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最后通牒

第二百三十九章 最后通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休整两日,陶商召集麾下文武,共商南进许都之策。

    许都的意义,不仅仅是因为其位于中原腹地,周围乃是颍川富庶之地,更因为其乃天子所在,经过曹操的经营之后,已成为中原的心脏

    陶商只要将他的战旗,插在许都城头,就等天向天下人宣告,他已非是割据一方的诸侯,而是一跃成为了争夺天下枭雄。

    如果他再能从曹操的手中,把天子这面大义旗帜拿下,他就可以取代曹操,行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王霸之道。

    环扫一眼阶前豪杰智士,陶商意气风发,毫无犹豫,当即拍案而起,挥手喝道:“中原不取,无以争天下,许都不克,无以得中原,传令下去,全军即刻南下,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我誓也要将许都拿下!”

    “他的智谋不亚于曹操,更有王者之气,说不定他才真正是贾诩口中,可以平定乱世的王者,我张绣跟随着他,才真正能实现荣华富贵,名垂千古……”

    听得陶商豪然之词,回想陶商如何有勇有谋,击败强大的曹操,又将自己逼降,新降的张绣,心中是感慨万千,眼神流露着更加强烈的叹服之色。

    当天,陶商尽起三万大军,浩浩荡荡南下,直取许都。

    此刻的曹操,已收缩中原所有兵力,固守许都,陶军一路南下,兵不知刃,连克鄢陵等数城,不出三日,兵锋便进抵许都一线。

    数日间,陶商便令霍去病和张绣,率领铁骑之师,扫清了外围诸县,对许都城完成了包围。

    根据许都中的细作情报,曹操留守许都之兵,尚有七千之众。

    陶商以三万之师,近乎于五倍的兵力,本是足以攻下许都,唯一让陶商有所忌惮的是,曹操在南阳宛城一线,还留有六千兵力。

    曹操本是为了防范刘表,命夏侯惇率六千精兵,镇守于宛城。

    而根据细作情报,曹操为了全力固守许都,已派出使者,派人往南阳召夏侯惇回师许都。

    一旦夏侯惇这支生力军抵达,就能跟许都中的曹操主力,形成犄角之势,那时陶商想要集中兵力进攻许都,就要困难许都。

    一旦许都久攻不下,拖到袁绍一统河北,陶商原本一路顺利的形势,就要发生逆转。

    绝不能让夏侯惇这支兵马离开南阳!

    陶商便与众谋士们一商议,遂用陈平之计,派张仪这个大忽悠,再次前往荆州,说服刘表发兵北上,袭取南阳,务必要将夏侯惇所部拖住,使其无法回援许都。

    计议定下,张仪遂带着一张舌头,巨额的钱财,抄小路直奔荆州。

    陶商则暂时按兵不动,对许都围而不攻,等着南阳方面的消息。

    十天之后,有利的消息,终于从南面传回。

    张仪果然不负他期望,凭着一张三寸不烂之舌,对刘表晓以利害,说服了刘表起数万大军北上,前去争夺原本就该属于他的南阳之地。

    刘表一出兵,意味着南阳的六千兵马,就此被拖住,无法再援救许都。

    这一下,陶商终于是放宽了心,可以放心大胆,集中全部兵力,发起对许都的围攻。

    许都城坚粮足,曹操又武略过人,就算可以放心大胆的强攻,也非短时间内可以攻下。

    陶商已经准备好了十二分的耐心。

    他先发大军,不到四日时间,在许都四围修筑起了两道壁垒,相当于在许都外面又修了两道新的城墙,以断绝许都与外围的联系。

    许都所在的颍川乃富庶之地,更有数处屯田地,除许都之外,诸县所积之粮也极为丰厚。

    陶商兵多将广,士气旺盛,无外顾之忧,又有富庶的颍川,可以战养战,完全已不得担心粮草后勤的问题。

    大军围城时,数以百计的“天雷炮”,也在源源不断的被运往许都前线。

    这种天雷炮,实际上就是投石机,在经过鲁班的改进后,射程和威力大大增加,攻城的威力大大提升。

    这投石机每发一弹,犹豫天雷轰鸣,震天动地,故被陶商命名为“天雷炮”。

    陶商早在一月之前,已经命鲁班在后方大规模监制这天雷炮,只为今日攻城所用。

    围城完成后,陶商又在四围大筑高台,将数百门天雷炮置于土台之上,随后开始对许都城进行狂轰烂炸。

    拥有着高台的优势,再加上天雷炮本身的射程加成,其攻击范围倍增,巨大的石弹可轻松的击中城池,甚至能越过城池,射入城中三四十步远。

    狂轰开始,不分昼夜。

    昼夜不停的狂轰烂炸之下,不数日间,城墙一线三十步范围的房舍,统统被摧为了废墟,许都坚厚达数丈的城墙,也被轰得是坑坑洼洼,裂痕遍布,几座城楼也被轰塌大半。

    一城的军民,在这石弹的狂轰之下,终日不敢露头,只能整日里提心吊胆
在漫威当超级英雄的那些年吧
龟缩在掩体之下苟活。

    长达七天的狂轰之后,陶商决定再给许都军民,精神上一记重拳。

    是日黄昏,一万余陶军步骑,浩浩荡荡的逼近至许都北门一线。

    陶军围而不攻许久,今日终于摆出大举进攻的态度,顿时令曹操警觉起来,即刻亲率三千余兵马赶至北门,准备迎击陶军进攻。

    陶军却并没有大举进攻,一万大军列阵于敌城弓弩射程之外,肃然以待。

    在城上数千敌军,不安的目光注视下,陶商在霍去病的护卫下,率领着一百多骑兵,昂首直抵护城河前。

    陶商并不打算强攻许都,他今日之所以前来,依旧是要打一场心理战。

    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上之上策。

    陶商鹰目远射敌城,面对着城头无数曹军的眼光,深吸一口气,高声道:“城中守军听着,荆州刘表已经出兵南阳,你们夏侯将军的六千援军是来不了了,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

    此言一出,城头曹军顿时一片惊哗。

    曹操也是脸色一沉,眉宇之中,掠过深深的厌恶。

    其实,他已经知道刘表出兵的消息,也知道南阳六千兵马被拖住,无法前来救援。

    但曹操为了稳住军心,便将这个不利的消息,隐瞒了下去,以防军心受到打击。

    对外,曹操只不断的宣称,他的大将夏侯,已率六千精兵在赶来的路上,令士卒们鼓起勇气,坚守待援。

    几千号守军,多是信了曹操的谎言,虽然被围,但想着外面还有一支援军,士气便不致于那么低落。

    曹操却万没有料到,陶商会来这么一手,会直接出现在城前,亲口捅破了他的谎言。

    陶商这番话,出击碎了曹军士卒的幻想,震惊的他们,一双双狐疑的目光,纷纷的望向了曹操。

    谎言被戳破,曹操的脸上,瞬间掠过一丝尴尬。

    那尴尬,却只一闪而逝,曹操即刻大喝道:“尔等休要听他胡说八道,他是故意在扰乱我们的军心,孤向你们保证,夏侯将军援兵已在路上,用不了几天,就会杀到许都城下来。”

    曹操还在撒谎,试图继续蒙骗下去,底气却显得不是很足。

    众曹军听了他这番话,却没有再深信不疑,眼中的疑惑与担忧,久久不散。

    “戏倒是演得逼真,可惜,你的士卒不信……”

    陶商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冷笑,刀锋似的目光,再次射向城头,冷冷道:“曹孟德,我陶商敬你是英雄,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留下天子,三天之内率军撤出许都,我就放你一条生路,否则,三天之后,我就攻破城池,杀尽一切顽抗之徒,包括你!”

    当曹操心中还是恼火时,陶商已用那雄浑的声音,向他,向着一城的守军,发出了最后的通碟。

    雷鸣般的威胁之词,如刀子一般扎在曹操的心头,直令他全身打个一个冷战,一股前所未有恶寒从脚底升起,瞬间袭遍全身。

    后背一阵刺冷的凉意,曹操惊愕的发现,自己竟是头一次,对眼前这个小子,产生了发自内心的惧意。

    曹操尚且如此,那些曹军士卒,更是个个神色骇变,陷入了惶恐无措之中。

    此时此刻,曹操和他的将士们,恍惚间已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上仿佛被死神的手紧紧缠住。

    而那一双手的主人,就是陶商。

    陶商下过最后通碟之后,却已转身扬长而去,数万大军徐徐退去。

    陶商并没有攻城,他似乎确实打算留给曹操三天时间,让他考虑是否让出天子,弃城而逃。

    毕竟,强攻许都,陶商虽然有必胜的把握,却担心士卒死伤太过。

    他不想付出太重的代价,想尽量的保存实力,以准备跟袁绍将来的决战。

    曹操长松了一口气,拖着疲惫的身体,在士卒们疑惑的目光注视下,缓缓的步下了城头。

    “司空,将士们军心已经动摇,刘表出兵南阳的消息,只怕是纸包不住火,藏不住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跟随在身后的李典,低声的问道。

    他那语气中,隐约已流露出几分慌意,显然已动摇了坚守许都之心,暗示曹操是否该考虑下陶商的提议,让出天子,弃城别走。

    曹操脸色一沉,回头瞪了李典一眼。

    李典一震,从那眼神中,已看出曹操的决心,忙低下了头。

    身边的荀彧,却淡若浮云,捋须道:“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放弃许都,况且天子乃社稷之主,岂能轻易让给陶商这种逆贼。”

    荀彧乃众臣之首,威望极高,连他都这样说了,谁还敢有异议。

    曹操也拳头一击城墙,恨恨道:“陶贼,你以为你三言两语,就能够吓住孤吗,孤偏要死守许都,你想夺得天子,学孤挟天子以令诸侯,你作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