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以杀立威

第一百九十四章 以杀立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陶商却只淡淡一笑,目光向着望去,但见义成的东门已经大开,城头上“吕”字大旗也已降下,数千名淮南士卒跪伏在城门两侧,竟然是开城献降之势。

    “守城之军,竟然不战而降!?”花木兰口中惊奇,惊叹的目光望向陶商,自是深为陶商惊人的洞察力所折服。

    陶商却一脸云淡风轻,口中感慨道:“看来这幸运属性果然有用,前有陈登,后有杨弘,吕布,你喜欢背叛别人,却两次栽在被人背叛手中,可真是讽刺啊。”

    当日,那由义成城中送出的第二封密信,正是杨弘的降书。

    杨弘在信中,不但透露了吕布将要劫营的计划,还声称将在关键的时候,开城献降,助他攻破义成。

    陶商对杨弘这个人,了解的并不多,只知他是袁术最信任的谋士。

    但当陶商得知,杨弘畏于吕布的威胁,诱使袁术只身前往吕布军中,反被吕布控制后,陶商就判定,杨弘此人心中没有忠心,也只不过是个见风使舵,反复无信的小人。

    反复无信这种性格,就像是毒药,只要吃下去了,就永远的戒不掉。

    就像是吕布,像是刘备,一生都在重复着投靠他人,再背叛他人,这种反复无信的生活之中。

    不同的是,吕布没刘备那么奸,最后失败了,落下个反复无信,三姓家奴的恶名。

    而刘备却成功了,成就了蜀汉帝国的霸业。

    正所谓成王败寇,刘备成功了,所以他的斑斑劣迹也就没有人在意,甚至还有人会把他的屡战屡败,屡投屡叛,美化成为百折不挠,成了他的优点。

    杨弘和刘备,都是这种人。

    故陶商收到杨弘那封信后,就有一半相信,杨弘投降是真。

    至于那另一半,陶商就只能靠自己身上的“幸运”属性了。

    如今的结局证明,陶商足够幸运。

    神思间,陶商已勒住战马,停上了大军前进的脚步。

    果然见杨弘只身飞马前来,翻身下马,趋步上前,恭敬的拜伏于陶商马前,“弘与淮南士民,盼望陶州牧吊民伐罪,救民于水火已久,如今终于把陶州牧盼到,弘特率义成军民,弃暗投明,愿归顺于陶州牧,请州牧接纳。”

    陶商却没有像对待以往的降将那样,摆出一副求贤若渴的样子,滚鞍下马,把杨弘热情的扶起来,感动的大赞一番杨弘,再对他封官进爵。

    陶商只是俯视着他,冷笑道:“我还真没看出来啊,原来杨弘你竟然还是个为国为民的大好人,你这个大好人,这么多年来又为什么要帮着袁术鱼肉淮南百姓呢?”

    杨弘脸色一变,眼神有些惊讶,似乎没想到,陶商不按他设想的剧本出牌。

    尴尬了一瞬,杨弘长叹一声,无奈道:“弘虽想除掉袁术,无奈势单力薄,只能隐忍蛰伏,日夜巴望着陶州牧这个明主到来,弘才有机会借着吕布之手,除掉袁术,再暗中帮助陶州牧除掉吕布,弘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还请州牧体谅。”

    三言两语,杨弘便把自己的所作所为,形容成了“卧薪尝胆”。

    “死的都能说成活的,黑的都能说成白的,你这张嘴可真够跟张仪一比了……”

    陶商冷笑一声,突然间眼眸一瞪,喝道:“来人啊,把这个反复无信的小人,给我拿下。”

    号令传下,左右亲兵一拥而上,将杨弘按倒在地。

    “陶州牧……你这是做什么……弘是真心归顺于州牧,还请州牧明鉴啊……”杨弘大惊失色,跪在地上哇哇大叫。

    陶商却冷冷的瞪着他,厉声道:“你这反复无信的小人,先叛袁术,再叛吕布,如今眼见吕布穷途末路,又想到我陶商手底下混饭吃,明明是棵毫无忠信可言的墙头草,却还敢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为国为民,我陶商生平最恨你这种说一套做一套的伪君子,来人啊,把这厮给我五马分尸!”

    杨弘这种毫无忠信,智谋才华又平平之徒,陶商留着他也没什么用,倒不如杀了他,以震慑人心。

    陶商麾下,也不乏陈登这等背叛旧主,归降自己的人,他就是要用杨弘的血,来警告这些人,休想对我心存异心,否则,杨弘就是你们的下场。

    为了达到为个目的,陶商连多一台“提款机”也不要了,非杀杨弘不可。

    “陶州牧饶命啊……听我解释……听我解释啊……”

    杨弘惊恐到极点,嚎陶大叫,陶商却无动于衷,坐看士卒们用五匹马,将他四肢和脖子套上。

    人已架在半空,陶商毫无一丝心软,抬手一摆。

    号令传下,五名骑士同时抽动马鞭,五匹战马发向着五面狂蹬出去。

    咔嚓嚓——

    一声恐怖的骨肉撕裂声响,杨弘的嚎叫求饶声消失,五匹战马拖着血淋淋的尸块,四面奔了出去,
娇妻的逆袭笔趣阁
只留下一滩模糊的血肉在原地。

    左右陶军将士,皆暗吸了一口凉气。

    跟随在身后的陈登,目睹了这惨烈一幕,额头间更是悄然浸出了一层冷汗。

    匍匐于地的几千降卒,更是深深的被震慑,无不吓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气,对陶商这个新主,充满了发自内心的畏惧。

    用杨弘一条命,陶商轻易的镇慑住了所有人心。

    目的已达到,陶商抬起头来,鹰目直射西面,扬刀喝道:“大军先入义成,休整两日,随我直取寿春!”

    ……

    江东,秣陵城。

    自平定江东之后,小霸王孙策就在周瑜的建议之下,将自己的军府所在,从吴县搬至了这座长江边的城池。

    周瑜说,这座城池虎踞龙蹯,乃王气之地。

    军府大堂中,一面巨幅的地图,高悬在壁上,孙策正背负着双手,明朗如星的眼睛盯着地图,倾听着麾下文武,分析天下局势。

    “公孙瓒已是穷途末路,相信用不了一年,袁绍就将攻破易京,到时候必然会挥师南下,争夺中原……”

    阶下,那口若悬河,侃侃而谈的美男子,高冠长剑,朱唇粉面,往人堆里一站,一副鹤立鸡群的气质。

    那份俊美,即使连自负相貌堂堂,英武不凡的孙霸王,都自惭不如。

    这位美男子,正是传说中的江东美周郎,令多少江南女子,日思夜想的周瑜。

    此刻的周瑜,正站在孙策的向后,玉做的指头比划着地图,纵论天下。

    大堂两侧跪坐的众江东豪杰们,除了白发苍苍的张昭一脸不以为然,其余众人无不聚精会神,洗耳恭听,一副副无知小孩,倾听先生教诲的模样。

    纵然是孙策,也不住的频频头。

    “袁绍挥师中原,曹操便是他最大的敌人,袁绍兵力虽强,曹操却有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柄利器,两大诸侯交锋,胜负实难预料,不过对于我们来说,却正是集中全力,攻灭刘表,夺下荆州,全据长江的大好机会。”

    周瑜滔滔不绝了一翻,又把手从中原移向淮南,“至于淮南方面,近闻那吕布已经兵变,夺了袁术的权,以吕布的统兵之能,多半会在义成一线,与陶商的徐州兵形成对峙之势。待他们两败俱伤,吕布的实力被消耗的差不多时,我们便可趁势挥军北上,一举夺下淮南,全据扬州。”

    “那个时候。”周瑜提高了嗓门,“我们再拿下益州,整个南方半壁天下,就全都会被伯符你收入囊中。那时无论是曹操还是袁绍据有北方,我们进可争夺中原,退可凭借江淮秦岭之险自保,伯符何愁霸业不成。”

    孙策听着是连连点头,俊朗的脸上,洋溢起丝丝笑容,仿佛已在勾勒伟大的蓝图。

    “这其中,重中之重,就是拿下淮南。我估计用不了一月,曹操就会从南阳回兵,东征徐州,陶商只有回师,那时就是我们……”

    “淮南急报——”

    正当周瑜说到关键之处时,堂外斥侯飞奔而入,打断了他的洋洋洒洒。

    斥候急入,将一道最新的情报帛书,奉于了孙策。

    孙策将帛书接过,拆开了扫过几眼,蓦然间,俊朗的脸上掠起了惊奇之色。

    “这个陶商,竟然这么快攻下了义成,进围寿春?”孙策脱口惊道。

    这消息一说出,堂前江东豪杰们,皆是神色一震。

    周瑜也玉面一变,“怎么可能,吕布就算再不济,也不至于这么快就失了义成吧。”

    见周瑜不信,孙策便将情报给了他。

    周瑜接过情报一看,俊美如玉的脸上,顿时也掠起了丝丝惊异。

    显然,他和孙策二人一样,皆没有料到,吕布能败的这么快,眼看着陶商就要夺下寿春,全取淮南。

    “这个陶商,用兵当真有这么了得吗?”周瑜如星的眼眸中,闪烁着不信。

    孙策也是一脸狐疑,“听说此人近年来异军突起,连败刘备曹操,确实是个奇人。”

    周瑜脸色愈奇,他了解孙策,深知其眼光极高,放眼天下,能让孙策看得起的人,也就寥寥几人。

    这个陶商,却能得孙策这么高的评价,自然是非同寻常。

    惊异只片刻,周瑜便恢复了冷静,星眸中已燃起一丝杀机,“寿春若失,整个淮南就要尽数落在陶商手里,我们全据扬州的大计就要被破坏,无论那陶商有多强,我们现在也绝不能再坐山观虎斗,伯符,是该动手的时候了。”

    孙策神色微微一震,负手而立,目光凝视着地图,陷入了沉默之中。

    沉吟片刻,孙策俊朗的脸上,泛起了一抹冷笑,“陶商不是派那张仪跟我结盟么,我这个盟友,岂能不施以援手,传令下去,明日大军北上,直奔寿春,我要好好去帮帮我这位好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