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名士感恩

第二百一十五章 名士感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曹仁骇然变色,猛然惊醒,明白了陶商为何敢以七百骑兵,就来阻击他的五千精锐青州兵。

    原来,一切皆在陶商的算计之中。

    先是撤后引他追击,接着半途又以这些丢落的物资,来瓦解他的阵形,然后趁着他的他的青州兵纷涌争抢时,以铁骑一举击破他。

    “没想到,陶贼竟然看穿了我军的弱点,可恨啊,这些该死的黄巾贼,死性不改,坏了我大事!”

    曹仁是又惊又怒,眼见陶军杀到,却不甘心就此败北,只得强抑下惊愕,下令全军结阵迎敌。

    正哄抢中的青州兵们,抬头望见陶军铁骑,滚滚辗杀而来,原本斗志高昂的他们,转眼间就陷入了慌乱之中。

    滚滚尘雾飞扬,漫山遍野的铁骑,呼啸撞至,那一面“陶”字的战旗高高飘扬,刺得所有曹军士卒,无不心惊肉跳。

    此时结阵,为时已晚。

    先前经历过失败,曹军士卒已对陶军存有顾忌,而今遭受突袭,顷刻间军心瓦解,抱头逃窜。

    然后,就在他们不及溃逃时,陶商的七百铁骑已狂撞而至。

    陶商身先士卒,手舞战刀狂扫而出,将迎面而来的一员敌骑,当头劈成两半。

    撞入敌群,陶商手中战刀,挟着猎猎的狂风,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四面的舞动。

    道道寒光中。鲜血喷涌,断肢在飞散,一道长长的血路,被他留在身后。

    陶商武力值已有75点,虽算不上什么当世一流,但对付这些小兵小卒子,还是绰绰有余,这般撞入乱军丛中,谁人能挡!

    血雾中,陶商刀锋似的目光,瞥见敌方将旗下那员敌将。

    是曹仁。

    “杀我纯弟的逆贼,我曹仁今天要你血债血偿!”

    几乎在几一时间,曹仁也认出了陶商,恼羞成怒之下,一声厉啸,纵马舞刀,向着陶商狂杀而来。

    “系统精灵,给我扫描曹仁的四维数据!”陶商下令道。

    “嘀……系统扫描完毕,对象曹仁,统帅89,武力87,智谋70,政治70.。”

    87点的武力值,远胜于陶商,陶商才没有那么傻,跟他硬碰硬。

    他战刀一横,厉喝道:“英布何在,给我收拾了这厮。”

    英布就杀在他身边,二话不说,纵马舞枪就从陶商的身边杀出,直奔曹仁而去。

    铁塔般的身躯,瞬间挡在了陶商身前,手中大枪,挟着狂澜怒涛之力,狂击而出。

    “英布!”

    曹仁见识过英布武力的强大,再也不敢轻视他,当他只是一员冒充古人的匹夫而已,当下不及多想,急是尽全力击出一刀。

    吭!

    火星四溅,金声鸣嗡,曹仁身形剧烈一震,胸中气血翻滚,整个人差点从马上被震落下去。

    “这姓英的,武力堪称当世绝顶,我就不明白了,这样了不起的人物,怎么会甘心为陶贼卖命?”

    曹仁强压住惊怒,深吸一口气,平伏下激荡的气血,喉头一滚,暴吼声中,双臂青筋暴涨,倾尽全力反手一刀击出。

    “曹家第一将,也不过如此,哈哈——”

    英布狂笑一声,挟着藐绝之意,手中大枪反向一拨,轻轻松松就将袭来之刀荡开。

    金铁嗡鸣声中,曹仁的身形又是剧烈一震,心中骇然,脸上涌现无尽的惊色。

    他没想到,自己全力击出,最强的一刀,竟是轻松被对方荡开。

    “曹仁,下马投降吧,我陶商欣赏你的才华,或许会饶你一命!”从旁掠阵的陶商,大笑着喝道。

    耳听陶商招降,曹仁勃然大怒,大骂道:“陶贼,你父害死我叔父,你杀我族弟,我曹家跟你们姓陶的有不共戴天之仇,我曹仁岂会降你这狗贼!”

    耳听曹仁大骂,陶商也怒了,喝道:“当年曹嵩被杀,是不是我父的命令还难说,你曹家却以此为由,两度血洗徐州,我杀你一个族弟,已经是便宜了你们,今天我还要连你也杀了,英布,别手软,给我灭了他。”

    陶商杀机凛烈的一声,英布手中枪式更烈。

    而曹仁的自尊心也被严重打击,手中刀式也发疯出的击出,想要击败英布,再杀陶商。

    “不知好歹的家伙,英布今天就取了你的项上人头。”英布冷哼一声,手中战枪之式,如狂风暴雨般攻出。

    数合走过,英布已全面的压制住了曹仁,攻的他喘不过气来。

    以英布96的武力值,对付曹仁87的武力值,自然是不在话下。

    英布战意愈烈,大枪挟着刚烈之力,密如细雨,快如疾风,一招招的轰向曹仁。

    连攻十余招,曹仁已是手忙脚乱,败破相频现。

    曹仁在苦战,他的五千兵马,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五千混乱的精兵,被七百铁骑这么一冲,转眼已冲到七零八落,四下乱窜,望风而溃。

    曹仁知道,他武力不敌于英布,麾下军兵又败,再这么战下去,非败于陶商不可。

    “今天想杀那小子是不可能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曹仁绝不能就这样死在这里……“

    曹仁战意已怯,心中已开始盘算着,如何抽身撤逃。

    高手过招,比拼的不光是武力,更是精神斗志。

    曹仁武力上不敌,精神上又生了怯意,手中刀法转眼
魂帝武神帖吧
更加的散乱,破绽更是百出。

    英布嗅觉何其敏锐,立刻抓住曹仁分神之际,臂上青筋骤然青筋爆涨,三道枪式电光火石般荡出。

    闷哼响起,鲜血飞溅。

    曹仁肩上,臂上,连着被枪锋划破,痛到龇牙咧嘴,鲜血狂喷。

    英布则雄风怒发,手中枪式更烈,眼看着就要取曹仁的性命。

    “休伤我家子孝将军!”便在此时,半空中发出一声雷鸣般的怒吼。

    只见斜刺里一将纵马狂奔而来,手提一杆大枪,直向着英布杀去。

    曹仁眼见牛金杀到,也顾不上身上的伤痛,大叫道:“牛金,不要管我,去给我杀了陶贼!”

    牛金听了曹仁的号令,于半道改变了方向,径直向着陶商袭去。

    “原来是牛金,哼,凭你也想杀我么……”陶商冷笑一声,面对冲来之敌,横刀而立,巍然不动。

    “年轻人,还轮不到你做我主的对手。”

    身后,却传来一道老气横秋的笑声,只见一道须发皆白的老将,如一道狂风般从陶商的身边抹过,瞬息间就横在了牛金的跟前。

    是廉颇。

    牛金才刚举起大枪,准备杀向陶商,不想半路之中,竟又有廉颇杀到。

    廉颇之名,早已威震于天下,谁都知道这员老将,有着当年廉颇之勇,再无人敢小瞧他。

    牛金大吃一惊,急是举枪相迎。

    廉颇狂风暴雨般的刀式,已四面八方的卷来,将牛金包裹其中。

    牛金不过78的武力值,比曹仁都不如,又岂能是廉颇的对手。

    交手数合时,廉颇一声低啸,只听“铛”的一声,牛金手中大枪已被震飞出去。

    错马而过,廉颇猿臂探出,轻松的就将牛金拖下马来,重重的扔在了地上。

    落地的牛金,还不及爬起之时,陶商已策马而近,大喝一声:“把他给我绑起来。”

    一众兵士,一拥而上,将牛金绑了起来。

    曹仁眼见牛金被捉,不由已是肝胆尽丧,残存的丁点勇气,统统都被瓦解。

    勉强支撑几招,曹仁拨马跳出战团,便向着西面逃去。

    绑定了牛金,陶商抬头想再杀曹仁,这位曹家宗亲将领,混在败军中逃得不见踪影。

    “嘀……宿主取得东缗伏击战胜利,获得魅力值1,宿主现有魅力值60.。”

    脑海里响起提示意,陶商杀得举起,当即下令调动东缗的围城之军,一路继续追击曹仁的败兵。

    陶商是一路狂辗,穷追了一天一宿,一直追到了昌邑城。

    五千兵马死伤大半,曹仁惊魂落魄,不敢再坚守,只得弃了昌邑城,向着定陶城方向逃奔而去。

    陶商兵不血刃,就此轻松的拿下了昌邑重镇,就此打开了徐州通往中原的大门

    昌邑城虽然拿下,陶商当然不会忘了,后面还有一座东缗城,还有一个陈群未降。

    陶商知道,陈群才刚刚投奔了曹操未久,对曹家的忠心未必就有多深,先前的坚守,只不过是仗着曹仁的五千精兵不远,以为可以前来救他而已。

    如今曹仁兵败,昌邑城也失陷,陶商相信,陈群的坚守之心早已动摇。

    当下陶商便回往东缗围营,派了大忽悠张仪入东缗城,前去说降陈群。

    果然不出陶商所料。

    张仪去了不出半日,东缗城头便挂起了降旗,城门大开,陈群本人也跟随着张仪,亲自往大营来归降。

    “东缗县令陈群,愿献城归降,还望陶州牧收纳。”中军大帐,陈群跪伏在了陶商的跟前。

    陶商自然听得出,陈群的语气有些沮丧,再用系统一扫描,他的忠诚度也只有7而已。

    陶商遂是起身上前,将陈群亲手扶起,笑道:“我麾下正缺一员理政的能手,今得文长,实乃天助我也,我就任命你为徐州主簿,为我打理一州政务。”

    陶商麾下,陈平张仪之流,虽然治政能力也不弱,但到底非是他们专长。

    而糜竺已死,他又对陈登不太放心,不敢令其独掌徐州政务。

    眼前这个陈群,历史上就是大名鼎鼎的理政能手,先前又在徐州呆过,通晓徐州的风土人情,让陈群来帮着他打理政务,简直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陈群本为一小小县令,本只为一小小县令,今陶商一提拔,竟将他提升到了主簿的位置,竟然还委以治理一州政务的重任,简直是平步青云。

    “群不过刚刚归降,主公竟能……竟能委以重任,主公就这么任信我?”陈群惊喜不已,语气都有点颤抖。

    陶商却豪然一笑:“我陶商向来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你陈群既有才华,我为什么不能重用你。”

    一句用人之不疑,疑人不用,尽显了陶商过人的用人气量。

    陈群心中是感慨万千,深深为陶商的气度所折服,深吸一口气,拱手慨然道:“承蒙主公知遇之恩,群必竭尽所以,以报主公恩。”

    陶商再扫描陈群的忠诚度,已经从原来的7点,上升到了20点。

    “好好好。”

    陶商满意的点点头脸上,年轻的脸上浮现出了欣慰的笑容,连着说了三个好。

    然后,他的目光转向了西面,嘴角已扬起一抹凝重,“昌邑攻破,曹操必起倾国之兵前来一战,这场战争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