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僵持不下

第二百二十三章 僵持不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尽管曹操恨怒交加,却也改变不了兵败的事实。

    “主公,是我们算计失误,兵败已成定,趁着我们手中一万生力军还未败,尽快撤退吧。”郭嘉叹息着劝道。

    曹操暗暗握拳,眉头深皱,一腔的不甘。

    数骑败军狼狈而来,报称曹仁已经败溃,连牛金也被陶商亲手所斩。

    连牛金,竟然都给陶商杀了?!

    那个小子,什么时候拥有了可以斩杀牛金的武力?

    瞬息间,曹操原本就骇然的表情,再度惊变,无尽的愤怒,如烈焰般冲上脸庞。

    “先杀孤纯弟,今又杀孤一员大将,陶贼……陶贼……”

    曹操是咬牙几碎,眼珠中血丝密布,几乎要炸裂出来一般。

    这一瞬间,曹操怒火冲脑,着实想亲自将最后的一万兵马,也悉数派出,去跟陶商决一死战。

    举目看去,己军却己兵败如山倒,丢盔弃甲,成片成片的从他眼前逃过,战意早已瓦解。

    陶商的大军,却斗志昂扬,如下山的猛虎一般,扑向败逃的惊恐羊群。

    曹操虽愤怒之极,心中却又清楚,就算他把手头一万兵马派上去,只怕不等跟陶军交战,就会被自己的溃军给冲垮了。

    “牛金中了陶贼之计,使司空做出错误的判断,他是死不足惜,司空,千万要冷静行事,请撤兵吧,再不撤我们就全完了。”程昱沉声喝道。

    曹操身形之一震,眼中怒火稍息,长长的深了几口冷气,方才平伏下燃烧的怒焰。

    败局已定,强行死拼,绝无反败为胜的机会。

    若及时撤离,还能保住不少兵马,收拾败兵,尚可与陶商再战。

    瞬息间,曹操就权衡出了利弊。

    愤恨许久,曹操长长一叹,“罢了,全军撤退吧。”

    曹操再无犹豫,拨马转身,在许褚和典韦二将,以及众亲军的保护下,向着西面撤去。

    临走之前,曹操还狠狠的瞪了刘备和关羽一眼,一副埋怨的眼神。

    刘备和关羽两兄弟,对视一眼,二人是一脸的尴尬。

    “这个曹贼,大哥冒着自损名声风险,去替他伏击陶商,他还敢怪大哥,俺真想宰了他!”张飞愤愤不平的咆哮道。

    刘备急是瞪了张飞一眼,低喝道:“翼德,休得胡言知话,惹祸上身。”

    张飞只得闭上了嘴巴,却一脸不爽。

    “大哥,我那一箭,确实是射中了陶贼的后心,谁能想到,那小子命这么大,竟然……”关羽是茫然尴尬,觉着甚是对不住刘备。

    刘备的眼眸中,悄然掠过一丝怨意,紧接着却是大度一笑,拍着关羽的肩宽慰道:“云长莫要自责,胜败乃兵家常事,或许那陶贼还命不该绝,现在还不是要他命的时候。”

    关羽惭愧的表情,这才稍稍收敛,却又叹道:“曹操这次兵败,恐怕对我们的不满会更重,愚弟只怕这一战后,大哥在曹操那里会更难立足了。”

    刘备看了一眼四周,见无人注意他们,方低声叹道:“为兄也没有想到,陶贼那小子,短短几年时间,会强大到这般地步,竟然反将曹操大败到这种程度,依目的形势,就算曹操最后反败为胜灭了那小贼,必然也实力大损,无法再跟袁本初一战,甚至,袁本初一统河北时,他都不见得能灭了陶贼。”

    “那大哥的意思是……”关羽领悟了七八分。

    刘备目向北面,意味深长道:“我们投奔曹操,是想借他之手,匡扶汉室,看来现在汉室就要毁在他手里,为了大业,也是该我们另谋出路的时候了。”

    说罢,刘备拨马转身,跟随着曹操的败军退去。

    关张二人对视一眼,也紧紧跟着刘备而去。

    曹操一走,曹操更是斗志尽失,溃不成军。

    天明时分,战斗终于结束。

    战场的喧嚣,终于沉寂下来,只留下未尽的硝烟。

    一身浴血的陶商,横刀立马,傲立于尸山血海之中,晨光的金辉洒在他身上,如同为他染上了一袭金色的战衣,威风凌凌,如杀神一般。

    举目四望,大营前数里范围内,早已民是尸横遍野,血染沃野。

    脚下,处处是“曹”字残破的战旗,被无情的践踏。

    那染血的“陶”字大旗,却依旧树立在战场上空,迎风飞舞,昭示着谁才是这一战的胜利者。

    “嘀……系统扫描,宿主获得夜袭反击战胜利,获得魅力值3,宿主现在魅力值62.。”

    终于胜了!

    陶商长长的吐了口气,染血的脸庞,不禁浮现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关键胜利。

    此战之前,曹操可动用的兵马数量,至少有五万之众,且曹操地盘广大,后备兵源充足,战争动员能力远胜于
这个兵王有点狂小说5200
他。

    而他可动用的兵力,却仅仅不过三万。

    仅凭着徐州和淮南之地,要养活三万张嘴,难度可想而知,他对麾下百姓的粮赋征收,已经是超过了极限。

    如果不是他拥有“税收”属性,这样沉重的粮赋,恐怕早已激起了民变。

    这一场关键的战役下来,曹操主力大军遭受重创,兵马折损至少在两万左右,且短时间内无法及时补充,双方在兵力数量上的对比,至少达到了势均力敌的状态。

    计点战损,曹军死伤果有一万四千之众,其余六千多兵马,尽数都伏地投降。

    一战折损了近半数的兵马,这可谓是曹操生平最惨痛的一次失利,损失着实惨重。

    陶商却并没被这场胜利,冲昏了头脑,他清楚自己的目的,不只是要一场大胜,更要一举夺下中原。

    这场大胜后,陶商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浪费,当即尽起三万得胜大军,尾随于曹操之后,一路穷追猛打。

    曹操一路溃败,兵马收拾不住,连定陶重镇也不及入,直接就弃却,沿着济水继续向西面狂奔。

    陶商兵不血刃,夺下了定陶,这座中原水陆要冲重镇。

    士卒连番追击,体力也已达到极限,定陶即下,陶商也不急于追击,而是令大军就地休整,同时分出兵马,攻取济阴郡所属诸县,就地收取粮草,尽量做到以战养战。

    他的大军于定陶休整三日后,陶商再度起兵,沿济山向着封丘城方向进军。

    根据陈平为他拟定好的战略,此次西征的第一步,在于攻下封丘城,把曹操的地盘,自西向东斩为两半。

    只要拿下封丘城,北面东郡、泰山诸郡,就等于断绝了跟曹操的联系,大半个兖州就可以不战而下。

    拿下了兖州最富庶的几郡,两方的实力对比就将发生质的逆转,那时,陶商就可以挟着优势的兵力,自北向南挥师南下,直取许都,彻底攻灭曹操。

    曹操智谋过人,虽然兵败,却依旧保持着头脑的冷静,岂看不出陶商的图谋。

    他很快就撤至封丘城,停止了后退的脚步,一面收拾败兵,加固城防,一面派人往许都给荀彧,令他向前线增调兵马,以固守封丘城。

    十天后,曹操在封丘城一线,集结了近三万兵马,形成坚守之势。

    曹操刚刚抵达封丘城,屁股还没有坐稳时,陶商就率大军杀至,并于封丘城东南下寨,形成了进攻之势。

    双方兵力相当,陶商先是大胜,拥有着士气上的优势,曹操则背靠坚城,拥有着地利上的优势,双方实力可谓势均力敌。

    陶商知道,凭借强攻是拿不下封丘城,于是在陈平的建议下,展开了新的攻击方式。

    劫掠粮道。

    安营次日,陶商便派出了骑兵部队,绕过曹操的防线,深入了颍川的一线,不断的打击曹操的粮道。

    粮食的供给是否通畅,直接决定着敌军的士气,陶商相信,只要能断了曹操粮道,用不着他强攻,封丘城就会不战自下。

    不过,事实证明,曹操到底是曹操,没那么容易就被搞垮。

    在粮道两次被劫之后,曹操很快就跟他玩起了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

    反劫粮。

    近四千的骑兵也被曹操派出,深入到了陶商的控制区,开始疯狂的劫杀粮草。

    陶商的骑兵数量,总计有两千之众,比曹操整整少了一半,且他麾下并无真正精通骑兵作战的将领,彼此互劫粮道,自然很快就落入了下风。

    至于曹操,原本也是没有那么多骑兵的,但张绣的归降,却使他骑兵数量倍增。

    先前曹操对于张绣,并不太信任,但到了这个生死存亡的地步,他自然也顾不得许多,只得启用张绣,利用张绣的西凉骑兵,为他袭劫陶商的粮道。

    陶商的粮草储备,本就不及曹操的丰厚,这样互劫下去,最先垮的毫无疑问将是他。

    半月之后,计算损失与收获,经过半月的动粮,陶商的轻骑共毁了曹操近十万斛的粮草,收获可谓颇丰。

    但不幸的是却,他的粮草却被曹操的骑兵,劫去了近二十万斛,损失还在曹操的一半以上。

    粮草上的损失,很快就影响到了军心士气,陶商通过前番大胜,好容易建立起的高昂士气,正渐渐的开始跌落。

    面对这种情况,陶商和他的谋士们,一时却想不出什么解决的办法来。

    是日,入夜。

    已是华灯高挂,陶商却无法入睡,正在帐中踱步,思索着破解困局之策。

    正当这时,外面亲兵来报,言是貂蝉求见。

    “这么晚,她来做什么?”陶商有心思,没那个心情见她。

    亲兵却又道:“禀主公,那位貂蝉夫人说,她有办法帮主公解决粮道被劫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