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狗改不了吃屎

第二百一十四章 狗改不了吃屎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三里外,狂尘冲天。

    曹仁策马飞奔,催督着五千大军,正向着东缗城方向,一路长驱推进。

    一骑绝尘,斥候从前方飞奔而至,“禀将军,前方三里处,有敌军阻路。”

    曹仁浓眉一凝,喝道:“敌军有多少,统兵之人是谁?”

    “回将军,敌军只有七百骑兵,打着是‘陶’字大旗,应该是那陶商亲自率兵阻挡。”

    陶商拦路!

    曹仁神色微微一变,神情有些意外,似乎不敢相信,陶商竟然敢亲自前来阻挡他,还只带了七百骑兵。

    “这小贼诡诈多端,他应该知道,光凭七百骑兵,很难挡住我的推进,这其中必然另有玄机……”

    曹仁思绪飞转,很快就猜测到,陶商的出现,其中必有阴谋。

    沉吟片刻,曹仁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你只带七百骑兵来,无非是想让我轻敌,让我裂阵放心大胆的冲杀,雕虫小技,你以为我曹仁会让当么。”

    想通了其中玄机,曹仁当即下令,全军变换阵形,改急行军的长蛇阵,变为摆开军阵,稳步向前推进。

    号令传下,五千精锐曹军,即刻停止奔行,迅速的结成座座军阵,如铜墙铁壁一般,向着陶军所在而来。

    半个时辰后,曹军庞然大阵,逼近至六百步的距离。

    山坡之上,陶商将曹军的阵形看的清楚。

    敌阵的最前方,以盾手和戟兵开路,阵中藏以枪兵和弓弩手,侧后方则有百余骑兵保护,可以说,这个阵布的无懈可击。

    无论从正面,还是侧面,陶商仅凭七百骑兵,都休想冲破敌阵。

    “曹仁果不愧是曹氏第一大将,这个阵势布的妙,深得以步制骑的精髓。”即使身为敌手,陶商也忍不住给了曹仁喝彩。

    老将廉颇却已白眉暗皱,“曹仁此阵摆得极有章法,我军恐难从侧后迂回,想从正面突破更加不可能。”

    “鸣金,全军撤退。”陶商什么也不说,只来了这么一句。

    廉颇又是一怔,未料到就在刚才,陶商还信心百倍,没想到转眼间,竟然要不战而退。

    难道说,自家的主公,竟然被曹仁的军阵,吓得胆缩了不成?

    这也不符合陶商的风格啊。

    廉颇还是狐疑时,陶商已打马先走,廉颇只得按下猜测,率领着七百骑兵,随着陶商向着东面撤去。

    陶军一撤,几百步外的敌军,立刻看得清清楚楚。

    曹仁嘴角扬起几分得意,冷笑道:“陶贼,你果然是见我大阵无懈可击,不得不撤兵了吧,哼,我就一鼓作气杀溃你,解了东缗之围。”

    曹仁当即下令大军继续结阵推进,尾随在陶商军身后。一路向东缗城杀去。

    陶商和廉颇二人,则率领七百兵马,一路东退。

    行不得数里,突然间,前方大道之上,出现近百余辆骡车,什么粮草,布匹,凌乱的散落了一地。

    陶商勒住战马,战刀一指北面小坡,“全都跟我退上土坡,藏在坡后面去。”

    骑兵们迅速的改变方向,绕过挡在大道上的车队,登上了陶商所指的小坡,隐藏在了背面处。

    陶商立于坡头,鹰目直射西面,英武的面容上,流转着丝丝凛烈的冷笑。

    廉颇则是一脸困惑。

    他想
颜宠笔趣阁
不通,这大道上为何会莫名其妙的,多出了这百余辆被丢弃的骡车,还满载着军需物资。

    “莫非……”蓦然间,廉颇神色一动,似乎猜到了什么。

    正当这时,西面大道方向,曹仁的五千精兵,已是结阵推进而至。

    一众曹军如打了鸡血一般,挟着立功之心,疯狂追击,突然间,却被同样的车队,赫然挡住了去路。

    五千青州兵出身的曹军士卒们,当他们看到遍马骡车时,无不激动得两眼放光,面露贪意。

    曹仁也是脸色微微一变,不知这大道上,怎突然会出现一群骡车,挡住去路。

    就在他还在狐疑之时,那些贪念如火的青州兵们,竟是不顾军令,在不得曹仁的允许下,纷纷冲出军阵,前去抢夺那些拦路的骡车。

    转眼间,那座原本坚如铁壁的军阵,竟在顷刻间瓦解,数以千计的曹军士卒,一哄而上,你争我夺的抢起了眼前粮草和布匹,哪里还顾什么军令。

    曹仁大为惊怒,连连喝斥,却压制不住这班贪婪的青州士卒,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如疯了一般,彼坡推挤,争抢着堵路的物资。

    陶商笑了。

    身边的廉颇,眼见这般画面,也终于是恍然大悟,惊叹的眼神,急是望向陶商,“原来,主公早已设下了圈套,等着曹仁上钩?”

    陶商笑而不语。

    这百余车的物资,确实是陶商事先密派部下提前安放在此,就是为了引诱曹仁的士卒们贪心抢夺,叫他的军阵不战而破。

    当他得知了曹仁的这支军队,乃是以黄巾军出身的青州兵为主力时,就料到这支的兵马虽然战斗力强悍,却始终狗改不了吃屎,无法克制他们抢掠的流寇本性。

    曹操尚且无法完全控制青州兵,又何况是曹仁。

    陶商正是抓住了他的这个致命弱点,以七百骑兵作诱饵,引曹仁上当,进入他布下的圈套。

    “没想到,老朽镇守小沛许久,竟不如主公了角对手秉性啊……”廉颇摇头叹息道。

    “老将军不必叹息,现在才是你真正显威的时刻。”

    陶商哈哈笑,战刀向着混乱的敌军一指,厉喝道:“全军杀下去,给我把敌军杀成片甲不留!”

    惊雷般的号令发下,全军沸腾。

    廉颇抖擞精神,纵马舞刀,当先如一团狂风般杀出。

    英布也毫不含糊,一路狂冲而下。

    七百铁骑从坡后阴面跳出,轰然而动,如山洪一般,向着敌军轰然撞去。

    道路上,正在争抢的青州兵们,个个骇然变色,转眼陷入了慌乱之中。

    本是眉头紧皱的曹仁,脸色也瞬间变成铁青。

    此时此刻,他才猛然省悟,他中了陶商的诡计。

    其实,陶商对东缗城围而不攻,并非攻不下,而是在实施围点打援之策,故意要引诱他起兵前来救援。

    而陶商以七百骑兵前来阻击他,更是看穿了他麾下这群青州兵贪婪的本性,早已事先布下了令他军令混乱的诱饵。

    陶商的胃口超出了他的想象,根本不只是要攻下东缗城,而是要一举灭了他的五千精兵,连同昌邑城一并拿下!

    “陶贼……”曹仁惊怒无比,咬牙切齿,一时陷入手足无措的境地。

    北面处,汹汹如潮的铁骑狂流,已卷撞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