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一百七十章 说 客

第一百七十章 说 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天后,曹操率领着四万大军,浩浩荡荡的杀奔至了小沛城下。

    此时的陶商,早已加固好城墙,并于城南方向,立下一座大营,形成犄角之势。

    然后,战势便进入到僵持不下的状态。

    曹操这方面是急于求战,连连强攻,连连的叫战,陶商这边却闭门坚守,管你叫战叫的多凶,反正我就是不出战。

    陶商的优势在于背靠徐州,主场作战,粮草供应充足,兵力却不如曹操多,他的战术自然是坚守不战,熬死曹操为止。

    至于曹操,虽这些年来实施屯田,积聚了不少粮草,也背靠中原,粮草不成问题,但他却比陶商有个更致命的弱点。

    他有袁绍这个最强大的敌人。

    袁绍统一河北已经是时间的问题,之后,大军南下讨伐中原是势在必行。

    曹操必须在袁绍南下前,尽可能的做好准备,这也是他出兵徐州,想要在跟袁绍决战前,平定东方的主要原因之一。

    所以曹操拖不起,他必须速战速决,灭掉陶商,这才符合他的大战略。

    一方求战,一方却避而不战,于是,双方便在小沛一线,形成了对峙之势。

    时间转眼已入冬,双方的对峙已持续有两月之久。

    两月时间里,曹操几次三番猛攻,却皆被陶商所击退。

    眼见硬攻不成,曹操又多次向陶商下战书,出言极尽不逊,想要诱使陶商主动出击。

    陶商却一直沉得住气,偏就是不出战。

    曹操速战速决不成,渐渐已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

    是日,小沛城南,陶军犄角大营。

    大帐中,陶商围炉取暖,闲品着炉中正煮着的甘家好酒,浓浓酒香充斥着大帐。

    寒风钻入帐中,脸冻得通红陈平,掀起帘帐,哆嗦哆嗦的钻入帐中,几上便扑到火炉边烤火,嘴里不停的叨叨着“冻死我了”。

    “酒鬼,刚刚送到的甘家美酒,要不要来一杯暖暖身子。”陶商指着炉上的酒壶笑道。

    陈平鼻子深深一嗅,瞬间两眼迸射馋光,二话不说便豪饮起来,几杯酒下肚,寒气尽散,不由大呼舒坦。

    “我说陈酒鬼,这天寒地冻的,你不呆在帐中,该不会是闻到了我这酒香,才跑来讨口酒喝的吧?”陶商笑着取笑道。

    “主公这可是冤枉了老陈我了……”

    陈平一委屈的样子,“酒鬼我一连几天没睡踏实,喝了好几葫芦酒,好歹想出一条逼退曹操的计策,这才赶着来见主公的。”

    逼退曹操之计!

    陶商眼神一动,顿时精神大作。

    其实陶商也不愿意再跟曹操僵持下去。

    南面有袁术和吕布这两个敌人未除,后方没有肃清,陶商不愿意,也没那个实力,跟曹操争夺中原。

    况且,袁绍这个大敌,不但对曹操有威胁,对陶商也是不小威胁。

    要知道,就在不久之前,他才阉了那袁大公子,逼退了袁绍,以袁家父子的性格,怎么可能放过自己。

    所以他也不想把宝贵的兵力和时间,用在跟曹操干耗上,如能逼退曹操,自
龙城传奇之安国盛世吧
然是最好不过。

    “酒鬼,我这好酒没浪费,有什么妙计,还不快说。”陶商兴奋的催促道。

    陈平又灌了一大口酒,方笑眯眯道:“其实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守住小沛是没问题的,但要想击退曹操却是万难,既然我们打不过曹操,那就只有让曹操主动退兵这一条路可走了。”

    让曹操主动退兵……

    陶商思绪飞快的转动,渐已有所领悟。

    “怎么让曹操不战而退呢,那也简单,那就是让曹操后院起火,遇上比我们更大的麻烦,,让他不退也得退,主公想想,什么地方起火,会逼得曹操非退兵不可呢?”

    陈平话不说完,诡笑着看向陶商,似乎想考较考较陶商的洞察力。

    陶商看着陈平的诡笑,思绪翻滚如电,脑海里猛然间闪现出一个地名:

    许都。

    没错,就是许都。

    如今曹操最大的优势,就是挟天子以令诸侯这张王牌,而天子刘协,就是王牌中的王牌。

    天子又在许都,一旦许都受到威胁,就算是陶商睡了曹操的老母,曹操也只有忍着,赶着回去救许都。

    许都这个地方,粮草充足,风水也好,可惜却有个致命的软肋——离南阳太近。

    而南阳又是张绣的地盘,张绣又是刘表的盟友,这两人联手,去岁才刚刚击败过一次曹操。

    “好你个酒鬼,你以为难得倒我么,你是想让张绣刘表出兵,从南阳威胁许都,逼曹操撤兵回救吧。”陶商笑道。

    陈平一笑,向着陶商竖起了大拇指,“主公真是聪明啊,真是一点就通。”

    这马屁拍得陶商酸爽,顿时眼前是豁然开朗。

    刘表拥江汉,麾下兵马至少有八万之众,张绣又是西凉军,作战勇猛凶悍,此二人若是出兵许都,确实能对曹操构成极大威胁,他是非救不可。

    “嗯,不错不错,酒鬼你这条计策不过,不费一兵一卒就逼退曹操,这才是上之上策。”陶商连连点头称赞。

    陈平却又叹道:“主公先别急着高兴,话是这么说的,只是张绣有勇无谋,刘表这个人又见识短浅,想要让他二人出兵,非得有个三寸不烂之舌的说客才行,只是主公麾下,似乎并没有这么一个能言善辩之士。”

    陈平说的倒也没错,刘表此人确为自守之贼,虽把荆州治理的国泰民安,却无大的志向,几次三番的错过北向中原的大好机会,结果被曹操扫平北南,挥师南下时,直接就给吓死,死的极其窝囊。

    这样一只缩头乌龟,想要让他出兵许都,就像陈平说的那样,非得一员巧舌如簧,像诸葛亮那样的大说客出马才行。

    放眼自己麾下,武将倒是勉强还够用,谋士却很短缺,陈平这厮出谋策划还行,做说客却嫩了点。

    至于出使过许都的糜竺,虽有经验,可惜已被刘备所杀。

    还有那个陈登,陶商也不放心他,只怕他趁着出使的机会,暗中跟曹操搭上什么线,反过来卖了自己。

    想来想去,还真没一个合适的人选。

    思绪飞转,沉吟了半晌,陶商只得心中暗叹:“看来,这一次是非得召唤出一个说客不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