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一十八章 以阴对阴

第二百一十八章 以阴对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伏兵!

    济水北岸的河滩苇丛间,竟毫无征兆的冒出了数百敌军,个个手执强弓硬弩。

    “斥候明明回报,方圆十余里,并没有发现敌情,这时河滩间怎么突然间冒出这么多的敌兵?”

    陶商心中吃了一惊,急向河面上扫去,很快发现,苇丛中似乎隐藏了十余艘渔船。

    陶商剑眉一凝,猛然省悟。

    此前他虽防着曹操使诈,派出了大量的斥候,侦察方圆数十里动向,以确保曹操没有伏兵。

    但他却没想到,关羽所统的这几百弓弩手,乃是假扮成渔民,零散的分布在济水之上,所以事先没有引起斥候的怀疑。

    待到陶商跟曹操会面之时,这些渔船便悄无声息的聚集到了河滩边,弓弩手们隐藏在了他回去的必经路上,借着苇丛做掩护,待他经过之时,才突然发难。

    “够阴的啊,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呢,我们走,加速冲过去!”陶商一见伏兵现身,大喝一声,纵马加速狂奔。

    廉颇等七百护军将士,也皆跟着狂奔起来,试图加速冲过敌军的伏击圈。

    “弓弩手,给我放箭,统统瞄准那小贼,给我射死他,曹司空重重有赏——”几乎在同时,苇丛上的关羽大刀一挥,冷笑着下达了杀令。

    嗖嗖嗖!

    飞蝗般的箭雨,腾空而起,铺天盖地的呼啸射至。

    事发突然,纵然陶商反应快,又岂快得过箭矢的速度,还没有奔出数步时,漫天的利箭,便已狂射而至。

    到了这个地步,陶商也没有办法,只能将身子尽可能的伏在马背上,一面策马狂奔,一面拼命拨动手中战刀,抵挡袭来之箭。

    英布廉颇,还有一众亲兵则紧随其后,一面舞动兵器,保护自己,分出神来时,还要为陶商拨挡箭雨。

    廉颇和英布武力值皆90以上,当世绝顶,以他们的反应之敏捷,乱箭自然难以击破他们的防御,伤得了他们。

    只是,关羽目标明确,大部分的利箭,皆是朝着陶商劈头盖脸的袭去。

    成片成片的箭矢,被战马甩在身后,被陶商自己,被英布和廉颇拨挡开来,却仍有数支利箭,穿透了防御,射向陶商。

    噗噗!

    接连两箭,射中了陶商的肩部和腿部。

    两支利箭虽射中,却未能伤及要害,陶商只能忍着疼痛,继续策马狂奔。

    敌军几轮箭罢,陶商和他的将士们,眼看着就要冲出弓弩的范围。

    这时,关羽已经坐不住了,亲自夺过一柄硬弓,弯弓搭箭,瞄准了陶商的后心。

    “陶贼,新仇旧恨,咱们就用这一箭来了结!”

    关羽丹凤眼暴睁,低吼一声,手指一松,那一利箭破空而出,直取陶商而去。

    一箭藏着众箭之中,避过了陶商的拨箭,一箭正中陶商后心。

    “啊——”陶商一声闷哼,只觉背上传来剧痛,整个人便趴在了马背上,身形剧烈的一抖,险些就栽倒下去。

    “主公!”廉颇吓了一跳,急是拨马驰近,将陶商扶住。

    英布也拨马而近,眼见陶商背后中了一箭,鲜血已浸淌而出,吓的神色骇变,惊呼道:“主公,你背心要害中箭了!”

    “我还死不了,先别废话,回营再说……”陶商脸色惨白,声音都在发抖,却仍是强行忍着剧痛,继续拨马而走。

    背心要害中了一箭,陶商竟然还能支持住,英布等人无不为陶商的意志所折服,急是护着陶商继续撤退。

    “陶商,后心要害中了我这一箭,就算你当场不必,也必会重伤,我看你还能活几日。”,关羽赤脸上,尽是复仇的冷笑,将弓一扔,下意识的又想起捋须。

    手摸到的,却是空空如也,他这才又想起,自己的美髯,早已被陶商毁掉。

    从前想起这痛苦的经历,关羽必是恨到牙根痒痒,今日他却没有,反而再次又冷笑了。

    马背上狂奔的陶商,血丝密布的眼眸中,却喷涌着丝丝怒火。

    不是因为身上的伤痛,而是因为这场伏击。

    “邀老子前来会面,却在老子回去的路上设伏,既不想损名声,又想谋害了我,真是既当**又要立牌坊,哼,这一箭,老子我可不会白挨了……”

    陶商回头向着关羽扫去,看着关羽那洋洋得意的表情,眼珠转了几转,便已有了主意,嘴角悄然扬起一抹诡秘的冷笑。

    然后,他却“啊”的一声痛叫,身形又是剧烈一晃,几乎就要坠下马去。

    “主公。”廉颇等将士们,却更加惊慌失措。

    而远去的关羽,见得陶商的惨状,却笑得更加的得意的了。

    陶商便在一众人马的护送上,一路狂奔,终于是撤回了数里外的大营中。

    大营内,营中等候的诸谋臣武将们,听闻陶商负伤,无不是震惊万分,纷纷赶来大
绝世皇帝txt下载
帐。

    被抬上榻的陶商,一副病殃殃的样子,有气无力的下令,将士卒们屏退,只留下陈平、樊哙几个亲信,还有自己的夫人花木兰在。

    “夫君,你的伤……”花木兰心疼的早已眼中盈泪,眼见陶商背上也中了箭伤,惊慌到有点失去了分寸。

    陶商却握住她的手,强颜一笑,“没事,你夫君我运气好的很,死不了,还不快去召扁鹊来,要不然我就真的要死了。”

    花木兰这才缓过神来,急是喝令将扁鹊召来。

    片刻后,扁鹊便提着药箱,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

    当这位神医入帐,看到陶商背心处也中了一箭时,素来云淡风轻,胸有成竹的脸,也不由微微变色。

    要知背心处,乃是几大要害之一,被箭射中,就算当场不死,也极难救活。

    扁鹊到底是神医,很快就平伏下心情,深吸过一口气,开始替陶商医治。

    当他在花木兰的帮助下,小心翼翼的把陶商的衣甲解开时,原本紧皱的眉头,不由松了几分,暗吐了一口气。

    原来,陶商不止外面穿了一件铠甲,里面还贴身穿了一件内甲,正是这双重护甲,抵消了关羽那势大力沉的一箭,不致于他当场被射穿了心脏。

    卸去衣甲,扁鹊又为陶商仔细检查了一番伤口,方才敢给陶商拔箭。

    拔出了利箭,清洗伤口,上药包扎,忙乎了半个多时辰,扁鹊总算是吐了口气。

    “夫君的伤到底严不严重?”花木兰迫不及待的问道。

    扁鹊淡淡一笑,“夫人放心吧,主公他穿了两层护甲,抵消了大部分的箭力,箭头射中不深,未能伤及心脏,凭我配制的疗伤药,用不了多久,自然就会痊愈。”

    花木兰长松了一口气,帐中陈平和樊哙等人,紧绷的神经也都跟着松了下来。

    花木兰在陶商的臂上,轻轻的掐了一把,抱怨道:“夫君,原来你的伤并不重,你为何要装成重伤的样子,刚才可把我吓死了。”

    “适才在那么多人面前,为夫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陶商苦笑着一叹,话锋一转,透出了几分诡色,“若不装的像一点,怎么能让曹操上当,报我这一箭之仇呢。”

    让曹操上当。

    花木兰俏脸一怔,一时陷入了茫然之中,以她的智计,自然难以猜透陶商的用意。

    陈平却会心一笑,呷一口酒,笑眯眯道:“主公,你可是反应够快的,刚一中箭,就想到要给曹操一个将计就计。”

    陶商既然已说出自己是故意装受伤严重,以陈平之智谋,自然是瞬间就领会到了陶商的玄机。

    “什么都瞒不过你这酒鬼的眼睛……”陶商笑叹一声。

    他二人一番对话,不光是花木兰,就连樊哙也云里雾里,他便挠着后脑勺,一脸憨相道:“主公,你跟这酒鬼说啥呢,明着告诉咱们不行么,别欺负我老樊跟夫人没脑子。”

    “呸,你个笨牛,你没脑子,做什么扯上我。”花木兰瞪了他一眼。

    樊哙一怔,茫然了片刻,这才想到自己口无遮拦,又说错话了,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低头又挠起了后脑勺。

    “夫君,我明白了,你是故意装作受了重伤,好让那曹贼以为咱们军心动荡,然后主动对咱们发起猛攻,到时候咱们就可以杀他一个措手不及,是也不是。”花木兰还是有些智谋的,终于是转过了弯来。

    “不愧是我夫人啊,聪明。”陶商哈哈一笑,顺势就在花木兰的翘臀上,狠狠的摸了一把。

    有外人在场,陶商就敢这么放肆,花木兰顿是脸蛋一红,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左右陈平众人,赶紧干咳几声,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樊哙则终于是恍然大悟,一拍大腿,激动的叫道:“主公,老樊我终于明白了,你可真够阴险的啊。”

    “咳咳,樊大胃,你这是在骂我,还是在夸我呢。”陶商也朝他瞪起来了。

    樊哙一愣,忙嘿嘿笑道:“我当然是在夸主公了,主公你好机灵,反应真是快。”

    帐中一众人,都被樊哙搞得笑了起来。

    “原来主公先前被关羽一箭射中时,就已经想到要将计就计,主公这份随机应变之能,真是让老朽佩服啊……”

    廉颇叹服了一番,却又道:“不过老朽听说,曹操此人诡诈多端,生平最是多疑,只怕主公单单是佯装重伤,未必就能诱得曹操上钩。”

    “廉老将军提醒的是,曹操是有疑心病,光凭装重伤,还是不够的。”陶商点了点头,“除了装重伤,还要另有妙计,让曹操深信不疑才行。”

    说着,陶商的目光,看向了陈平,那眼神,很明显已要他另拿出一个计策来。

    陈平呷一口酒,闭目养神片刻,睁开眼时,目光中已透出一丝诡色,“主公,你莫非忘了么,我们手里还有一张牌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