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四十一章 给我破城!

第二百四十一章 给我破城!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曹操残存的怀疑,已被眼前所未有的狂轰烂炸击破。

    狂轰之后,他所要面对的,就将是陶商近三万大军的攻城,以他手下两千兵马,焉能抵挡十倍陶军的进攻。

    他别无选择,必须集中许都城所有的守军,来拼死应对陶商的全力一攻。

    数骑传令兵由东门而去,飞驰般向着其余三门奔去,召唤援兵。

    各门李典、朱灵等将接到命令,旋即将麾下的主力兵马,统统都发派往了东门一线,前来增援曹操。

    不多时,东门一线的曹军,就增加到了五千之众。

    狂轰却依旧。

    近三千多的援军,虽然赶到了城门一线,却不敢爬上城头,只能缩在城墙根内侧,躲避漫空射来的石弹。

    旭日已升,天光大亮。

    数以万计的石弹,此刻已堆积于沿城一线,叠起了厚厚一层,百步余长的城墙,被轰得处处龟裂,处处是坑洞。

    漫空飞起的狂尘,灰雾弥漫,把城下龟缩的曹军士卒,更是呛得睁不开眼来。

    曹操灰头土脸,憋了一肚子的火。

    此刻他已盼着陶商即刻攻城,也不想被压制成缩头乌龟,受这份郁闷气。

    陶商却怀抱长刀,一点也不着急,兴致满满的欣赏万炮轰城的盛况。

    陶军将士也不着急,个个表情轻松,笑呵呵的欣赏敌人被蹂躏的景象,时不时的嘲讽大笑上几句,好不轻闲。

    陶商瞟了一眼身前士卒,瞄到他们手中所执之物时,年轻的脸上,掠过一丝诡秘的冷笑。

    士卒们手中所执之物,不是别的,正是一个个草扎的假人。

    列阵于城外的这支军团,数量根本就没有三万,最多也就一万余人而已。

    一万陶军士卒,每人都手执两个草人,这么往两边一靠,俨然营造出三倍兵力的假象。

    这也是陶商为什么不在白天列阵的原因。

    白天出兵,城上的敌军很容易就看破他的诡计,而凌晨昏暗的光线,却让曹操分不清是真是假,才会上他的当,以为陶商尽集主力大军在此,准备全力强攻他的东门。

    此刻,天色虽明,天雷炮却压制着敌军抬不起头来,叫他们依旧无法看清,布列于城外的陶军真相。

    这就是陈平所献,声东击西之策。

    眼看着城头方向,不断的有曹军援兵,猫着身子爬上城头,陶军便知曹操已中计。

    时机已到。

    陶商毫不迟疑,当即一挥手,“曹贼已中计,号火给我点起来吧。”

    号令传下,片刻后,三道浓黑的狼烟冲天而起,方圆数十里皆清晰可见。

    ……

    许都,西门一线。

    高达数丈的土墙,切断了许都城与外界的联系,也挡住了城头哨兵的视线。

    此刻,位于城头一线,是史涣和不到一千的守军,正心惊胆战的听着东门一线震天的炮响,根本没有注意到,城外的土墙之下,已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聚集了近一万五千名陶军。

    那才是陶商真正的攻城主力。

    一万五千余人,鸦雀无声的伏在土墙下,已经蹲了有一个多时辰。

    樊哙赤着膀子,一手啃着羊腿,一手擦拭着自己的杀猪大刀,塞满了肉的嘴里,还含含糊糊的抱怨着什么。

    “主公也太偏心了,统帅大军这种风光的好活,总是让给英布廉颇他们去做,现在又多了一个霍去病,攻城拔寨这种脏活累活,却总是让我老樊去干,回头我得好好跟主母说道说道,让她跟主公吹吹枕边风,下次也让老子干点风光轻松的差事……”

    轰天的巨响依旧,天光已渐渐放亮,士卒们的情绪已激动起来,樊哙却依旧在啃着羊腿,擦着杀猪刀,神神叨叨的抱怨个没完。

    “樊将军,狼烟号火,主公点起了狼烟号火!”观察的哨兵,突然间兴奋的大叫。

    樊哙熊躯一震,腾的跳了起来,牛蛋般大眼珠,刷的就朝东城方向瞄了过去。

    天际的尽头,果然看到三道黑黑的狼烟,冲上九霄。

    一万多的曹军将士,皆看到了号火,压制的斗志,即刻沸腾起来。

    “他娘娘的,让老子蹲了大半宿的茅坑,终于可以擦屁股了……”

    樊哙的牛蛋眼中,瞬间血丝密布,狰狞无比,他把手中半截羊腿一扔,扛起杀猪刀,憋足了嗓门,大吼一声:“小的们,茅坑都蹲够了,还不快给老子起来,开张做生意的时候到了。”

    号令传下,全军沸腾。

    苦待已久的将士,顷刻间抖擞精神,自觉的执刃列阵,个个眼中都涌动着狂热的战意。

    土墙的诸道木门轰然大开,一万五千名将士一涌而入,于城前百步外,结成了座座大阵。

    森森的刀戟几欲将苍穹映寒,一面面旗帜如怒涛一般翻滚,杀气顷刻间将整个天空笼罩。

    天色大亮,陶军的异动,城头上史涣和他的守军们,立刻就
创世棍王最新章节
发现了异常。

    本来是空无一人的城前,眨眼间的功夫,就被茫茫的兵流填满,瞧见这场面,一千多的曹军士卒,立刻就看傻了。

    “怎么会突然间冒出这么多的陶军,敌人的主力,不是尽在东门一线吗?”

    史涣脸色大变,猛然省悟,他的曹司空是中了陶商的计策,东门的狂轰烂炸,大军集结,只不过是陶商声东击西的伪装而已,陶商真正的进攻方向,竟是他所把守的西门。

    城前陶军数量近有一万五千之众,而他手下兵力已被调往了东门,只余下一千兵马,拿什么来抵挡十五倍之兵的进攻!

    “速去报知司空,我们中了陶贼声东击西之计,速去!”省悟过来的史涣,惊恐的大吼道。

    晚了。

    就在史涣的号令,刚刚传下,传令兵还来不及下城时,陶军已开始行动。

    呜呜呜——

    嘹亮肃杀的号角声,刺破了黎明的沉寂。

    城前百步处,陶军军阵如有浪开,一辆辆高有数丈的庞然大物,缓缓的被推入了阵前。

    史涣的脸色刷得煞白,只觉脚底板升起一股寒意,瞬间袭遍全身。

    陶军动用了对楼。

    这种经过鲁班改良后的攻城利器,高度和体积,都比现有的版本大增,高度几乎能与许都城墙齐平,最下层的士卒负责推车前进,中间一层则布有弓弩手,借着楼壁的掩护,可近距离向城头发射弓弩,压制城头的火力,最上层,则可装载近五十名士卒,是登城攻击的主力。

    只要对楼与城墙贴近,顶层的陷城死士,就能放下踏板,直接从对楼的顶部,轻松的踏上城墙。

    对楼出动,许都高厚的城墙,就等于失去了意义。

    这对楼虽然攻击力强大,但因太过巨大,却是制造不易,更不易运输,每每只能在临战之前,才能就地取材来制造,攻完一城便再无用处。

    陶商围而不攻这几日,命鲁班监制,调集了附近诸郡的工匠,日夜赶造了四十余辆,正是为了今日之战所用。

    对楼一出,史涣瞬间骇变,他知要抵挡对楼,必须要有足够的兵力,还有火箭这种远程火器,抢在对楼接城前,将之烧毁。

    只是眼他只有一千余兵马,兵力远远不够,事先也没有准备火箭等武器,焉能挡得住。

    “小的们,还等什么,给老子杀进城去,杀光曹军这班猪猡——”策马阵前的樊哙,已是杀猪大刀一挥,狂吼着发出号令。

    鼓声震天而起,前阵的四千填壕士出动,高举着大盾牌快速推进在前,掩护着后面一辆辆用来填住护城壕的蛤蟆车。

    再往后,则是李广指挥的三千神箭营的射手,是陶商专门为樊哙配备,以压制城头敌军的箭矢攻击。

    史涣没有惊骇的时间,只能下令弓弩手放箭,以阻挡陶军逼近。

    零零星星的箭矢,从城头袭下,轻松的被陶军大盾挡开,几乎没有造成多少伤亡,不到三百名的弓弩手,形同虚设一般,根本构不成任何的威胁。

    很快,三千支利箭就腾空而起,神箭营的射手们,即刻用十倍的箭雨回敬,伴随着一阵惨叫声,城头敌军立时被压制到连头都抬不起来。

    陶军在付出了不足百人的死伤,填壕队顺利的推进至护城壕前,将一辆辆的蛤蟆车推入壕内,宽达两丈的护城壕前,很快就被填出了数十条土路。

    通往城墙的道路已开。

    樊哙杀猪刀一扬,大喝道:“攻城队,给老子杀上去!”

    嗵嗵嗵!

    更猛烈的战鼓声骤起,震天的杀声中,四十余辆对楼,在几千名士卒的推动下,如一只只的巨兽,向着城头逼近而至。

    对楼发动的同时,一万多刀盾手,抬着数以百计的云梯,也扑向了城墙一线。

    城头曹军已彻底的陷入了恐慌,面对着数量上占有压倒性优势的敌人,他们顾此而失彼,穷于应付,根本无法有效的阻挡陶军逼近。

    步兵攻城队冲至城下,一架架的长梯纷纷被竖起,上万的陶军开始奋不顾身的攀梯登城。

    曹军士卒在史涣的喝斥下,勉强鼓起勇气,顶着陶军的箭雨,试图用叉竿来撑翻陶军的云梯,用罗石与檑木来击杀攀城的敌卒,拼尽全力来抵挡敌军的强攻。

    可惜,史涣的兵马实在是太少了,顾得了这头,顾不了那头。

    趁着敌军专注于云梯队的时候,四十余辆巨大的对楼,推过护城沟,轰然贴向了城头。

    靠城的那一瞬间,整个城墙似乎都微微一颤,最近处的曹军,竟是被震得身形摇晃,站不稳脚,不少人都被震倒在地。

    咣咣咣!

    一道道巨大的踏板翻落,将城墙边数名来不及躲亲的敌卒,直接就压成了肉饼,更是掀起了漫空的狂尘。

    飞雾中,数十余名陶军勇士,如从地狱中杀出的幽灵鬼兵,从对楼上冲下,撞出尘雾,挥舞着大杀扑向了惊恐的城头敌兵。

    陶军,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