诡色。

    英布等诸将皆是一震,茫然的看向陶商,不知他为何对自己的武力,这般有自信,竟然不顾实际的强弱。

    “不知主公打算如何胜那曹昂?”英布狐疑问道。

    “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现在嘛……”陶商拨马转身,笑道:“传令下去,今晚大摆酒宴,你们又要有喜酒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