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孟德震怖

第二百二十七章 孟德震怖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陶军的重甲铁骑,如一柄无坚不摧的利剑,将曹军的阵形从中撕开。

    铁骑之阵勇往直前,无人能挡,曹军的轻骑尽被撞翻在地,践踏于脚下。

    陶商的综合实力虽逊于曹操,但他获得了糜家亿万家财,胜在远比曹操有闲钱,这五百昂贵的重甲铁骑,正是他利用糜家的财富打造而成。

    厚重的甲铠所赋予的超强冲击力,和坚不可摧的防御力,又岂是曹家轻骑可以抵挡。

    蒙上了马眼的战马只管发足前冲,将那些曹军轻骑轻松的撞翻在地,四千曹军骑兵,就此土崩瓦解。

    张绣斗志已挫,也不敢再战,逃命要紧,也不待曹洪发话,就抢先一步拨马而逃。

    “好你个张绣,没我的命令,你竟然敢先逃,该死!”

    曹洪本还想让张绣死战,谁想到这个西凉降将,竟然敢先逃,无奈之下,他也只能慢了半拍,跟着一起西逃。

    主将一逃,一众曹军骑兵,更是斗志崩溃,纷纷败逃。

    可惜,他们已被霍去病引入了陷阱之中,又岂能逃得走。

    他们所处的位置,一条道路虽有三四里宽,但却并不比平原地带,根本无法四散而逃。

    陶军的重甲铁骑,却如一道铜墙铁壁一般,平推而来,令曹军无处可避,只能承受这恐怖的辗压。

    而收止不停马蹄的曹军骑兵,彼此拥挤相撞,死在自己人的轧辗之下者,更是不计其数。

    逃了慢半拍的曹洪,一路纵马狂奔,不断的躲闪着迎面而来的自己部下,回头看去,却见陶军的铁骑,正如波浪一般赶在后面,将他的骑兵吞噬在滚滚的浪涛之中。

    见得如此惨烈的画面,曹洪身形剧烈一震,心中顿时涌起前所未有的恐惧。

    他已深深的被陶商的实力所震怖。

    这一刻,曹洪终于是后悔了,悔不该狂妄自信,小视陶商的骑兵战力,盲目自大的穷追,中了陶商的诡计。

    “这个姓霍的敌将,到底是谁?怎么会骑战这么了得?”

    惊怖的曹洪,脑海里回荡着一个巨大的问号。

    身后处,陶军铁骑一路辗压,四千曹军骑兵在长达数里的狭长道路上,被辗杀得血流成河,尸枕成藉。

    曹洪拼命的狂奔,身边的部下却越来越少,前面地势渐宽,眼看着就将奔入平坦的地带了。

    曹洪心中暗松了口气,以为自己已逃出了升天。

    蓦然间,他却感觉到,自己的身后,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气,正狂逼而近。

    他回头一瞥,惊见陶军铁骑中,一员年轻英朗的武将,正纵马舞枪,向着自己飞驰而至。

    那年轻武将的身后,“霍”字大旗,狂烈飞舞。

    霍去病杀到。

    “无名之辈,我曹洪绝不会轻易输给你,拿命来!”

    曹洪不知来者是谁,恼羞成怒之下,急是转动手中战刀,如车轮一般反扫而出,一刀轰向霍去病。

    “挡我霍去病路者,死!”

    霍去病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低吼一声,猿臂探出,手中大枪挟着狂怒之力,如电光一般抢先刺出。

    “霍去病,这厮的名字竟然敢叫霍去病,难道又是那陶贼的门客,那奸贼的门下,到底藏了多少厉害人物,不好,这姓霍的武力远在我之上……”

    曹洪惊骇之时,为时已晚。

    霍去病这一枪,快如闪电,那雷霆一击,后发而先至,抢在曹洪战刀扫来之前,疾刺而到。

    噗!

    鲜血飞溅。

    骨肉撕裂声中,霍去病一柄大枪,瞬间洞穿了曹洪的后,他眼珠斗睁,闷哼一声,便栽倒于马下。

    拥有着97点武力值的霍去病,只一招,便秒杀了曹氏大将。

    霍去病却连眼都不眨一下,杀曹洪如杀一个无名小卒一般,不值得一提,他枪舞如风,如死神一般,肆意的收割着人头。

    高顺紧随其后,陶军铁骑辗压,一往无前。

    入夜时分,这场骑兵决战,终于结束。

    数里长的道路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尸体,天空中盘旋已久的群鸦纷纷落下,开始享受这难得的美餐。

    霍去病傲立于战旗之下,血染征袍的他,环视周遭这壮烈的战场,英气逼人的脸上,不起一丝波澜,仿佛这场胜利太过微不足道,根本不值得喜悦。

    “霍将军,此战咱们诸杀敌骑至少有三千,曹军骑兵几乎全灭,咱们立了大功啦!“高顺激动的叫道。

    “将捷报派人飞马报与主公,再把曹洪的人头送往濮阳围营,震慑守城敌军,助友军攻破濮阳。”霍去病却依旧平静如水,连下数道命令。

    高顺却道:“霍将军,
极品隐身小鬼医sodu
咱们已覆灭了曹军骑兵,何不北上与濮阳军会合,合力攻下濮阳,再立一件大功。”

    “主公临行之前,授以我一条密计,叫我得胜之后拆开,依计行事。”说着,霍去病从怀中,取出了一枚锦囊。

    高顺心中一奇,跟着也凑了上去,二人拆开锦囊一看,神色皆是微微一动。

    “主公料事如神,没想到竟已想到这般深远。”高顺不禁感慨赞叹,语气中皆是敬意。

    霍去病那淡漠如水的眼中,不禁也掠过一丝敬意,遂道:“既然主公已有密计,那我们就即刻挥师南下,赶回封丘吧。”

    霍去病与高顺遂也不及休整,打扫过战场后,当即率军向封丘大营赶去。

    ……

    几十里外,刘备三兄弟,正率领着两千步军,风尘仆仆的前进。

    一骑斥候绝尘而来,直抵刘备的马前。

    “禀刘皇叔,我军骑兵为陶军大败,几乎全灭,曹洪将军也被敌将所杀。”

    “什么!”刘备一声惊呼,骇然变色。

    身边,关张两兄弟,也无不错愕变色,不敢相信这惊人的事实。

    “张绣和曹洪有四千精骑,陶贼就算出动骑兵,也不过两千余众,怎么可能被杀到全军覆没?”关羽低吼道,一脸不信。

    斥候便将曹洪如何冒进,被陶军引入圈套,被陶军重甲铁骑所破,曹洪又是如何被一个叫霍去病的陶将所杀经过,道将了出来。

    刘备三兄弟听罢,已是面面相视,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半晌后,刘备才暗暗咬牙,慨叹道:“没想到啊,陶贼手中还藏了这么一员善长骑战的武将,不光击败了张绣,连曹洪竟然也被一招击杀,这个小贼,到底还藏了多少底牌……”

    刘备这边还慨叹时,关羽却沉声道:“大哥,骑兵一覆灭,不光濮阳是救不了,这场战争的形势,还会彻底的倒向陶贼那一边,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刘备沉吟不语,思绪飞转,权衡着利弊。

    半晌后,刘备眼中迸射出决毅之色,冷冷道:“只怕曹贼已不是陶贼的对手,他对我们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也该是我们找个新的靠山的时候了。”

    “大哥的意思是……”关羽已经到了七八分。

    “改道北上,过河去。”刘备一声沉喝,毫不犹豫的打马扬鞭,向着北面而去。

    ……

    数百里外,封丘城。

    军府大堂中,曹操正负手踱步于堂中,焦黄的脸上,难抑不安。

    左右的文武们都看得出来,曹操正为濮阳的安危担忧。

    曹洪和张绣统帅的四千轻骑,离开封丘已有数天,时值如今,仍没有捷报传来,这让曹操心中越发的开始不安。

    尽管他对自己骑兵的实力很放心,但几次三番的败于陶商,已经让他心有余悸,难以再保持那种绝对的自信。

    “司空不必担心,就算陶贼也派出了骑兵去濮阳,他的骑兵数量不过两千余人,且麾下也没有什么善于统领骑兵之将,根本不是我们四千铁骑的对手,司空大可放宽心,静待捷报吧。”郭嘉笑着宽慰道。

    曹操停下了脚步,微微点头,焦虑不安的情绪,稍稍得以平伏。

    郭嘉说的没错,在濮阳那种平坦的地形中,陶军无法设伏,无法施诈,纯以正面交锋,怎么算,两千骑骑兵都不可能是四千骑兵的对手。

    何况,他还有张绣这等西凉骑将,骑战之能,远胜于任何一位陶商的武将。

    “奉孝言之有理,是孤过虑了……”曹操轻吐一口气,自嘲的摇了摇头,向着主座走去。

    就在他刚刚踏上台阶时,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亲兵匆匆而入。

    “司空,北面急报,我军四千铁骑,被陶贼的两千骑兵杀的大败,连曹子廉将军也被敌将阵斩啦。”

    轰隆隆!

    一道惊雷,当头轰落。

    刹那间,曹操身形晃了一晃,脸色苍白如纸,表情定格在了惊骇震恐的一瞬。

    四千铁骑,竟然败了?

    就连他的族弟曹洪,竟然也临阵被杀?

    曹操身心剧震,一瞬间竟觉头脑一片空白,脚下站立不稳,竟是险些要从台阶上跌倒下去。

    “司空!”许褚急上前一步,将曹操扶住。

    勉强站稳的曹操,思绪翻滚如潮,蓦然间,他猛的惊悟,原来自己竟是中了陶商的诱敌之计。

    兵围濮阳,并非是陶商的真正目的,陶商只把濮阳当作一个诱饵,诱使他派出自己的所有骑兵前去救援。

    陶商的真正目的,在于全灭他的骑兵!

    恍然大悟的曹操,目光刷的射向了郭嘉,眼神中尽是恼火的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