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今日就是你陨落之时

第二百二十九章 今日就是你陨落之时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嗵嗵嗵——

    曹军中,战鼓声达到了最高亢,几乎要将天地震碎。

    除数千亲军外,一万余曹军,轰然破阵,挟着天崩地裂之势,向着陶军中路辗去。

    几百步外,陶商已看清曹操意图,知道他要拼命了。

    敌潮汹涌,陶商无有丝毫惧意,鹰目一凝,冷笑道:“曹操,那我们就决一胜负吧!”

    手中那柄战刀,已高高举起,向着杀至的敌军狠狠划下,奋然大喝一声:“全军出击,决一死战。”

    厉啸声,陶商纵马而出,手舞战刀,一往无前。

    廉颇英布二将,分从两侧杀出,夫人花木兰紧跟而出,一万多的陶军将士,挟着昂扬如火的战意,铺天盖地的卷袭而出,迎着敌潮杀上。

    两军皆无退路,只能埋头对冲。

    片刻后,两股兵流,巨大的锥形冲击之阵,漫卷过数百步的距离,相对撞至。

    轰!

    苍茫的天地间,发出一声惊天巨响,令风云变色。

    无数道血柱,数不清的断肢,不计其数被摧折的兵器,冲上半空,交织成一面巨大的血网。

    人嚎马嘶,肢飞颅碎,数之不清的士卒,顷刻间撞成了肉泥。

    陶商身先士卒,如一柄锋利无双的巨刃,轰开血路,战刀扇扫而过,将两名当头撞至的敌骑,拦腰斩为两截。

    他手中一柄染血的战刀,四面八方荡出,肆意的收割着敌军的人头。。

    断肢与折损的兵器漫天扬起,鲜血如雨点般溅落,在一片肢离破碎与嚎叫声,陶商无人能挡。

    双方两军,总计近三万多人的军团,在这旷野中厮杀成一团,方圆数里的原野,变成了一座绞肉场。

    几百步外,望着这场血腥的厮杀,曹操沉默不语,眼神变化不定,显示着他内心的不安。

    这一战,他没有必胜的把握。

    “司空,让我二人出战吧,我们必取陶贼的人头。”典韦手执双戟,拱手粗声道。

    许褚也握紧了象鼻刀,蠢蠢欲动的望向曹操。

    “去吧,去取了那小贼的人头给孤。”曹操毫不犹豫的挥鞭一指。

    他已经看到,陶商的主将之旗杀入了战团,证明陶商本人也已身先士卒,杀入了战场。

    典韦和许褚二将统兵之能不行,武力却冠绝曹营,曹操便想,若能凭借他二人的武力,乱军中斩杀了陶商,岂非毕其功于一役。

    曹操令下,许褚和典韦如两道黑色的飓风,狂飙而出,撞入乱军中。

    超绝的武力旋展开来,无人能挡,数不清的陶军士卒,如蝼蚁般被他二人轻易撕碎,他们辟出一条长长的血路,直奔陶商的将旗所在而去。

    蓦然间,他们寻到了陶商的所在。

    二人对视一眼,瞬间杀机如焚,齐声咆哮道:“陶贼,敢与曹司空作对,我们要你的狗命!”

    雷鸣般的咆哮声中,二人如黑色的闪电,分从左右,狂射向了陶商。

    眼见典韦和许褚,两员绝顶武力的敌人杀至,陶商却毫无惧意,甚至都没有多看一眼。

    他可不是盲目的身先士卒,敢在乱军之中,如入无人之境,他自有所恃。

    瞬息间,二敌已杀至十步之外,眼看就要对陶商形成合击,凭他二人武力,随便一个都可以秒杀陶商,更何况是二人联手。

    “谁敢伤我主,我英布要他的命!”

    蓦然间,半空中响起一声傲烈的暴喝,英布从陶商的身后杀出,直取典韦而去。

    “老朽在此,休伤我主!”又是一声苍凉的沉喝,廉颇也舞刀杀至,迎向了许褚。

    陶商麾下,两员武力绝顶之将,左右杀出,分别截住了典韦和许褚,四将各自缠斗在了一起。

    这四员大将,皆乃95以上的武力值,彼此实力相差不远,这般激战在一起,直杀得腥风血雨,愁云惨淡,方圆数丈都被刃影尘雾包裹,谁敢接近,必被绞为粉碎。

    有两员虎将敌住强大的对手,陶商依旧纵马舞刀,狂杀狂砍。

    二十余步外,曹仁刀舞如风,也在狂疯收割着齐军士卒的人头。

    漫空的血雾,曹仁一直在搜寻着陶商的所在。

    叔父曹嵩主陶商之父所杀,族弟曹纯、堂弟曹洪,皆为陶杀所杀,他自己又数度为陶商所败,倍受耻辱。

    一腔的羞怒,早已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今日他誓要诛杀陶商,报仇雪恨。

    漫天的血雾,曹仁终于发现了那面赤色的巨旗,巨旗之下,陶商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

    瞬间,心头的怒火,如火山般喷发而出,焚尽全身。

    “陶贼,今天我看你还往哪里逃,我要用你的人头,一雪前耻!”暴喝一声,曹仁纵马射出,如黑色的闪电,手舞长刀直取陶商。

    曹仁转眼杀至,手长刀扇扫而出,挟起一道刀浪,向着陶商当
天龙至尊全文阅读
胸横斩而至。

    刀锋未至,那凛烈如刀的刃风,已铺天盖地的向陶商压来。

    “曹仁,又是你,你可真是阴魂不散!”

    陶商剑眉一凝,手中战刀扫出,正大雄浑的刀式,迎击而上。

    吭!

    两刀相撞,金属交鸣之声,响彻四野,令所有人的耳膜鼓荡。

    一击之下,陶商只觉山崩地裂般的巨力,顺着他大刀灌入身体,那强悍无比的冲击力,仿佛沾水的皮鞭,直抽得他血气翻滚,五脏激荡。

    而曹仁却仅仅只是气血微微波动,转眼已平伏下去。

    “不愧是曹家第一大将,统帅能力超强,武力也不弱啊……”

    心中暗赞,陶商却无丝毫惧意,深吸一口气,便强行平伏下了激荡的气血。

    拨马回身,陶商从容如山,战刀一指曹仁,冷冷道:“曹仁,你几次三番的与我作对,都让你运气好逃走了,今日你还敢再来,你是非要找死不可啊。”

    这般言语,分明是不把他这个曹营第一大将,放在眼中。

    曹仁尊严受损,瞬间勃然大怒,刀指陶商,怒喝道:“陶贼小贼,今天就是我曹仁一雪前耻,为我死去的亲人报仇之时,小贼,人头留下吧。”

    咆哮一声,曹仁纵马舞刀向陶商杀奔而来。

    陶商的嘴角,却扬起一丝冷笑,“想杀我,你还不够格!”

    话音未落,陶高身后,一道红色的闪电,飞纵而出,直取曹仁。

    “姓曹的,敢杀我家夫君,姑奶奶要你这杂种的狗命。”清啸声中,花木兰抢先杀至。

    “夫人,来的真及时,咱们夫妻齐上阵,灭了这厮。”陶商一声狂笑,也纵马紧跟而上。

    夫妻二人,联手出击,瞬间横在了曹仁的跟前。

    陶商手中战刀,化做一道弯月,挟着刚烈无比的力道,就如大磨盘一般,横扫而出。

    花木兰手中银枪,电射刺出,将周围的空气转眼都聚拢吸附而去,以曹仁为心,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吸流,把曹仁牢牢的包裹其,令其避无可避。

    夫妻二人出手,一个力道刚烈,一个招式快如闪电,曹仁根本无从可避。

    原本气势汹汹的曹仁,万没有想到,关键时刻,花木兰又会杀出,不由吃了一惊。

    眼见那夫妻二人,合力一招杀至,他只得咬紧牙关,拼尽全力挥刀而出,全力迎击。

    哐!

    惊天动地的一击,刃锋相撞处,溅起耀眼如星的火花。

    陶商身形微微一震,胸气血稍一激荡,即刻平伏下来,从容如常。

    花木兰的娇躯,却连震动都没有一下,气息也不起一丝波澜。

    而曹仁却觉虎口发麻,五脏疼痛,胸中气血更是翻滚如潮。

    他夫妻二人的武力值,单独一个拉出来,皆非曹仁的对手,但二人的合力,却远胜于曹仁。

    夫妻二人根本不给曹仁喘息的机会,一个刀斩如风,一个枪出如电,层层叠叠的枪影刀锋,如狂风暴雨般卷向曹仁。

    三人战成一团,劲风四扫,刃气冲天,将周遭地面,刮出道道沟痕。

    他夫妻二人联手的战斗力,堪堪已达到武力值90以上的绝顶武将,十招间,便将曹仁全面压制,逼得他刀法散乱,破绽频现。

    “我曹仁,绝不会败在你们两个狗男女手上,绝不——”

    曹仁如野兽般,狂吼如雷,臂上肌肉暴涨,青筋突涌,转眼间,刀上的力道大增。

    他这是被逼入绝境,激发身体的潜能,把自己的武力,推上了极限。

    “曹仁,垂死挣扎也没用,今日就是你陨落之时。”陶商一声狂笑,臂上青筋爆涨,也将生平的战力,推至了巅峰。

    花森兰手中的银枪,也疯狂的刺出,道道光影已分不出虚实。

    七招后,曹仁的狂暴之势,便被陶商夫妻二人合力压制了下去,重新又陷入了被动。

    噗噗噗!

    一连三记快招,夫妻二人的枪锋刀锋,连着刺破曹仁身体数处。鲜血飞溅而去

    “难道我曹仁,曹家第一大将,今日就要败在这对狗男女手下吗,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身数创,精神受震,曹仁心中悲愤不已,手上的招式更弱。

    “曹仁,下马吧!”

    狂啸声响起,陶商手中战刀,如流云赶月一般,穿破曹仁的层层防御,挟着毁灭一切的力量,向他当胸斩来。

    花木兰也一声清喝,手中银枪力道推至最强,撕破风声,竟是发出哧哧的锐响,合击而至。

    曹仁避无可辟,只能尽起全身之力,忍着身上的伤痛,举刀全力相挡。。想要回刀相挡之际,已是来不及。

    雷霆般的瞬息间,刀枪撞至。

    哐!

    一道鲜血,一声惨叫,曹仁连人带刀,瞬间被从马上震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