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杀到曹营诸将丧胆

第一百七十四章 杀到曹营诸将丧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陶军倾巢而出,一万多兵马,挟着无可阻挡之势,扑向惊慌的曹军。

    中路英布一马当先,仗着96的超强武力值,狂冲在最前端,大枪无情的收割着敌卒的性命。

    在他强横的冲击之下,敌阵如浪而裂,无人能挡。

    前军列阵的曹纯,不知英布的强横,眼见本阵被击破,又羞又恼,狂舞大刀就冲着英布杀去。

    曹纯武力值也接近80,力道不弱,这一刀挥出,拉着泰山压顶之势,朝着英布迎面当头斩下。

    凛烈无比的刀气,当先压至,尚未交手,英布便判知来敌武力不弱。

    可惜,曹纯撞上的可是英布,汉初三大将的英魂,岂会将他丁点武力放在眼中。

    英布却无一丝惧意,怒啸声中,猿臂抡起大枪,狂击而出。

    锵!

    两兵相撞,巨大的撞击力,溅起漫空火星,闷雷般的响声更是直灌耳膜。

    曹纯身为曹氏宗族将领,自恃武力不弱,可与曹洪之流比肩,当日听闻曹洪等不是英布对手,还心存不信。

    他这一刀下去,挟着曹氏的骄傲荣光,已尽全力,以为一刀杀下去,非把眼前敌将震下马去。

    却不料,英布巍然的身形,丝毫不为所动,甚至连微微的震颤都没有,曹纯这一刀击上去,形同挠痒痒一般。

    “土鸡瓦狗之徒,也敢在我英布面前显摆,你是找死!”

    英布狂傲一笑,虎有一震,轻松将曹纯战刀震开,紧接着大枪电射而出,挟着狂风暴雨的巨力,刺向了曹纯。

    “冒充古人的家伙,你竟然……”

    曹纯心中震骇时,大枪已电射而至,涡状的气流铺天盖地压来,几乎令他窒息。

    不及喘口气,曹纯只得勉强回收,尽力相挡。

    哐!

    金属激鸣震天,那劲之极的大力灌入身体,只搅得曹纯身形剧震,气血更是为之一荡。

    一枪方至,英布一枪快似一枪,电闪雷鸣般的枪锋,四面八方的狂袭而来。

    曹纯的骄傲已彻底被击碎,甚至连惊怒的机会都没有,只能集中全部精力,无比吃力的勉力相当。

    英布气势如虹,不仅武力上,斗志上也全面的压迫曹纯。

    曹军阵形被冲得四分五裂,已处于崩溃的边缘,形势不利,更搅得曹纯斗志瓦解,精神和武力双重不济,十招走过,曹纯已身中鲜血淋漓,气喘如牛。

    败局已定,曹纯斗志彻底瓦解,只恐再战下去,非死不可,虚攻几招,便想拨马跳出战团撤逃。

    换作是曹仁,甚至是曹洪之流,或许他就逃走了。

    可惜的是,曹纯的武力值才79,凭这点武力值,又身中数创,想要从英布枪下逃出,简直是作梦。

    “鼠辈,还想逃么,给我留下吧。”

    英布一声厉啸,大枪电射而出,抢在曹纯跳出战团之前,狂刺而出。

    一声惨叫,一道鲜血飞溅上半空。

    曹纯一枪被刺中了后肩,剧痛之下哪里还能站稳,惨叫一声便栽落马下。

    “把这厮绑起来,献给主公。”英布一提血淋淋的大枪,冷笑着喝令。

    因是陶商要搜集“提款机”,好获取残暴点,所以每战之前都提醒众将,活捉敌将的功绩,将比斩杀要高出一等。

    正是在此激励下,英布明明能杀曹纯,却还要留他一条性命。

    左右部卒们,一拥而上,将曹纯五花大绑,押往后阵。

    英布生擒曹纯,则更是斗志如狂,率领着麾下将士们,继续向着后军的曹仁杀去。

    曹纯崩溃,乐进李典等左右两路曹军,也统统崩溃。

    廉颇樊哙统领两翼军团,如狼驱羊一般,肆意的碾杀着败逃的曹军。

    两翼尽获胜利,英布突破前阵后,陶商挥纵一百多重甲铁骑,径直向着曹仁中军辗压。

    曹军不是没有骑兵,只是这一次的作战,原计划是一场攻坚战,骑兵无用武之地,故曹操并没有让曹仁率领。

    没带骑兵,成了曹军致命的软肋,根本无法阻挡陶军的铁骑。

    一百重甲铁骑虽少,其强劲的冲击力,却强大到不可想象。

    曹军不但没有骑兵,士卒多又为刀盾手,并没
神级剑魂系统帖吧
有配备多少长枪兵,在缺乏长兵器的情况下,区区几千刀盾手,焉能挡得住重骑铁骑一冲。

    轰隆隆!

    震天的巨响声中,重甲铁骑轰然撞上敌阵,瞬息间,敌阵便被撞成四五分裂。

    重甲铁骑不管不顾,就如一头发狂的蛮牛一般,一路埋头向前狂冲,骑兵们连刀枪都不用动,仗着坚厚的铠甲,就足以将敌卒撞飞出去。

    嚎声惨声四起,曹仁的中军阵形,就些被冲垮,士卒分崩而溃。

    曹仁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诸处军阵,被陶军轻易的冲垮,甚至是自家的族弟曹纯,竟也被击落马下,整个人已是惊怒到凝固在了原地。

    这位曹家第一大将,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的计策不但被陶商击破,陶军的战斗力竟然还如此之强。

    一万冲三万,竟然还冲破了。

    惊愤困惑的转眼间,正前方处,“陶”字大旗飞扬如风,重甲铁骑拖着长长的血路,已向他所在冲来。

    “陶商小贼,我要杀了你……”

    关羽一瞧见那面“陶”字大旗,就想起自己的女人貂蝉,眼下已落在陶商手中,气不打一处来,就想上前拼命。

    “云长!”刘备低喝一声,急向他暗示眼色,顺便瞪了蠢蠢欲动的张飞一眼。

    关羽蓦然领悟,自己兄长是叫他轻举妄动,不可为了曹军冒险,消耗自己为数不多的兵马实力。

    心中窝火,关羽却不敢不听兄长命令,只得强压下怒火,对着那面逼近的“陶”字大旗干瞪眼。

    刘备暗松了口气,压制住关羽后,目光迅速的转向曹仁:“子孝将军,敌军有重甲铁骑,无人能挡,我军诸阵已破,再强撑下去只会徒增消耗,不如尽快撤退,为司空尽可能的保存实力吧。”

    曹仁的脸上,恼怒与不甘的怒火,在熊熊燃烧。

    他当在不甘,就这么灰溜溜的退兵,教训陶商不成,却反被陶商教训,损兵折将无数。

    曹仁的英名将何存?

    曹家军的荣耀将何在?

    就在曹仁咬牙切齿,犹豫不决之时,斜向方向,异变再起。

    “花”字大旗,如一团耀眼的流光,在黎明之光的照耀下,迎风飞舞。

    花木兰从侧翼杀到,率领的是陶商三百精锐的轻骑兵。

    铁滚击踏下,大地仿佛都在震颤畏惧,那隆隆的轰响之声,填满了曹军的耳膜,直震得他们精神颤抖

    “曹军杂碎,敢跟我夫君作对,姑奶奶我把你们统统辗压。”花木兰放声大喝,冷峻如霜俏脸上,杀气如狂。

    顷刻间,三百轻骑在她的率领下,从侧如风撞至。

    曹军军心已乱,不足千余的侧翼曹军,还来不及高举盾牌时,三百轻骑兵,就如一柄令天地变色的巨大铁矛,挟着天崩地裂之势,轰然撞入了敌阵。

    盾牌崩碎,血肉横飞,惨叫之声如群鬼哀鸣。

    乱哄哄的响声中,铁骑撕破敌阵,无数的人头飞上半空,曹军侧翼分崩离析。

    正面被击破,侧翼又被冲垮,三万曹军已彻底崩溃,就算曹仁想战,也没有士卒会听他的号令。

    到了这个地步,军队的纪律已经烟销云散,士卒们只余下逃命生存的人类本能。

    “撤退,全军撤退……”

    曹仁的怒火和斗志,终于彻度的崩溃,再也不敢犹豫半分,大叫着拨马先走。

    刘备反应最快,就在曹仁刚刚转身时,他就带着关张两兄弟,抢先拨马转身,从曹仁的身边抹过。

    主将退走,曹营众将当然也是望风而溃。

    英布、廉颇、樊哙、李广,还有夫人花木兰,分率诸路兵马杀至,杀得曹军血流成河。

    乱军中,陶商踏着血路,一路前行,眼见自己那威风凛凛的夫人,大杀四方,成了压垮曹军的最后一根稻草,越发的对花木兰喜欢不已。

    “没想到夫人的武力又精进了,大杀四方,杀得好不过瘾啊,今晚回到被窝里,我可得好好跟她大战一场才过瘾……”

    陶商嘴角掠起一丝邪笑,脑子里的不纯洁念头,一闪而过,注意力旋即拉回战场。

    这场胜利,才刚刚开始。

    杀败曹仁,陶商会合诸路兵马,一路尾随着敌军败兵,继续向曹操主营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