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三十章 许都的门户

第二百三十章 许都的门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落地的曹仁,已是浑身是血,口中鲜血狂喷,双目瞪到斗大,脸色狰狞惊怖之极。

    “陶贼……陶贼……”

    曹仁死瞪着陶商,除了咬牙切齿之外,再也说不出第二个字,整个人已完全陷入了惊怒痛苦之中。

    “把他绑了,稍后再做处置。”陶商刀一指,冷笑着喝道。

    以陶商的实力,现在一刀杀了曹仁也没有谁能阻挡。

    但曹仁不同于曹洪曹纯这等普通曹家武将,此人乃曹家第一大将,在曹操眼中,在曹操集团中,都拥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杀了他着实可惜,留着他一条性命,或许将来还有用处。

    号令传下,一众跟随的亲兵,一拥而上,将曹仁五花大绑了。

    曹仁,这员曹家第一大将,就此被陶商夫妻生擒。

    陶商却还嫌不够,夫妻二人,继续一路狂杀。

    典韦和许褚二将,本想合力击杀陶商,谁想半路被英布和廉颇截住,缠斗不下。

    他二人见曹仁杀到,原以为凭着曹仁的武力,可以轻松击杀陶商,却不曾想到,曹仁竟会被陶商夫妻击落马,反被活捉。

    曹仁被捉,典韦和许褚自是大为震惊,斗志立挫,心灵受震创,越发的胆色不足,在对战英布二将的战斗中,渐也落入了下风之中。

    关键时刻,突然间,北面方向狂尘冲天,挟着天崩地裂的轰响,辗压而来。

    曹军惨声震天,纷纷倒溃而逃。

    一面“霍”字大旗,飞舞如风,引领着一支铁骑之军,一路南下辗杀。

    是霍去病!

    那年轻的武将,飞马狂冲,手中大枪过处,将数不清的敌卒,摧为肉泥。

    霍去病拆开的那道锦囊,正是命他在击败曹军骑兵之后,不得去往濮阳,直接南下抄小道回往封丘,参加这场与曹操的决战。

    根据陈平的谋算,陶商已料定曹操会以为自己骑兵不在,抓住这最后的机会,跟自己进行决战。

    霍去病这支骑兵,正是陶商布下的奇兵,在两军缠战之时,给曹操最致命的一击。

    两千铁骑将士,如洪流一般,追随着霍去病,自北向南,一路的辗杀。

    顷刻间,曹军三路兵马,便被拦腰斩为了两截。

    中路主将曹仁被俘,曹军本就士气受到沉重大击,而今陶商铁骑突现,将他们阵形斩断,几万曹军终于军心崩溃,难以再战下去,纷纷败溃四散。

    “霍去病,来的正及时,给我狠狠的杀,让天下人都知道你的威名!”

    陶商欣喜万分,斗志更烈。

    霍去病怒发神威,97点的武力值,冠绝整个战场,谁人能挡。

    典韦和许褚的斗志,就此瓦解。

    二将哪里还敢再犹豫,急是拨马跳出战团,向西狼狈而逃。

    其余乐进,李典等两路兵马,也纷纷崩溃。

    “给我杀,杀尽敌寇——”陶商抖擞精神,挟着大胜之势,挥军掩杀。

    三路曹军完全崩溃,失去斗志的曹军,只能任由陶军屠戮。

    几百步外,曹操已是脸色苍白,阴沉如铁,惊异的目光,望着败溃的己军。

    “难道我倾尽全力,都不是那小子的对手吗……

    曹操尚自惊异时,一骑败将飞奔而来,慌叫道:“主公,曹子孝将军已被陶商生擒,典将军和许将军也被杀败,我军全面崩溃。”

    轰隆隆,一道晴天霹雳,当头落下,轰得曹操头晕目眩,几欲晕厥,险些没能坐马上坐稳,一张焦黄的脸,刹那间已是扭曲变形。

    “子孝,竟然被陶贼活捉?”曹操咬牙欲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先有曹纯被杀,再有曹洪被戮,如今,又是曹仁,这个自己的最信任的族弟,这个曹家第一大将,竟然被陶商活捉。

    陶商,他究竟有什么能耐,竟能做到这种地步?

    难道,陶商天生就是曹氏一族的克星不成?

    “陶商~~”曹操悲愤之极,脸色都快憋炸,一口牙几乎就要咬碎。

    正当这个时候,北面方向,狂尘冲天,又一路兵马杀到,杀的他的大军土崩瓦解。

    一面“霍”字大旗,飞舞如风,铁骑滚滚,无人能挡。

    陶商的骑兵也杀到了!

    曹操再遭沉重一击,惊骇的目光,急是射向身旁的郭嘉,目光中,已是无法克制怨意。

    根据他郭嘉的判断,陶商的骑兵在击败了张绣之后,应该前去濮阳才对,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他才劝曹操趁机跟陶商决战。

    谁料到,陶商的骑兵,竟象是算准了时机似的,会在关键时刻杀到,给他给致命一击。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郭嘉的脸色已苍白如纸,喃喃自语,如同失了魂一般。


某御坂妹的综漫之旅吧


    突然间,他“啊”的一声仰天痛叫,张口狂喷了一口鲜血,便是晕死了过去。

    “奉孝!”曹操大吃一惊。

    郭嘉这一晕死过去,反令曹操清醒了几分,他知今日败局已定,再逗留下去,就有全军覆没之危。

    无奈之下,曹操只得含恨咽下怒火,仓皇撤退。

    “嘀……宿主取得封丘决战胜利,获得魅力值4,宿主现有魅力值。”

    4点魅力值啊,这一战竟然得了4点,真是不容易。

    陶商的胃口还不止这点,当下传令全军,不可有片刻停歇,继续穷追曹操。

    兵败的曹操,损兵守半,连封丘也不敢入,径直向南面的许都方向逃去。

    陶商一路追击,丘不血刃的拿下封丘,彻底的将兖州截为两段,大军随后继续南下追击。

    三后后,陶商率得胜的大军,追击至了陈留城。

    陈留城乃陈留郡治所所在,也是拱卫许都的最后一座重镇,撤到此城后,曹操便不敢再退。

    收拾败兵之后,曹操聚拢了近一万五千兵马,自己怕被陶商包围,不敢坚守陈留,只张绣和元从之将于禁,率五千兵马坚守陈留。

    曹操本人,则率一万兵马,屯于陈留西南,形成犄角之势。

    曹操前脚刚至,陶商后脚就已杀到,凭借着兵力的优势,迅速的对陈留城形成了包围。

    为了防御曹操,他在围城之余,又调出一万多兵马,于城西南围营之后再设一营,以阻曹操,以保护围营的侧后。

    曹操兵虽少,但陶商的主力兵马,被陈留守军牵制,并不能抽出更多兵马来击破曹操。

    于是,两军在陈留一线,形成了对峙之势。

    ……

    是日,陶营,中军大帐。

    诸将们却齐集大帐,受享着陶商犒赏他们的甘家美酒,以一场小宴的形式,轻松的进行军议。

    “前日传来消息,濮阳已经攻破,北兖州诸郡,纷纷不战而降,我们在实力上是压倒了曹操,但陈留久攻不下,若耗到袁绍一统河北,形势对我们就将非常不利,还当尽快灭了曹操才是。”席间,陈登进言道。

    陈平却一笑,不以为然道:“这还不简单,曹操的骑兵已尽灭,骑兵方面我们是占尽优势,只需再重启劫粮战术,抄袭曹操侧后,断他的粮道,何愁灭不了他。”

    “酒鬼说的不错,骑兵是咱们现在最大的优势,岂能不好好利用一下。”

    陶商便发出号令,命霍去病和高顺两员骑将,率铁骑之兵四出,深入敌后断曹操粮道。

    战术实施后,不出半月,便起到了效果。

    半月之内,诸路轻骑之军,于颍川、汝南、梁国一线,接连截毁曹操十余次的运粮队。烧毁粮草近三十万斛。

    曹操方面,骑兵丧尽,只余下了纯步军,再先不能像先前封丘对峙那样,利用骑兵跟陶商进行反劫粮。

    不出二十天,曹操前线的军粮供应,很快就陷入了短缺的境地,军心开始出现动摇。

    僵局开始打破。

    ……

    曹军大营。

    中军大帐内,曹操闷不作声的枯坐在那里,望着满案的酒肉,却食不知味。

    “报——”

    斥候飞奔而入,“禀司空,我许都发来的五十车粮草,又被陶贼骑兵所毁,损失粮草三万余斛。”

    曹操身形一震,方自端起到嘴边的酒杯,凝固在了半空,焦黄的脸上,瞬间涌现怒色。

    刚刚才好起来的丁点胃口,瞬间全无。

    曹操将手中酒杯,摔在了案几上,恨恨恨道:“可恶,陶贼欺孤没有了骑兵,竟然屡屡用这等卑鄙手段,可恨——”

    左右诸文武,已无不黯然叹息,一个个都无可奈何。

    这已是十天之内,第三次粮路被断,这消息若是传出去,军心不知又要跌落多少。

    可惜,面对来去如风的陶军骑兵,他们却束手无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宝贵的粮草,被对方轻松劫毁。

    谁让他们的骑兵,被那个叫霍去病的家伙,一举毁灭了呢。

    “主公,前番大败,我军士气低粮,又今粮道又被断,军心更是不稳,依昱之见,这陈留城怕是守不住了,不如退往许都,就近食粮,先稳住了军心,再另做打算吧。”

    诸将皆望向曹操,虽无人出言,但那般眼神表情,却都似附合程昱,赞成撤兵。

    曹操脸色阴沉,沉吟许久,终于还是无奈的一声慨叹,却又道:“孤不是不想退,可若就这么退了,张绣和于禁二将,岂非被孤弃之不顾,陷于了孤城之中,孤岂能忍心。”

    众人沉默不语。

    “司空,我有一计,若能成功,或许不但可救出张绣二人,还有机会小胜陶贼一场,提振我军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