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天下第一大忽悠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天下第一大忽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系统精灵,该醒醒了,把我所有的仁爱点,统统给我转化成残暴点,我要召谋士英魂。”陶商集中意念,向系统精灵下令。

    “嘀……系统转化完毕,扣除转换消耗点,宿主现有残暴点90,仁爱点0。”

    陶商原来握有40多的仁爱点,前番鞭打吕灵姬的屁屁,得了十多点的残暴点,再加上上月暴揍淳于琼等几个提款机,又得了三十多点残暴点,勉强凑勉了90残暴点。

    该召谁呢?

    “系统精灵,把智谋90以上,初始忠诚度0以上的英魂名单,给我调出来。”陶商又下命令道。

    陶商的眼前,很快就出现了一串不算长的名单。

    “我要能说会道的那种。”

    “嘀……系统筛选结果:张仪,战国著名纵横家,外交家,谋略家,鬼谷派弟子,统帅60,武力55,智谋95,政治80,初始忠诚度14,拥有隐藏属性‘说客’,召唤需要90以上残暴点,魅力值9。”

    张仪啊,原来是他,大名鼎鼎,如雷贯耳,陶商熟知历史,焉能不知张仪的辉煌事迹。

    此人师出于鬼谷子,凭着一张三寸不烂之舌,为秦国出使游说各诸侯国,以“横”破“纵”,诱使东方各国纷纷放弃合纵抗秦的战略,改为连横亲秦,一举扭转了秦国外交孤立无援的局面,为秦国各个击破东方六国,打下了决定性基础。

    要说这张仪,生平最为世人津津乐道的杰作,就是出使楚国,戏耍楚怀王这个冤大头。

    这张仪先是说得楚怀王天花乱坠,假以许给楚怀王六百里秦地,诱使其解除跟齐国的盟约,结果之后又说话不算数,激怒楚怀王攻秦,却反被齐秦联手,大破楚军,打得楚国割地求和。

    后来张仪再度出使楚国,楚怀王本想一怒之下杀了张仪,结果反被张仪略施手段,又以礼相待。

    楚怀王被张仪如此戏耍,一方面固然是其自身平庸,另一方面也确实彰显了张仪大忽悠的本事。

    既然张仪能忽悠楚怀王,陶商相信,让他去忽悠刘表和张绣,也绝对没有问题。

    可惜却要消耗9点宝贵的魅力值,着实是够肉痛的,不过要是能召到这么一位超级大忽悠,又能逼退曹操,这点魅力值也值了。

    “来人啊,把那个文生,张什么什么的,给我召来。”陶商下令道。

    片刻后,一名弱不禁风,单薄到像衣架,一阵风都能被吹跑似的文生,被召至了跟前。

    陶商令其跪在自己面前,单手按在他的头顶上,默默道:“张什么什么,本州牧知你在讲武堂学有所成,又知你是埋在沙中的金子,身怀辩才的天赋,今为你赐名‘张仪’,望你能像张仪那样,为我合纵连横,助我成就大业。”

    装模作样的场面话说罢,陶商用意念下令,开始召唤。

    “嘀……系统开始载入英魂,十……九……八……七……”

    倒数完毕,陶商松开手掌,眼前这肉身缓缓的站了起来,气势已完全改变。

    不过,却不像陶商所想的那样,似诸葛亮那般儒雅非凡,谈笑间便能舌战群儒的气度。

    相反,眼前这个张仪,却始终笑眯眯的,手捋着八字胡,再配让他那弱不禁风的衣架身子,怎么看都有点猥琐。

    “主公,派这个人出使荆州,去说服刘表,能行吗?”陈平酒也顾不得喝了,狐疑的看向陶商。

    陶商也有点不放心,看着眼前这个有点“猥琐”的张仪,怀疑系统精灵是不是出错了。

    这时,笑嘻嘻的张仪,却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

    他面朝陶商,张开自己的嘴巴,竟然把他滑溜溜的舌头吐了出来,笑眯眯道:“主公,你看我的舌头还好吗?”

    “好,光滑粉嫩,好的很。”陶商有点哭笑不得的答道。

    张仪便闭上嘴,胸有成竹的拍了拍胸脯,自信的笑道:“只要舌头在就好,主公放心吧,仪此去荆州,必用这根舌头,说服刘表张绣出兵许都。”

    看着张仪这般有些“滑稽”的举动,再听他的这番话,陶商猛然想起什么,不由笑了。

    没错,眼前这英魂,就是张仪无疑。

    陶商记得历史中有一则典故,说是张仪在鬼谷子门下完成学业,就去出山游说诸侯,有一次陪楚国国相喝酒,席间楚相丢失了一块玉璧,他的那些门客怀疑张仪所窃,便向楚相进谗言,说张仪贫穷,品行不端,一定是他偷了玉璧。

    那位楚相跟楚怀王一样,都是糊涂蛋,竟然就信了,二话不说就把张仪捉住,狠狠的拷打一番,打得张仪是皮开肉绽,差点丢了半条命。

    不过张
劈天斩神小说5200
仪也算嘴硬,死也不肯承认,楚相只好把张仪放了。

    后来回到家中,张仪之妻悲愤之极,埋怨张仪不务正业,偏要去做什么说客,才会受到这样的羞辱,被打到身体都快要残了。

    张仪却完全不当回事,反而笑嘻嘻的对他妻子说:“我看我的舌头还在吗,只要还在,就足够了。”

    陶商原先还在怀疑,眼前所召的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张仪,但当他向自己亮出舌头,问出同样的问题后,陶商就确信无疑。

    有张仪出马,何愁忽悠不了区区一个刘表。

    陶商顿时是信心大增,摆手道:“张仪,本州牧就给你百金,你速速抄小道前往荆州,我在这里等着你的好消息。”

    “主公就喝喝小酒,吃吃小菜,坐等曹操不战自退吧,仪去也。”张仪笑嘻嘻的一拱手,衣架般的身躯,飘出帐外。

    陈平目送着张仪离去,依旧一脸狐疑。

    陶商却是自信一笑,道一声:“喝酒。”

    ……

    寒风愈烈,不觉一月已过,已入深冬。

    小沛城西,曹军大营。

    中军大帐之内,曹操紧裹着红袍,凝视着屏风上所悬的地图,目光冷峻,隐隐透露着几分愁容。

    从出兵以来已过去有三月之久,屯兵于小沛城西,也有近两个月的时间。

    这两个月的时间里,他用尽了各种手段,始终无法攻下小沛,或者是犄角之营,更无法诱使陶商出战。

    在他眼前,陶商就像是一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怎么也除不掉。

    转眼已入深冬,出兵时将士们旺盛的锐气,已经被寒冷的天气,一点点的冰封。

    攻城不下,退军又不是,曹操感到自己有点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处境。

    “陶商……”

    大帐中,发出了一声又敬又恨的叹息。

    “司空。”身后响起了程昱的声音。

    曹操回头看了一眼信任的谋士,此刻郭嘉不在,也只有依仗他了。

    只是,此时程昱的眼神中,却并无自信,反而充斥着忧虑。

    他已经猜到,程昱想说什么。

    “司空,昱以为,东征徐州的战略已经失败,小沛是无法在今冬攻下来了,与其在此徒耗粮草,倒不如撤兵回师,待开春后再做打算。”

    程昱就是这么直白,没有任何的修饰,直接承认失败。

    曹操便脸色微微一沉,冷冷道:“前番扫荡徐州,哪一次不是无往而不利,这一次孤岂能无功而反,叫天下英雄笑话,孤连陶谦老贼的儿子都打不过。”

    程昱看得出曹操咽不下这口气,也看得也来,曹操的耐心还没有达到极限,也不再劝说,只暗自一叹。

    便在此时,许褚匆匆而入,毛葺葺的脸上,带着紧张。

    他直抵曹操跟前,将一道书信奉上:“禀司空,这是文若先生从许都送来的八百里加急快报,刘表和张绣已率三万联军,由宛城北上,意图兵犯许都。”

    曹操脸色立变,一把夺过许褚手中的急报。

    程昱亦是变色,急也凑了上去,主臣二人看着那道书信,脸上惊色越来越浓重。

    刘表和张绣这两个自守之贼,竟然破天荒的主动出兵,竟敢兵犯许都!

    曹操一时震惊,却很快又恢复了淡定,皱着眉头道:“张绣兵弱,没有刘表的支持,根本无力出兵,刘表不过守城之贼,哪里来的胆量,竟然敢主动出兵了,这怎么可能。”

    “刘张联军北出宛城,不消数日就可以杀至叶城一线,许都离叶城太近,虽有夏侯元让和荀文若坐镇,料想也不会有失,但光是刘表这出兵的动作,就足以震动京师,京师不安,则中原不安,形势将对我们极为不利。”

    程昱口惹悬河,三言两语,就点出了刘表出兵的严重后果。

    曹操脸色愈加阴沉,怒道:“孤没有进攻那二贼,还以天子名义,给他们封官进爵,没想到他们竟敢在此时出兵,扰乱孤的许都,实在是可恨。”

    程昱叹了一声,默默道:“诚如司空所说,刘表此人乃自守之贼,如果没有被人鼓动的话,绝不会轻易出兵,若我没猜错的话,必是陶商派了使者潜往荆州,说服了刘表出兵。”

    “陶商,没想到你竟然勾结了刘表……”

    曹操一口牙咬得咯咯作响,几欲碎裂,一脸的恨意中,更闪烁着几分惊疑。

    他深知刘表老奸巨滑,亏本的买卖他是绝对不会做,也不知陶商是派出了什么能言善辨的说客,竟然能把刘表给说服了。

    中军大帐中,炉火熊熊,人人却感到彻骨的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