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零六章 工作和娱乐要结合

第二百零六章 工作和娱乐要结合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那尴尬一闪而逝,江东小霸王旋即恢复了从容。

    孙策强抑下不爽,冷笑一声,“没想到啊,你竟会这么的坦诚,非要戳穿,弄的大家都尴尬,这又是何必呢。”

    被陶商揭穿了真实目的,孙策也不好再藏着腋着,干脆也承认。

    陶商却一笑:“戳穿了好啊,戳穿了大家才好打开天窗说亮话,不至于盲目的动武,到时候既伤了和气,又误了彼此的大事,孙兄说呢。”

    陶商话中有话,孙策眉头一凝,欲要张口。

    陶商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紧接着道:“如今我已拿下寿春,三军将士虽疲惫,数量也不如孙兄,但优势却在士气旺盛,还背靠寿春作战。孙兄兵马虽多,又是生力军,但算来算去,你我的实力其实相当,你并没有把握一口气吃掉我,这一点,孙兄应该比谁都清楚,我说的没错吧。”

    三言两语间,陶商就点破了双方实力对比,令孙策眼神又是一变,显然是惊叹于陶商的洞察力。

    愣怔了一瞬,孙策沉声道:“说了半天,不知陶兄到底想说什么?”

    “很简单。”陶商不再拐弯抹角,直言道:“孙兄你新定江东,人心未附,上游还有刘表这个杀父大仇未必,而我虽取淮南,却还有曹操这个敌人虎视耽耽,你我若相厮杀,只会杀得个两败俱伤,令我们的敌人看笑话,最后一无所得。”

    “所以,你我最好的选择,就是继续维持盟友的关系,彼此间秋毫无犯,各自去对付主要的敌人,这才是最明智的决定。”

    最后一句,陶商加重了语气。

    孙策沉默不语,暗藏杀机的眼神,渐渐也冷静了下来。

    显然,陶商的一番话,已经把利害关系剖开,清清楚楚的放在了他眼前,以他的睿智,不可能看不透彻底。

    或者说,他心中早已清楚,只是不愿意面对而已,陶商这番话,只是把他强行拉到事实面前而已。

    “那如果,我就是不退兵,非要跟陶兄决出个胜负呢?”沉默半晌后,孙策忽然意味深长的笑问道。

    “若是孙兄觉得自己比曹操吕布更强,能够一口气吞掉我,那就尽管放马过来好了,陶某奉陪到底。”

    说罢,陶商再无多言,拨马转身,从容而去。

    望着徐徐而去的陶商,孙策的眉宇中,浮现几分敬意,“这个小子,有勇有谋,胆色过人,是个枭雄,就算今日不与他为敌,将来也必是大敌啊……”

    孙策若有所思,心中喃喃自语,也拨马望着本军方向回去。

    当他还往本阵之中,俊朗的脸上,已尽是决然,未等周瑜等部下相问,便下令全军拔营撤军。

    周瑜吃了一惊,急道:“伯符,那姓陶的跟你说了什么,你怎么突然就决定退兵了?”

    孙策目光回望着北面,轻声叹道:“他没说什么,只是说出了事实而已,此人智勇过人,凭我们现在的实力,不可能吞掉他,与其徒自损伤实力,倒不如先抚定江东,收拾了刘表再说。”

    “可是伯符……”

    周瑜还待再劝,孙策却一挥手,断然道:“我意已决,公瑾不必再多劝,传令下去,全军拔营南归便是。”

    说罢,孙策拨马而去。

    周瑜俊美的脸庞间,掠起几许不悦,目光移向北面,望向了陶军所在的方向,如水的明眸中,悄然闪过一丝深深的敌意。

    ……

    一天后,四万江东军拔营南归了。

    陶商也退兵回寿春,先按兵不动,也不急于班师,先瞧瞧孙策是真退还是假退。

    几天后,细作发回情报,孙策留三千兵马驻守合肥,其余大军已悉数都退往了江东。

    在确认了孙策退兵无疑后,陶商才留徐盛率四千兵马,坐镇寿春,为他守御淮南,自率大军北还徐州。

    数天后,陶商挟着诛杀袁术,击败吕布,攻取淮南的巨大战功,风风光光的还往了下邳。

    整个下邳城,早已被陶商辉煌的功绩而震惊,陶商还城当天,自然是万人空巷,一城士民夹道欢迎他们州牧的归来。

    回往下邳后,陶商来不及喘口气,接连下达了诸道命令。

    头一道命令,自然是大封有功文武,犒赏三军将士。

    这第二道的命令,则是下令在新得的淮南地盘上,清点户口,实施屯田,恢复经济。

    最后一道命令,自然便是练兵扩兵。

    攻取淮南一役中,袁术近四万的兵马,统统都灰飞湮灭,其中近一万余人,其实都做了陶商的俘虏。

    这些俘虏皆是青
重生女术士吧
壮之士,在袁术的无能指挥下,发挥不出什么战斗力,但陶商相信,只要把他们整编入自己的军队中,让廉颇英布这样的宿将加以训练,必可以大幅度的提升战斗力。

    那个时候,陶商麾下的兵马,就将增加到四万之众。

    这个兵马数量,与曹操争夺中原虽还显得有些单薄,但相信足以从容的抵御曹操的再次入侵。

    而陶商还往下邳后不久,便得到西面传来的消息,张绣已迫于曹操的兵威,选择投降,宛城等北部南阳诸县,已皆落入了曹操手中。

    这就意味着,曹操已解许都之威,腾出手来之后,很可能就会再次东征徐州。

    陶商自不敢沉浸于夺取淮地的自得当中,抓紧每一秒时间,扩编新军,恢复经济,以为将来跟曹操的大战做准备。

    当然,以陶商的性格,向来是主张劳逸结合,岂会忘了处置公务之余,享受人生。

    连着征战数月在外,却让冷落了三位娇妻美妾,陶商觉着也得趁着这段难得的清闲时间,好好放松放松,尽点丈夫的“责任”。

    况且,一连数月没有品尝芳泽,陶商早已憋了一肚子的火,巴不得发泄一番。

    是日入夜,华灯高挂。

    陶商在大堂这中,听着歌舞,喝着小酒。

    外面是冬末春初,乍暖还寒的,大堂内却是炉火熊熊,温暖如夏。

    陶商随意,只耷拉了件轻衫,胸膛半露,把左右那些侍奉的婢女们,却是瞧得面红耳赤,小心儿砰砰乱跳。

    陶商喝着小酒,听着小曲,享受着左右如花似玉的婢女们伺候着,只觉这人生过得是酸爽。

    “光记着开疆拓土,为国为民,却不知享受,那才是真正的大傻子,娱乐和工作结合,这才是爽呢……”陶商尽情享受着,心中暗自得意。。

    正惬意间,外面婢女来报,言是正夫人花木兰,还有二夫人甘梅已经到了,正在外面等着入内。

    “还不快请两位夫人进来。”陶商近不及待的摆摆手,脸上已掠起一丝邪光。

    房门打开又合上,细碎的脚步声响起,阵阵的芳香扑鼻而入,陶商抬头一瞄,却见两位夫人已盈盈而入。

    “妾身见过夫君。”甘梅盈盈一拜,低头俯身之时,前面那垂下半边的巨涛,瞧得陶商是心中一荡。

    “夫君叫我们来,有什么事么?”花木兰也福了一福。

    她今日卸下了衣甲,穿了一件红衣,巾帼之气外,又平添了几分成熟女人的柔美,更加别有韵味。

    “你们都免礼吧。”陶商笑眯眯道。

    那姐妹二人站了起来,看着陶商那副不成体统的穿着,看着他那一脸的坏笑,二妇对视一眼,便有种不好的预感。

    陶商眼露邪意,向她们招手道:“二位夫人站着不嫌累么,还不快过坐在夫君身边。”

    两位佳人低眉含羞一笑,皆扭着腰枝,步态妖娆的移近前来,沉甸甸的身段坐在陶商旁。

    陶商伸了个懒腰,身后一仰靠在榻上,露出半袒的坚实胸膛,摆出了一副大爷的姿势。

    两位夫人彼此看了一眼,脸上羞意渐起。

    “唉,做你的夫人真是难啊,战场上要为你打打杀杀的,回到家里,还得伺候你。”花木兰作抱怨,却含笑的爬到了陶商的身后,为他捶起了肩膀。

    甘梅那张稚嫩的娃娃脸上,亦含着羞意,半跪在地上,为陶商揉起了腿。

    她先前姐妹二人,因为已是经历过共同服侍陶商,彼此也熟了,现在一起服侍起陶商来,虽仍不免羞意,但比从前已是大方了许多,不再那么扭扭捏捏。

    “舒服啊,这才是他娘的人生啊……”

    陶商心中大呼过瘾,享受着美人的服侍,却还嫌不够,又动了新的心思。

    “屋里这么热,两位夫人穿成这样,就不怕热么,来啊,快去把夏天的单衣,给两位夫人拿来。”陶商笑眯眯道。

    夏天的单衣?

    花木兰和甘梅一怔,彼此茫然的对望一眼。

    一名婢女则入内,请她二人往偏殿更衣,她二人只得移往偏殿。

    “衣服皆在此,请夫人们更换吧。”婢女们指着早已准备好的几件衣衫道。

    花木兰和甘梅二妇,向着那所谓的夏衣一瞧,二女娇躯皆是一震,绝美的脸上,不约而同的掠起了丝丝羞红。

    “这么薄,明明只是一件薄纱,哪里是什么夏衣啊。”甘梅红着脸抱怨道。

    “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花木兰向着正殿,没好气的白了一眼,俏脸不觉也是羞红如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