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一百七十九章 陶商惊人的判断力

第一百七十九章 陶商惊人的判断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番的开解后,关羽心中的郁闷释放了不少,便想告退而去。

    就在他刚要走之时,却忽然间想起什么,停下了脚步。

    迟疑了片刻,关羽还是压低声音,小心翼翼道:“大哥,近日听闻陶商那奸贼,强娶了那糜贞,大哥听说了这件事没有。”

    刘备身形微微一震,心头如被针扎了一般,自己这义弟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假装没有发生便罢了,非要提自己的伤心事。

    “陶商的一举一动,岂能瞒过为兄的耳目,我早知道了。”刘备淡淡道,语气神态故意显的不以为然。

    关羽叹了一声,咬牙道:“那糜贞本该是大哥的妻子,却被陶商那奸贼强娶,这奸贼如此羞辱大哥,实在是可恨!”

    关羽不提“羞辱”二字还罢,这般一提,刘备非但没有得到安慰,反而又像心头被狠狠捶了一拳,一张灰白之脸,顿时阴沉了下来。

    “是啊,那小子不仅羞辱了为兄,他还抢走了貂蝉,抢走了二弟你喜欢的女人,早晚他也会用同样的手段,来羞辱二弟你!”刘备冷冷的回了一句,似乎在故意也要戳关羽的痛处一般。

    关羽身形登时一震,一张赤脸涨红到发紫,拳头紧握,眼神既是愤怒,又是尴尬羞恼。

    他看了刘备一眼,从那张不爽的脸上,关羽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那话,令自家兄长难堪了。

    他心中不安,只好强压下窝火,赤脸上勉强挤出一抹笑意,“大哥莫要误会,愚弟只是深恨陶贼的无耻,并没有别的意思,愚弟发誓,终有一天会将陶贼碎尸段,为大哥报仇雪恨。”

    刘备阴沉沉的脸上,马上就多云转晴,也觉得方才对关羽的反讽,有点伤了自己兄弟的心。

    他便拍了拍关羽的肩膀,故作不以为然道:“二弟你对为兄的心意,为兄又岂能不知呢,放心吧,为兄没有怪你。”

    关羽这才松了一口气。

    刘备又站起身来,站到地图前,负手而立,凝视着徐州二字,傲然道:“大丈夫何患无妻,女人如衣服,破了就破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待他日为兄实现光复徐州的大业后,定会让你亲手斩杀陶贼,你喜欢的那个貂蝉,仍然会是你的。”

    “多谢大哥,有大哥这番话,羽就放心了。”关羽忙也起身,拱手深深一拜,对刘备充满了敬佩。

    刘备脸上阴霾尽扫,枭雄的傲气再身,他来到门外,站在高阶之上,目光向着东方望去,深陷的眼眶中,燃烧着丝丝阴冷的杀机。

    “陶商小贼,你对我的羞辱,我迟早叫你十倍偿还,还有糜贞,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小贱人,早晚我也会让你匍匐在我的脚下,哭着向我求饶……”

    ……

    下邳城。

    陶商已从糜贞的温柔乡中出来,谋划着下一步的方略。

    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拨出了一笔巨款,令张仪建立起一支遍布于天下的情报细作网络。

    正的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其中的“知彼”,很大程度上指的就是敌方情报。

    陶商深知,有时候一条小小的情报,甚至能够改变整个战争的进程,决定一个国家的命运。

    就如历史上的官渡之战,如果没有许攸叛逃,把乌巢粮仓的布防情报透露给曹操,曹操也不可能顺利的烧粮成功,官渡之战的结局就极有可能改变,整个历史走向也将天翻地覆。

    正因知道情报的重要情,陶商才要下大力气,组建情报网络体系,而张仪这个天下第一大忽悠,正擅长于此道,自然要把这个任务交给他。

    组建这样庞大的情报体系,当然要花巨额的钱财,以前陶商穷,现在他娶了糜贞这么个“富婆”,糜家富可敌国的财富都是他的,他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这点钱对他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

    情报网络组建的同时,陶商也在抓紧编练新军,经过对降卒的整编,再加上新招募的新兵,陶商麾下实际控制的兵力,已经达到三万两千之众。

    这其中还包括有一千多轻骑,两百多重骑兵。

    这样一支拥有骑兵,数量可观的军队,放眼天下,也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有了这支兵马,开春之后,陶商已经在考虑对外扩张,把自己的战旗,插到徐州以外的地盘上去。

    毕竟,坐守徐州,哪怕你把这一州治理的再富饶,最终也只会跟刘表一样,坐以待毙。

    何况徐州不同于荆州,乃四战之地,就拿曹操来说,现在虽正与刘张二诸侯对峙于南阳
农家小少奶全文阅读
一线,一旦抽出空来,必然会再次进攻徐州。

    陶商知道,他必须趁着曹操无暇东顾的这宝贵的时间,迅速的扩大自己的地盘,然后才有实力跟曹操争夺中原。

    至于向哪个方向扩张,陶商跟陈平等谋士们,也经过了一番权衡研究。

    北面青州方向,袁熙此人能力一般,挥师北上拿下青州,倒未必没有可能,但却公开挑衅了袁绍这巨头,以他现在的实力,全面跟曹操开战都成问题,何况是袁绍。

    出兵青州,显然是不明智的。

    至于兖州方面,曹操虽然前番受挫,但未伤筋动骨,此刻与其开战,很有可能是两败俱伤,然后被袁绍趁势南下摘了桃子,这种活雷锋陶商自然是不会干的。

    讨论来讨论去,最后只剩下一个合适的目标:

    袁术。

    “袁术在淮南骄奢无度,横征暴敛,淮南士民对他怨声载道,人人思变,以我军现在的实力,全力南下,未必不能灭了袁术。”

    陈登第一个站出来支持进攻袁术,当然,这其中也因为陈家的许多产业都在广陵郡,而广陵郡目前又在袁术的控制之下,如能灭了袁术,陈家就能收回许多产业利益。

    “淮南乃富饶之地,如能夺下,便能极大的扩充我们的实力,到时候咱们就有能跟曹操叫板的实力了,出兵淮南可行。”酒鬼陈平也晃着酒葫芦表示支持。

    陶商虽沉吟不语,心理上却也倾向于进攻袁术。

    不光是因为两位谋士所说的理由,还因为与曹操袁绍相比,袁术的实力要最弱,且在兵力上与自己勉强相当,灭他最容易,柿子当然要先捡弱的来捏。

    “袁术虽然骄奢,也只是苦了淮南平民百姓,他仗着袁家四世三公的名声,淮南世族名士们,普遍对他还是支持的,我军若挥师南下,只怕未必能如各位料想的那么顺利灭掉袁术,到时候就怕陷入僵持战,给了曹操机会。”

    大忽悠张仪也开口了,观点却与众不同,认为袁术未到人心尽丧的地步。

    大堂中,众人一时都沉默了下来,显然张仪说到了要害处。

    当今这个时代,民心固然重要,世族豪强之心,却在某种时候,比民心更加重要。

    百姓无组织无纪律,只有被逼到走投无路,才有可能起来反抗,得罪了世族豪强,人家却分分钟能拉出一支全副武装的军队来。

    一片沉默中,却听到了陶商一声自信的冷笑。

    “放心吧,用不了几日,袁术必会失去世族豪强的支持,咱们的机会很快就会出现。”

    众人皆是一震,狐疑惊奇的目光,齐刷刷的望向他们的主公。

    “主公何出此言?”张仪却一脸不信。

    陶商淡淡道:“袁术此贼野心极大,如今他已得到了传国玉玺,我料他近几日就会登基称帝,到时他必会成为众矢之的,不光是百姓,淮南的世族豪强也一定会抛弃了他,这不就是我们的机会么。”

    袁术会称帝!

    陶商这判断,当真是语出惊人,把在场所有的智谋之士,统统都吓了一跳。

    当此乱世,皇帝的权威丧失几近,许都的天子只是曹操手中的傀儡,这个事实大家都知道,但天下诸侯,无论实力有多强大,却终究都还在名义上尊奉天子,谁也不敢挑头称帝,当出头鸟。

    哪怕实力强大到袁绍,当初反对刘协为天子,现在也不得不承认,何况是袁术。

    “袁术就算是再有野心,也没有这个胆子吧。”张仪语气充满怀疑,显然不太相信陶商的判断。

    其余如陈登,还有酒鬼陈平,皆也对陶商的判断表示怀疑。

    “袁术敢不敢称帝,不日自见分晓。”陶商也不与他们争辩,只自信的一笑。

    大堂中,议论纷纷,这些智谋之士们,彼此相视,交换眼神,表情言语,无不是对陶商充满怀疑。

    不光是众谋士们,哪怕是英布等武将,甚至是夫人花木兰,似乎都不太敢相信陶商的判断。

    那可是称帝啊,谁敢这么做,就等于公开叛逆,公然跟天下人为敌,要激起天下群雄的讨伐围攻,袁术就算再狂妄,也不至于蠢到这般地步吧。

    正当这时,一员亲兵飞奔而入,大叫道:“启禀主公,淮南急报,数日前袁术已于寿春宣布称帝。”

    瞬间,大堂中鸦雀无声。

    张仪、陈平、陈登,乃至花木兰、英布一众武将,一张张愕然的脸,一双双惊骇的目光,齐齐的望向了陶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