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婶 婶

第二百三十五章 婶 婶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曹安民?

    陶商记得这个人的名字。

    他记得,历史上这个小子,应该在张绣之叛中,和典韦一样,皆被西凉叛军所杀才对。

    至于张绣之叛的导火索,便是这个邹氏,被曹安民献给了曹操,惹恼了张绣,一怒之下才发动了叛乱。

    只是因为陶商改变了历史,使曹操在张绣之叛后,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急急忙忙的就赶回了许都。

    或许,也正是因此,张绣没有叛乱,典韦没有死,曹操的长子曹昂也没有死,就连这个曹安民,这时也活了下来。

    可惜,这小子不走运,落到了陶商手里。

    “传他们进来见我吧。”陶商一挥手道。

    片刻后,帐帘被掀起,一男一女被带入了帐中。

    作为一个男人,陶商的目光,自然是第一时间,就落在了那妇人的身上。

    那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美妇人,相貌美极,身资窈窕却不失丰满,容貌娇媚中又含着几分成熟韵味。

    纵使陶商身边不乏佳人,甚至是貂蝉这样的天下第一美人,但眼前这美妇,还是让他看的心头怦然一动。

    这美妇虽一身成熟韵味,但气质却腼腆的紧,神色间还有几分窘促,向着陶商盈盈一福,低低道了一声,“妾身邹氏,拜见陶州牧。”

    这一声,酥酥软软的,如一双轻柔的小手,在帐中所有男人的心里,都轻轻的挠了一挠,纵然是樊哙这样的大老粗,身子也跟着一颤。

    “这邹氏,样子虽算不上最美,却天生狐媚勾人,怪不得历史上的曹操,被她勾的昏了头,连宝贝儿子和大将典韦也葬送了去……”

    心中感慨之时,陶商手一摆,“邹夫人免礼吧。”

    邹氏这才敢直起身子,站在那里,小心翼翼的呼吸,不敢多说一句话,更不敢抬头看陶商。

    陶商却高坐于上,兴之所致,多看了她几眼。

    邹氏自然感觉得到,那个年轻的胜利者,正在盯着自己看。

    她更隐约感觉到,陶商那般锐利的目光,仿佛可以穿透一切,看透自己的身体。

    灼热的目光下,邹氏脸畔红晕如潮水般泛滥,心头狂跳不休,几乎要从心腔里跳出来一般。

    慌羞之下,邹氏暗暗深吸几口气,勉强的镇住心神,以掩饰内心的尴尬与紧张。

    陶商目光始终不离邹氏,却是笑道:“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邹夫人见到我,何必这么慌张害怕。”

    “没……妾身没有害怕……”邹氏被陶商看穿了心思,吱吱唔唔不敢回应。

    陶商又是一笑,收敛了肆意的目光,拂手道:“不怕就好,来人啊,给邹夫人看座。”,

    左右搬来蒲团,邹氏狐媚窘羞的脸上,浮现出几分受宠若惊之色,仿佛不敢相信,陶商竟然这般礼待于自己。

    “妾身……妾身多谢州牧。”邹氏又是盈盈一福,方自轻柔的跪坐下来。

    陶商的目光,又转向了灰头土脸的曹安民身上,问道:“邹夫人,听说你被俘的时候,是跟这个曹安民在一起,我很好奇,你不是张绣的婶婶吗,为什么会跟曹安民在一起,又怎么会出现在曹操的大营中?”

    “妾身……妾身……”

    邹氏脸畔又是一红,似有几分难为情,想要道出实情,悄悄看了曹安民一眼,却又不敢出口。

    陶商瞟了曹安民一眼,却见这厮正在暗暗向邹氏瞪眼,似是在警告邹氏,不得说实话。

    邹氏显然是迫于曹安民的眼神威胁,迟迟不敢开口。

    身为俘虏,在老子的地盘上,在老子的面前,还敢威胁人,你是自讨苦吃。

    陶商眉头一皱,年轻的脸上顿现怒色,腾的站了起来,大步走下阶来,喝道:“来人啊,把这个曹安民给我按住,再拿军棍来。”

    樊哙大步上前,如按小鸡一般,瞬间将曹安民摁倒在了地上。

    左右亲兵则将一根军棍奉上,陶商抄在了手里,高高的扬起,作势就要亲自揍曹安民。

    “你要干什么,我乃曹安民,曹司空是我的叔父,你敢对我动粗,我叔父绝对饶不过了你……”惊恐的曹安民,拼命的挣扎,口中歇厮底里的大嚎。

    陶商却冷哼道:“你的两个叔叔已经死在我手里,连曹仁这个你们曹家第一大将,都已落到了我手里,我还不敢打你个曹家的纨绔子弟不成!”

    不屑的厉喝声中,陶商毫不迟疑,狠狠的就抡了下去。

    砰!

    一声闷的重击,疼得曹安民是浑身抽动,沙哑的惨叫起来。

    砰砰砰!

    陶商是毫不手软,一棍接一棍的抽击而
崛起之第三帝国帖吧
出,片刻间便将曹安民抽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淋。

    “陶贼……你这样羞辱我……我叔父不会放过你……不会……啊……”

    初始几棍子下去,曹安民还能这嚎陶大骂,几十棍子下去后,就被抽到死去活来,连喊痛的力气都没有,更别提骂人。

    最后一棍子抽过,陶商把那血淋淋的棍子一扔,拍拍手,一脸畅快的走回上座。

    “嘀……系统扫描,宿主对曹安民实施残暴,获得残暴点7,宿主现有残暴点7。”脑海响起了系统精灵的提示音。

    这个月陶商还是首次获得残暴点,本月首笔买卖,就拿这个姓曹的开张了,也算他倒霉,正撞到了陶商的枪口上。

    这一顿枪子下去,曹安民被抽到死去活来,趴在地上虚弱的喘息,哪里还有闲情和力气来警告邹氏。

    陶商理了理清袖,自饮了一杯酒解乏,方才向邹氏淡淡道:“邹夫人,现在已经没有敢威胁你了,你可以回答我刚才的力气了了吧。”

    此刻的邹氏,已经完全被吓懵了。

    她万万没有想到,陶州身为主公,身为一方诸侯,竟然这么有失“体统”,竟然会亲自抄起家伙,去揍一个俘虏。

    而且,还那么残暴,把个曹安民打的是皮开肉绽,差点就直接给打开。

    “这个年轻的诸侯,行为也太古怪,太暴力了吧……”

    这就是邹氏心中,对陶商的深刻印象。

    只了陶商的问话后,邹氏方才恍然大悟,知道陶商原来是看出自己畏惧曹安民,不敢说出实情,方才帮她出头,教训曹安民的。

    明白了陶商的心意后,邹氏对陶商的印象,顿时转变了许多,畏惧与惊奇之外,又悄悄的添了几分感激。

    “妾身本是身在许都,可这个曹安民却闯入妾身家中,把妾身强行带到前线,逼着妾身去服侍那曹操,还威胁说妾身如果不顺从,曹操就会杀了妾身的侄儿张绣,妾身不得已,才只得委曲求全……”

    说到这里,邹氏眼中已泛起了酸楚委屈的泪光。

    拭了拭眼角泪渍,她接着道:“妾身本已在曹操的大帐中,等着服侍曹操,谁想他却被州牧你大败而逃,这个曹安民奉了曹操之命,想要把妾身再强行带走,谁想到半路却遇上了这个樊将军,后面的事,州牧想必都已知道,也就不用妾身说了。”

    果然如此。

    酒香难藏深巷,曹操终究还是觊觎着邹氏的美貌,哪怕是历史已经改变,还是派了曹安民去强抢了张绣这位绝色的婶婶。

    只可惜,曹操大概作梦也料不到,他这到手的艳福,却被自己给破坏了。

    也不知曹操若中知道,原本应该属于他的邹氏,落在了自己手里,又会是怎样一种气急败坏的表情。

    至于这个曹安民,果然还跟历史上一样,都只是曹操的皮条客而已。

    “来人啊,把这个曹安民给我拖下去,送进猪笼里去,别忘了每个月都要提醒我,先从揍他开始。”陶商挥手厉声一喝。

    左右亲军一拥而上,将伤痕累累的曹安民,无情的拖走。

    “陶贼……邹贱人……我叔父是不会……放过你们的……不会……”

    曹安民奄奄一息的骂声,很快就消失在了帐外。

    看着曹安民这副惨状,邹氏心中也长出了一口冤气,悄悄看向陶商的眼神中,不免又添了几分感激的意味在内。

    陶商目光又转向了她,淡淡道:“邹夫人,眼下你的侄子张绣,就在陈留城中,只消我一声下令,就能连人带城,夷为平地,我就问你一句,你想不想让他活?”

    邹氏吃了一惊,顿时花容生惧,忙是站起身来,向着陶商再度下拜,颤声道:“请陶州牧大发慈悲,饶绣儿一命吧,妾身愿做牛做马,报答州牧。”

    “既然你想救张绣的命,你就得帮我一个忙才行。”

    陶商意味深长的一笑,说着又起身上前,亲手将邹氏的手臂扶住,轻轻用力,便将她丰腴的身儿扶了起来。

    手掌触到邹氏臂儿的瞬间,她身儿微微一颤,脸畔竟悄生了几许少女般的娇羞红晕。

    那般娇羞的神韵,如含苞待放的花蕾一般,竟不像是一个已嫁过人,被开垦过的妇人所有,而像是一个完全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的少女才有。

    “不知……不知州牧……要妾身帮什么忙?”邹氏暗吸了一口气,强行抑下羞慌,偏开头低低道。

    “跟我走吧,去了你就会知道。”陶商一笑,松开了她的手,大步流星的扬长出帐。

    邹氏茫然愣怔了一下,方才从恍惚中清醒,抚了抚发烫的脸蛋,深吸过一口气,却才怯生生的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