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一百八十八章 风云突变

第一百八十八章 风云突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寿春城,皇宫。

    金碧辉煌的宫殿中,皇帝袁术正沉浸于酒池肉林中,与三千佳丽嬉戏玩耍,寻欢作乐。

    就在几天前,他的太子已率两万大军出征,他深信,凭借着与陶商势均力敌的兵马,再加上有吕布这员天下第一武将相助,他的宝贝儿子守住盱台是绝不在话下。

    只要盱台不失,陶商就无法渡过淮河,无法威胁到寿春,谁也就扰不了他寻欢作乐的兴致。

    高枕无忧之下,袁术当然要尽情的快活,享受这帝王的乐趣。

    华灯高挂,亮堂堂的大殿中,袁术正左拥右抱,照例喝着美酒,品尝着美人的香唇。

    “报——纪灵将军从前线归来,正在殿外求见。”

    大殿外,传来了御林军士的叫声,打乱了袁术的雅兴。

    “莫不是耀儿已经逼退了陶商那小贼,派纪灵回来告捷么,快传他进来。”袁术兴致大作,便令将纪灵传入。

    片刻后,一身是血,灰头土脸的纪灵匆匆入殿,扑嗵就跪在了阶前,颤声道:“禀陛下,太子殿下中了陶贼的激将法,主动后撤让陶贼渡江,结果被陶贼派骑兵从上游偷渡,前后夹攻大败我军,罪将力战不敌只能逃回寿春向陛下报急,太子殿下已被陶贼所擒了……”

    噗——

    袁术刚刚吞到嘴里边的酒,给纪灵这晴天霹雳,惊得一口喷了个精光,整个人顿时僵硬在了榻上。

    惊愕了片刻,袁术肥硕的身躯,腾的跳了起来,肥脸惊恐愤怒到扭曲变形,指着纪灵歇厮底里的大骂道:“你们这群废物,朕给了你们两万大军,你们怎么败的这么快,太子他为何要放陶贼过河,他蠢昏了头吗?”

    面对袁术的大骂,纪灵是一脸惭愧,只得将陶商如何用吕灵姬激袁耀,袁耀又如何自以为是,想半渡击陶军,结果却被李广的神箭营拖住,又被陶军趁机以骑兵偷渡,奇袭大破的经过,默默的道了出来。

    扑嗵!

    袁术肥硕的身躯,一屁股的跌坐在了龙座上,整个人惊魂失措,已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万没有想到,陶商竟然会奸诈到这种程度,略施手段便叫袁耀中计,就连杨弘都没有看出来。

    他更没有想到,陶商竟在训练出神箭营这样的骑兵,弹指之间,就把他压箱底的三千骑兵给灰灰了。

    三千骑兵,两万大军大败,就连太子也被陶商生擒。

    这是何等巨大的危机!

    恨怒惊恐中被折磨了半晌,袁术终于是回过神来,急是下令传诏他的文武百官入朝,共商应对之策。

    盱台大败的消息,早已遍传寿春,上至官吏,下至百姓,无不是震惊恐慌。

    那些惊慌的大臣们,则连夜被袁术传入了宫中。

    众臣齐集,脸色苍白的袁术,环看一眼众人,有气无力道:“尔等都已经知道了,我军盱台大败,太子也被陶贼所擒,小贼猖狂,国家危难,尔等谁有破敌之策?”

    众臣们都低头不语,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却没人能吱声献计。

    袁术又是恼火又是失望,万不想群臣这般怯懦,当此国难之时,却无人能为他分忧。

    正当这时,又一员御林军士,手持急报入内。

    “禀陛下,镇东将军吕布收拢了我前线败兵,已弃却盱台城,一路退往义成,请陛下尽起寿春之兵,会合他的兵马,御驾亲征抵挡陶贼入侵。”

    吕布竟然弃了盱台城!

    袁术顿时又大怒,但转念一想,袁耀主力大败,吕布不敢守盱台也是没有办法,好歹吕布还收拢了些败兵,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到了眼下这个地步,看来朕也只有御驾亲征了……”袁术长叹了口气,不情愿道。

    话音方落,阎象忙站了出来,拱手劝道:“陛下,那吕布反复无常,如今他又收拢了我前线败兵,势力大增,京师之兵满打满算也只有一万,还不及吕布兵多,若那吕布心存反意,陛下岂非自送虎口。”

    袁术身形一震,顿时又犹豫了起来。

    这时,御林军却将一封书信献上,声称是同在吕布军的杨弘送到。

    袁术将书信展开一看,脸上的疑色一扫而空,拍案道:“杨爱卿在信中说了,吕布在撤退中中了陶商的埋伏,身负重伤已经不省人事,眼下其军中无首,正待着朕去收拾军心,朕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传令下去,今晚就起寿春之兵,随朕前往义成。”

    阎象还待再劝,袁术却深信杨弘,当即下令退朝。

    当天夜里,袁术只能无奈的离开了他的温柔乡,率领着他仅存的一万多水陆兵马,前往义成城,去接收吕布之军。

    ……

    数天后,义成城,吕布军大营。

    自失盱台后,这座城池就成了拱卫寿春城的最后一道屏障,吕布率一万两千多兵马,弃盱台沿淮水一路西退,退至这里后便不敢再退,只能安营扎寨。

    中军大帐内,吕布高坐于上,手握着方天画戟,目光冷峻如冰。

    他在等待着什么。

    “主公,我们真要这么做吗?”素来沉默寡言的高顺
御天神帝小说5200
,终于忍不住开口。

    吕布睁开眼来,瞪了他一眼,一句话也没说,又闭上了眼。

    另一侧侍立的陈宫,则捋着短须,冷冷道:“我们想要跟陶商对抗,想要重新夺回徐州,就必须要把整个淮南握在手里,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可是……”高顺欲言又止,却仍是道:“可袁术终究是在我们落难投奔之时收留了我们,我们这么做,似乎有点忘恩负……”

    高顺看了一眼吕布,他的眼皮正在微微抖动,一个“义”没有再说下去。

    陈宫也一时语滞,不知该怎么回应。

    高顺说的是事实,袁术在他们走投无路时收留了他们,给他们钱粮,给他们地盘,负袁术,代表着不义。

    陈宫的目光,看向了吕布。

    沉默许久,吕布缓缓的睁开眼,冷冷注视着高顺,反问道:“袁术称帝,大逆不道,本侯为国除逆,何来不义?”

    一句“为国除逆,何来不义”,把高顺彻底的给堵了回去,堵到他哑口无言。

    尽管他知道,吕布将要做的事,纯粹是出于私心,但只要打上“为国除逆”这四个字,就拥有了大义。

    谁让袁术这蠢货,非要称帝。

    敢称帝,就是逆贼,人人得而诛之!

    高顺沉默下来,无话可说。

    “禀报主公,袁术的车驾已入辕门,正往大帐这边来。”帐外响起亲兵的叫声。

    大帐中,气氛即刻肃然起来

    吕布深吸一口气,腾的站了起来,手提着方天画戟,大步流星的步向帐外。

    陈宫和高顺等文武将官,不敢迟疑,也都跟了出去。

    还在,一直躲在角落里的杨弘,也轻叹一声,无奈的跟了出去。

    一众人马才走出大帐没几步,就看到袁术肥硕的身形,从御辇中跳了下来,趾高气昂的直闯中军大帐。

    当袁术那双眯眯眼,认出了吕布之时,肥脸不由一变。

    杨弘在信中可是说,吕布负身重伤,昏迷不信,怎么又会毫发无伤的出现在这里?

    正当袁术狐疑时,吕布画戟一扬,大喝道:“来人啊,把袁术这个逆贼,给本侯拿下。”

    号令传下,早已埋伏好的曹性几次,率几百军士一拥而上,几下便将袁术的御林随军砍番在地,将袁术肥硕的身躯按住。

    骤变突生,袁术骇然震愕,根本来不及反应,直到被按倒在地是,才反应过来。

    这时,他才猛然省悟,吕布这是发动了兵变,背叛了他。

    “吕布,你这反复无常的小人,朕在你穷困之时收留了你,待你不薄,你竟然敢背叛朕,你这无耻之徒,你不得好死——”

    恼羞成怒的袁术,厮歇底里的大骂,愤怒的吼声在大营中回荡。

    吕布目中射出怒色,抬起一脚,狠狠的朝着袁术踢去,一脚将他踹出数步之远,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落地的袁术,一声惨叫,张口便喷了一口鲜血。

    吕布走上前去,俯身凑近袁术,冷冷道:“袁术,我吕布乃堂堂天下第一武将,你算什么东西,你以为我会甘心让你踩在我头上作威作福么,我告诉你,我等着今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受伤不轻的袁术,身形剧烈一震,气得狂咳不止,心中是懊悔不止,悔恨不该当初收留这个三姓家奴。

    痛苦的袁术,四下一扫,又扫到了杨弘所在,发现杨弘竟然站在吕布的身后,分明已是投靠了吕布。

    那一封书信,显然是杨弘在吕布的授意下,故意诱他前来。

    “杨弘,枉朕视你为忠臣,你竟然也敢背叛朕!”袁术悲愤恨怒的朝着杨弘咆哮大骂。

    杨弘的脸上,瞬间掠过一丝尴尬,似是心中有愧。

    紧接着,他却干咳几声,转眼一脸大义凛然,指着袁术,厉声斥道:“袁术,你昏庸无道,害的淮南百姓家破人亡,怨声载道,你还狂妄大逆,竟然敢称帝造反,我杨弘早就想替国家除掉你这逆贼,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如今温侯掀起义旗,振臂一呼,为国除逆,我杨弘当然要追随于温侯麾下,袁术啊袁术,你今天的下场,都是你咎由自取!”

    曾经最信任的谋士,却出卖了自己,如今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的斥责羞辱自己。

    袁术是怒火中烧,如被万箭穿心,气得头晕目眩,几乎就要吐血而亡。

    “杨弘,你这个不忠不义的狗贼,吕布,你这反复无常之徒,你们不得好死,朕终有一天会把你们碎尸万段……”

    袁术嘴里边喷血,边破口大骂,吕布却已没有兴趣再听,传令将袁术押解下去,以袁术的名义,去收编他带来的那一万兵马,以为自己所用。

    “吕布,朕饶不了你,饶不了……”

    骂声渐渐远去,大营重新又恢复了安静。

    吕布鹰目环扫四周一眼,众将士们纷纷低头,不敢正视他的目光。

    他的目光,缓缓的转向了东面,嘴角钩起一抹肃杀的冷笑,口中喃喃道:“陶商,本侯现在已夺走了袁术的一切,兵威已经复振,我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