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皇叔头上有点绿

第一百七十八章 皇叔头上有点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十天后,下邳城处处张灯结彩,洋溢着喜庆的气氛。

    陶商要在今日,迎娶他的第三位夫人,糜家大小姐糜贞。

    这将是一场盛大的婚礼,毕竟糜氏一族乃徐州两大家族之一,糜贞虽为妾室,但把婚礼办得风风光光,也能彰显陶商对糜家的重视。

    吉辰将至,城门方向来报,从朐县而来的送亲车队,已经在入城。

    陶商此刻已是身着新装,春风满面的在州府中,等着新娘前来,受着部下们的恭贺。

    不多时,车队抵达了府外。

    陶商亲自迎出府外时,看到车队的情形,嘴角不由扬起一抹意料之中的会意微笑。

    前来的不仅仅是一辆坐着新娘的马车,后面还跟着数百辆的骡车,满载着数以亿计的钱财,统统都是糜氏赔嫁的嫁妆。

    “好多钱啊,主公,你这房妾是纳值了,发财啦。”樊哙嗔目结舌的惊叹道。

    陶商一笑,也不说话,目光看向那辆喜车。

    身穿喜服头覆喜帕的糜贞,在几个婢女的搀扶下,下得马车,步履盈盈的步上阶来,陶商则亲自搀扶,搀着她携手步入府中。

    此刻,州牧府中已是宾朋满堂,众人齐齐起身,迎接他们的入内。

    坐在角落里的陈氏父子,二人对视一眼,眼神中却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叹服。

    “娶一女而得亿万钱财,这一招真是妙啊……”白发苍苍的陈珪,抚着胡须叹道。

    糜家和陈家虽并立于徐州两大家族,但糜家以经商起家,家族财富却要远胜于陈家的。

    如今糜竺和糜芳皆被刘备所杀,糜家只余下糜贞一个女丁,富可敌国的财富,全都落在她一人的手中。

    陶商一娶糜贞,也就等于糜家富到流油的财富,统统都过到了他的手中。

    有了这一笔巨大的财富,解决眼前的粮饷难题,屯田前期的开支,统统将不成问题。

    “这位小陶州牧的谋略手段,远胜于其父啊……”

    陈登也暗自叹惜,接着压低声音,向其父道:“父亲,我们现在还要暗中跟曹孟德联络关系吗?”

    “为父没有料到,他竟然能大败曹公,或许此子真是池中之龙,联络曹孟德之事,暂时先放一放吧。”

    陈珪说话之时,目光始终看着那年轻的身影,仿佛想要看透他的内心,却始终什么也看不清。

    此时的陶商,手携着新娘子的手,心里却不仅仅盘算着利,还是由衷的开心。

    他当然知道,娶了糜贞之后,糜家的亿万财富就落到了他的手中,他承认这是他联姻糜家的原因之一。

    但他也是在履行自己的承诺,因为他答应过糜贞,一定会娶她过门。

    况且,他也喜欢这个聪慧的女人。

    当然,谁都不会想到,陶商迎娶糜贞,还有另外一层用意,那就是想得到她身上的隐藏属性“税收”。

    只要得到了这个属性,他就能够加征赋税,而不用担心百姓会被激起民变,就能够保住徐州的安定。

    这一招虽说是苦了点百姓,却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谁让现在是乱世呢。

    百姓苦一时,就能让陶商支撑起一支可观的军队,凭着这支军队,他才能完成平定天下的宏图伟业。

    那时,还天下一个太平,就算是陶商对现在加征百姓赋税,所还的利息吧。

    婚庆大礼,诸般仪式举行完毕,糜贞被送往内府新房,陶商则跟他的属下们,痛痛快快的大喝喜酒。

    纳了美妾,又解决了一桩大事,陶商心情自然是极好,畅开怀来肆意的痛喝。

    不觉已是华灯高挂,举宾客们方才尽举,半醉的陶商,则在侍女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进入了洞房中。

    那张彩结彩的洞房中,新娘子早已闲坐榻上,无聊了很久。

    陶商眯起眼睛,向着那烛下美人看去,却见素来端庄的糜贞,正如一朵待采的花苞,静静的绽放在一片红烛照耀下。

    他的心头,不禁怦然一动。

    众侍女们识趣的退下,房中只余下两位新人。

    陶商笑眯眯的走到榻边,轻轻的坐在她的身边,将她的喜帕掀开,只见一张娇艳动人的容颜,瞬间映入陶商的眼中。

    那一种美,虽及不上貂蝉那种国色天香,却自有一番雍荣绰约的韵味,看得陶商心中又是怦然一跳。

    一向是素面朝天的糜贞,今晚也略施脂粉,朱唇细眉,细碎的贝齿轻咬着朱唇,嘴角泛起一泓浅浅的含羞笑,细长的睫毛微微抖动。

    陶商咽了一口口水,脸慢慢的凑了上去,狠狠的在糜贞的脸上啄了一口。

    糜贞柔弱的身儿,顿时一震,
超级黑科技帖吧
娇嫩的脸庞,立时泛起丝丝晕色,如晚霞般灿烂。

    心中虽羞,但她却没有推拒,含羞暗笑,任由陶商亲吻。

    烛焰高烧,映照着糜贞那娇艳的脸蛋,愈发瞧着动人心魄。

    陶商心中已是烈火狂焰,准备向她发动攻势。

    这时,糜贞却出人意料的俯下身子,跪伏在陶商的跟前,纤纤素手抬起,要为陶商解衣。

    陶商顿时惊喜,没想到糜贞这个大家小姐,竟然会主动为自己宽衣解带。

    “贞儿既然将终身托付给了夫君,从今往后,自然会做牛做马,全心全意的伺候夫君,如果哪里做得不好,夫君还要担待才是。”糜贞边为他解衣,边羞羞道。

    作为一个男人,谁不想听到这种话,陶商是好生的痛快,极是有成就感,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兴致大作之下,陶商也不待糜贞为自己宽衣解带完毕,一声狂笑中,便扑向了糜贞。

    “还请夫君……怜惜贞儿才是……”糜贞一声嘤咛,乖乖的躺倒在了榻上。

    红烛熄灭,云雨渐起。

    “嘀……系统扫描,宿主迎娶糜贞成功,获得联姻附加属性‘税收’,消耗11点魅力值,宿主现有魅力值50。”

    ……

    几家欢喜几家愁,下邳城中,陶商抱得美人归,许都城中,刘备却愁容满面。

    那一间昏暗的大堂中,刘备看着手中的那道情报,拳头握得骨节作响,灰白的脸色,阴沉如铁,丝丝怒焰尽写在脸上。

    刘备的眼神中,不只是愤怒,还有狂烈的嫉恨。

    种种痛苦的回忆,此时此刻,统统都浮现在了脑海。

    糜贞啊,糜氏家族的美人,原本应该是他自己妻子,他刘备的女人,却不想,竟然会落到陶商手中。

    而那个该死的小贼,却窃取了本该属于他刘备的徐州,几次三番杀的他大败,令他颜面扫地。

    而现在,那个该死的奸贼,竟还娶了他的未婚妻,这简直是在往他的伤口上洒盐,对他刘备公然的羞辱。

    这要是传扬出去,天下人皆会知道,他刘备的未婚妻,被他的死敌所取,他刘皇叔的颜面何在。

    “陶商,糜贞,你们两个狗男女,我刘备若不将你们碎尸万段,我誓不为人!”刘备的拳头,狠狠的敲击在案几上,怒发着毒誓。

    这个时候,门外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抬头看去,是义弟关羽步入了堂中。

    刘备立时怒意收敛,嫉妒和愤恨,瞬间都强行收起,灰白的脸上,恢复了淡若从容,处惊不变的枭雄气度。

    “大哥,没想到那曹操这般无能,没能如我们所想杀入徐州,反而被陶商小贼大败,被还迫回师南阳,咱们利用曹操重夺徐州的大计,就这么被破坏了,实在是可气啊。”关羽阴沉着脸道。

    刘备从徐州败走,投奔曹操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助曹操成就大业,而是要借曹操之手,灭掉徐州,然后再借助自己在徐州的威望,背曹自立,重夺徐州。

    他万万没有想到,强大如曹操,竟然会被陶商连连击败,更被陶商说服刘表进攻许都,最后一场大败,被迫的撤兵而去。

    图谋破产,刘备心里不爽,关羽心里边当然也不爽,憋了好几天,今天忍不住前来向他表达不满。

    刘备又何尝不是很憋气,特别是当他收到陶商娶了糜贞的消息后,这种窝火更是达到了极点,他恨不得即刻能率一支大军,杀回徐州去,亲手把陶商撕碎。

    可惜,他并没有一支大军。

    沉吟半晌,刘备强压住怒火,冷笑道:“刘表自守之贼,不足为虑,曹操肃清南阳之后,必然会再次东征徐州,陶商那奸贼得意不了多久。”

    关羽的窝火这才稍稍平伏,却又沉声道:“前番曹操还令我们驻守小沛,如今班师之后,却不让大哥再去防范陶商,反把大哥留在了许都,愚弟只怕是曹操这是在提防着大哥,不想让大哥再掌军权。”

    “曹孟德的如意算盘,为兄岂会不知,不过,他把咱们留在许都,对我们也未必没有好处。”刘备嘴角扬起一抹诡诈之笑。

    “大哥此话怎讲?”关羽赤脸顿时涌起好奇。

    刘备便捋着短须,不紧不慢道:“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许都之中有不少大臣都对他心存不满,如今为兄乃天子钦点的皇叔,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暗中结交这些反曹的大臣,将来咱们重夺徐州,对曹操反戈一击的时候,这些人正好可以给我们里应外合,助我们成大事。”

    关羽恍然大悟,赤脸上不禁涌起深深的敬佩,拱手叹服道:“还是大哥深谋远虑,羽自愧不如啊。”

    刘备嘴角斜扬,得意一笑,透着丝丝的阴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