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四十章 轰你个天崩地裂

第二百四十章 轰你个天崩地裂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城北,陶军大营。

    两日已过,曹操不见半点让城别走的迹象。

    相反,许都城沿城一线,曹军士卒还在不分昼夜的在加固城防工事,一副打算死守的样子。

    中军大帐。

    猎猎的战意,如火燃烧,众将都已是按捺不住,皆想立刻攻城。

    陶商却闲饮小酒,没有半分心急。

    “夫君,都过去了两天,看敌军那动静,曹操根本没有弃城而走的意思,我们也该准备攻城了。”花木兰已有些不耐烦

    陶商冷笑道,“许都有多重要,天子有多重要,曹操不会不知道,夫人以为,我会天真的傻等着曹操弃天子而逃吗?”

    花木兰花容杀机毕露,欣然道:“夫君原来早料到曹操不会弃城,那咱们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明日大军攻城,一举把许都夷为平地便是。”

    陶商却没她那么冲动,目光瞟向了众谋士,“看来不付出点血的代价,是拿不下许都,就算要强攻,也要尽可以减少将士们的伤亡,你们可有什么良策?”

    陶商围城之军,不过三万之众,曹操的守军却有七千,虽说有着巨大的优势,却也不是压倒性的优势。

    强攻之余,还需要些许计谋。

    陶商的目光,第一个瞟向了陈平。

    陈平吞了口美酒,若有所思一番,方道:“四面围攻显然是不妥的,我军不过三万兵力,也实现不了四面同时进攻,唯有集中兵力,进攻一面城门,才能发挥我们兵多的优势。”

    话音方落,陶商还没有开口,樊哙已扯着嗓门道:“酒鬼,你当曹操是傻子么,你强攻一座城门,曹操立马就可以从其余三门调兵来增援,你能集中兵力进攻,人家也能集中兵力防守,到时候还不是白塔。”

    樊哙话糙理不糙,倒也说的极有道理,陶商微微点头。

    “既是如此,那我们就想方设法,令那曹操发现不了我军主攻方向不就得了。”花木兰却灵光忽然一闪。

    陶商眼眸一动,显然也被花木兰这句话点醒,忽然间想到什么。

    “主母聪明啊,经主母这么一提醒,酒鬼我倒是想到了一条妙计……”陈平嘿嘿一笑,半醉的脸上,已扬起了一丝诡色。

    ……

    次日。

    天地阴沉,整个许都城,都被浓浓的肃杀所笼罩。

    今天,乃是陶商给曹操的最后期限。

    白天一天,陶军大营却丝毫没有动静,一如往常那般平静。

    随着夜色降临,陶军仍没有进攻,一城的军民都松了一口气,以为陶商前日的威胁,只不是吓唬他们罢了。

    次日凌晨,除了值守的士卒,许都城的所有人,都在放松的心态中,进入了梦乡。

    曹操也不例外,神经紧绷数日,今天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可以安稳的睡一觉。

    就在曹操刚刚进入梦乡里,东门一道急报,却将他惊醒:

    数万陶军正向东门一线集结,分明将发动进攻。

    曹操的神经立刻又紧绷起来,在典韦许褚的保护下,急率一众亲兵,赶赴了东门一线。

    登上城头,乐进已率两千守军登城,严密戒备。

    “现在是什么情况?”曹操奔上城头,喘着气喝问道。

    乐进神色凝重,拱手道:“禀司空,敌军突然大规模集结,很可能要对我东门发进猛攻。”

    乐进
重生西楚霸王无弹窗
目光看向城外,曹操也奔至城墙边,借着东方发白的昏暗光线,向着城外看去,眉头不禁深深一皱。

    视野中,只见连绵里许的旷野上,数万陶军已森然布列,一排排森森的刀戟,泛着狰狞诡异的寒光,茫茫无尽的旗海如怒涛一般,迎着晨风翻滚。

    再往远处看,还有更多的陶军,正在源源不断的出营,如条条江河一般,汇入城前的汪海大洋之中。

    陶军攻城之势,已经再明显不过。

    除了数不清的兵卒,陶军正将一辆辆的天雷炮推往阵前,少说已有三百多门天雷炮瞄准了城头,数量还在不断的增加。

    “主公,陶贼明显要集中全部兵力,强攻咱们东门,是否该从其余三门,尽快调兵前来增援?”乐进担忧道。

    曹操深吸一口气,平伏下心静,凝视了半晌,却道:“陶贼诡诈,先不要急着调兵,孤只怕这是陶贼的声东击西之计,先看看情况再说吧。”

    乐进只能强按下不安,继续坐看敌人集结兵力,一面给士卒们打气,准备迎战。

    半个时辰后,陶军集结已毕。

    一座座军阵,大大小小,森然如壁垒一般,兵力至少有两万余众,聚于军阵前的天雷炮,数量也达到了四百门之多。

    不说陶军兵力,光是那四百门天雷炮,就足以让曹操背上发毛。

    十几日的狂轰烂炸,已令曹操深为这种投石机威力之强大,感到深深的忌惮,现在陶商把近四百门天雷炮,都集中在了东门一线,这要是一齐发射,威力之恐怖,已是超出了曹操的想象。

    曹操的背上,隐隐感到了一丝彻骨的凉意。

    几百步外,陶商横刀立马,冷笑着远望城头。

    他仿佛已经能够看清,城头的守军,是何等一种恐惧的表情。

    “曹大司空,送你一场流星雨吧……。”

    陶商嘴角扬起冷笑,战刀一指,喝道:“天雷炮,给我齐射!”

    号令传下,木梢拉动声此起彼伏,一颗颗牛头大小的石弹就位,四百门巨大的投石机,望山齐齐的瞄向了许都东门。

    战鼓声骤起,射击的信号立时发出。

    呼呼呼——

    四百门天雷炮,同时发射,破风的巨响中,四百多颗石弹腾空而起,如漫空而落的流星雨一般,铺天盖地的向着许都城头倾泄而去。

    城头上的数千守军,瞬间就吓破了胆,本能的缩下了身子,抱头躲进了女墙之下。

    轰轰轰!

    下一个瞬间,天崩地裂。

    漫空的石弹,无情的撞击在许都伤痕累累的城墙上,碎石分崩,尘屑飞扬,轰鸣与惨叫之声如潮水般灌入耳膜,如利刃一搬切割着曹军的紧绷的神经。

    噩梦才刚刚开始。

    第一轮齐射后,四百门天雷炮,无休止的向着敌城任意射击,整个东门一线都被从天而降的石雨所覆盖。

    石弹之密集,远胜于往常任何一次的轰击,就连边曹操,也被那山呼海啸的巨响,被那从头顶飞过的石雨,吓得神色骇变。

    这等阵势,陶军不是想强攻东门,还能是什么!

    石弹轰击过后,便是陶军大举的进攻,那时候,几万陶军狂涌而来,区区两千死伤惨重,惊魂落魄的曹军,还如何能抵挡。

    曹操猜疑转眼瓦解,缩在女墙之下,沙哑的大叫:“即刻传令下去,调集其余三门兵马前来东门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