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二十一章 二雄愕然

第二百二十一章 二雄愕然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貂蝉此言一出,陶商脸色不由微微一变。

    他这一出连环计,乃是陈平精心所设,连曹操都要被瞒过去,以貂蝉的智谋,又岂能看得出来?

    除非……

    陶商再次凝视貂蝉,只见她那张脸,虽然依旧是国色天香,但整个人的气质,却完全发生了变化。

    看似柔弱如水,实则绵里藏针。

    想起刚刚已经打过更,陶商立时确信,此时的貂蝉已经不是貂蝉,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女人,已经是苏醒的吕雉。

    陶商看着吕雉,吕雉也在看着她,笑容之中,透露着几分诡色。

    就在陶商刚要开口之时,樊哙兴冲冲的闯了进来,激动的叫道:“主公,咱们的计策成功了,适才细作送回紧急军情,曹营已经有了动静,似乎准备大举进攻咱们了。”

    成功了!

    装了许久的重伤,从定陶一路撤至昌邑,原是陈平之计,先是故意让牛金看到自己受重伤,再放他逃回曹营,再加上一路减灶,营造出军士逃亡的假象,一连串的手段,就是为了诱使曹操以为自己当真受重伤,放心大胆的进攻。

    这么精妙的连环计,看来终于是骗过了疑心重重的曹操。

    陶商兴奋如火,腾的坐病榻上一跃而起,激动的叫道:“漂亮啊,传令下去,命众将前来大帐议事。”

    就在片刻前,他还一副气若游丝,病重危急的状态,转眼间,竟是活蹦乱跳的跳了起来,这突然间的变化,霎时间把吕灵姬惊的目瞪口呆。

    “陶州牧……你……你……”吕灵姬惊疑难当,竟是不知何言。

    吕雉却没有一丝惊讶,俏脸上反而浮现会心一笑。

    陶商嘴角掠起一后得意,“我早防着曹操会设伏,事先穿了两层重甲,又有扁鹊这等神医,关羽那一支箭,岂能伤得了我,我之所以装病,就是为了诱使曹操放心前来进攻,好让我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吕灵姬茫然愣怔,半晌后方才省悟,刹那间,俏脸上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喜色,猛扑向陶商的怀里,一双臂儿紧紧的将她搂住,口中激动的颤声叫道:“原来你没受重伤,害我白白担心了一场,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樊哙瞧见这场面,不由挠起了脑瓜子,嘿嘿的笑看向陶商。

    陶商没想到吕灵姬会这么开放,当着外人的面在场,竟直接就抱上了自己。

    美人都投怀送抱了,陶商哪里有不受之礼,双手一抬,就打算回她个拥抱,便在他刚刚抬起手来时,吕灵姬却娇躯一颤,蓦然清醒过来,赶紧从陶商怀中抽身,娇嫩的脸蛋上,已是晕色如霞,含羞无限。

    “你没事就好,我不耽误你军议,告辞了。”吕灵姬生恐再尴尬下去,赶紧匆匆逃离。

    “主公,看来这位吕大小姐,已经跟你对上眼来,你八成是又要入一回洞房了,只是不知道咱们的正夫人答不答应。”樊哙凑近陶商,竟然笑嘻嘻的开起了他的玩笑。

    陶商朝着他脑壳就是一巴掌,骂道:“滚一边去,老子的私事,用不着你这吃货操心。”

    “我就是实话实说么,说实话也要挨打……”樊哙闷闷不乐,低头嘟囔抱怨着。

    这时,吕雉也向陶商一福,淡淡笑道:“州牧既然有要事,小女子就不瞎掺乎了,我也告退。”

    陶商也不拦她,送着这天下第一美的“肉身”离去,“这个吕雉,果然是冰雪聪明之极,有意思……”

    感慨过后,陶商很快精神回归正题。

    不多时,诸将尽皆前来,陶商便把曹操将出进攻的情报,道与了众人。

    众将们都憋着一肚子的火,就等着这一刻,用不着陶商鼓舞人心,诸将的士气,立时就爆涨到了极点。

    陶商便传下号令,命诸军饱食,严阵以待,坐待曹操上钩。

    ……

    月黑风高。

    黑暗笼罩的大营中,陶商坐马扶刀,双目半开半合,傲立于万军之中。

    年轻英武的身躯,巍巍如铁塔般屹立,散发着与生俱来般的自信。

    他目光沉稳如水,神经却在飞速的运转,感受着周围环境的微弱变色。

    武力值达到70以上后,便等于踏入了当世二流的武将级别,拥有了很强的感知能力,营外哪怕是风吹草动,都能有所察觉。

    夜风袭袭,蓦然间,他耳朵微微一动。

    他感觉到,脚下的地面在微微颤动,目光向着黑暗的营外望去,隐隐约约看到一团团黑漆漆的影子,仿佛黑色的沙暴一般,正在逼近大营这边。

    陶商笑了。

    不用多想,必是曹操已率大军,向着他的大营杀奔而来。

    “鱼终于上钩了……”

    陶商握紧了手中的战刀,眼中杀机狂燃而起。

    营外。

    夜色中,曹操正策马狂奔,率领着五万大军,如幽灵的狂潮一般,向着陶营方向逼近。

    细作的情报,郭嘉的判断,再加上牛金带回来的至关重要的消息,已令曹操疑心尽消,确信陶商必已
灵兽电脑异界录小说5200
箭伤极重,军心动摇。

    这是天赐给他的良机。

    他必须要抓住,用最快的速度灭了陶商,一统中原,然后,才能集中全力,跟袁绍决一死战。

    在他的眼中,只有袁绍,才是他真正的敌人。

    沉思中,曹操凝目远望,只见前方灯光闪烁,陶营就在眼前。

    大军逼近陶军五百步时,曹操下令停止前进。

    “陶贼已身受重伤,军中人心惶惶,只要我大军一杀上去,很轻易就能将他们击溃吧,陶商,你这个异数,今天就由我曹操来终结吧……”

    曹操的嘴角扬起一抹狰狞的冷笑,长剑拔出,向着陶营狠狠划下,“进攻,荡平敌营,得陶商首级者,赏万金,封千户侯!”

    呜呜呜~~

    出击的号角声吹响,黑夜之中,犹如那厉鬼的号泣,撕碎了夜的沉寂。

    左军方向,李典乐进二将,率一万大军,如潮水般涌出。

    右翼侧,于禁和徐晃两员大将,亦率一万大军,呼啸而出,直扑陶营。

    中路,曹仁亲自率军,以牛金开路,率两万大军,向着陶营转门方向,发起了正面的冲击。

    喊杀之声震天动地,黑暗中,数以万计的曹军士卒,在绵延里许的战线上,对陶营发进了总攻。

    正面,曹仁提刀纵马,狂冲在前,脸上燃烧着狂烈的复仇怒火。

    前番征徐州之战,他被陶商所败。

    不久之前,他更被陶商戏耍,一场大败不说,还失了昌邑重镇。

    两度败于陶商之手,他这位曹营第一大将,已经倍受陶商的羞辱。

    今晚,就是他雪耻之战。

    望着自家滚滚如潮水般的大军,汹涌的扑向陶营,曹仁英武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大仇将报的痛快。

    “陶贼,今晚我曹仁,就用你的人头,来洗雪我的耻辱,报我亲人之仇!”曹仁咬牙切齿的冷笑道。

    可惜,他却作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再一次掉入了陶商的圈套之中。

    黑暗笼罩的陶营中,陶商正坐马横刀,冷笑着注视着蜂拥逼近的曹军士卒。

    营火照耀下,陶商已清清楚楚的看清了敌军的全貌。

    没营里许的战线上,近四万曹军,正如黑云一般,袭卷而来,很明显,此战曹操已倾巢出动。

    这正是陶商想要的效果。

    很快,三路敌军,已逼近至营前,眼看着就要冲入营墙一线。

    陶商杀机狂燃,战刀向着前方一指:“传令李广,神箭营,给我往死里射!”

    嗵嗵嗵!

    战鼓声,震天骤起,震碎了夜的沉寂。

    营墙处,等候已久的李广,没有过多的言语,只大喝一声:“放箭!”

    早已就位的三千名神射手,紧拉弓弦的手指,应声一松。

    嗖嗖嗖!

    瞬间,三千支利箭挟着千鸟振翅嗡鸣之声,撕破夜的黑暗,如天罗地网一般,向着营外狂冲而来的敌人扑去。

    惨叫声,冲天而起。

    流光闪烁之下,冲在最前排的曹军士卒,如脆弱的稻草一般,被狂风暴雨般的箭网,成片成片的扫倒在地。

    冲锋中的曹军根本没有料到,陶军竟然早有准备,会以这般密结的箭雨,迎接他们的到来。

    心理上毫无准备的曹军士卒,在这等突然的打击之下,还来不及震惊,便有数百人被射倒在地。

    曹军立时骇然,高昂的斗志,瞬间受到沉重打击。

    噩梦才刚刚开始。

    第一轮箭后,在李广的指挥下,三千神箭营射手,开始源源不断的向敌军乱射,一道道索命的流光,扑向惊慌的敌人。

    箭矢压制之下,数千曹军倒毙于地,迟滞了冲锋的速度,数万名曹军,很快便被堵在陶营前三十余步,无法再前进下去。

    漫天的箭雨下,曹军成片的倒地,四溢的鲜血,很快就将脚下的大地,浸成了泥泞不堪。

    曹仁,已是骇然变色。

    脸上狰狞的冷笑烟销云散,脸上所余,只有无尽的惊愕。

    中军处,坐镇指挥,一脸志在必得的曹操,此刻也已骇然变色,焦黄的脸上,刹那间被不可思议的神情所占据。

    箭矢如此密集,很显然,陶商早有准备,已料到他会率军夜袭。

    这就意味着,陶商的撤兵,士卒的逃亡,军营的减灶,还有什么牛金的亲眼所见,根本就是陶商设下的圈套,就为诱他上钩,大举前来进攻,然后杀他个措手不及。

    诸般计谋,层层叠叠,一环套着一环,诈诡到了极点。

    堂堂大汉司空,竟然再一次,被陶商戏耍!

    惊愕的曹操,脸形扭曲变形,急是瞪向刘备,怒喝道:“刘备,你不是说陶贼中了你们一箭,就算不死也必重伤吗,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司空……我……这……”

    刘备灰白的脸上,也尽是惊愕尴尬,面对曹操的质问,已是慌到语无伦次,不知该怎么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