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四十七章 你自作多情了

第二百四十七章 你自作多情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是我死敌的家眷,我本可以将你一刀杀了,现在我却请你喝一杯酒,怎么,这点面子你还不给吗?”陶商把酒杯放在了案上,脸上仅有的几分笑意收起,愠色已生。

    卞氏丰腴的身形,微微一震,眼眸中掠过一丝悚然。

    陶商说的没错,在这个时代,她身为敌方的家眷,陶商想怎么处置他都是天经地义,甚至直至把她发配到娼营,充当营妓也是理所当然。

    如今陶商还把她奉为座上宾,给她口酒喝,已经算是格外的礼遇。

    “不就是喝酒吗,我跟你喝便是。”卞氏冷哼一声,将案前酒杯端起,一滴不剩的一口饮尽。

    身处高贵的卞氏,终于还是畏于陶商之威,饮下了那一杯屈辱的酒。

    陶商愠怒之意,这才稍稍有所缓和,大堂中的气氛,重新恢复了轻松。

    “卞夫人好酒量,咱们再饮一杯。”陶商再次举起杯来。

    才饮下一杯“屈辱”之酒的卞氏,尚未从尊严受伤中回过神来,眼见陶商又要叫她陪吃第二杯,一时便有犹豫。

    陶商眉头微微一皱,卞氏不想自取其辱,便想只是饮酒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喝了便是。

    她便冷哼一声,很不愿的将酒杯端起,凝着细眉头那一杯苦酒饮尽。

    连饮数杯,卞氏似是不胜酒力,脸畔已是酒晕悄生。

    这时,樊哙步入堂中,拱手道:“禀主公,我们又搜捕到几名曹氏子弟,请主公示下如何处置?”

    曹家并非曹操一脉,还有许多偏支,都仗着曹操的权势,在许都中为官,如今许都一破,曹操只顾着先救出自己的直系亲属,什么七大姑八大爷的亲戚,手忙脚乱中哪里顾得上,这些人自然就落在了陶商的手里。

    “做得很好。”陶商微微点头,毫不迟疑的摆手道,“怎么处置还用问我吗,统统给我斩首示众。”

    卞氏花容骇变,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转眼袭遍全身,没想到他残冷到如此地步,竟然对曹氏一族毫不留情。

    卞氏到底乃是曹家的女人,眼见自己这么多的亲戚,说被斩首就被斩首,岂能坐视不顾。

    当下她一咬嘴唇,迟疑了片刻,忍不住道:“陶商,你好歹也是一方诸侯,怎的气度如此狭隘,那些曹氏族人并没有惹你,你为何非要将他赶尽杀绝?”

    卞氏的激将法,换来的却是陶商的狂笑,笑声中充满了轻蔑与嘲讽。

    “当年你夫曹操,借着报父仇为名,两度血洗徐州,不知杀了我多少徐州人,试问,那些徐州人惹过他吗,他又为什么要将他们赶尽杀绝?”

    陶商一席话,瞬间将卞氏问的哑口无言,不知如何反驳,一张脸尴尬不已。

    笑声收止,陶商又冷冷道:“乱世之争,本来就是你死我活,大家谁也别玩什么假仁义的虚伪,我就问你一句,假设地位转换,我陶氏一族成了他的阶下囚,他会手下留情吗?”

    卞氏哑然无语,默默的低下头,不好意思再以愤恨的眼神看向陶商。

    显然,陶商已把她的夫君,看的是清清楚楚。

    她最了解曹操不过,当年为报父仇,既然能两次血洗徐州,杀了多少跟其父之死无关之人,若是陶氏一族落在他手里,又岂会轻易放过。

    只怕不会轻易放过,还会变本加厉,以种种的极刑将之处死,而不似陶商这般,只是斩首,给个痛快。

    面对陶商的反问,她心中有愧,自然是哑口无言。

    “不过,看在卞夫人的面子上,我倒是可以装一回伪君子,玩一次假仁义,给这些曹氏族人一个活命的机会,也给你们母女跟曹操团聚的机会。”陶商话锋忽然一转。

    原本尴尬的卞氏,以为陶商残暴如此,是铁了心要报仇,不给曹氏族人生路,却没想到,忽然又松了口,有了新的转机。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当真愿意放过曹家人,还会放我和婴儿去与夫君团聚?”卞氏精神顿时一振,眼神中
武侠世界的超级高手txt下载
又迸发出希望之色。

    “天上不会掉馅饼,这世上哪有不下本钱的买卖,你想要有收获,自然就得先有付出,这个道理卞夫人不会不懂吧。”陶商笑着自饮一杯,话中另有含意。

    “你想要什么条件?”卞氏顿时又警觉了起来。

    “很简单。”陶商酒杯放下,笑看向她,“我只要卞夫人为我做一件事。”

    看着陶商那不怀好意的笑脸,卞氏心中怦的一跳,不用陶商明言,已猜出了他想要什么,不由俏脸一红,激起羞愤之色。

    她万没有料到,眼前这个年轻的诸侯,竟然如此的无耻,枉图利用曹氏一族的性命,来威胁自己,想要逼迫她就范,献上自己的身体。

    堂堂枭雄曹操的女人,若是屈服于这个死敌的淫威,任由他蹂躏自己的身体,简直是对曹操莫大的羞辱,也是对她名节的羞辱。

    卞氏越想越气,转眼已气的面红耳赤,冲着陶商骂道:“姓陶的淫贼,没想到你竟然这般卑鄙无耻,我卞玉乃曹司空之妻,我宁可一头撞死,也绝不会让你碰我的身体!”

    愤骂声中,卞玉的目光已瞟向了堂边的一根柱子,似乎陶商若敢用强的话,他就直接一头把自己给撞死在柱子上,以保全自己的名节,保全曹操的声誉。

    陶商就愣住了,眼神茫然,一时搞不懂这个卞氏吃错了什么药,怎么突然间这么激动亢奋。

    看着一副贞节烈妇状的卞玉,看着她那羞愤满面的俏脸,陶商再眼珠子那么一转,蓦然间,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陶商不由笑了,“我说卞夫人,你想多了吧,你以为,我要让你干什么呢?”

    卞玉一怔,瞪着他道:“你想干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难道还想让我亲自说出来,自己羞辱自己吗!”

    果然,卞氏误以为,陶商的目的,就是想让卞氏用自己的身体,来交换曹氏族人的性命,还有她和曹婴母女的自由。

    陶商冷笑了一声,不屑道:“别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就算我要占有你,那又能怎样呢,我可是记得,你的那位夫君曹操,最喜欢的就是搜集别人的妻子,霸占为己有,就在不久之前,他还想要强占张绣的婶婶,可惜被我给破坏,他养了多少别人的妻子,你应该很清楚吧。”

    “你——”卞氏满是愤意的眼中,顿时掠过几分愧意。

    陶商不等她开口,再次反问道:“怎么,看你这架势,好似受了多大委屈似的,难道只准你家孟德,强占别人的妻子,就不准我陶商霸占一回他的妻子么?他可真够霸道的,他是天上的太阳啊,整个世界都得围着他一个人转吗?”

    陶商一席话,连挖苦再讽刺,把个卞氏呛得是羞愧满面,无地自容,吱吱唔唔,不知该怎么反驳。

    没办法,谁让她的夫君,平时里就私生活不检点呢。

    说到底,无论从大道理还是小道理,陶商就算此刻要霸占了她,那也是天经地义,谁都可以骂陶商一声无耻,就数他曹操没有这个资格。

    “你……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卞氏语气变的不足起来,她稍稍冷静下来,似乎已从陶商讥讽的话中听出,陶商似乎并不是打算想要霸占她的身体,她有点“自作多情”了。

    “终于不激动了么,那好,咱们现在可以心平气和的谈条件了。”

    陶商起身下阶,亲自为她倒了一杯甘家美酒,淡淡道:“我要你做的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不纯洁,我只要你写一封信给曹操。”

    听到“不纯洁”三个字,卞玉脸蛋又是一红,知道陶商在讽刺她,心思不洁,才会往歪处想。

    强按下心中的羞恼,卞玉沉声道:“你想让我写什么信?”

    “很简单,我要借你之口转告曹操,只要他肯把天子让给我,我就放过那些曹氏族人的性命,还会大大方方的把你和你女儿送还给他,怎样,这笔买卖很划算吧,你要是同意,咱们就干了此杯。”

    陶商笑看着她,缓缓举起了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