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跪下跟我说话!

第一百八十六章 跪下跟我说话!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听得“未婚夫”三个字,吕灵姬脸畔顿时一红,流露出几分尴尬。

    貂蝉却心中暗叹:“那位袁大公子出身高贵,必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少年英雄,可惜上天不佑,竟然会被这小子所败,还被他生擒活捉,真是苍天无眼,可惜可叹啊……”

    她母女二人,思绪各不相同。

    陶商却管她许多,只管闲饮小酒。

    片刻后,帐帘掀起,半残的袁耀在亲兵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步入了大帐。

    说起这袁耀,倒也是相貌堂堂,俊美无比,可惜先前被李广一箭射瞎了只眼睛,形像大打折扣,今番一战,又被英布斩断了一只胳膊,更是形象大毁。

    现在走进来这个袁耀,独臂独眼,形同于废人一个,何等的凄惨,哪里还有半分翩翩贵公子的气势。

    “好端端的一个贵公子,却被那小子毁成这般模样,真是可怜可叹……”

    貂蝉看着袁耀这副惨烈状,心中动了侧隐之心,又暗暗的瞪了陶商一眼,似乎又在暗怨着陶商,把这样一个俊美的世家大公子,折磨成了这个样子,实在是残忍。

    陶商却对他没有半点的同情,眼前袁耀落在这般模样,统统都是他自找的。

    “袁大公子,怎么,听说你想见我?”陶商自饮着小酒,连正眼也不看他一眼。

    此刻的袁耀,虽然形容惨烈,高傲暴烈的脾气却丝毫未减,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目空一切,唯我独尊的霸道气势。

    他本就是一脸的怒火,眼见陶商这么轻慢于他,更是怒到眼珠爆裂,撑起力气,沉声怒道:“姓陶的,我父皇乃至尊天子,我袁耀乃太子之尊,你若识相就速速放了本太子,否则我父皇一怒之下,尽起倾国之兵前来讨伐你,必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好大的口气,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敢威胁我!

    陶商放下酒杯,鹰目讽刺的瞟了袁耀一眼,冷笑道:“我说袁大公子,你吓唬谁呢,你当我不知道你袁家的底细么,你袁家父子淮南骄奢蛮横,早已逼的治下百姓四处逃亡,麾下兵士也逃亡过半,满打满算也只能凑起三万兵,现在你这废物一战折了两万兵马,袁术拿什么来救你。”

    陶商一席话,戳穿了袁术的虚实。

    袁耀身形一震,暴戾的脸上瞬间掠过一丝尴尬,仿佛是被人剥光了衣服。

    尴尬只是一瞬,袁耀旋即恢复傲然,昂首道:“姓陶的,休得小看我仲家国,我们还有江东六郡,还有孙策这员虎将,只待他率江东之兵前来,辗死你就跟辗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哈哈哈——”

    袁耀想要吓住陶商,却没想到,换来的却是陶商一阵哄堂大笑,笑的肆意嘲讽,仿佛在看一个笑话。

    这位袁家太子身形又是一震,茫然恼火的立在原地,猜不出陶商在狂笑些什么。

    “袁术狂妄称帝,人人得而诛之,你们以为孙策会那么蠢,还会继续为你父子二人卖命吗,自己看看吧!”

    陶商冷笑一声,抬手将一封书信,甩在了袁耀跟前。

    袁耀迟疑了一下,还是将地上的书信捡起,低头瞟了几眼,蓦的脸色骇变。

    那封书信,正是孙策给陶商的亲笔信。

    张仪这个大忽悠,不愧是天下第一说客,去往江东未久,便凭着一张三寸不烂之舌,说得孙策天花乱坠,决心跟陶商联手,共同对付袁术。

    其实孙策早有背袁自立之心,袁术的称帝,只不过是给了他一个借口而已,张仪前来一顿忽悠,孙策当然就顺水推舟,乐得跟陶商结盟。

    这一封书信,便是孙策亲手所书,表明与陶商结盟的诚意。

    当年孙策曾在袁术麾下效力,与袁耀也曾有过书信往来,孙策的笔迹袁耀再清楚不过,一看这书信,他便认出是孙策亲笔所书。

    “孙策,你这吃里扒外的小人,我袁家待你不薄,你竟然敢背叛我——”震惊的袁耀,又惊又恨,将那书信单手揉的粉碎。

    他的嚣张气焰,他的自恃,被陶商这一封信,轻轻松松的瓦
位面游轮吧
解了大半。

    “袁术已经众叛亲离,我陶商此次讨伐你父子,上应天命,下顺民心,不但要报我的私仇,更是吊民伐罪,救淮南百姓于水火,你以为,你们父子可以挡得住我的兵锋吗!”

    陶商语气突然加重,声色俱厉,猎猎的豪言,如惊雷般在帐中回荡。

    袁耀猛然抬起头,再次看向陶商的眼神中,傲慢狂妄的气势已经大减。

    甚至,隐隐已有几分畏惧。

    陶商鹰目刃视着他,冷冷道:“所以,袁耀,你要搞清楚你现在的处境,你再也不是什么袁家大公子,更不是什么狗屁太子,你只是我陶商的阶下囚,现在我命令你,跪下来跟我说话。”

    陶商终于发火了。

    想当初,他跟袁术父子可是无怨无仇,他们却无故来犯,险些把自己给逼入绝境。

    陶商有仇必报,这个仇他岂能忘记。

    而现在,他没杀了袁耀就已经算是仁慈,又岂会容这个小子,在自己面前摆谱。

    “让我向你下跪?笑话!”

    袁耀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仰天大笑三声,独臂往背后一负,昂首挺胸,气宇慨慨轩昂,俨然一副顶天立地,无所畏惧的血性男儿的气势。

    这位血性的男儿,用鼻孔瞄了陶商一眼,冷笑道:“本太子身上流着的可是袁家高贵的鲜血,每一滴都是我袁家列祖列宗的荣耀,本太子这双腿,只跪天地,跪我父皇,你算什么东西,你不过是陶谦那些寒门老狗的犬子罢了,还想让本太子跪你,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配么!”

    最后一句“你配么”,袁耀故意加重语气,连唾沫星子都喷了出来。

    然后,他将身子一侧,鼻子一翘,头一扭,甚至连正眼都不屑于看陶商一下,好似怕脏了他的眼睛一般。

    这份气势,这份慷慨,竟是震动人心,连帐中陶军的士卒也被震动。

    就连一旁静坐的那母女二人,也不由为之动容。

    “没想到,这个袁家大公子竟然也是个血性男儿,竟能不畏他的残暴,看来我当初是错怪了他,还嫌他是个独眼,不愿意嫁给他,父亲说的没错,果然英雄不看外表……”

    吕灵姬心中暗自感叹,悄悄看向袁耀的眼神中,不由平添了几分敬意。

    貂蝉心中也暗忖:“我果然没有猜错,这位袁家公子,不愧是出身名门,虽为阶下之囚,却不为那小子的威武所屈,不愧是身上流着袁家高贵的血统……”

    母女二人在赞叹佩服着袁耀,陶商却已缓缓的站了起来,手端着一杯美酒,步下帐前,脸上带着冷笑,一步步的走向了袁耀。

    那双如刃的眼眸中,透露着丝丝凛烈的杀机,袁耀不经意的瞟到一眼,瞬间感觉到彻骨的寒意,暗暗的打了个冷战。

    他那强压下那份寒意,把高贵的头颅往旁一扬,冷哼道:“姓陶的,你作梦去吧,本太子就算是死,也不会向你这种人下跪。”

    “有骨气,够胆色……”

    陶商已走到面前,向左右士卒示意一眼,喝道:“来人啊,把高贵的袁大公子,给我按住。”

    左右虎士一拥而上,将袁耀双肩按住,叫他动弹不得。

    “姓陶的,你想干什么!”袁耀拼力挣扎,怒喝一声,语气中却有些颤栗。

    “把棍子给我拿来。”陶商伸出了手。

    亲兵虎士赶忙将竹棍拿来,放在了了陶商的手心里。

    “有女人在场,今天我就不扒你的裤子了,袁大公子,你可千万要撑住,别让我小看你。”陶商冷笑着,将手中之酒一饮而尽,酒杯一扔,缓缓走到了他的身后。

    “陶贼,你想干什么,放开我——”袁耀还没看出来,又慌又怒的大叫。

    陶商却站在他的身后,手中竹棍高高的举起,臂上青筋抽动,蓄足了力量,停顿了几秒钟,突然间挥落而下,朝着袁耀的屁股狠狠的抽了下去。

    啪!

    一声清脆的抽打声响起,袁耀身子一颤,嘴巴一咧,立时发出“嗷”的一声杀猪般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