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一百九十章 水上我最强

第一百九十章 水上我最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刻钟后,两支舰队,进入了彼此的箭射范围。

    吕军阵中,巨大的斗舰上,曹性昂首俯视着陶军数量又少,战船又小的舰队,眉宇中流转着不屑。

    “高顺,你不是跟温侯说我曹性不善水战吗,今天,我就证明给你看,你曹性不光箭术超凡,我还是精通水战的天才!”

    曹性的眼眸中,燃烧起扬名的烈焰,抬手一指,喝道:“擂鼓,摇旗,全军压上,撞翻敌船!”

    桅上的旗手迅速摇动信号旗,隆隆的战鼓声冲天而起,号令传下,一艘艘斗舰上,千余弓弩手,即刻向陶军战船,发动了铺天盖地的箭袭。

    箭如雨下。

    借着居高临下,以及数量上的优势,一轮箭袭罢,陶军立刻被压制,众水手们极力的缩于船中,不敢冒头。

    方一交锋,徐盛就陷入了不利的局面。

    “夫君,我军的战船到底还是小于敌人,徐盛都被压到抬不起头了。”花木兰看向陶商,神情担忧。

    陶商毫无担忧,反而一笑:“水战交手不比陆上,曹性这厮太过嚣张,我料徐盛只是在试探他的虚实。”

    陶商虽自信,花木兰却忧心不减,不安的继续看向水面。

    淮水上,曹性完全占据了上风,更加轻视陶军,催动着他的战舰,顺流直下,弓弩箭飞蜂般狂射。

    徐盛却屹立在船头,头淋着大雨,挥动着手中战刀,将袭来箭矢挡开。

    他的自信,他的无畏,稳住了陶军将士,令他们咬牙支撑。

    转眼,两军接近百步。

    徐盛的眼眸中,陡然掠过一丝冷笑,扬刀大喝一道:“突击队,给我冲上去!”

    号令传下,位于后阵的数十艘艨冲舰,陡然间加速前进,如梭鱼一般,向着逼近的敌军大舰冲去。

    他要以小船缠住大船,令士卒突上敌船,近身接战。

    旗舰上的曹性见状,脸色顿时一变,显然没想到这个徐盛这么猛,竟然会来这一招。

    曹性急是大喝:“弓弩手,给我狠狠的射冲近前的敌船,休得令他们接近大船。”

    号令传下,上千名吕军弓弩手,即刻调整方向,利箭从天而降,形如天罗地网一般,向着徐盛派出的突击船队狂轰而去。

    曹性自信的以为,凭着自己强弓硬弩的优势,可以射杀那些不惜命的敌人,很快,他却发现自己错了。

    箭网虽密,竟是挡不住陶军小船的冲势。

    “曹性,千万别小看我的小船……”徐盛嘴角扬起一抹得意。

    吕军不知道,甚至是陶商也不知道,他这些艨冲小船,看起来虽小,却打造的极为结实,外面蒙上了厚厚的羊皮,甚至连自家的神臂弓也未必射得穿,更何况是敌方的弓弩。

    这支防护力极强,速度奇快的突击队,正是徐盛为了以弱胜强,杀敌方一个措手不及而改装。

    转眼间,二十余艨冲舰,如一条条巨大的箭鱼一般,迎着密集的箭雨飞快前行,如风一般的穿入了淮南水军舰阵中。

    徐盛亲自指挥着其中一艘,放过其他战舰,直奔敌方旗舰而去。

    五十步……

    三十步……

    二十步……

    轰!

    一声木头断裂的重击声中,装有撞角的艨冲前端,重重的撞在了敌方旗舰侧面,整艘斗舰剧烈的晃了起来,舰上的士兵纷纷摇晃,竟有几人坠落水中。

    就在舰上敌人陷入短暂慌乱的空隙,徐盛赤起半边膀子,大喝一声,提着战刀跳上了敌舰,手中战刀狂舞如风,斩向了惊慌的敌卒。

    他的身后,艨冲上的突击士卒们,皆弃桨换刀,跟随着徐盛杀上敌船。

    与此同时,整支突击队一往无前的楔入到敌阵中,犹如一柄利刃,轻易的撕开了一道口子,然后顺势而过,转眼间就将淮南水军从中分为两截。

    敌方船队阵形被破,后面的七十余艘大小船只,迅速发力前进,顶着着敌人的箭雨前行,弓弩手们奋力的还击,以压制敌舰上的火力,掩护各条突击舰抢攻。

    观边处,观战的陶军将士们,此刻已是欢声雷动。

    樊哙惊奇的叫道:“真没想到啊,这个海贼武力平平,水战却这么强,太让人意外啦。”

    陶商也面欣慰,笑道:“你可别小瞧了徐文向,陆战他不是你们的对手,水战交手,十个你都不是他的对手。”

    水寨之中,隆隆的鼓声冲天而起,助威呐喊之声冲天云霄。

    徐盛则威势大作,战刀狂扫,疯狂的收割敌卒人头。

    鲜血飞溅,血与雨落遍全身,腥风血雨中的徐盛,如一员无敌之将,无人能挡。

    位于上层甲板上的曹性,这个时候已脸色苍白,惶恐到乱了阵脚。

    他以为,水战就是凭着人多,船坚高大,一路压
大明佞臣笔趣阁
过去就行了,却没想到,竟然还有徐盛这一招,以少胜多,轻松的瓦解了他的阵形。

    曹性更是惊恐的发现,一员舞刀的陶军战将,登上战船后竟如履平地般,从下层甲板一路杀上上层甲板,直接就冲着他杀来。

    “杀了那狗贼!”曹性颤声大叫。

    甲板上的亲军士卒们,疯了似的扑向徐盛,却如蝼蚁一般,被徐盛尽皆摧杀。

    曹性弯弓搭箭,想要凭着箭术射杀徐盛,但此时船上风大浪大的,摇晃不定,连站都站不住,更何况是开箭。

    转眼间,徐盛已杀至曹性跟前。

    他手提着滴血的战刀,大口的喘着气,顶着大雨,挟着血腥的杀机,大踏步的逼向曹性。

    “无名鼠辈,老子要你的命!”曹性无路可退,鼓起勇气,大吼一声,提刀向徐盛杀去。

    “大河之上,你也配跟我一战……”

    徐盛嘴角扬起傲然冷笑,铁塔般的身形忽然如影而动,如血色的闪电从曹性撞去。

    这个时候,一道风浪打来,战舰剧烈的一晃,曹性脚下不稳,立时失去了方寸,身子向旁一歪。

    徐盛久习风浪,船虽摇的剧烈,他却如履平地般,身形没有丝毫动摇。

    瞬间息,一道跌跌撞撞的身影,和一道稳如铁塔的身形,错手而过。

    一声惨叫,一道鲜血飞溅。

    曹性的左臂,在交手瞬间,被徐盛一刀斩落。

    惊痛的曹性一声嚎叫,翻倒在了地上,手捂着断臂栽倒在了地上。

    以徐盛的武力值,本与曹性相当,但他海贼出身,在风浪中如履凭地,反而助长了他的武力,此刻在船上的他,哪怕是英布这样的绝顶强者,都未必是他的对手,更何况是曹性。

    想起陶商下过命令,生擒敌将的功劳,两倍于斩杀,徐盛便不屑再杀曹性,几步杀至船桅处,战刀朝着旗帜的绳索狂斩而出。

    巨响声中,“曹”字战旗被斩落,坠入了风中。

    将旗折倒,意味着旗舰的失守,其余淮南水军各船,瞧见旗舰失守,军心瞬间崩溃。

    失去旗舰指挥,军心又瓦解,各船就此崩溃,只顾四下逃散,哪里还敢再战。

    徐盛岂夺下敌舰,扬起自己的“徐”字大旗,催动着自己的水军,对败溃的敌舰穷追不舍。

    三千多的淮南水军,先前占有上游之利,顺流而下速度何其之快,这时败溃起来,上游之利却在了他的致命的软肋。

    掉头不及之时,两百多艘战船,很快被陶军追杀,逐个击破。

    一个时辰的水战,终于结束,三千淮南水军被杀得尸浮江面,血河如注,近有千人投降,死伤近两千之众。

    两百艘战船,除了半数被毁之外,其余皆落入了陶军的手中。

    得胜的徐盛,并没有趁胜向着敌方水营杀去,那里还有吕布的步军驻防,凭着他这点水军,还没有能力杀上岸去。

    不过,这已经足够了。

    吕布的水军已被彻底毁灭,就此丧失了淮河制水权,对陶商的粮道将构不成威胁,陶商的步军主力,就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尽情的进攻义成城。

    “嘀……系统扫描,宿主获得淮河水战胜利,获得魅力值2,宿主现有魅力值65。”

    脑海中响起了系统精灵的提示音,陶商欣喜不已,亲自往栈桥去迎接徐盛。

    水岸边上,成千上万的将士们,已经聚集在了水边,用喝彩声迎接他们的水军同袍归来。

    一艘艘的战舰靠岸,徐盛一马当先跳下战船,将生俘的曹性也扔下了船来。

    “陶州牧饶命,曹性愿归顺于陶州牧,请陶州牧开恩。”断臂的曹性滚落于地,趴在陶商面前便巴巴的求饶。

    这曹性倒也有几分箭术,如是手臂没有断的话,还有几分用处,如今已成了个废人,还这般贪生怕死的德性,只能引起陶商的厌恶。

    “把这个胆小的废人,给我拉下去吧,完了我再处置他。”

    陶商挥手冷冷一喝,曹性现在的用处,也只能充当“提款机”,以供陶商搜取残暴点了。

    “盛幸不辱命,为主公歼灭敌军水师,特来向主公复命。”一片欢声中,血染的徐盛,笑着向陶商一拱手。

    陶商哈哈大笑,拍着徐盛肩道:“文向啊,这一仗你打的漂亮,若我拿下淮南,你就是首功,走,咱们喝酒去。”

    陶商搂着徐盛的脖子,大笑着还往大营去。

    陶军大营这般欢声雷动,上游吕军水营里,却死一般的沉寂。

    一个个吕军士卒,目瞪口呆,神色愕然,还在沉陷于己军水军覆没的惊恐中,无法自拔。

    赤兔马上的吕布,脸色铁青阴沉,鹰目之中,闪烁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三千水军,就这样被陶贼灭了?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