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夫人和女儿

第二百四十六章 夫人和女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众兵如浪而开,陶商策马直抵马车前。

    手起刀落,车帘便被斩为粉碎。

    一名少妇,一名女童,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陶商鹰目一扬,落在了车厢角落,那个身形丰满,容颜黯然的美妇身上。

    美妇的眼中,瞬间掠过一丝惧意,沉甸甸的身儿也跟着微微一颤。

    她更感觉到,自己的背上,悄然升起一丝寒气。

    陶商那锐利冰寒的眼神,仿佛一柄无形的利剑,可以穿透她的衣裳,穿透她的身躯,将她内心最深处的畏惧看破。

    美妇下意识的将头偏开,不敢正视陶商的眼光。

    但这美妇的地位,显然高贵,目光虽没有正视陶商,却怀抱着那女童,昂首挺胸,一副无畏之状。

    看着这个故作雍荣的美妇,陶商心中却在冷笑,早就一眼看穿了她内心的心虚。

    “敢问这位夫人芳名?”陶商隐约已猜到了她的身份,却仍要确认一下。

    那美妇高昂着头,一言不发,似是不屑回答陶商。

    旁边被俘虏的车夫,却战战兢兢道:“这位乃是曹司空的妾室,卞夫人。”

    果然是卞氏……

    陶商微微点头,以映证自己的猜测。

    他熟知历史,自然知道,眼前这个美妇,就是历史上魏国的卞太后,正是她生下了魏文帝曹丕,大诗人曹植,虎狼之勇的曹彰。

    这个女人本该是曹操的侧室,若非丁氏因为曹昂之死,怪怨到曹操,自行离开曹府,卞氏也不会被升格为正妻,曹丕三兄弟也不会由庶子变为嫡子。

    令陶商感到惊奇的是,这个卞氏已经是几个孩子的母亲,竟然看起来还这样的年轻。

    眼前的卞氏,虽不是杨柳纤腰,不堪一握,但那一弧长腰,仍能看出分明的曲线。

    一张脸虽算不上沉鱼落雁,依稀可见岁月的痕迹,但依然可以用“美”来形容。

    或许是因地位尊贵,显然她的皮肤保养的也很好,虽不再光滑细腻,却仍干干净净,不见一丝瑕疵,身上所留有的那成熟的韵味,更因岁月的流逝,透着一股别样的味道。

    不过转念又一想,这个时代的人成婚极早,女子十四便可出嫁,一般十五六岁就会生儿育女。

    这卞氏,估摸着年纪最多也就三十二三罢了,这个年纪生几个儿女,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陶商思绪飞转,一双眼睛,始终肆意的打量着她。

    卞氏那是何等的身份,堂堂大汉司空曹操的女人,地位何等尊荣,除了曹操,谁敢多看她一眼。

    而现在,她却被自己丈夫的死敌,如此肆无忌惮的无礼盯视,心中如何不能暗生羞愤之意。

    心中虽火,但卞氏也忌惮于眼前的处境,不敢贸然发作,只能暗咬朱唇,脸畔微生红晕,任由陶商打量。

    “连自己的爱妾都不得不抛下,看来曹操跟刘备处久了,果然被刘大耳传染了……”陶商心中暗自感慨。

    随后,他的目光从卞氏的身上,落在了她怀中,那名女童的身上。

    那是一个不到五岁的小姑娘,正缩在卞氏的怀中,瞪着一双大眼睛,偷偷的盯着自己。

    卞氏乃曹操之妾,那她怀中这丫头,自然就是
神仙职业技术学院帖吧
曹操的女儿了。

    陶商此前已经将派细作,将曹操的底细抵探清楚,他知卞氏为其生了一个女儿,年过不过几岁,名叫作曹婴。

    这个小女童,想必就是那个曹婴了。

    这是个可爱的小姑娘,一脸的婴儿肥,让任何人见了,都忍不住有种想抱一抱的冲动。

    陶商兴致一起,也不待卞氏答应,手一伸,曹婴便被他抱在了手臂里。

    “你想干什么,放开我女儿!”卞氏吃了一惊,再难保持矜持,冲着陶商便叫道。

    陶商却不理会她,目光转向了臂上的曹婴。

    这小丫头,生得是玲珑可爱,一副美人胚子,跟曹操那副“矮挫黑”的样子,完全不搭边,显然是全部继承了母亲的遗传。

    这小曹婴被陶商这么一抱,显然是有些吓到,顿时便哭了起来,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愈发惹得人怜惜,陶商便替她擦干了眼泪。

    曹婴很快就停下了哭泣,黑漆漆的小眼珠,只溜溜的打量着陶商,一双小手也不禁将陶商的脖子搂得更紧。

    “小丫头,你和娘亲一起跟哥哥走,好吗?”陶商笑问道。

    “大哥哥,你要带婴儿和娘亲去哪里?”曹婴眨巴着长长的睫毛,奶声奶气的问道。

    “当然是回许都。”陶商向着北面方向指了指。

    曹婴大眼睛转了转,小声说道:“婴儿想回家,可是也想见爹爹,你能不能送婴儿和娘亲去见爹爹。”

    陶商淡淡一笑,“当然可以了,不过,哥哥我可不敢保证,你的爹爹也想见你们。”

    “为什么?爹爹说过,他最疼婴儿和娘亲了。”曹婴大眼睛中闪烁着茫然。

    陶商笑了笑,没有再说下去,俯身将她还给了卞氏。

    神经紧绷的卞氏,一把将女儿夺回,紧紧搂入了怀中,后退到车箱角落,一副警惕的样子,仿佛生怕再被陶商夺去。

    看她那副警惕紧张的样子,陶商却不以为然的冷笑道:“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陶商虽是个真小人,却不是禽兽,我还不屑对一个小女童下杀手。”

    说罢,陶商打马扬鞭,径望许都而去。

    左右一众军兵,也驱赶着马车,转向许都方向。

    马车上,卞氏怀拥着自己的女儿,目光上着那远去的年轻身影,明眸之中,闪烁着深深的忌惮。

    ……

    当天晚上,诸将收拾战场的收拾战场,文官谋士安抚人心的安抚人心,陶商则在原本属于曹操的司空府中,摆下一案小酒,独享这胜利的喜性。

    脚步声响起,卞氏不情愿的步入了大堂中。

    陶商示意给她看座,卞氏不敢不从,只得青着一张脸,默不作声的跪坐在了陶商下首。

    陶商举杯起来,淡淡笑道:“久仰卞夫人大名,今日既得许都,又能一睹夫人芳容,实在是高兴的很,就请陪夫人陪我小酌几杯,咱们一起高兴高兴。”

    陶商为什么高兴,那是因为他杀得她夫君大败,夺了原本属于她夫君的许都。

    而现在,这个大败她夫君的男人,竟然还要跟她一起来庆祝,这简直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卞氏心中恼火,便对陶商的话假作听不见,只冷漠如霜的端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