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关云长的心肝

第一百六十七章 关云长的心肝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狂杀开始。

    廉颇如一道最锋利的长矛,轻易的便将敌阵撕开了一道口子,身后数千虎狼将士,一涌而入,顷刻间,便将几百斗志低落的敌军,冲成四分五裂。

    转眼间,几百敌军便被杀成鬼哭狼嚎,抱头而溃。

    关羽不傻,他也知道,以他区区几百兵马,根本挡不住陶商这么一冲。

    关羽拦在这里,只是为了给貂蝉的逃走争取时间,以羸得美人的感激,将来好为他的求亲增加筹码。

    所以,就算他的军阵被一冲便溃,他也必须要凭着一身的超绝武力,继续战斗下去。

    为美人而战的关羽,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战斗力,手中一柄青龙刀,如磨盘般狂舞而出,层层叠叠刀影过去,转眼将十几名陶军斩于马下。

    乱军中,廉颇认出了他的老对手。

    “关羽,别猖狂,老夫来陪你一战。”

    没有过多的言语,廉颇低吼一声,双腿猛一夹马腹,纵马舞刀便向关羽杀去。

    刀锋四面扫过,将那些阻路的小卒如败絮般斩开,那一人一骑,如踏着鲜血铺陈的血路,如风一般扑向关羽。

    瞬息间,铁塔般的身躯,横在了关羽的眼中,手中大刀挟着雷霆之力,当头轰向关羽。

    “阴魂不散的老匹夫,又是你!”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关羽双眼充血,一声暴喝,手中青龙刀挥纵而出。

    哐~~

    激鸣声中,关羽只觉雄浑的大力如山般压来,手掌竟被震得发麻,双臂竟也被压弯了几分。

    “几日不见,老匹夫的力量竟变强了?”关羽心下一惊,没想到廉颇老当益壮,到了这个年纪,武力竟然还能精进。

    “年轻人,老夫早说过,千万别小看老人,你就是不听。”廉颇一声狂笑,刀上力道却有增无减的压下,直压得关羽双臂一分分的弯下去。

    关羽怒了,真的怒了。

    堂堂美髯公,虎牢一战,温酒斩华雄,更曾与吕布交手百余合,何等的威风霸气,却被一个糟老头子屡屡纠缠,几次三番的杀不了他。

    如今,正是他向貂蝉这个喜欢的美人,展现自己风采的时候,却没想到这个老匹夫又出来搅局,灭他的威风,这叫他如何能忍。

    “老匹夫,我要你的命——”

    伴随着一声沙哑的嘶吼,关羽双臂青筋暴涨,倾起全身之力向上推起,轰然将廉颇的大刀荡了开去。

    廉颇只是借着战马速度的加成,才能在一招间压制住关羽,他却深知关羽的力量惊人,不可与其死拼,顺势便将战刀撤回。

    错马而过,关羽已怒到脸色涨红到发紫,如一头发狂的野兽,纵马如风,手中青龙刀扇刀而出,卷起漫漫血雾,向着廉颇斩来

    廉颇却横刀而立,白髯随风飘荡,一身无畏的气势,面色冷静如水,不起一丝波澜。

    几次三番的跟关羽交手,他对关羽的实力和刀法,可以说已是轻车熟路,就算关羽发狂,他又焉会惧怕。

    苍老的眼眸一凝,廉颇双腿猛一夹马腹,战马嘶鸣而出,如黑色的电流射向关羽。

    血雾与尘埃之中,两道巨影轰然相撞。

    轰——

    巨大的金属激鸣声如惊雷而生。

    两人的身形均是微微一震,关羽虽未落下风,赤脸却已再变,难抑深深的震撼。

    震惊之下,关羽更是大怒,拨马回头一刀再出。

    廉颇到底是老将,经验丰富,情绪丝毫不见波动,手中长刀大开大阖,正大雄浑的招式,迎击而出。

    二人混战厮杀,顷刻间已走过五十余招。

    层层刀影飞舞开来,溅起无数道寒影四面激射,将周遭几丈内掀起滚滚的尘雾。

    青龙刀上的力道越来越强,关羽已进入到半狂状态,毫不吝惜气力的攻出每一招。

    廉颇渐感兵器上传来的力道愈强,知道关羽是仗着自己年轻力盛,瞧不起自己这个老头子,想凭借着消耗力气,来压垮自己。

    “关羽,别以为自己年轻几岁,就想欺负老夫,就让你看看老夫的气力。”

    关羽压迫性的攻击,反是激发了廉颇的雄心,他陡然间一声暴喝,抖擞精神,臂上的力道如惊涛忽起。

    关羽原以为在力气上,可以压住廉颇,却未想到眼前这个老头子,力气竟然不逊于年轻人,转眼间气力陡增,又扳回了气势。

    关羽心中惊怒,刀下无法击破廉颇,而在廉颇身后,大批的陶军将士,则在陶商的指挥下,大杀他的兵卒,越过他们的防线,前去追击貂蝉的马车。

    陶商压阵指挥时,一双锐利的目光,却在时刻注视着关羽。

    他从关羽那狰狞的脸上,看到了焦虑,看到
擎天一棍sodu
了心急。

    陶商知道,关羽正在被那辆马车中的人牵绊。

    那就是他的软肋!

    思绪一转,陶商嘴角扬起一丝诡色,高声叫道:“全军听令,一定要给我活捉那辆马车中的人,老子有重赏。”

    果然,这惊雷般的喝声出口,关羽身形一震,脸上的焦虑之色更重。

    保护着貂蝉的张辽,麾下不过两百多兵马而已,追击的陶商,却有数千兵马,甚至还有数百铁骑之兵,这要是给这些兵马追上去,单凭张辽的武力,还有区区两百军卒,如何能挡得住,貂蝉还不得落在陶商的手里。

    一想到那天下第一美人,自己喜欢的女人,落在陶商的手里,被那奸贼占有,被他享受玷污,关羽的心就象被针扎了一般的痛。

    堂堂美髯公,若连自己看中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上。

    心中忧惧,关羽不觉便分了神,手中青龙刀的攻击力悄然减弱。

    陶商最了解关羽的性情,他方才那番高喝,目的就是为了激怒他,扰乱他的精神。

    他的计谋得逞了。

    几招一过,交战中的廉颇,觉察到关羽的招式有所迟滞,立时便明白了自家主公的手段奏效。

    他便趁此时机,尽起生平武艺,刀锋如道道流光而出,发起了最猛的一波狂攻。

    心神动荡的关羽,陡觉压力倍增,很快便被压制到只余招架之力。

    其实关羽的武力值,本还略有廉颇之上,又比廉颇年轻力将,若交手个五六百招,他或许还能击败了廉颇。

    可惜他现在心忧貂蝉,精神力不集中,根本无心交手,自然在廉颇的强攻下,就落了下风。

    又二十招走过,关羽生恐貂蝉有失,再也顾不得什么尊严,强攻几招,拨马跳出战团,便向貂蝉逃跑的方向追去。

    陶商眼见关羽逃跑,大笑道:“关云长,你不是自命不凡么,怎么又要逃跑,有种跟我们廉老将军决出个胜负啊,连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都打不过,你还有什么资格再狂。”

    耳听着陶商的讽刺,关羽是倍感羞辱,恨得是咬牙切齿,却不敢回头再战。

    关羽一走,四周的残存的残卒,更被杀到鬼哭狼嚎,尸横遍野。

    廉颇一路追杀关羽,纵马舞刀,如入无人之境,凡所过处,数不清的人头飞落。

    陶商跟随在后,挥纵大军辗杀,扫灭了一众残卒,率领大军穷追关羽。

    小沛北面方向,此刻已经是尸横遍野。

    就在陶商廉颇还在跟关羽交手之时,英布已奉命率三百铁骑,绕过关羽的军阵,追上了张辽护送的车队。

    张辽虽然武力了得,但也就是樊哙这个水平的战力,以区区两百步军,面对英布三百铁骑的冲击,如何能抵挡得住。

    不到眨眼间,他的两百兵马,便被英布轻易的冲垮。

    英布将对方的队伍冲成两截,随后挥纵铁骑,往来冲扯,借助着骑兵居高临下之势,还有强大的冲击力,肆意的辗杀着敌卒。

    张辽正苦战支撑,败北的关羽,带着几十名兵马赶来会合,二人联手,才勉强的杀出了一条血路,突出了重围。

    就在他二人刚刚庆幸,杀出了重围之时,回头一瞧,却蓦然惊觉,貂蝉的马车竟然被截在了围困之中。

    貂蝉是张辽的主母,陶商是吕布的死敌,若是把主母落在了陶商手中,将来再见时,张辽如何能向吕布交待。

    关羽就更加不能忍了,他心里已把貂蝉视为自己的女人,更无法容忍她落在陶商这个奸贼死敌手中。

    震惊的二人,对视一眼,当场就想拨马返身杀回,无论如何要救出貂蝉。

    便在此时,乱军中惨叫声再度大作,东面方向,大队人马杀到,“陶”字大旗飞舞在前,引领着数不清的陶军将士,如死神的镰刀般,肆意的收割着残存刘军士卒的人头。

    陶商杀到。

    陶商率主力杀到,会合英布所部,战力更盛,转眼间,便将残存的敌卒,杀了个几乎精光。

    貂蝉那乘的那一辆马车,已如一叶孤舟,陷入了陶军的汪洋大海之中,摇摇欲坠。

    本是决心拼死救出貂蝉的关羽和张辽,在拨马而出的瞬间,却不约而同的止步,陷入了犹豫之中。

    陶军已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还有英布和廉颇这两员绝顶武将,他二人冲将进去,救出貂蝉的希望渺茫,反而还极有可能送了自己性命。

    可是,若不冲进去,难道就眼看着貂蝉,落入陶商那个奸贼手中么?

    关羽拳头攥的是咔咔作响,咬牙欲碎,脸上青筋突涌,眼神复杂之极。

    救?

    还是不救?

    关羽陷入了取舍两难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