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拳头才是硬道理

第一百七十六章 拳头才是硬道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咬牙许久,愤恨许久,曹操终究还是只得将一肚子的苦水,强行咽了下去。

    犹豫了片刻,他深吸一口气,勉强冷笑道:“陶商,你想使激将法诱孤出战,你以为你的雕虫小技,能够瞒得孤么,孤偏不上你的当,传令全军,敢擅自出战者,立斩不赦。”

    曹操这番话,强压下了激愤的众将,逼着他们也只能自吞苦水,不敢再叫战。

    “司空洞察秋毫,此举英明。”程昱松了一口气,忙拱手恭维。

    曹操焦黄的脸上,却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苦涩。

    程昱当然看得出曹操心思,便又宽慰道:“此战虽折了些将士,却未伤筋动骨,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许都被威胁的原因,并不是我们真不是陶商对手,待扫平了刘表张绣之后,司空再回师东进,相信必可报今日之仇。”

    曹操点了点头,脸色好看了许多,程昱的话给他搭起了台阶。

    沉默良久,曹操的脸上已恢复阴沉深邃,深吸一口,拂手道:“仲德言之有理,胜败乃兵家常事,孤又岂会介怀,传令全军明日拔营西归,待孤平定了西面,再来收拾陶贼。”

    ……

    敌营之外,陶商驻马扶剑,正冷笑着,等着曹操出兵。

    他让樊哙冲到敌营前,向着曹操喊那番话,当然是要激怒曹操,诱其出战。

    倘若曹操一怒出兵,便正中陶商的下怀,他便可率领着这得胜之师,一股作气荡平曹军余孽。

    待了许久,却未见曹营有丁点动静。

    “曹操到底是曹操啊,不愧是一代枭雄,这忍耐力,佩服佩服……”

    陶商笑叹一声,马鞭一扬,“传令全军,回师小沛,喝酒去。”

    曹营坚固,曹操不主动出击,陶商自也不会急着进攻。

    眼下曹操损了近万的兵马,军心大挫,许都又被刘表张绣威胁,形势极是被动,料他只有撤退一条路可选,再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既然如此,陶商也没必要再跟他血拼,只等回城喝喝小酒,坐等曹操灰溜溜的撤兵便是。

    万余斗志昂扬的陶军将士,向着龟缩在营中的敌人,一阵嘲讽后,方才掉头东去。

    陶商策马昂首,意气风发,在数万曹军咬牙切齿的注视下,扬长而去。

    “嘀……系统扫描,宿主获得小沛攻防战胜利,获得魅力值6,宿主现有魅力值61。”

    6点魅力值,系统精灵可真是难得大方啊,看来曹操的确是一个极厉害的对手,战胜他比战胜刘备吕布之流,所获得的魅力值,都要多得多。

    陶商心里那个喜啊,让他开心的,不仅仅是得了6点的魅力值。

    这一战,他击败了强大的曹操,杀敌近五六千之众人,俘获敌卒也有四千余众,这些精锐的青壮,略加整编,都可以转化成自己的有生力量。

    陶了俘虏,此役他还缴获了军械旗鼓无数,足够再武装出一支六千多人的队伍。

    更重要的则是,他这一战是御敌于国门之外,并没有让徐州再遭战火荼毒,还打破了曹操不可战胜的神话,消除了徐州人的恐曹症,为自己坐稳徐州,建立了巨大的威信和人望。

    要知道,当年曹操以报父仇为名,数度杀入徐州,无人能挡,杀得陶谦只能龟缩在城中不敢出战,坐视曹操血洗徐州。

    从那个时候起,徐州人的精神上,就烙上了“恐曹”两个深深的烙印。

    而今,陶商却凭着逊于其父的军事实力,打败了实力大增的曹操,完成了几乎不可能完成之事,如何能不叫徐州士民为之折服。

    除了威望大增之处,拿下小沛也是一个意外之喜。

    夺下小沛,等于是关上了徐州的西大门,曹操的兵锋再想深入徐州,就得先过小沛这一关,这对稳定徐州的外围环境来说,无疑是至关重要的。

    于是陶商在曹操撤兵西退之后,便留老将廉颇,率三千精锐之师,坐镇上小沛,为他拱卫徐州的西北大门。

    廉颇不但武力绝伦,更难得的是极善统兵,要防范曹操这样老奸巨滑的对手,也非他莫属。

    安排完小沛的留守之后,陶商便带着万余雄兵,带着得胜的威望,浩浩荡荡的班师下邳。

    兵马入城那一天,陶商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礼遇,下邳士民自发的夹道欢迎,迎接他的归来。

    高踞马上的陶商,看着那些伏跪道边的百姓,听着他们那些山呼赞溢之词,年轻人心里,自然难免有几分得意。

    除了感慨之外,他更是感慨不已。

    要知道无论是陶谦,还是后来的刘备,甚至吕布,都没能受到了百姓如此的拥戴,他却在短短数月的时间里,尽得徐州人心。

    这让他更加深刻的明白了一个道理,拳头才是羸得人心的最好武器。

    他先败刘备,再胜吕布,随后又奇迹般的击退了曹操,他用事实证明了他的拳头有
重生之最强人生笔趣阁
多强悍,只有他才能保得徐州的安危。

    与其说他羸得了徐州人心,倒不如说他用自己的拳头,镇服了徐州人。

    还往徐州后,陶商做的第一件事,自然是大封有功文武,第二件事自然就是编练新军。

    几场仗下来,从吕布、刘备和曹操那里,他供俘获了一万多的降卒,若把这些士卒统统都收编了,再加上新征的士卒,他的兵力数量就能达到三万之众。

    除了编练士卒之外,他还有另外一件事要做,那就是如何安置一个人。

    ……

    是日,州府内院。

    房门被“吱呀呀”的推开,陶商大步流星,迈入了房中。

    正自榻边闲坐,失神茫然的貂蝉,抬头瞧见陶商入内,花容蓦然一变,下意识的就摸到了衣袖里的那柄匕首。

    她见陶商笑眯眯的走进来,以为陶商要做她怎样,也许要强行玷污她的身体,便想也不想,又想以死来威胁。

    陶商却不屑一笑,“不用再摸着你那柄匕首了,我若是想把你怎样,有的是手段让你顺从屈服,你以为凭一柄匕首,就能够唬得住我么。”

    貂蝉脸色微微一变,原本已经握住匕首手,又悄悄的从袖中抽了出来。

    她很聪明,自然知道陶商的说没错。

    陶商如果想把她怎样,完全可以趁她不备,叫人夺了她的匕首,把她绑起来,然后,陶商就可以为所欲为,想怎么折磨她都可以。

    自己的丈夫吕布,都挡不住眼前这个年轻人,更何况她区区一个弱女子,还有手中那柄小小的匕首。

    “陶商,我看你也是正人君子,你把我扣在这里,到底想怎样?”貂蝉故作淡定的问道。

    “先纠正你一个错误。”陶商手指左右摇了摇,冷笑道:“我陶商从来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我也不屑于做正人君子,所谓正人君子,往往都像刘备那样,嘴上挂着仁义二字,背地里却都干的是偷鸡摸够的勾当,正人君子四个字,听起来实在是叫我恶心,我陶商就是一个真小人而已。”

    一番话,说的貂蝉目瞪口呆,杏眼吃惊的看向他。

    貂蝉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什么司徒王允,太师董卓,温侯吕布,哪一个不是当世风云人物。

    这些人都有一个共性,无论背地里干过什么恶事,至少在人前的时候,都会标谤正人君子的伟岸形象。

    哪怕是号称西凉屠夫,以残暴闻名天下的董卓,也不能免俗。

    貂蝉生平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竟然把被称为正人君子,视为对他的侮辱,更直接把自己视为真小人。

    而且,还以为此为荣!

    “这个人,真是个怪人,似乎跟传闻的很不一样……”貂蝉思绪飞转,眼神中流露出了迷茫困惑,复杂的眼神看向陶商。

    茫然了片刻,貂蝉才从失神中回来,“那你……你想把我怎样?”

    “放心吧,我就算要把你怎样,也会提前告诉你,今天我来这里,只是想带你去见一个你的熟人,跟我走吧。”

    陶商说罢,转身扬长而去。

    貂蝉身儿一震,如水的眸中,再现疑色,显然是猜不出,在这里自己能有什么熟人。

    心存狐疑,她却不敢不从,毕竟现在陶商还是以礼相待,自己也要识趣三分才行,免得自讨苦吃。

    迟疑了一下,她还是迈着轻盈的步伐,跟随了出去。

    她跟在陶商的身后,目光始终不离那青松般的背影,脑海里思绪飞转,回响着刚才他说过的话,眼神中,隐隐约约的透露着好奇的目光。

    “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思绪飞转间,陶商已带着她拐过几道弯,来到一间阁房前,陶商也不通传,直接就推门而入。

    “妾身见过陶州牧。”门内传出一个女人声音,果然很是熟悉。

    貂蝉心头一震,几步跟了进去,刹那间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房中的女子,正是吕灵姬。

    而此刻,那个素来骄横无比,性格刚烈的吕布之女,正一脸卑微的向陶商福身见礼,竟然还口称“妾身”。

    貂蝉彻底糊涂了。

    貂蝉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她以为自己看错了,眼前这女子并不是自己的继女吕灵姬。

    吕灵姬那是什么人,那可是吕布之女,自幼长在军中,天不怕地不怕,哪怕是面对吕布这个父亲时,都时常骄蛮不讲理。

    吕布麾下,上至张辽这样的将领,下至那个小卒子,哪个不是对她畏惧三分,见了她都得绕着走。

    这样养尊处优,自幼都被别人畏惧的吕家大小姐,怎么可能屈下自己骄傲的膝盖,向陶商这个敌人见礼呢。

    而且,态度还那么的卑微,那么的小心翼翼,仿佛怕极了陶商,十分畏惧的样子。

    当貂蝉再次仔细看那女子时,她确信自己没看错,她的确是吕灵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