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戏耍曹大公子

第二百四十五章 戏耍曹大公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司空,韦愿率一军杀回去,救出大公子和二夫人,还有少小姐。”身边的典韦,慨然请战。

    曹操却沉默不语,眉头紧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所有人都沉寂了下来,一双双的目光,望向了曹操,等着他做决断。

    “社稷为重,大局为重啊……”一片沉寂中,荀彧却发出了一声意味深长的叹息。

    他这番叹息,虽未明言,但言外之意却已明显,自然暗示曹操不要冲动,为了救人盲目回去,反把自己陷入了绝境。

    沉默许久,曹操深吸过一口气,目光中已尽是决然,显然已下定了某种决心。

    “曹真何在!”他突然一喝。

    “侄儿在。”另一员年轻的小将,拨马而出。

    曹操没有一丝的迟疑,决然喝道:“你速速折返回战场,若你大哥还有的救,就令他立刻撤退,若是他已没有希望突围,你就即刻前来会合。”

    曹真一个愣怔,迟疑了一下,暗自一咬牙,还是拨马而去。

    荀彧暗松了一口气,典韦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马车上的丁氏,虽然没说话,却也跟着暗松了口气。

    曹操这命令,自然是在明示,若曹昂还有救,就令其不要再拼死保护卞氏母女突围,自己先逃为上。

    荀彧满脑子都是汉室社稷,在他的眼中,只有曹操能匡汉家天下,在他看来,只要曹操不为了老婆儿子就不顾全大局,自然就长松了一口气。

    至于丁氏,则另有原因。

    曹昂本乃曹操妾室所生,其生母早死,自幼被丁氏养在身边,视为己出。

    而卞氏则是曹操后来所娶,其所生的曹丕、曹植、曹彰诸子,在丁氏眼中,皆为庶子。

    在丁氏这个做母亲的眼里,当然最挂念的就是儿子的安危,她当然不希望曹昂为了他二娘的生死,就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曹操这么一下令,丁氏和荀彧二人,自然是皆松了口气。

    曹真策马而去,曹操则脸色阴沉,目光远望着北面,继续焦虑的等候消息。

    ……

    数里外,陶商已与曹昂战了七十余合,依旧难分高下。

    陶商铁骑的冲势,却就此被挡住,原本的一场冲击战,正渐渐的演变成一场步骑之间的近身肉搏厮杀战。

    曹昂所保护的一辆马车,已经逃远,另一辆马车虽被包围,也渐有冲出之势。

    “不愧是曹操的儿子,有几分能耐,比袁氏兄弟的儿子强多了……”

    激战之际,陶商对曹昂暗生几分赞赏,手中刀式威力却丝毫不减,反而越战越强。

    “陶贼,今日我曹昂必取你狗头。”激战中的曹昂,亢奋的大叫。

    他以为,自己挡住了陶商铁骑的冲势,为自己的两位母亲,争取到了出逃的机会,也争取到了手刃陶商的机会。

    陶商却丝毫不以为然,反而狂笑道:“在我陶商面前口出狂言的,没有一个好下场,曹昂,你也不例外。”

    曹昂被陶商反唇相讥,登时又激起恼怒,正欲反击之时,突然间,耳边响起了震天的铁蹄声。

    举目向北瞟去,曹昂惊见北面方向,数千陶军士卒,狂杀而至。

    一面“花”字战旗,傲然飞舞,来势汹汹。

    是夫人花木兰,率领着后续追兵杀到了。

    激战中的曹昂,眼见陶商新的追兵又到,不禁脸色惊变。

    里许外,正等着自己儿子归来的曹操,这一刻,也看到了北面漫空而起的尘雾。

    方才平伏下去的惊色,再度浮现于那焦黄的脸庞。

    那漫天的尘雾,分明是陶商的追兵,大举杀到的迹象。

    不仅是曹操,纵然是荀彧,也是面露惊色,眼眸中闪烁着无可奈何之色。

    “司空,陶贼的追兵已经大举杀到,走吧,再不走,连我们都走不了了。”荀彧无奈的摇头叹息道。

    纵然如他这样的王佐之士,在这个时候,面对陶商的兵锋,也感觉到自己是何等的无力。

    曹操仍极力的保持着镇定,但再怎么伪装,那眼眸中流露出的焦虑,却无法逃过众臣下的眼睛。

    “陶贼……陶贼……”曹操脑海里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来形容他此时的感受,左右众人也无不黯然。

    长叹一声后,曹操一摆手,无力的说道:“社稷为重,大局为重,不必再等下去了,我们撤吧。”

    说罢,曹操拨马先走,与此同时,土坡上也摇动起了撤兵的信旗。

    正按兵不动,不知是进是退的千余曹军将士,皆暗松了一口气,哪敢有半分迟疑,纷纷向南疾速退去。

    里许之外,陶商还在跟曹昂激战,双方已过招一九余合,却依旧难分伯仲。

    曹昂就像是个疯子一样,拿出玩命的招式,跟陶商拼死狂战。

    而陶商却沉稳如山,也不跟他计较一时的先后手,刀势如长河般绵绵不绝,稳稳的化解了曹昂的攻势。
七零春光正好sodu


    曹昂的武力值,本是略高于陶商几点,两人若交手个几百会合,曹昂必可击败陶商。

    可惜,局势如此,曹昂已没有这个机会。

    震天的喊杀声中,花木兰率领的大股步军,已狂杀而至。

    顷刻间,正在苦战的几百曹军士卒,便陷入了全面崩溃的境地之中。

    花木兰枪出如风,无人能挡,更是一路向着战团杀来,要助陶商一臂之力,取了曹昂的性命。

    曹昂狰狞的脸上,涌上无尽的震惊,他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如今之势,他是绝对杀不了陶商,再缠斗下去,非死不可,只有即刻撤退,才有一线生机。

    但他若就此而走,岂非把卞氏和自己的妹妹,拱手送给了陶商,该怎么向父亲曹操交待。

    陶商嘴角掠起了一丝冷笑,在觉察到曹昂分神之时,刀上攻势陡然间开始加强。

    “曹昂,有种就别跑,咱们看看谁能宰了谁。”陶商狂攻之际,不忘以言语刺激着曹昂。

    曹昂怒到咬牙欲碎,真恨不得跟陶商决一生死。

    身边的士卒,却一个个倒在血泊中,越战越少,不是死在陶军刀下,就是纷纷溃散。

    很快,他就要被杀成光杆司令,等待他的,只有死亡的命运。

    曹昂的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刷刷的往下滚,内心纠结到了极点。

    正当这时,曹真杀入乱军中,寻到了曹昂所在,大叫道:“大哥,叔父有令,命你不可恋战,即刻撤退。”

    曹真来的可真是及时,他这一喝,如同令曹昂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所谓军令如山,父亲的命令,岂能不从。

    曹昂知道,这回他是退也得退,不退也得退。

    内心深处,他却又暗松了一口气,仿佛解脱了一般,不用再纠结是否该拼死保护二娘卞氏。

    曹昂暗叹一声,狠狠一咬牙,拨马便跳出了战团,头也不回的望南逃去。

    “昂儿,你要去哪里,你不管二娘和你妹妹了吗?”

    当曹昂策马飞奔,从马车边掠过时,马车中,传来一声妇人颤抖悲凉的声音。

    曹昂的脸上,瞬间掠过一丝羞愧,却一咬牙,假装没有听见,只顾策马狂奔,很快就从马车抛在了身后。

    曹昂武力值跟自己相当,且围阵未合,他要强行逃走,陶商自知留是留不住。

    陶商也不去追击,只横刀立马,傲然道:“曹昂,回去告诉曹操,让他在南阳等着我,我的大军很快就会杀到。”

    陶商的叫声中充满了嘲讽,令曹昂怒不可遏,恨不得当即回头再战。

    “陶商狗贼,你等着,我和我父亲,早晚会杀回……”

    曹昂本想回一句狠话,以挽回些颜面,但话未说完,却猛听得身后有弓弦响动之声。

    陶商放冷箭!

    曹昂吃了一惊,来不及再吐半个字,急把的身躯往马背上一伏,意图躲避袭来之箭。

    趴伏下的曹昂,却没有听到预想中,箭矢贴着身边划过的声响。

    他顿时狐疑,微微直起身子,想要扭头瞅上一眼。

    嘣——

    又是一声弦响。

    曹昂吓了一跳,哪怕再回头,又是急往马悲上一趴。

    依然没有箭矢划过。

    “这小子的射术也太差了,竟然两箭都射偏到不知哪里去……”

    曹昂心中暗生鄙夷,回头看去,猛听得第三声弦响起。

    这一次,曹昂没有被吓到,依旧把头回了过去。

    这下他才终于看清,陶商压根就没有放箭,而是一直在拉一张空弓。

    陶商此举,分明是在戏耍他!

    明白了陶商的意图,曹昂顿时恼羞成怒,咬牙欲碎,真恨不得拨转战马,跟陶商再次生死。

    他却终究没有这个胆量,只能含着一腔的怒火,拨马狂奔而已。

    身后的陶商,见他识破了自己的手段,就放弃了再射第四箭,向着回头怒瞪的曹昂,扬了扬手中的空弓,年轻的脸上,尽是讽刺的冷笑。

    曹昂却只能艰难的将怒火咽下,怀着一腔的恨意,越逃越远。

    陶商横刀立马,傲然目送着曹昂退去,却并没有下令追击。

    花木兰一路兵马虽已赶到,但英布霍去病等大将,所率领的主力部队,却仍没有赶到。

    而前面方向,地形已开始变的复杂起来,陶商忌惮于曹操诡诈,怕自己追击的太猛,反中了曹操伏兵之计,到时候反为不美。

    曹操虽然逃了,但许都已被拿下,此战的战略目标已经达成。

    至于天子,虽然被曹操强行带走,接下来他还要继续追击,仍有可能把天子给夺回来。

    稳妥为重,对付曹操这样的对手,切不可太过自信。

    何况,陶商已劫下了曹昂拼死想要保护的那辆马车,现在,他已是满腹的好奇,想要看看,马车中坐的,到底是哪路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