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破营!破营!

第一百九十九章 破营!破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高顺知道,陶商要对他们发动全力一击。

    几场大败下来,他们已损兵折将几近,寿春城中只有三千多兵马,他这偏营中也只余不到两千兵马。

    而陶军却有两万五千之众。

    以五千士气低落的兵马,迎战五倍斗志如火的强敌,这巨大的差距,即使是猛如高顺,心头也不禁产生了一丝畏惧。

    这注定将是一场胜算无多的战斗。

    “我高顺今日为荣誉而战,陶商,你有本事就尽管放马过来吧。”高顺紧握手中战刀,觉声一喝。

    敌营百步外,陶商手提战刀,剑眉如刃,战意似火。

    吕布,当初你背叛联盟,庇护刘备,又主动撕破脸皮,勾结三路外敌,意图灭我陶商,夺我徐州,险些将我逼入绝境。

    这仇,我陶商铭记于心。

    今天,就是我向你复仇的最后一战。

    鹰目中,陡然杀气狂燃,战刀向前一指,陶商厉喝一声:“陶家将士听着,得吕布首级者,赏万金,给我进攻——”

    号令传下,震天的战鼓声,如惊雷般骤起。

    “杀吕布——”

    “杀吕布——”

    众赏之下,两万多将士都亢奋如火,个个如打了鸡血一般,咆哮怒吼,杀声令天地变色。

    嗵嗵嗵!

    一通鼓罢,两万多前军组成的军阵,开始向寿春城和偏营同时推进。

    陶商兵力已占尽优势,他要一口气把两处的敌人,同时都吃掉。

    计谋什么的,已经无用武之地,他要用绝对的优势,用阳谋结束这场战斗,辗碎吕布和他的残兵。

    举目远望,一座座钢铁盾阵,向着敌营缓缓逼近,一辆辆巨大的对楼,向着敌城缓缓推进。

    声势滔天,军气浩荡。

    面对陶军这汹汹的气势,寿春城沿城一线,几千残兵败将,转眼陷入恐慌之中。

    就连吕布,这天下第一武者,紧握方天画戟的手,也在暗暗的发抖。

    他的身边,三千多的吕军士卒,先前被陶商的攻心之策,已搅得士气低落,对吕布失去了信心。

    而今,面对陶军强大的攻势,尚未开战时,斗志已被陶军肃杀的气势,赫得跌入了谷底。

    吕布阴沉的脸上,青筋在微微抽动,原本如刃的眼中,闪烁着丝丝恐惧。

    他仰望苍天,心中忽然滋生了一丝悲鸣。

    堂堂天下第一武者,诸董卓的英雄,曾经是何等的风光,令天下诸侯闻风丧胆。

    谁曾想到,如今却被陶商这个纨绔子弟,两次逼到走投无路,而今更是沦落到猛将丧尽,妻叛女离,困守孤城的绝境。

    何等的寒酸,何等的落寞。

    “我吕布,堂堂天下第一武将,诛董的英雄,绝不会死在你这小贼手中,陶商,你有胆就放马过来,我绝不会让你攻下寿春,绝不——”

    突然间,吕布像是被逼到绝境的野兽,绝望的眼睛中,再次迸射出凶厉的杀机,仰天一声狂吼,手中方天画戟猛然握紧。

    喷火的眼睛直射城下,他画戟一指,傲声喝道:“我吕布绝不会败给那小贼,你们都给我振作起来,跟他小子决一死战!”

    吕布暴怒的大叫,想要鼓起士卒们的勇气,但残存的士卒们,却都无动于衷,依旧是战战兢兢。

    他们对吕布失望已极,斗志早已丧尽,又岂是他几句狂言,就能鼓舞起来的。

    吕布一阵的心塞,强行燃起的战火,顷刻间被浇了半盆冷水。

    城外处,铺天盖地的陶军,已黑压压如乌云般,向着寿春城漫卷而来。

    在寿春城遭到攻击之时,城南方向的高顺偏营,已最先被攻击。

    樊哙率领着敢死的刀盾手,冲锋而前,李广指挥着神箭营,以箭雨掩护在后,一万多的攻击队,向着敌营发起了一波波的猛攻。

    高顺也不是吃素的,当即喝令弓弩手放箭,阻挡陶军逼近。

    数不清的箭矢,叮叮铛铛的被盾牌弹落,却不断有士卒,被漏网的冷箭射中,倒在血泊之中。

    身后的军卒们却毫无所惧,不顾一切的继续向前冲锋,狂涌向敌营。

    敌营中,高顺已经把嗓子都喊哑,指挥着他的弓弩手,拼命的放箭拒敌。

    可惜,他的兵力实在太少,总计只有两千兵马,弓弩手也不过五百人而已,如螳臂挡车,根本挡不住陶军的攻势。

    片刻后,樊哙指挥着七千刀盾手,终于冲抵敌营外侧,用手中的大刀,开始砍削布列于营外的鹿角。

    身后,李广的神箭营,箭如雨下,将营中露头的敌人,一个个射倒在地。

    三重鹿角,转眼就被砍破两重,只要砍翻
调教大宋吧
最后一重,陶商的大军就可以破营而入,彻底辗平敌营。

    偏营一破,陶商就可以集结全部的兵力,对寿春城发动全面攻击。

    那时,吕布仅凭三千兵马,如何能守得住。

    敌营之中,高顺脸色已阴沉如铁,眼中尽是焦虑。

    他知道,两军兵力相距太大,就算他拼尽全力,也无法抵挡得住。

    再这么战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稍一分析局势,高顺深吸一口气,横刀在手,大喝一声:“打开营门,弟兄们,随我高顺杀出去。”

    营门轰然大开,高顺一马当先,飞奔杀出。

    高顺深得士卒之心,将士们对他的尊重,甚至远远超过了吕布,唯有他,在这个时候还能羸得士卒们的誓死追随。

    残存的千余吕军士卒,抱着必死的决心,追随着高顺狂杀了出去。

    正在砍伐鹿角的樊哙和陶军将士,他们没有想到,在这种不利的局面下,敌人守都困难,竟然还敢反杀出来。

    一时间,陶军的进攻步调被打乱,阵形被高顺这么一冲,陷入了短暂的混乱之中。

    “高顺,你竟然还敢反冲出来,不愧是陷阵营的统帅啊,有胆色……”

    看清形势变化的陶商,微微点头,颇有几分欣赏。

    旋即,年轻的脸上那杀机再起。

    就凭你一个高顺,若让你扭转了乾坤,我陶商从今往后也不用再混了!

    鹰目一凝,陶商战刀狠狠一指,喝道:“英布,率骑兵给我压上去,摧垮敌贼的最后抵挡,给我生擒高顺。”

    “英布去也!”早已按捺不住的英布,纵马挥枪,狂飙而出。

    一千铁骑之士,如钢铁洪流般,追随着英布,狂涌而去。

    铁骑之中,如一柄巨大的长矛,直扑敌营正门方向而去,英布纵舞着大枪,如杀神一般,直斩入了乱军中。

    血雾横飞,杀声大作,敌卒的人头,漫空飞落。

    英布96的武力值,已是在这淮南战场上,仅次于吕布的存在,谁人能挡。

    他率一千铁骑加入战场,即刻稳住了陶军局势,转眼又全面压倒杀出来的高顺军。

    短暂的上风后,高顺就被陶军的铁骑,无情的压制下去,千余吕军士卒,死伤大半,又被步步逼回了营中。

    英布热血如火,如杀神般舞枪在前,狂喝道:“挡我英布路者,杀!”

    暴喝声中,英布冲杀在前,当先撞入了敌营大门中。

    身后铁骑将士,乃至于樊哙的步军,李广的神箭营,也放弃了砍伐鹿角,在铁骑开战之下,一涌而入。

    营门处,高顺已血染征袍,刀下不知杀了多少陶军士卒。

    可惜,大厦将倾,又岂是他一人能够扳回。

    他大口的喘息着,目光扫向漫空血雾,只见成千上万的将士,前赴后继的涌入他的大营,将他的残兵辗碎,将他的战旗踩在脚下

    视野中,英布冲锋在前,手中大枪四面八方激射而出,枪锋所过,无人能挡,只将断肢与血雾留在身后。

    汹汹如潮的陶军士卒,则如脱闸的洪流,无情的灌入他的大营。

    大营失陷,已成事实。

    高顺是悲恨之极,他知道,自己就算拼尽全力,也无法阻挡败势了。

    “温侯,难道你人心尽失,果然已经走到末路了么……”

    高顺仰天悲啸时,纵马狂杀的英布,已踏着脚下的血路,直向高顺杀去。

    暴喝声中,滴血的银枪,卷起腥红的血色尾迹,挟着狂涛之力,向着他狂击而来。

    枪锋未至,高顺便感觉到,铺天盖地的杀气,狂撞而来,竟是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高顺猛然回过神来,不及多想,急是举刀相当。

    哐!

    一声狂烈的金属激鸣,重大的撞击力,顺着兵器撞入高顺的身体,瞬间震得他五内欲裂,嘴角已溅也一丝血迹。

    高顺的武力值,不过80多点,又岂挡得住英布这狂猛一击。

    只一招,就已令他受伤不轻。

    “此贼武力极高,我不是他的对手,温侯啊温侯,我高顺已尽全力,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了……”

    高顺震怖于英布武力,斗志已丧尽,情知非是英布对手,暗叹一声,拨马就向后营方向退去。

    英布记着陶商的命令,非要生擒高顺不可,又岂会放他脱逃,拍马狂追而上。

    漫天的血雾中,整座吕军偏营,就此被辗破。

    中央处,那一面最高的“高”字战旗,被一斩而落。

    偏营已破,陶商目光转向了寿春城,冷冷道:“收拾完了高顺,吕布,该是收拾你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