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二十六章 铁骑决战

第二百二十六章 铁骑决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数天后,韦乡东北,陶营。

    “禀将军,敌将张绣曹洪,已率四千铁骑尽出,向我大营杀奔而来。”斥候飞奔而至,将最新情报报上。

    听得这个消息,帐中的陶军将官们,非但没有感到震惊,反而面露兴奋之色。

    敌军主动出击,这正是他们想要的。

    霍去病嘴角微扬,年轻的脸上,现出一抹自信的笑意。

    高顺也一脸兴奋,拱手道:“霍将军所料果然不错,张绣和曹洪上当了,大举来袭,正中将军下怀。”

    霍去病也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挥手冷冷一喝:“传令下去,全军即刻拔营,向濮阳围营方向撤退。”

    号令传下,两千陶军骑士,当即弃了大营,向着东北方向退去。

    陶军前脚撤离未久,张绣后脚就率领着四千铁骑,狂奔杀至,轻松的攻下了霍去病留下的一座空营。

    霍去病临走之时,故意弃下了不少军械粮草,以营造出一副畏惧惊慌之下,仓促而退的假象。

    张绣和曹洪,见得陶营的狼藉之后,二人更加自信心爆涨,认定陶军畏于他们兵马多,畏战而退。

    他二人当即下令全军继续追击,决心一鼓作风杀入濮阳,连同陶商的骑兵,还有濮阳城外的步军围兵,一举击溃。

    而后面的刘备,则率领着两千步军,随后跟进。

    从韦乡到濮阳,长达百里的路上,四千曹军追着两千陶军,一路狂奔。

    是日黄昏,霍去病率领他的兵马,撤至了距濮阳以南三十里处,全军停止后退,列阵迎敌。

    风从北来,风中,卷着血腥的气味。

    霍去病驻马横枪,不动如山,浑身散发着一种与生俱来冷静与决毅。

    身后,两千陶军铁骑肃然而立,一众将士热血悄燃,跃跃欲战。

    连退三日,今日便是决战时刻。

    两千双利如刀刃的眼睛,冷冷的注视着前方,注视着那滚滚飞扬,渐渐逼近的尘暴。

    忽然间,霍去病的嘴角,扬起一条冷绝的笑意。

    曹军中计前来了。

    高顺看了一眼霍去病,又环视了周遭的地形,心中暗叹:“难怪主公会选择他来领军,而不让我担此重担,此人能把战场选在这里,当真深得骑战之妙,主公的眼光当真是非同一般,难怪吕布袁术,都会败在他的手中……”

    高顺心中,对陶商的钦佩,越来越强烈。

    正自神思感慨之际,对面的尘暴已越近,隐约已能看到奔驰的曹军骑兵身影。

    四千曹军,如出笼的虎狼般,狂杀而至。

    当先处,张绣和曹洪二将斗志昂扬,一脸的自信。

    张绣急于立功,好在曹营站稳脚跟,曹洪则急着报仇雪恨,为曹家洗雪耻辱。

    二人都急于一战,灭了陶商的骑兵。

    前方斥候飞奔而来,传回情报,称陶军停止了撤退,正列阵于数里之外,摆出一副决战的态势。

    这正中张绣下怀,他当即催督大军疾行,巴不得能即刻扫平敌人。

    目之所及,只见前方一望无际的平原,渐渐的开始有了起伏,原来宽阔的道路,逐渐收敛成了三四里宽,两边开始出现了起伏并不太高连绵低坡。

    张绣一度怀疑,陶军选择在这般地势中与他一战,莫非是想借着这地势,打一场伏击之战。

    但道路虽在变窄,却至少也有三四里的宽度,两边的坡地也不算高,这样一种地势,就算藏有弓弩手也没多用处。

    谨慎之下,张绣还是派出了斥候,沿着两侧坡地并行,随时侦察坡顶上是否有陶军伏兵。

    侦候们即始终没有发现伏有陶军弓弩手,张绣的担心随之渐消。

    一个时辰后,陶军
诡境求生帖吧
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之中。

    张绣和曹洪举目一望,只见陶军上空,打着的是“霍”字的旗号。

    “原来是个姓霍的在领军,听都没听说过,张将军,你现在还怕胜不过这个无名之徒吗?”曹洪冷笑道。

    “曹将军,今日就让咱们为曹司空大胜一场吧。”

    张绣信心爆涨,一声狂笑,大叫道:“全军出击,随我辗平敌寇,为曹司空立功!”

    呜呜呜~~

    牛角号吹响,进攻的号角响彻旷原。

    震天的杀声中,张绣和曹洪当先冲出,四千曹军骑兵加快了奔行速度,浩浩荡荡向着陶军冲涌而来。

    从天空放眼看去,三四里宽的道路上,遍布曹军铁骑,扬起的尘雾遮天蔽曰,曹军犹如一道山洪一般,不可一世的向前狂冲。

    大地在隆隆震颤,耳中已充斥着喊杀声与马蹄踏地声。

    面对着这般肃杀之势,两千陶军骑士们,却丝毫没有一丝的惧意,他们的脸上所有的,只有决然的杀意。

    眼见敌骑已逼近,霍去病战枪向前一划,厉喝道:“重骑兵出击,给我辗碎敌军!”

    雷鸣般的喝声响起,前排千余轻骑兵,迅速如浪而开,亮出了武装到牙齿的重骑兵。

    霍去病策马扬鞭,纵枪飞奔而出,当先杀上。

    天崩地裂的巨响声中,五百重骑轰然发动,挟着山崩地裂之势,随着他冲辗而出。

    五百重骑发造出的声响,竟是盖过了四千敌骑。

    高顺紧跟其后,率领一千五百的轻骑兵,跟着重骑杀了出去。

    天地肃杀,风云变色。

    顷刻间,张绣惊呆了,那些原本猖狂的曹军骑兵,统统都惊呆了。

    陶军中,竟然出现了五百重甲铁骑!

    张绣震怖无比,所有的狂妄与斗志,都在陶军重骑兵出现一刹那间,被轻易的摧毁。

    看着眼前的钢铁洪流,看看左右的地势,再想想先前的诸般迹象,张绣此刻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竟是中了陶军的歼计。

    陶军的撤退只是假象,目的,就是为了将他诱到此不利的地形,用重骑兵冲垮他的轻骑。

    张绣骇然无比,已是惊到失去了方寸。

    “重甲铁骑,陶贼竟然动用了重甲铁骑,中计了!”曹洪也是骇然变色,先前的狂意,顷刻间瓦解。

    为时已晚。

    霍去病根本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纵舞着大枪,挟着一腔的杀意,率领着他五百重骑,铁骑,以摧毁一切的威势,狂辗而至。

    重骑开路,轻骑在后,以楔形的冲击阵形,向着正前方的曹军冲来。

    曹军轻骑也已加速到极点,根本无法收拾住马蹄,两道洪流以飞快的速度,相对的撞去。

    陶军虽少,却以重骑充当箭头,曹军轻骑虽多,却怎经得起正面对撞。

    “撤退,全军撤退——”惊恐之下,张绣放声嘶吼,急是勒住了战马。

    张绣的喊声,却淹没在隆隆的铁蹄声中,他的四千骑兵,来不及收兵时,陶军铁骑已撞至。

    “蒙马眼!”霍去病将大枪一旋,挥手将一道黑布,蒙住了胯下战马的眼睛。

    五百重甲骑士得令,纷纷扬出怀中的黑布,将战马的双眼蒙上。

    眼前一片黑暗的战马,再无法看清前方,只有在主人的鞭击下,没有任何恐惧的拼命向前。

    两道洪流,瞬息之间相撞。

    轰轰!

    震天的撞击声,人仰马翻的倒地声,声嘶力竭的惨叫声,瞬间交织成一曲凄厉之极的死亡乐章。

    无尽的鲜血如倒流的瀑布,高高的溅上半天,散成了漫天的血雾。

    然后,曹军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