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零三章 猛将归心

第二百零三章 猛将归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狂横的雄浑大力,如银河决堤之水,轰落在了他的身上。

    高顺粗如碗口的手臂肌肉,在此狂力的震击之下,青筋爆涨,竟仿佛要绷断一般。

    力道顺着兵器,顺着手臂灌入身体,更搅得他气血翻滚。

    “他的武力竟然……”

    瞬间,高顺心头激起一丝深深的震撼,先前对陶商武力的不屑,一扫而空。

    显然,陶商武力之强,超出了他的意料,这也是陶商敢接下他挑战的自恃所在。

    蓦然间,高顺的心中,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羞恼,仿佛着了陶商的道一般。

    他怒了。

    只听一声怒啸,他手臂青筋如树藤般爆起,手中战刀挟着狂力,再次击出。

    高顺的武力毕竟在陶商之上,转眼间转守为攻,抢在陶商出第二刀前,就发动了反击之招。

    “好快的反应速度……”陶商心中暗赞,急是反手一招挡去。

    锵!

    又是一声金属烈鸣,两刀相撞,陶商手中一麻,身形跟着一震,胸中气血也被震荡翻滚。

    高顺抖擞神精,一刀接一战,如行云流水一般,狂扫而出,漫空的刀影铺天盖地的压向陶商。

    几招间,陶商便被全面压制,倍感吃力。

    先前那第一招,他虽杀了高顺一个措手不及,却是仗着抢先动手和战马的速度加成,若论真正的武力值,他却要逊色于高顺。

    这第二招二过,高顺81的武力值彻底的释放,陶商自然就被全面压制,只有招架之力。

    “81的武力值,果然不是盖的啊,这要是搁在一年前,我非被他直接秒了不可,可惜,我已不是从前那个陶商了……”

    陶商心中信心振作,全力相挡高顺的攻势。

    刀影重重,飞沙走石。

    一旁掠战的陶军将士,个个看得是心惊胆战,无不为陶商暗暗担心。

    “没想到,主公竟然还有这等武力,倒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一旁的英布暗生奇色,手中大枪却依然紧接,不敢稍有放松。

    “陶商,我看你还能撑过几招!”

    高顺一声冷笑,手中力道速试大增,以为再不出十招,必可击败陶商。

    “我早说过,千万别小看我的武力!”

    陶商却回了一声冷笑,集中精力,全力的抵挡高顺快如疾风的招式。

    转眼,二十招走过,陶商竟仍是屹立不倒。

    旁边观战的将士们,无不大为惊叹,一张张脸上,惊喜敬叹之色涌动而生。

    “他竟然能跟这姓高的战二十多招,他的武力果然有精进,才短短数月,就能有这样大的提升,这等天赋……”英布也是满脸惊叹。

    无数双惊叹的目光下,陶商自信心更是大作,狂笑道:“高顺,你就这点本事吗,不够痛快,不够痛快啊!”

    陶商的狂笑,如针一般,猛的扎进了高顺的心里。

    勃然大怒。

    “小子,敢小瞧我高顺,我要你命!”

    高顺眼目怒瞪,眼珠子几乎都要炸将而出,愤慨咆哮声中,臂上肌肉咔咔爆涨,一根根青筋几乎就要破肉而出,从身体中炸出。

    他已是将自己的力道和速度,催动到了极限,非要在余下的十招之内,拿下陶商不可。

    瞬息间,高顺的攻势骤猛,数不清的刀影,如雷光电影一般,四面八方的向着陶商包裹而来。

    层层叠叠的刀锋,化成漫天的铁幕,所挟着的毁灭之势,卷起漫空的尘雾,招式已是快到令那些寻常士卒,肉眼都快要分辨不出的地步。

    姓高的发狂了,只怕主公不是他的对手!

    所有人的脑海里,都同时闪现了这个念头,屏住了呼吸,紧张到了极点,无不为陶商捏了一把汗。

    “这姓高的武力已经达到了极限,不知主公能不能撑得住……”英布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手中大枪握得更紧,随时就要杀将而出。

    雷光电影中,陶商却没有丝毫退缩,臂骨咔咔作响,手中战刀的力量和速度,也被他推至了巅峰。

    挟着最强的力道,陶商手中战刀,强迎而上。

    吭!吭!吭!

    电光火石间,两刀连着撞击三招,迸发出的猎猎激鸣,震天动地。

    陶商只觉狂涛般的大力,汹涌的撞上他的手臂,那强悍的力量,仿佛无数的野兽,在撕扯着他的手臂,几乎将他的筋肉都要撕碎。

    高顺的力道,竟然强到了这般地步。

    可惜,却还是被他撑过去了。

    无数双眼眸中,陶商那年轻的身形,依然屹立不倒。

    所有人都惊呆了。

    纵然是大将英布,也惊的瞪大了眼睛,脸上流转着不可思议的惊喜,“他竟然接下了,只余下五招,再撑过五招,就满三十合了?”

    高顺心中的震撼,却达到了极点。

    “我已把武力推至巅峰,这么强的三招
我的极品女神无弹窗
,他竟然接下来了?这怎么可能?难道这小子竟然天赋超群不成?”

    刹那间,高顺的脑海中,闪现出无数的问号,无尽的震惊。

    然后,他更加的爆怒,手中战刀疯狂,疯狂的攻击而去,每一式的力道,就要增加一重。

    陶商却从容不迫,强压下激荡的气血,硬接下高顺猛烈之极的招式。

    尘雾飞卷,将他二人完全包裹其中,寒光激射,人影如风。

    二十七合……

    二十八合……

    二十九合……

    只听一声震耳的狂啸,高顺臂上肌肉已发出撕裂声,战刀挟着狂澜怒涛之力,向着陶商当头狂轰而出。

    最后一击,速度与力量,却达到了高顺身体的极限,这是他最强的一击。

    陶商毫无畏色,狂啸一声,倾尽全力,手中战手奋然迎击去。

    电闪雷鸣一瞬,两柄战刀轰然相撞。

    吭!

    一声惊破天地的激鸣,飞溅的火星,堪比太阳的炙烈。

    一切都归于沉寂无声。

    尘雾渐散,一双双眼睛瞪大,寻找着陶商的身影。

    众人视野中,两骑已分开数步。

    高顺横刀而立,眼睛之中,涌动着惊叹。

    陶商则大口大口的喘息,额头上斗大的汗珠,刷刷的往下滚,一副气力已极的样子。

    他却依旧屹立不倒。

    三十招走过,这场赌战,以高顺失败结束。

    一片沉寂,无数双不可思议的眼眸注视下,陶商就那么傲然而立,威如天神一般。

    高顺颤抖着回过头来,以一种耐人寻味,不可思议的目光,深深的望着陶商。

    那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巨大的疑团,就像是看着一个奇迹。

    凝视过许久,高顺深深的一声叹息,“没想到,你竟然有此武力,竟然是个武道奇才,高顺心服口服。”

    他终于服了。

    这个一心忠于吕布,精于陷阵营的武将,终于对陶商服了。

    左右将士们,所有人都如释重负一般,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明日当空,光辉染着陶商身躯,银甲反射的光芒,天地间,陶商巍然而立,气势如虹,令将士们发自内心的敬仰畏惧。

    “幸亏只是交手三十招,若是再战下去,我必死无疑,看来得尽快娶了吕灵姬,获得联姻附加值,提升我的武力才行……”

    感慨之际,高顺已翻身下马,将战刀弃却,向着陶商拱手一拜,“顺愿赌服输,愿归降于主公,还望主公不弃。”

    陶商哈哈大笑,跃马而下,将高顺扶起,笑道:“得伯平归降,于我陶商来说,当真是如虎添翼,伯平你的陷阵营可是叫我记忆犹新啊,那一仗我差点就在你手里交待了。”

    高顺却毫无愧色,只拱手道:“那个时候顺忠于温侯,自当为温侯竭尽全力,还请主公能够体谅。”

    “各为其主,这个道理我岂会不知。”陶商也只是随口说说,一笑道:“只要你能把陷阵营给我重立起来就好。”

    高顺正色道:“只要主公给我兵,给我钱,我保证重振陷阵营辉煌。”

    “好,咱们一言为定,走,回寿春喝酒去,喝他们一醉方休。”陶商心情大好,拍着高顺的肩膀道。

    能得到陶商这般热情的礼待,实非容易,左右英布等诸将,皆有些羡慕。

    谁料高顺却一拱手,淡淡道:“顺向来滴酒不沾,还请主公恕罪。”

    “大丈夫哪里有不喝酒的,咱不多喝,就喝几杯高兴高兴。”陶商不以为然的笑道。

    高顺却一脸凝重,正色道:“饮酒误事,顺一生都滴酒不沾,现在,将来也不想破这个例,还请主公能够理解。”

    旁边英布等人,皆是白向高顺,怨他不识抬举,能跟陶商这主公共饮这么有面子的事,别人求还求不倒,他倒还要拒色。

    陶商却非但不怒,反而高顺的严谨,心中更加的刮目相看,遂也不再勉强,大度的笑道:“很好,我就喜欢有原则的人,不喝就不喝吧,大不了你吃肉,看着我们喝,咱们回城去。”

    当下,陶商便与高顺,折返回往寿春。

    当天晚上,陶商便在城中皇宫内大设酒宴,遍取库府之物,犒赏三军将士,庆功寿春攻克。

    袁术盘踞淮南多年,用尽心思搜刮百姓,宫中所藏的酒肉,不知有多少,现在这些东西便统统落入陶商之手,可以尽情犒赏三军将士。

    酒肉钱财赏下,三军将士无不欢声雷动,对陶商山呼感激。

    与此同时,陶商又下令动用库府所存粮草,赈济被吕布和袁术祸害的寿春百姓,以用最快的速度,来收取人心。

    那些被袁术荼毒已久,又被吕布见死不济的寿春百姓,如今被陶商赈济,无不是对陶商感恩戴德。

    紧接着,陶商又下达了一个让寿春百姓,欢庆欢呼的命令:

    三天后,他要公斩袁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