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杀 女

第一百九十七章 杀 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吕布,竟然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射杀自己的亲生女儿!

    高顺大吃一惊,急是冲上前一步,拉住吕布的胳膊,颤声叫道:“温侯息怒,那可是温侯的亲生女儿啊,温侯怎么能下得了手?”

    “我吕布没有这样无耻的女儿,她要有点廉耻,早该自杀了断,岂能无耻到替陶贼来羞辱我,本侯非杀她不可!”吕布怒不可遏,咆教大骂,几近于疯狂。

    城门之前,吕灵姬眼见吕布要射杀自己,已是花容骇变,整个人惊到娇躯颤抖,胸峰剧烈起伏。

    当年你想出卖我,换取袁家支援,把我无情的抛给陶商也就罢了,今天我好心好意,为了你的死活来劝说你,当众羞辱我也就罢了,竟然现在还要射杀我!

    “父亲,你果然是心狠手辣,你有本事就射死我,让天下人都看看你是多么无情无义。”吕灵姬悲愤着冲着他大叫。

    “贱人,我要杀了你!”

    吕布愤恨到了极点,一把将高顺甩开,弯弓搭箭瞄准了自己的女儿。

    毫无迟疑,他没有丁点的犹豫就松开了手指。

    一箭破空而出,挟着吕布的恨意,俯射而向,向着吕灵姬的胸膛射去。

    樊哙早有准备,抢在那一箭射至之前,拔刀而出,将那袭来之箭挡弹开去。

    嗡鸣作响,那一箭力道极猛,震得樊哙手都发麻,不由暗惊于吕布的力道之强。

    一箭未中,吕布怒不可遏,几乎如失去了理智一般,又准备再次放箭。

    此刻的吕灵姬,却已眸中盈起了晶莹,苍白的脸上,只剩无尽的伤感失落。

    这时的她,对吕布这个父亲,心中残存的那点情谊,被吕布这箭,就此射空。

    “吕小姐,吕布已经疯了,没必要再说下去,我们走吧。”樊哙也叹了一声,皱着眉头提醒道。

    樊哙的语气神情中,没有半分的幸灾乐祸,完全出于对吕灵姬的同情,连他都已看不下去吕布做为。

    “吕布,这一箭你射得好,咱们父女就此恩断义绝,从今往后,你的死活,与我吕灵姬再无半点关系,你好自为之吧。”

    吕灵姬留下一番决然之言,再无留恋的转身而去,樊哙忙率一众护军,护着她向本阵退去。

    当吕布再次弯弓搭箭,想要射杀吕灵姬,她已撤出到射程之外,哪怕是以他射术之精湛,也无济于事。

    一句“父女恩断义绝”,却如一支无形的利箭,狠狠的射穿了吕布骄傲的自尊心,令他有种颜面扫地的挫败感。

    “贱人,我吕布发誓,总有一天要亲手杀了你!”羞愤难当的吕布,狠狠的将手中硬弓折断,愤愤的扔在了城下。

    眼看着吕灵姬远去,耳连回荡着她决然之言,吕布心在滴血,恨到咬牙切齿。

    这时,高顺眼见吕灵姬安然离去,方才松了一口气,再次看向吕布时,眼神中已流露出深深的失望,苦叹道:“主公,小姐这么做,固然有些不妥,但到底也是为了主公的生死存亡,主公怎么能忍心射死她呢。”

    “这是本侯的家事,用不着你多嘴。”吕布眉头一皱,狠狠瞪了他一眼。

    “可是……”

    “你不必再废话了!”吕布一挥手,不耐烦的打断了他,“你不必再留在城中,今晚你就去接替魏续守偏营,若是守御不利,本侯唯你是问。”

    吕布是被高顺问的心烦,干脆把高顺从城中打发走,眼不见来心不烦。

    高顺心中是一阵的痛,却又无可奈何,只能一拱手,默默的道了一声:“末将遵令。”

    表面遵令,但高顺低下头时,脸上却是深深的失望。

    不光是高顺一人,左右那些将士们,神色中也多难抑失望的眼神。

    连自己的女儿都能抛弃,甚至还忍心射杀,又岂会顾念到他们这些士卒的死活。

    温侯的心里,恐怕只有他自己吧……

    一众将士们的心里,都在徘徊着这样一个念头,斗志战意越发的消沉下去。

    远方处,吕灵姬已经在策马飞奔,向着本阵方向狂奔而来。

    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吕布如何绝情,如何恼羞成怒,要射杀吕灵姬的一幕,陶商都看在眼里。

    吕布是残酷无情,吕布是反复无常,但他竟能对自己亲生骨肉下得了杀手,这却让陶商有些意外。

    陶商让吕灵姬去劝说吕布,无非是抱着一线希望,能够说服吕布让城别走,这样一来,他就可以不消一兵一卒,抢在孙策大军北上之前,拿下寿春城。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吕布非但拒绝了他的一番好意,竟然还恼羞成怒到要射杀自己的亲生女儿。

    “正所谓虎毒不食子,没想到啊,堂堂天下第一武者,连自己的女儿都要杀,貂
革命吧女神sodu
蝉,这就是你的温侯吗?”陶商冷笑着瞥了身边那红衣女子一眼。

    貂蝉丰腴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绝色的容颜间,澎湃着深深的失望和震惊。

    陶商今日把她带在身边,本是想在吕灵姬劝说吕布未果之下,采取第二套方案,却没想到,会让貂蝉目睹了这一幕。

    “温侯啊温侯,你连自己的女儿都要杀,难道你的眼里,真的只有自己吗……”

    貂蝉轻咬着朱唇,不言不语,心中的失望,却都写在了脸上。

    连自己的女儿,都忍心抛弃,不惜射杀,更何况是她这个妾室。

    “如果换成是我,恐怕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拔箭相向吧,唉……”

    沉吟之际,貂蝉那国色天香的脸上,伤感渐渐黯然下去,渐生一丝明悟与决毅。

    便在这时,吕灵姬已奔回了本阵,满脸的气愤与黯然。

    “陶州牧,你要我传的话,我已经传到,他的回答你也看到了,从今往后,此人是生是死与我无关,你想怎样便怎样吧。”吕灵姬悲愤的说道。

    陶商看了她一眼,正色道:“吕布既然不肯让城别走,那城破之时,就是他丧命之日,你真的不担心?”

    “他先是抛弃了我,现在又要射杀我,这种无情无义的父亲,不要也罢,我已与他恩断义绝,你怎么对付他,都与我无关。”吕灵姬咬着牙,斩钉截铁道。

    陶商不再说话,只微微点了点头,心中却在为吕布叹惜。

    堂堂天下第一武者,竟然沦落到连自己的女儿,都对他失望透顶,对于他的生死无动于衷,也难怪历史上的吕布,会最终败亡。

    性格决定命运,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罢了。

    叹惜之意骤然一收,陶商目光射向貂蝉,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貂蝉,跟我去会一会你的吕温侯吧。”

    本是黯然神伤,处于失望之中的貂蝉,听得他突如其来的这话,心头顿时一震,看向陶商的眼神中,平添一丝尴尬。

    她冰雪聪明,当然知道陶商带他去见吕布,是想利用自己,使激将法诱吕布出战。

    尽管刚才吕布那残酷无情的一幕,已经令她对吕布彻底失望,但名份上,她到底还是吕布的妾室,若这般跟着陶商出现在吕布面前,这叫她颜面上如何能过得去。

    就在貂蝉失神犹豫之时,陶商已猛一伸手,将她拉到了自己的马上,拉入自己的怀中,双臂一拢,将她怀拥在了身前,二人共乘一马。

    貂蝉心中一惊,本能的就想挣扎,陶商却紧紧怀抱着她,二话不说,在一队亲兵的保护下,大摇大摆的就向着寿春东门而去。

    貂蝉挣扎了几下无果,知道陶商不会由着她,又想起吕布的狠心,便是一咬牙,干脆放弃了挣扎,只酥红着脸,任由陶商随意。

    两人骑着一匹马,缓缓向前,城头上吕布的身影已越来越清醒,貂蝉心情渐渐不安起来,隐隐有几分羞意。

    堂堂温侯的夫人,现在却靠在陶商这个吕布的死敌臂弯中,几乎是肌肤相触,贴的这么近,在万众瞩目之下,公然前去向吕布挑衅,这让她心中岂能没有几分羞意。

    很快,她的心跳加速,胸前傲峰剧烈起伏,陶商拢在前边执缰绳的手臂,隐隐已能感觉到那种起起伏伏的挤压感。

    怀抱着吕布的女人,前去向吕布挑衅,这种感觉,舒服啊……

    陶商心中畅快,行不得多久,便停下了脚步,止步于敌方强弓硬弩的最佳射程之外。

    昂首仰望敌城方向,陶商怀拥着貂蝉,高声道:“吕布,我好心放你一条活路,你不领情也就罢了,还狠心的要射杀自己的亲身女儿,你还配为天下第一武者吗,有胆你就出城与我决一死战,别躲在城里做缩头乌龟,叫天下人笑你没种。”

    年轻人威如雷鸣般的喝声,震动天地,城上城下,两军将士无人不闻。

    东门城楼上,本来已经平伏下情绪的吕布,鹰目之中,立时又迸射出怒色。

    眼前陶商这个死敌,先派自己女儿前来,接着又亲自前来羞辱挑衅自己,吕布胸中怒火再燃,恨不得即刻冲下城去,宰了那可恨的小子。

    怒火冲脑的一瞬,吕布却又强行冷静下来,刀削的脸上扬起一抹不屑,冷笑道:“小奸贼,你以为你想用激将法诱本侯出城,雕虫小技,本侯会上你的当么,可笑。”

    吕布话音方落,成廉指着城前大叫:“主公,陶商小贼怀中抱的那个女人,好像是二夫人啊。”

    吕布身形剧烈一震,急是举目细望,蓦然间,认出了陶商怀抱那女人。

    不是自己的妾室貂蝉,还能是谁!

    刹那间,吕布的自尊,如被雷击一般,自尊受到了比方才现沉重的一击,胸中气血激涌,一口老血眼看着就要喷将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