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伪君子

第一百六十四章 伪君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是糜竺那奸商,他怎么会来留县?”张飞也哇哇大叫着,大步奔了上来。

    刘备凝目远望南面,眼神变化不定,沉吟了片刻,嘴角掠起一丝冷笑,“糜竺这厮自投罗网,真是老天有眼,云长翼德,速速清点兵马,随为兄杀出城去,杀了那糜竺,报仇雪恨。”

    张飞心恨糜竺背叛他们已久,早巴不得能把糜竺大卸八块,兄长既然有令,自然是没有任何质疑,当即兴奋的奔下城去,忙着去点兵马。

    关羽却面露疑色,“大哥,那糜竺好端端的怎么会出现在留县,这莫不是陶商那小贼的诱敌之计,这小子奸诈的很,咱们可是吃了他很多次的亏。”

    “放心吧,为兄料定,这一次并非是那小子诡计。”刘备却捋须自信一笑,“陶商那小子此刻正全师在萧县一带跟曹操主力对峙,咱们才刚刚攻下留县,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做出反应。”

    “可那糜竺又为何会出现,而且看似还全无防备?”关羽依旧表示怀疑。

    刘备却冷笑道:“糜竺这厮一直负责给陶商运送粮草,他一定是不知道留县已被我们兄弟奇袭攻破,还想依原来的计划,往留县运送粮草,却全然没有想到,他们撞到了咱们的枪口上来。”

    刘备这一番解释,令关羽恍然省悟,再无一丝犹豫,丹凤眼中杀机如火狂燃而起,青龙刀一握,杀气腾腾道:“既然如此,那咱们还等什么,劫了陶商的粮草,杀了糜竺这个两面三刀的奸商。”

    刘备哈哈一笑,大步下得城去,关羽也紧随于后。

    城门大开,吊桥放下,刘备一马当先杀奔出城,关羽和张飞两兄弟紧跟于后,三千刘军杀气腾腾的冲涌出城,沿着大道滚滚南下。

    刘备手扶双股剑,策马奔行在队伍的最前端,灰白的脸上,丝丝复仇的杀机,疯狂的燃烧。

    他对糜竺的恨,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糜竺和陶商一样,都是他必杀名单上的人。

    想当初沐水一役,他手握数万雄兵,原本是跟陶商相持不下,甚至还占据着些许上风。

    然而,正是糜竺的背叛,导致他粮草供应断绝,军心陷入混乱崩溃的境地,才给了陶商可趁之机,一举杀得他全军覆没,最终灰溜溜的败逃出了徐州。

    尽管直接把他杀得大败,赶出徐州的元凶是陶商和吕布,但导致他大军崩溃的直接导火索,却是糜竺。

    这个该死的仇人,这个答应把妹妹嫁给自己,巴巴的求着跟自己联姻的奸商,却在最关键的时候背叛他,把他逼到现在这样寄人篱下的尴尬境地,刘备无时无刻不想亲手杀了他,以泄心头之恨。

    眼下,这个大仇人竟然自己送上了门来,刘备如何能不兴奋到发狂。

    片刻后,刘备举目远望,正前方处出现一队粮车,上面果然打着“糜”字旗号,几百护粮兵完全没的防备,正轻轻松松的驱赶着骡车前进。

    刘备眼中喷火,双股剑在手,挥动全军杀上。

    几千刘军如野兽般狂冲而至,顷刻间就杀入了措手不及的护粮军当中,个个杀机疯狂,见人就杀。

    糜竺所带的护粮军,多是由乡兵组成,战斗力远逊于陶商的正规军,眼下撞上刘备的虎狼之师,如何能抵挡,片刻间便被杀得血流成河,崩溃四散。

    不到半个时辰,数百护粮兵,或是逃走,或是被诛杀,遍地伏尸,极是惨烈。

    剑锋滴血的刘备,双眼血丝密布,狰狞的脸上,抽动着丝丝泄愤的痛快。

    关羽策马而来,将一人扔在了地上,兴奋道:“大哥,我把糜竺这奸商活捉了,请大哥处置。”

    “云长做得好,你和翼德继续追杀,把所有的敌兵都杀尽,一个不留。”刘备兴奋的喝令。

    刘备深恨于糜竺背叛于他,牵怒于其手下这些军兵,认为他们也都是背叛之徒,恨不得能将他们杀尽。

    关羽策马而去,刘备低头看了一眼摔在地上的糜竺,血丝密布的眼中,闪烁着丝丝得意阴冷的火焰。

    他舌头一舔嘴角血迹,冷笑道:“糜竺,你个背信弃义的奸贼,当初你背叛我刘备,害我失了徐州,你可有想到会有今日。”

    鼻青脸肿的糜竺,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刘备那张冷笑的脸,自有几分畏惧。

    更多的,却是仇恨。

    杀弟之恨,糜竺如何能忘,这才是他背弃刘备的真正原因。

    他便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抹
回到三国去修仙笔趣阁
了一把嘴角的血迹,恨恨的瞪向刘备,咬牙骂道:“大耳贼,你假仁假义,我糜家对你忠心耿耿,你竟心狠手辣,令你那二弟关羽残害我弟糜芳,枉我还想把妹妹嫁给你,我真是瞎了眼。”

    “奸贼,你竟敢——”刘备恼羞成怒,抡起剑来,作势就想一怒杀了糜竺。

    剑在半空,却又缓缓放下。

    他当然不是仁慈,他早恨不得将糜竺碎尸万段,但他又猛然想到,眼前这个可恨的奸商,对他来说还有利用价值。

    这个人可是徐州两大家族之一的家主,如果能重新得到他的支持,对刘备夺回徐州,就无形中增大了筹码。

    得到徐州后,再跟他秋后算账不迟。

    刘备眼睛微微一转,心中已有主意,便强压下怒火,摆了一副大度的表情,“糜竺,我刘备素来以仁义待人,你不仁,我却不能不义,我现在以德报怨,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只要你肯改过自新,重新归顺于我,我便考虎饶你一命。”

    一句“以德报怨”,配合着他天生和善的表情,俨然跟真的一样。

    糜竺身形一震,某一个瞬间,他还真的动摇了。

    但转眼间,弟弟糜芳惨死在关羽刀下那一幕,便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顷刻间击碎了他那一丝动摇。

    杀弟之仇,不共戴天,叫他如何能再为仇人效力。

    况且,他先前效忠于陶谦,接着效忠于刘备,随后又效忠于陶商,如果现在又叛陶降刘,那他跟那个被称为三姓家奴的吕布,又有什么区别。

    虽说商人出身的他,以利字当先,但他到底也是读书人,心中岂能没有礼仪廉耻。

    而且,妹妹糜贞还在陶商的手里,糜家的产业也在陶商的控制之中,倘若他再次背叛陶商,以陶商的性格,绝对不会再饶他糜家第二次,糜家就要遭到灭顶之灾。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也不敢再背叛陶商。

    决意已下,糜竺怒瞪向刘备,厉声道:“刘备,我糜竺虽是商人出身,却也深明大义,我堂堂七尺男儿,岂能再降于伪君子,你作梦去吧!”

    伪君子三个字,如刀子一般,深深的刺痛了刘备的自尊心,瞬间激得他是勃然大怒。

    “你是找死!”

    咆哮声中,刘备一剑愤然刺出,狠狠的捅入了糜竺小腹。

    一声惨叫,鲜血翻涌,糜竺双手抱着剑锋,带着痛苦仇恨的目光,双膝跪倒在了地上。

    “奸贼,你不是不肯屈服吗,为何还要跪在我面前。”刘备俯视着痛苦的糜竺,灰白的脸上尽是阴冷得意的笑容。

    糜竺口中浸涌着鲜血,死死的盯向他,咬牙切齿骂道:“刘备,你这阴险的伪君子,你得意不了多久,你今天杀了我,陶州牧终有一天会为我报仇,我在九泉之下等着你,哈哈哈——”

    糜竺非但没有求饶,反而是放声大笑起来,笑声中极尽讽刺。

    刘备彻底被激怒,更觉深深的被羞辱,一张原本灰白的脸,顷刻间憋满了血,几乎要炸掉一般。

    “奸贼,死到临头还敢羞辱我,今天我就先杀你,他日再杀陶贼,叫你们两个奸贼在地下相见,给我去死吧——”

    刘备一声残冷的咆哮,猛的将刺入糜竺腹部的长剑拔出,滴血的长剑高高举起,向着糜竺的脖子就要斩去。

    千钧一发之际,破空之声骤起,一道寒光迎面袭来。

    冷箭突袭!

    刘备好歹也有70多点的武力值,顷刻间便察觉,心中不由一惊,斩向糜竺的剑,急是顺势收回,双剑交叉挡向袭来之箭。

    铛!

    一箭正中剑身,这一箭力道极重,刘备虽是勉力弹开,但箭上的力道,却震得他身形一震,险些没能坐稳。

    稳住身形的刘备,惊怒不已,横剑警剔,抬头向着冷箭袭来的方向射去。

    只见南面方向,一队铁骑正狂袭而近。

    当先的两骑,其中一人手执铁胎弓,正是向他放冷箭之人。

    “李广!”

    刘备脸色立变,一眼就认出,那执弓之人,正是当日射烂他屁股,射伤关羽下巴,令他兄弟二人吃尽苦头,狼狈万分的神射李广。

    而另一员年轻的武将,身披玄甲,手提长剑,一身英姿威势,疾冲而前。

    认出那张熟悉无比的脸,刘备那狰狞的脸,骤然间大变,口中颤抖的吐出两个字:

    “陶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