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零四章 蓝图破灭

第二百零四章 蓝图破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是日,清晨。

    整个寿春城,各家各户张灯结彩,如同过节一般,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

    成千上万的百姓,聚集在了寿春南门一线,人人都满怀着期待,眼眸中迸射着复仇的迫切之色。

    旭日东升。

    金色的晨光照耀下,陶商身披银甲,昂首步出皇宫,策马穿过中央街道,在万众瞩目之下,缓缓的步向了寿春南门。

    早早就守候在那里的百姓,如见救星一般,一个个激动到眼含热泪,纷纷的伏跪于地,恭迎陶商的到来。

    陶商在他们眼中,俨然已是解放者一般,将他们从袁术的残暴,吕布的无情魔爪中解救了出来。

    一双双感激敬畏的目光注视下,陶商登上了南门城楼,向着城下俯跪的百姓,挥手大喝道:“把袁术这个逆贼,押解上城头来。”

    号令传下,很快,一辆囚车便由皇宫驶出,向着南门方向一路而来。

    囚车中,袁术披头散发,一脸的沮丧,肥硕的身硕吃力的蜷缩在肮脏的囚车之中。

    沿路的百姓们一见袁术,个个如打了鸡血一般,恨到咬牙切齿,纷纷涌上前来的大骂,若非有军兵拦路,恐怕走不了两步,袁术就会被愤怒的民众撕碎,然后生吞活剥了不可。

    此起彼伏的骂声中,愤怒的民众们,将口水,将烂菜叶子,成片成片的扔向袁术,宣泄心中的仇恨。

    袁术为祸淮南多年,几乎无人不遭其祸害,不是被他害得妻离子散,就是一贫如洗,淮南人畏于他兵威,多是敢怒而不敢言。

    现在,这个残害他们的暴君,变成了阶下之囚,再也没有能力伤害他们,民众们积聚已久的怒火,就此爆发,向他吐几口口水,已经算是轻的了。

    “混账,你们这些卑微的狗贼,也敢羞辱唔……”

    袁主破口大骂,一个“朕”字尚未出口,便被一团恶心的污秽之物丢在了脸上。

    扔到他身上的秽物越来越多,待他被押解上南门城头上时,整个人已全身恶臭,被砸得鼻青脸肿。

    “袁术,当年你勾结吕布,入侵我徐州,差点把我逼入绝境,现在却落到这个地步,你还有什么话可说。”陶商俯视着被按跪在地的袁术,冷笑道。

    袁术红肿的肥脸拼命昂起,怒瞪着陶商,歇厮底里的大骂道:“陶商狗贼,朕只恨当年没能尽起大军灭了你,才让你现在能嚣张得意,朕受命于天,你若是敢杀朕,必遭天遣!”

    最后时刻,袁术竟然还以为自己是受命于天。

    “老子我有召唤系统的外挂,都不敢狂称受命于天,你算什么东西,真是不要脸……”

    陶商心中暗笑,目光中,毫不掩饰讽刺,就像是在听一个疯子说笑话。

    他目光移向城墙之下,指着万民,冷冷道:“袁术,你睁大你的狗眼看看,你害得淮南百姓有多苦,这么多的人恨不得把你生吞活剥了,天意即是民意,你还敢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受命于天吗,脸皮也未免太厚了点吧。”

    袁术肥躯一震,颤抖的向着城墙下瞄了一眼,却见上万百姓挤在城墙上,愤怒的向他怒吼,恨意何等之重。

    直到此时,袁术才真正意识到,自己众叛亲离到什么地步。

    有某一秒钟,他的内心深处,确实产生过一丝惭愧。

    只是一闪而逝罢了。

    那张肥脸转眼却更加扭曲狰狞,极尽的不屑,咬牙骂道:“这些贱民,谁让他们出身卑微,他们就注定要被朕鱼肉,他们敢背叛朕,必定将和你一样,不得好死!”

    好一句出身卑微,注定要被你鱼肉。

    “死到临头,还要给我装高贵,很好,那就继续装下去吧。”陶商眼眸陡然一聚,喝道:“拿刀来。”

    身边的樊哙,急将杀猪的大刀奉上。

    陶商再一使眼色,樊哙大手一抡,便将袁术拖到了城墙边,把他的脑袋按在城垛上,亮出了肥肥的脖子。

    陶商轻吸一口气,手中杀猪刀,缓缓的举了起来,眼中杀机凛射。

    最后时刻,袁术终于畏惧了,所有的骄傲与自恃,都在这一刻崩溃,只余下无尽的恐惧。

    “陶商,饶了朕吧,朕可以把帝位让给你,把传国玉玺让给你,你一定也想当皇帝,饶了我,你就可以实现梦想了……”

    袁术为了活命,已不顾廉耻,尽极丑态的向陶商求饶。

    更何笑的是,他竟然还想把什么狗屁帝位让给陶商。

    陶商脸上的鄙意却愈烈,冷笑道:“你的传国玉玺早就已经是我的,要当皇帝,我自己会去争,又岂稀罕你那狗屁帝位,袁术,别再丢人现眼了,安心去吧。”

    
度鬼传txt下载
“杀——”

    “杀了这个狗皇帝。”

    “宰了他,替我们报仇啊!”

    城墙之下,万千被袁术害到家破人亡的百姓,激愤无比,挥舞着拳头拼命喊杀。

    震天动地的喊杀声中,陶商高高举起了杀猪大刀,眼神中已没有半分的犹豫。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

    惨声嘎然而止,袁术那颗硕大的人头,飞溅着鲜血,从城头上飞滚而落。

    下一秒钟,南门城楼之下,爆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万千被袁术荼毒的平民百姓们,大呼解恨,激动到热泪盈眶。

    然后,成百上千的百姓们,成片成片的跪伏于地,齐声向陶商谢恩,感恩的叫声,方圆十余里都听得见。

    “嘀……系统扫描,宿主对袁术实施残暴,获得残暴点10,宿主现有残暴点10。”脑海中立刻响起了系统精灵的提示音。

    若是换作是别的没用俘虏,陶商多半会留下来,做他的“提款机”,但袁术罪大恶极,不杀他不足以平民愤收人心,也只好做次一锤子买卖了。

    收得残暴点,陶商杀猪刀扔给樊哙,负手立于城头上,望着那些诚恳感恩的百姓,心中感慨万千,隐隐有几分得意。

    但他却又清醒的很,真正让这些百姓臣服的,还是力量。

    今日他有力量杀袁术,败吕布,所以这些臣民,才会跪伏在他的面前。

    假如在明天,他又被另一路诸侯,用更强的力量击败,这些今天跪在他面前,山呼感恩的百姓,立刻会毫不犹豫的跪在新主的面前。

    百姓们的记性,永远都会很健忘,他们的脑子里,只会记住强者。

    “夫君,袁术已杀,吕布也不知所踪,这淮南咱们是坐稳了。”身边的花木兰长长的松了口气。

    “还没到松口气的时候。”

    陶商目光转向南面,眼中杀机再起,挥手喝道:“全军休整一晚,明日南下,去会一会那江东小霸王。”

    ……

    成德以南三十里。

    肥水之上,一艘艘的运输船,正自逆流疾行,一路向北而去。

    旗舰上,一面“孙”字大旗,傲然飞舞。

    孙策立于船首,鹰目凝望着北方,心中思绪飞转。

    他的四万大军自渡江以来,先过巢湖,不消吹灰之力拿下合肥,船入肥水,一路顺风顺水,直奔成德城。

    那一座城池,乃是寿春城南面最后一道屏障,只要抢先拿下这座城池,他的大军就可以长驱直入,直抵寿春城下。

    “此时此刻,那陶商想必还在鏖兵于寿春之下,咱们的大军一到,便趁他师老城下之际,立刻背盟,从背后给他致命一击,到时候击溃了徐州军,寿春城就是咱们嘴里的肉,任由咱们怎么吃都行。”

    身边处,面如美玉的周瑜,洋洋洒洒的说着自己的计划,纤纤玉指的不时捋一捋耳畔丝滑的鬓发,时时刻刻散发着潇洒的气息。

    “背盟么……”孙策剑眉微凝,若有所思。

    周瑜自然猜得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他知孙策也是重信义之人,先前张仪出使,他已经达到与陶商的联盟,如今突然撕破脸皮,对陶商这个盟友反戈一击,孙策是觉的有伟信义。

    周瑜却不以为然的一笑,开解道:“伯符你跟陶商的结盟,只是因利而结罢了,根本谈不上什么义字,既然如此,那因利而破,也没什么在不了的,正所谓正大事者,不拘泥于小节,伯符难道连这一点都想不通吗。”

    “因利而结,因利而破。”

    八个字,回荡于孙策的脑海,仿佛瞬间驱散了他心中的阴霾顾忌,转眼令他眼前一片开朗。

    当孙策微微点头,表示被周瑜说服了时,英俊的脸上已看不到一丝顾忌,只余下迫不及待的杀机。

    见得孙策已经被说通,周瑜美玉般的脸上,泛起一丝欣慰,便将玉指遥指北面,笑道:“扬州之地,重在于淮南,其次才是江东,只要咱们击败了陶商,拿下淮南,就能全据扬州,到时候就是实施我们……”

    周瑜滔滔不绝,指点江山,孙策则频频点头,深深为周瑜给他勾勒的蓝图而沉浸,庆幸于周瑜这样的王佐之才,能站在自己的身边。

    二人正自畅想之时,一船哨船顺流飞驰而至,靠于了旗舰之策。

    斥侯急急忙忙登船,跪于孙策跟前,拱手叫道:“禀主公,北面急报,陶商已于前日攻破寿春,公斩袁术,又连夜挥师南下,抢占了成德。”

    正自滔滔不绝的周瑜,嘎然而止,美玉般的俊脸上,刹间那涌现惊色。

    孙策脸上的微笑,也顷刻消散,俊美的脸上,尽是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