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百章 传国之宝

第二百章 传国之宝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陶商深吸一口气,目光如刃,刀指寿春城,肃杀喝道:“集中所有兵力,给我攻破寿春!”

    嗵嗵嗵!

    隆隆的战鼓声,震天撼地,杀声冲天而起。

    一面面“陶”字战旗的引领下,攻破敌营的一万多兵马,会合了攻城的一万多兵马,两万五千之军,开始对寿春南门,展开最猛烈的进攻。

    原本就势不可挡的陶军将士,在偏营大胜的鼓舞之下,士气如虹。

    一名名年轻的将士们,顶着城头滚落的飞石和檑木,顶着倾泻而下的箭雨,舍生赴死的强爬云梯,一个战死,后面的士卒毫无所惧,义无反顾的补填上去。

    不知不觉,尸体已在城墙低下,堆起了厚厚一层,丝丝溅出的鲜血,汇入护城河中,竟将整条河面染为赤红。

    敌城之上,吕布已近疯狂,沙哑的大叫,喝斥着他的兵卒,进行着垂死挣扎。

    吕布到底是吕布,即使是军心低落到这般地步,仍然能发挥出如此顽抗的抵抗力。

    那又如何,敌人的抵抗虽强,陶军将士却毫不畏缩,越战越勇。

    关键时刻,李广率领着一千多神箭营,进抵了护城河前。

    一千射术精湛的射手们,布列于护城河前,开始向城头齐射。

    很快,吕布左右的士卒,被神箭营射杀大半,损失惨重。

    而在护城河的更远处,十几架投石机也已被架起,巨大的石块,向着城头飞轰而去,成片成片的将敌城上的士卒,轰为肉泥。

    吕布快要绝望了。

    他原还指望着高顺,能够抵挡了陶商的进攻,为他吸引火力,缓解一下压力,谁想到,高顺竟然这么快就被击溃。

    偏营一失,吕布所受到的压力倍增,攻下偏营的大批兵马,挟着破营之威,大股的涌至,加入到了攻城的行列。

    “高顺,你怎会这般无用,这么快就被陶商攻下?难道你前日被我喝斥,心存不满,也想叛我吗?”吕布是又惊又怒,心中已乱了分寸。

    吕布的傲气,吕布残存的最后希望,就此破灭。

    主将如此,他那些残存的士卒,原本就低落的斗志,就此也土崩瓦解。

    寿春的失陷,只是时间的问题。

    “吕奉先,我原指望着你能助我把曹操赶出兖州,谁想你却刚愎自用,从兖州败走,一路败到如今的地步,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我陈宫宏愿未了,我还不能死,别怪我……”

    凝望着己军败溃之势,望了一眼还在垂死挣扎的吕布,陈宫的眼中,掠过一丝恨其不争的怨色,长叹过一声后,默不作声的向后退去,隐藏入了尘血之雾中。

    城楼之上,吕布仍在死拼,方天画戟挥舞如风,不知将多少爬上城来的陶军士卒斩落。

    可惜,纵然他有天下第一的武道,也难以独力回天。

    “陈宫呢,他人在何处,关键时刻,快给本侯想个退敌的办法!”吕布恼火的大叫,环顾四周,搜寻着陈宫的身影。

    “主公,方才我好像看到他独自下城去了。”魏续狂奔而来,大叫道。

    独自下城?

    吕布身形一震,蓦然间想到了什么,急是奔到城头内侧,向着下边看去。

    果然,他看到了陈宫已匆匆下城,正在翻身上马。

    “陈宫,你干什么去,你莫非也想背叛本侯不成?”吕布冲着下面的陈宫咆哮大喝。

    陈宫抬起头来,冷冷的看了吕布一眼,然后拨马转身,一路头也不回的离去。

    吕布终于意识到,他的这位首席谋士,这位自兖州之时,就跟随他的心腹之臣,在这个生死存亡之际,终于也背弃了他。

    “陈宫,你这个狗东西,当初是你把我迎入兖州,是你把我绑在了你的战车上,你怎么能在最后时刻背叛我,你这个小人,你这个……”

    正当吕布情绪失控,歇厮底里的大骂陈宫时,却不曾注意到,一块飞石从城下腾空而起,直奔他的后脑而来。

    “温侯小心!”身后魏续大叫一声示警。

    吕布蓦然警觉,耳听身后有几声响起,情知有石弹袭来,来不及多想,急是闪身一避。

    砰!

    一声巨响,石弹重重的轰击在了墙上,力道被抵消不少,却仍向着吕布反弹而来。

    情绪混乱中的吕布,身法受制,躲闪不及,偏转而来的石弹,重重的砸在了吕布的脑袋上。

    鲜血飞溅,吕布的脑袋立时被砸开了个窟窿,闷哼一声便栽倒在地。

    “主公——”

    魏续一声惊叫,几步扑上去,将吕布扶住,却见他已是昏迷不醒,
绝品护花兵王笔趣阁
满头是血。

    魏续吓的脸色苍白,伸手试了试吕布的鼻息,发现他还有气息,这一击伤得虽重,却并未要了吕布的命。

    眼见吕布昏死过去,城外的陶军攻势凶猛,城池失陷在即,魏续犹豫了一下,一咬牙,背起昏迷的吕布,便望城下逃去,很快也消失在了尘雾之中。

    吕布一走,残存的吕军,更加崩溃。

    沿城这一线,陶军则趁着高昂的斗志,处处突破,成百上千的将士,终于势不可挡的杀上寿春城头。

    樊哙一马当先,头一个登上城头,杀猪刀疯狂的杀戮,斩开一条条血路。

    蚁附于城墙上的陶军士卒,则争先恐后的抢上城来,加入到杀戮之中,将崩溃的敌军无情斩杀。

    三千残存的淮南军,彻底崩溃,死的死,逃得逃,寿春南门一线,转眼被陶商全面攻破。

    轰——

    一声惊天的破裂声,巨大的城门被陶军冲车轰然撞开,数不清的陶军将士,从崩碎的大门,如决堤的洪流,狂涌灌入。

    城门全线失守,数万陶军灌入城中,一路向着皇宫所在的方向杀去。

    敌将成廉,还在傻乎乎的抵抗,撤退不及,直接被杀红了眼的樊哙,一刀斩为两截。

    随后,樊哙大步流星,踩着敌人的尸体,登上城楼,杀猪刀挥下,将那一面“吕”字大旗斩断。

    然后,一面“陶”字的大将,被高高树起,飘扬在了寿春上空。

    陶商远望城楼,亲眼目睹自己的战旗,高高飘扬而起,年轻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抹欣慰的之笑。

    寿春城终于破了,富庶的淮南,终于是我陶商的了。

    拿下淮南,我就可以解除后顾之忧,以徐州和淮南做为后盾,跟曹操,跟袁绍这样的大诸侯,争夺中原。

    “嘀……系统扫描,宿主获得寿春攻防战胜利,获得魅力值3,宿主现有魅力值71。”

    这个抠门的系统精灵,还是一如既往的坑啊,这么一场漂亮的攻坚战,却只给了3点魅力值……

    不过好歹魅力值终于上了70,还拿下了淮南,老子就不跟你一般计较了。

    陶商一声狂笑,率领着一众将士,杀入寿春城,踏着长长的血路,踩着敌人的尸体,直奔皇宫而去。

    陶商考虑到,吕布如果撤退,很可能退往皇宫,凭着内城继续顽抗。

    这一战,无论如何要除掉吕布这个祸患,将此战的胜果最大化。

    内城中,忠于吕布的几百残兵,正依靠着皇宫城墙,继续顽抗,陶军很快就杀到,将皇城南门一带填满,发起疯狂的攻势。

    因为地势狭窄,陶军兵力无法像在城外那样展开,一时片刻不能攻下。

    陶商杀到,当即下令,不要堵在南门,分出兵马,四面狂攻。

    数万兵马四面散开,分从皇城四门发动进,残存的几百顽抗之徒,如何扛得住陶军四面围攻,皇城很快就被突破。

    陶商率军杀入皇宫,分令诸将搜寻吕布,他则率一队亲兵,径直杀向了金銮殿。

    金殿的大门,轰然被撞开,陶商策马提刀,昂首踏入了大殿。

    这从金碧辉煌的大殿,此刻已经是人去楼空,一片的狼藉。

    陶商翻身下马,步向那高高在上的龙座,花木兰则指挥着亲军涌入殿中,搜寻殿中每一个角落,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人物。

    陶商一路四下扫望,却见这金殿珠光宝气,极尽的奢丽,每一件陈设都价值千金,可见袁术当初为了营造此殿,耗费了不知多少民力财力,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

    可惜,这些东西袁术享受了没多久,吕布也来不及享受,统统都落到了自己的手上。

    “袁术啊袁术,你穷奢极欲,却没想到,给我做了嫁衣吧……”

    陶商冷笑着,步上玉阶,迟疑了片刻,缓缓的坐在了那金光闪闪的龙座上。

    高坐在这九五至尊的龙座上,俯视着这宽广恢宏的金殿,忽然间,陶商的心中,涌起了一种莫名的成就感。

    仿佛,天下尽在自己的脚下,那种强烈的成就感,让人欲罢不能,何等的奇妙。

    “怪不得人人都有个皇帝梦,原来,至高无上的感觉这么爽,可惜啊,袁术,你空有皇帝梦,却没有做皇帝的料……”

    “夫君,你看我找到了什么!”

    花木兰惊喜的声音,打断了陶商的感慨,抬头看去,却见花木兰一脸的激动,小心翼翼的将一无,捧到了自己的面前。

    那是一枚皇帝所用的玉玺,主体材料是一块美玉,但却缺了一角,以黄金所补。

    “传国玉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