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小儿骂酸儒

第二百四十九章 小儿骂酸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众人举目望去,大呼不可的那个人,正是曹操的首席谋士荀彧。

    曹操眼中,瞬间掠过一丝不异觉察的眼神,好似一种释然的神色。

    那眼神一闪而逝,随后,他却将脸色一沉,瞪着荀彧道:“难道,你要让孤坐视十几位亲人被陶贼所杀,坐视自己的妻女不救吗?”

    面对曹操的质问,荀彧却无丝毫愧色,走上前几步,昂首挺胸傲对曹操,义正严辞的大声道:“司空族人的性命,妻女的生死,终究只是司空一人的私事,而天子却乃九五至尊,社稷所系,倘若为陶贼所获,则整个大汉天下,便有再遭一次董卓之乱的危险,不知多少人将死于非命,此乃天下大公之事,司空岂能因私废公,弃江山社稷,天下百姓于不顾。”

    荀彧是慷慨激昂,大义凛然,俨然自己掌握着天下公理,谁都不能违逆。

    曹操再次沉默了,对荀彧的慷慨,他一时无言以应。

    左右诸文武们,包括曹昂这个曹家长子,也皆沉默无语,没有人敢建议曹操,答应了陶商开出的条件。

    毕竟,江山为重,大局为重,这个道理谁都明白。

    “陶贼,灭绝人性,竟敢如此相逼……”

    一片沉默中,曹操暗暗咬牙,诅咒了陶商一番,缓缓抬起头时,牙齿暗咬,看那表情,似乎就了某种觉悟。

    就在他微微抬起手,想要做出无奈的决断时,突然间,凌乱的脚步声响起,两个少年,一前一后的竟是闯入了大堂中。

    “父亲,你绝不能听荀彧胡说八道,你要救救娘和妹妹啊……”那扑进来的少年,扑嗵跪在了曹操的面前,抱着曹操的大腿就哭求了起来。

    后面跟进来的那个少年,年长几分,看样子像是想要拉住他,但却没能拉到,眼见事情已经发生,只能苦着一张脸,也站在曹操的跟前,低头唉声叹气。

    曹操脸色立时一变,皱眉喝道:“植儿,丕儿,谁让你们闯进来的,还不快给我出去!”

    那跪在他身前的少年,正是他的三子曹植,年方不过八岁,而那低头叹气的少年,年纪大抵也就十二三岁,却是他的二子曹丕。

    年幼的曹植却不理会父亲的训斥,目光又转向了荀彧,瞪着一双含着泪水的大眼睛,怒斥道:“荀彧,你这个残忍无情的家伙,你为什么要唆使父亲不去救娘亲和妹妹,你这个家伙心肠好毒。”

    身为曹营首席谋士,被一个几岁孩童当众斥责,显然是一种莫大的羞辱,换作旁人,这个时候恐怕早已恼羞成怒。

    荀彧却没有,他那一张脸,始终保持着大公无私的表情,面对着曹植的喝斥,只轻捋着山羊胡子,淡淡道:“三公子,你还小,不懂得什么叫作社稷之重,什么叫作大局为重。在社稷大局面前,任何人都必须做出牺牲,三军将士可以牺牲,多少仁人义士可以牺牲,为什么你的母亲和妹妹就不能牺牲?这个道理,你早晚会懂的。”

    荀彧就像是一个心怀国家忠义的先生,俯视着地上这个不成气的学生,耐心的开导他,教育他,希望把他引上正道。

    左右那些文臣武将们,仿佛也被荀彧这番话,深深的打动,个个若有所思,好似对牺牲精神,有了更深刻的领悟。

    曹操也微微点头,眼神中透射出几分明悟。

    “我呸!”

    曹植却像是个不可教的顽童般,非但没有大彻大悟,反而朝着荀彧“呸”一口,骂道:“你个酸儒,就会讲些大义凛然,空无一物的迂腐道理,你既然这么喜欢说牺牲,你怎么自己不去牺牲呢,偏偏非要我娘亲和妹妹牺牲?分明是你自己贪生怕死!”

    荀彧一怔,铁面无私的脸上,立刻掠过一丝尴尬。

    想他名满天下的荀彧,荀氏八龙之一,曹营首营谋士,平素受尽人敬仰,哪怕是曹操,也不敢全以主公的身份来对待他,更多的时候,是以半君半友的身份相待。

    荀彧是万万没有想到,以自己这样的身份,竟然会被一个七岁的孩童,当着众人的面,公然讽刺他是酸儒,骂他迂腐,还讥讽他只会说,不会做,只懂得让别人去牺牲,自己却不敢。

    荀彧就算脾气再好,这个时候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原本巍然如山的脸上,瞬间泛起一丝愠色。

    曹操却是一奇,似乎没有想到,自己这个自幼就极有诗才之气的三子,竟然会说出这样出人意料的话来,敢当众讽刺荀彧酸儒。

    这脾气,这胆色,倒有点曹操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

    一时间,曹操非但没有发怒,及时的斥责曹植,反而心中暗暗有些欣赏。

    “三弟,休得对文若先生无礼!”

    这时,一直沉默的曹丕,却突然发作,冲着自己的弟弟一喝,“文若先生高
易生生全文阅读
风亮节,又岂会贪生怕死。文若先生之所以还站在这里,那是因为还没有到他牺牲的时候,我相信,如果有一天,社稷有危,到了文若先生必须牺牲的时候,他一定会义无反顾,毫无犹豫的去选择牺牲。”

    曹丕一语惊人,大堂中,众人皆是神色一动,一双双的目光,纷纷的望向了这个平日里平平无奇的曹家二公子。

    那是一种刮目相看的眼神。

    曹家几兄弟中,曹昂为长子,武力不弱,相貌堂堂。

    三公子曹植,自幼就极有文学天赋,写出来的诗赋,连荀彧这样的大文士都自叹不如。

    至于四子曹彰,虽然更年幼,却已展现出习武方面的过人天赋,假以时日,必可锤炼成一员不俗的武将。

    这三子皆各有所长,唯独曹丕这个二公子,却平平无奇,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平时还沉默寡言,让人看不出这个少年心里在想什么。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个平平无奇的二公子,竟然能说出这样一番大道理来,竟是深明大义所在。

    “二公子年纪轻轻,竟能这般深明大义,精神觉悟上,似乎比大公子都更胜一筹……”荀彧手捋着山羊胡子,微微点头,目光中有几分“孺子可教也”的意味。

    纵然是曹操,眼眸中也不禁掠过奇色,显然是没有料到,自己平时不怎么看得上眼的二儿子,竟然能说出这番道理来,不禁令他有些另眼相看。

    曹植也很吃惊,但他的吃惊是惊于自己的二哥,竟然向着荀彧这个酸儒,竟要帮着外人,害死自己的母亲么。

    曹植怒了,立刻瞪大眼睛,朝着曹丕叫道:“二哥,你疯了么,你怎能帮他说话,他可是要害死娘亲和妹妹啊,她们要是死了,咱们这个家就完了。”

    曹丕眼中含起无奈的泪水,却哽咽的正色道:“哥哥也不想娘亲和妹妹有事,可是,没有国,哪有家,岂能为了我们自己的家,就不顾国家大义。”

    “什么没有国,哪有家的,都是歪理邪说,国不就是为了保护家的么,要是家都破了,还要国有什么用!”曹植丝毫不为所动,愤怒的大吼道。

    曹丕一时语塞,似乎被曹植这番话给问住,一时间尴尴尬在了原地。

    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从容,年幼的脸上,燃起了前所未有的大义凛然,慷慨激昂道:“三弟啊,做人不能这么自私啊,凡事要以国家社稷为重,只有我们为国家牺牲自己,哪有为了我们自己,牺牲国家的利益。”

    曹丕一番大道理,说得在场众人都无不动容,深深为之感染。

    曹植却丝毫不为之动容,还不屑的冷哼一声,决然道:“我只知道,禽兽都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自己的家人,难道二哥你连禽兽都不如吗?”

    曹丕身形一震,被呛得哑口无言,没想到自己这个三弟,圣人道理讲不过自己,竟然搬出了什么禽兽之论的“歪理邪说”。

    曹植却从地上站了起来,环视着在场所有人,包括曹操和荀彧,厉声道:“我才不管你们那些虚伪的大道理,我只知道,天大地大,都不如我的家人大,若是这个破国家非得牺牲我的家人才能保住,这样国家,这样的社稷,还要它做什么,不要也……”

    啪!

    一个“罢”字未出口,曹操已彻底被激怒,一巴掌就狠狠的甩了出去,将曹植抽翻在地。

    “满口胡言,竟敢对社稷不敬,对天子不敬,孤平时教你的都教到了狗肚子里了吗?来人啊,把这无知的小儿,给孤拖下去,面壁思过,没有孤的命令,谁都不许他出来。”

    曹操一下令,几名悍婢赶紧跟了进来,将曹植强行拖了出去。

    “父亲,你不能这么狠心,你要救娘亲,你要救妹妹啊,父亲……”

    曹植的哭嚎声,渐渐远去,大堂中,终于是恢复了平静。

    这时,曹丕又深深一叹,向着曹操的拱手道:“父亲,三弟也是一心想要救母亲和妹妹,才会说出这些荒唐的话,请父亲念在他到底是出于一片孝心,不要惩罚他了。”

    左右荀彧等文武大臣们,皆又是暗暗点头,对曹丕抱以欣赏的眼神,赞赏他不计前嫌,竟然还能大度的为曹植求情。

    “丕儿啊……”

    曹操轻轻抚着他的脑袋,微微点着头,虽然什么都没多说,眼神中却饱含着欣慰欣赏。

    “父亲,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曹昂这才问道。

    曹操沉默不语,眼神之中,已皆是决然。

    ……

    两天后,陶军大营,中军大帐。

    “果然还是不出我所料啊……”

    陶商手拿着那道来自于叶县的情报,摇头一声冷笑,起身叹道,“走吧,去看看卞氏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