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一百六十六章 重要人物

第一百六十六章 重要人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战斗才刚刚开始。

    稍稍安慰过糜贞后,陶商便挥纵兵马,继续追击刘备。

    这一战,他要将计就计,不但要夺回留县,还要趁势拿下小沛,把战火烧到曹统区去,御敌于国门之外,彻底的扭转跟曹操这场战争的被动局面。

    当下陶商率一万四千步骑将士,一路跟在刘备的败兵后面,穷追不舍。

    刘备那千余残兵败将,又焉能是敌手,这位大汉皇叔,果断的弃下部众,在关羽和张飞的保护下,仓皇的向北而逃。

    可怜千余残兵,被刘备弃下之后,被陶商率军如摧枯拉朽一般,杀得是血流成河,尸枕遍野。

    惊魂落魄的刘备,过留县而不敢入,绕城而过,径直向小沛逃去。

    这还不够。

    陶商兵不血刃收复留县后,率领大军继续北上,沿着泗水一路追击刘备。

    一连两天两夜,陶商穷追不休,沿途又数次击败了刘备的几次阻击。

    兵败如山倒下的刘备,不敢再与陶商交锋,一路狂逃至小沛时,身边只余下关张二将,还有不到两百的残兵。

    留守小沛的,乃是客将张辽,还有谋士简雍,所统兵马不过五百。

    眼见身后陶商汹汹追来,刘备知小沛不可守,连城门都不敢入,直接绕城西去,只派人入城通知张辽和简雍,命他二人率军弃城西逃。

    就在刘备前脚刚过小沛,还来不及喘口气时,陶商已率前部三千余军,如狂风般追至。

    勒马于小土丘上,陶商鹰目北望,小沛城尽收眼底。

    这座规模不大的城池,对徐州来说有多重要,陶商是再清楚不过。

    小沛位于泗水上游,原属于沛国,但因其处于由中原入徐州的大道口,故一直被视为徐州的门户,自陶谦统治徐州之时,就一直将小沛纳入势力范围,刘备的统治时代也是如此。

    只是在前番他和吕布,联手夺徐州后,曹操才趁机夺据了小沛,命刘备率军镇守。

    小沛一日在曹操手上,就等于曹操时刻在徐州的大门架了一门大炮,令陶商必须日夜防范。

    这座战略位置就在眼前,而且还因刘备的失利,处于兵力空虚的地步,如此大好的时机,陶商岂能错过。

    “拿下小沛,就能彻底的关上徐州的大门,如果不是刘备袭留县,我还没有这么好的机会,曹操,你的诡计,正好成全了我呢,糜竺没白死……”陶商心中暗讽,就准备下令夺城。

    便在这个节骨眼前,小沛原本紧闭的城门,忽然出现了异动。

    城门轰然大开,转眼间,数以千计的平民百姓,携家带口,彼此拥挤着从城中逃了出来,向着西去的大道奔去。

    只片刻间,逃出的百生就达到四五千之众,把整条大道都挤到水泄不通。

    陶商眉头暗凝,当即喝令斥候前去侦察。

    斥候回报,果然印证了陶商的猜测,原来刘备确实没有入小沛,提前一步就从西面大道,往中原腹地逃去。

    但刘备在临逃之前,却派人往城中四处散播传言,声称陶商杀入小沛之后,必会屠城泄恨,号召城中百姓跟他一起出逃。

    刘备自驻扎于小沛以来,时常向城中百姓宣扬陶商残暴,窃夺了他的徐州之后,是如何的大肆屠杀,在小沛百姓心中,陶商俨然已成了一个残**险的小人。

    如今小沛的百姓们一听说陶商要杀,只消刘备稍稍一煽动,无不是吓得屁滚尿流,纷纷举家出逃。

    而刘备则临走之前下令,小沛其余三门不可打开,只开西门一门,放百姓出逃。

    如此一来,数千百姓只能一窝蜂的涌向西面,很快就把西去大道堵到水泄不通,堵了陶商追击的路线,等于成了刘备的肉盾。

    陶商如果要继续追杀,就要踏着这些百姓的尸体而过,背上一个屠杀百姓的恶名。

    而且,这几千百姓,陶商就算要杀,也要杀上一阵,这拖延到的时间,足够刘备逃远的了。

    “竟然想到这么一招毒计,大耳贼,你果然是遁术的老祖宗啊,怪不得历史上你逃到哪里,走时候都不忘忽悠上一群无知的百姓,我看都是用他们来当的肉盾……”

    陶商拳头暗握,鹰目中流转着深深的厌恶。

    “夫君,刘备一定还没有逃远,咱们一拥而上,冲散这些百姓,说不定还能追上刘备。”花木兰却迫不及待的叫道。

    花木兰毕竟只是一武将,看问题的角度很简单,在她看来,只要能杀刘备,顺带辗杀几个百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陶商却不能。

    这般辗杀一气百姓,未必能追上刘备,还会正中刘备的下怀,借着这些百姓之口,把自己残暴的形象,遍传中原。

    将来同曹操争夺中原,那是势在必行,陶商可不想没动手之前,就先把自己的名声搞臭。

    况且,此役的主要目的是夺取小沛,现在战略目标已经达到,就算让刘备走脱了,也
万域之王笔趣阁
在意料之中,没什么大不了的。

    念及于此,陶商便淡淡道:“刘备遁术出神入化,想追上他没那么容易,没必要为了一个大耳贼伤及百姓,坏了为夫的名声,传令全军绕往北面攻城。”

    花木兰又是一愣,自己的夫君不想伤及百姓也就罢了,她还能理解,但陶商决定舍近求远,放着较近的南门或是东门不攻,偏偏绕往北门,这却让她有些不解。

    “就算夫君不想伤百姓,攻南门和东门也可以,为何非要去攻北门。”花木兰不禁疑道。

    小沛东南两门,皆朝向徐州,城中重要的人物出逃,是不会选择此二门的,所以要么是北门,要么就是西门。

    眼下西门如此混乱,陶商便猜想,会不会有人借着西门混乱吸引住他,却趁机从北门出逃。

    “时间紧迫,路上再跟你解释吧。”陶商也不多说,拨马便走。

    数千步骑将士,便绕了数里远的路,望北门而去。

    当北门的城楼渐渐印入眼帘时,陶商刀锋似的眼眸中,不由掠起一丝讽刺的冷笑。

    视野中,只见五百兵马,护着一辆马车,正由北门匆匆而出,显然是急着要出逃。

    那辆马车竟有五百人护送,其中必是重要人物。

    “走了一个刘备,多少得让我有点收获吧,我倒要看看,马车里是什么重要人物……”

    陶商心思已定,扬鞭一指,厉喝道:“全军压上,给我活捉马车中的人,给我杀!”

    号令传下,憋了一肚子杀气的步骑将士们,如猛虎出笼,喊杀着杀将出去,望那车队呼啸而去。

    几百步外,那一支人马才刚刚出城。

    那一辆马车旁,张辽正手提战刀,目光如电,正冷峻的扫视着左右环境。

    行不多时,车帘掀起,窗中探出一张国色天香般的脸庞,“文远,好端端的,咱们为什么要匆匆出城?”

    “刘玄德兵败而归,不敢入城,陶商的大军已经杀到,他叫咱们赶紧由北门出逃,事出紧急,所以来不及向夫人解释。”张辽说话之时,目光紧刻环望四周,无比的警觉。

    女子不由花容一变,脱口惊道:“那陶商竟然这么了得,竟杀到了小沛么?”

    心中惊讶,她也不敢多问,赶忙将身子缩了回去。

    就在她刚刚将车帘放下之时,张辽那一双眼睛,却陡然一变,眼中迸射出惊色。

    东面方向,尘雾陡然大作,飞扬的尘土中,隐约有无数兵马,正如潮水般杀到。

    当先处,一面“陶”字大旗,傲然飞舞。

    陶商杀到!

    “刘玄德不是派人通知我,陶商中了他的疑兵之计,会向西面追击么,怎么会杀到北门一线?”张辽顿时脸色大变。

    就在张辽震惊时,一队百余人的兵马,从西面方向飞奔而至,直抵近前,为首者正是关羽。

    张辽正愁着孤立无援,眼见关羽赶来,心中自是一喜。

    关羽飞奔而近,也不待张辽开口,便大叫道:“文远,你护送着夫人先走,我来挡住陶商小贼。”

    “兄长护送夫人先走吧,我来断后。”张辽慷慨道。

    就在他二人争着谁来断后时,陶商铁骑之兵已杀近。

    关羽赤脸一沉,喝道:“保护貂蝉夫人,乃是我关羽义不容辞之事,只要有我在,谁也休想伤她,文远你不必再聒噪,快走。”

    车中女子,正是貂蝉。

    说话之时,关羽向着貂蝉所在的马车,瞅了那么一眼,仿佛这话是故意说给貂蝉听,想要羸得美人的感激。

    豪言方落,关羽也不给张辽争抢的机会,便喝斥着百余士卒,还有张辽半数的兵马,向着冲来的陶军迎去。

    张辽并不知关羽这么热心的保护貂蝉,其实是出于私心,对关羽是大为感激,便只好喝令余下两百余兵马,护送着马车前行。

    陶商却怎么会让他们轻易走脱,正率领着铁骑将士,如风杀到,迎面正撞上关羽率军结阵封路。

    连关羽都赶了回来,可见那马车中之人,必是个重要人物,这更加激起了陶商的好奇心。

    “英布,你带三百精骑绕过关羽,务必给我拦住那马辆,廉老将军,你率全军压上,去会一会你的老对手。”奔行中的陶商,大声喝令。

    三千多步骑将士,很快分为两队,英布率三百精骑绕行而去,廉颇却冲锋在前,引领着两千多的主力军,向着关羽的敌阵冲去。

    铁骑滚滚,溅起漫天的尾尘,廉颇老当益壮,手中大刀流转着寒光,如一道黑色的闪电当先撞入敌阵。

    匆匆结阵的几百步军,如何能抵挡他这一冲。

    只见廉颇一马当先,撞入敌阵之中,大刀如车轮一般,挟着排山倒海之力扇扫而出,刀锋过处,雾血飞溅,断肢与折戟四面飞散。

    然后,敌军崩溃。

    ps:继续宣传下燕子微信号:tygl84,大家多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