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只能用拳头说话了

第二百一十七章 只能用拳头说话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军议结束,刘备退出了帐外。

    “大哥,曹操刚才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关羽拉住刘备问道。

    刘备看了一眼四周,冷笑道:“云长你这还没听出来么,曹操怕损伤自己的名声,不想在会面之时设伏,暗示为兄在会面之后,在那陶贼回营的路上设伏。”

    关羽丹凤眼转了几转,这才恍然大悟,眉头却紧跟着又一皱,“那曹操好生狡猾,他不想做的事,却交给大哥去做,就不怕损了大哥的名声吗?”

    “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啊。”刘备幽幽一声叹息,“你我先前一败,已令曹操对我们心存不满,这次是我们难得的立功机会,只要能杀了陶贼,不但能报仇雪恨,还能重新羸得曹操的信任,就算有损于声名,两害取其轻,为兄也不得不做啊。”

    关羽也跟着叹了一声,微微点头,体会到了兄长的用意。

    慨叹片刻,关羽忽又想起来什么,便道:“那陶贼奸滑的很,他此来会面,一定会防着曹操趁机算计他,咱们想要瞒过他的耳目,神不知鬼不觉的设下埋伏,只怕没那么容易。”

    “是啊,这倒是个难题……”刘备也眉头暗皱,手抚着短须,一时苦于无计可施。

    正当两兄弟愁眉苦脸之时,忽然间,刘备看到一名须发皆白的文士,从他二人眼前经过。

    “毒士贾诩,来得正好……”刘备嘴角掠过一丝诡笑,转眼堆出一脸和善的笑容,笑呵呵的走向了贾诩。

    ……

    次日,正近正午。

    陶商率七百步骑出营,沿着济水一路向西而行,向着跟曹操约好的地方前去。

    曹操虽然奸诈,但到底也是一代英雄,陶商相信,以曹操的风度,应该不会趁着他们会面之时使诈。

    不过,防人之心还是不可无的,毕竟在这个乱世,任何事情都会发生。

    念及于此,陶商遂在动身出发之前,就已广派斥候,分布于两军四周,时刻侦察曹营的情况。

    斥候不断的将最新情报送到,曹操也率领着七百兵马出城,只带了两名护将,沿着济水向东而来。

    正午一过,前方大道方向,出现了曹操的旗帜。

    方圆十余里一切正常,除了济水上零零散散的几艘小渔船外,看不到任何敌人的踪影。

    陶商一颗心放下,遂勒住战马,等待着曹操到来。

    曹挥相距两百步时,也停下了脚步,双方各派出信使,确认彼此的身份。

    确认无误,陶商手扶佩剑,缓缓的走出了本军。

    在他的身后,英布和廉颇,两员陶营麾下,武力值最强的大将,紧紧跟随于后,时刻环顾四周,保持着警惕。

    陶商知道,曹营卧虎藏龙,大多数的武将实力,皆在自己之下,还有典韦和许褚这样,武力值90以上的绝顶武将,不可不防。

    放眼自己营中,也只有廉颇英布二将,可跟许褚之流一战。

    迎面敌军阵中,一名身裹红袍的中年人,也在两名武将的保护下,缓缓的上前。

    相距七步,六骑人马,几乎同时停下。

    那红袍中年男子,只见那人身形矮小,相貌也平平无奇,咋一看去,并无什么出众之处,只是眼中却闪烁着丝丝精光,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不怒自威,让人捉摸不透的枭霸气质。

    天下间,能有此等气度者,非曹操莫属了。

    陶商的目光,越过曹操,又落在了他身后那两员护将身上。

    其中,那雄健如牛,怒目而视的许褚,陶商先前已见过。

    另一员武将,陶商却没有见过。

    只见那汉子身壮如虎,竟然没有穿铁甲,赤着的上身,只被轻皮甲裹紧,肌肉盘虬的手臂,仿佛蕴含着无穷的力量。

    他也没有带头盔,乱糟糟的头发胡乱的在脑后扎了一个结,粗糙的脸上,全是漆黑刚硬的短须,毛茸茸的露着一双狰狞的虎目。

    太阳之下,那双如火燃烧的虎目,和许褚一样,正死死的盯着陶商,象是一柄刀子般,恨不得把陶商的肉给剜出来。

    那是一种胜过许褚的狂烈杀机,必是恶来典韦无疑!

    “没想到,曹操这么重视我,竟然把许褚和典韦,两员武力最强的武将都带上了,幸亏我早有准备,把英布和廉颇也一块带上,要不然他发起难来,我还应付不了……”

    而且,让陶商惊奇的是,典韦竟然还活着。

    按照原本的历史,曹操应该在此番征张绣之战中,被张绣背叛,失去了典韦和自己的长子曹昂才是。

    却不想,典韦和曹昂还都活着,张绣也没有背叛,还跟着曹操回到了许都。

    “看来,一定是我击灭袁术的消息,震惊了曹操,使他没有志得意满之下,强占张绣的婶婶,无形中改变了历史,保住了典韦的性命……”

    陶商在暗自感慨时,曹操阴沉锐利的目光,也在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

    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那个杀父仇人陶谦的儿子。

    一个曾经的纨绔子弟,一个奇迹般崛起的异数,一个吕布、袁术、刘备都不是对手的强者,一个曾连自己都大败过的敌人,一个杀了自己族弟曹纯的仇人……

    今天,此时此地,他终于见到了这个人的真面目。

    “这小子,泰然自若,没有丝毫的忌惮,果然是个不同寻常的小子……”曹操暗暗点头,眉宇中,悄然掠过一丝欣赏的意味。

    “曹操,咱们几次交手,今日终于见面了。”陶商率先开口。

    曹操冷冷一笑,马鞭向着陶商微微一指,“陶
漫威之火影忍者漂流记笔趣阁
谦能生出你这样的儿子,真是叫孤刮目相看,陶商,你是天下间,为数不多让孤放在眼里的对手。”

    “你也是一样。”陶商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

    二人相视大笑,颇几分英雄相惜的味道。

    笑声骤止,曹操鹰目中杀机吐露,冷冷道:“可惜,纵然孤欣赏你,也必须要灭了你,陶商,这就是你的悲剧所在。”

    陶商也收了笑容,“曹操,你我本来井水不犯河水,你又何必三番两次,非要针对我,和和气气的作邻居,难道不好么。”

    尽管曹操咄咄逼人,陶商却仍没有放弃和解的希望。

    他的话,换来的却是曹操的一声冷哼。

    “你父陶谦,害死了孤的父亲,杀父之仇不共戴天,陶谦已死,这笔账自然要算在你的头上。孤身为大司空,执掌朝政,有匡扶社稷,讨伐不臣之责,你拥兵自重,不听朝廷征召,分明跟袁术一样,都是国之逆贼,于公于私,你都是我曹操的死敌,你说孤应不应该放过你。”

    曹操一番慷慨斥责出口,陶商却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讽刺。

    曹操眉头一凝,面露一丝愠色。

    笑容骤收,陶商以讽刺的口吻,冷冷道:“天下人谁不知道,许都的那个天子,只是你曹操手中的傀儡而已,你挟持天子以令诸侯,想说谁是逆贼,谁就是逆贼,大家心知肚明,你又何必拿天子来压我。”

    “你——”曹操脸色一沉。

    话未出口,陶商已抢先道:“至于什么杀父之仇,当初杀你父亲的人乃是张闿,谁都知道,此人拥兵自重,是否是奉我父之命,对你父下杀手尚未可知,你却借着为父报仇之名,两度血洗徐州,你到底是想为父报仇,还是借机染指徐州,只有你自己心知肚明,大家都是聪明人,你也不用拿什么为父报仇来当幌子。”

    一席话,轻轻松松的把曹操的理由,统统给驳了回去。

    曹操拳头暗握,眉宇间燃起了一丝愠怒。

    恼火了一瞬,曹操却哈哈一笑,“好个伶牙利齿的小子,没错,私仇也罢,公恨也罢,今孤五万雄兵在手,就是要灭了你,拿下徐州,你能怎样。”

    话说到这份上,曹操也不再虚伪掩饰,坦然的承认了自己的野心意图。

    “很好,坦坦荡荡,不似刘备那般虚伪,很对我的胃口。”

    陶商也是哈哈一笑,旋即话锋一转,“你曹操是强,可我陶商也不是吃素的,曹操,你就那么有信心,一定能够灭了我么?”

    曹操收敛了笑声,脸色再次阴沉下来。

    陶商却接着道:“咱们退一步来讲,就算我陶商不如你,最终还是会为你所灭,也必拼死一战,叫你付出惨重代价,到时候你就算拿下徐州,也必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那时袁绍挟着河北十几万大军南下,你拿什么来跟他抗衡?”

    曹操身形微微一震。

    “所以说,与其你我拼个两败俱伤,让袁绍捡了便宜,咱们何不都以大局为重,就此息兵和好,联手对付袁绍呢。”

    陶商终于抛出了他此番会面的真正目的。

    曹操神色一动,似乎有那么一瞬,竟被陶商给说动。

    陶商见势,趁机扬鞭指着北面道:“介时你我联手,你从冀州北攻,我从青州进攻,咱们联手灭了袁绍,瓜分了河北,然后再兵戎相见也不迟,何必非要现在决出个生死呢。”

    曹操沉默了。

    很显然,陶商的这个提议,有很强的操作性,让曹操看到了另外一种方略。

    沉默半晌,曹操却冷笑道:“说的倒是好听,孤又怎么能相信你,一定会跟孤联手对付袁绍,而不是在关键时刻,帮着袁绍在背后捅孤一刀,趁机渔利。”

    曹操啊曹操,果然还是疑心病重,不会轻易相信他。

    特别是他就在几天前,才刚刚突袭昌邑,杀得曹军大败,夺了他的一郡之地。

    轻叹一声,陶商一脸惋惜道:“这么说,你是铁了心,非要跟我一决生死不成?”

    “先父之仇,族弟之仇,孤是非报不可,孤就先灭了你,一统中原,再跟袁绍决一死战。”曹操决然的回答道。

    谈判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

    陶商深吸一口气,傲然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只有战场上见了,到底是你灭我,还是我灭你,咱们就走着瞧吧。”

    再无多言,陶商拨转战马,向着本军而去。

    英布和廉颇二将,也拨马回身,二人的目光不时回转,随时防范着曹操发难偷袭。

    “司空,只要你一声令下,我和仲康就去杀了那小子。”典韦低沉的喝道。

    曹操却一摇头,“英布和廉颇二人,武力与你们不分伯仲,你们是杀不了他的,只会徒损孤的声名。”

    话锋一转,曹操的嘴角,却掠过一丝诡秘的冷笑,“放心吧,自然有人会替我们杀他。”

    说罢,曹操拨马回身,也向本阵归去。

    典韦和许褚二将,恨恨的瞪了那年轻的背影一眼,只得含恨跟随着曹操而去。

    陶商回归本阵,也不做逗留,当即带着七百兵马,一路沿济水向大营退去。

    方行不出三里地,道边的苇丛之中,突然间杀声大作,近千余名弓弩手,如鬼魅一般,突然间从苇丛中窜出。

    寒光流转中,千余支利箭,如死神的眼睛,齐刷刷的瞄准了陶商一众。

    众弓弩手内,关羽横刀傲然而立,赤脸上燃烧着得意的冷笑,战刀一指陶商,狂笑道;“陶贼,关某等候你多时,今天就是我复仇雪恨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