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一百六十三章 美髯公的花花肠子

第一百六十三章 美髯公的花花肠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救你大哥,救糜竺?

    “你别紧张,慢慢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子仲为何会有危险?”陶商也握住了她的手,温言安慰道。

    糜贞一脸焦急的解释了事情的来由。

    原来糜竺奉陶商之命,往前线运送粮草,不仅是要往彭城运送粮草,还要往留县也运送。

    先前糜竺带着第一队粮队,先糜贞一天的时间抵达彭城,那时候陶商还没有回来,糜竺便按照原先的计划,率粮队北出彭城,径直往留县去运粮。

    现如今留县被刘备奇袭攻破,糜竺很可能并不知情,仍旧蒙在鼓里往留县运粮草,到时候岂非是自己往枪口上撞了上去。

    “我糜家跟刘备有不共戴天之仇,刘备必也深恨我们糜家倒向公子,若是给刘备撞上兄长,以刘备的心狠手辣,岂会放过兄长,兄长只怕有性命之忧啊,请公子无论如何也要救救兄长……”

    糜贞说到激动之处,眼中已是急是的盈起了泪光,双膝一屈,就要给陶商跪下相求。

    陶商忙将她扶住,宽厚的手掌,轻抚她的脸蛋,“放心吧,我这就率兵出发,星夜赶往留县,我会尽全力救下子仲。”

    那一张宽厚的手,就那么温柔的触摸着自己的脸庞,糜贞脸畔顿时泛起一丝羞红,却又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令她宽心了不少,紧张的情绪缓和几分。

    她便摸着陶商的手背,面带感激,却又央求道:“有公子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只是我还是担心兄长的安危,想跟公子一起去留县,还请公子应允。”

    “这……”

    陶商本是有些犹豫,但想糜贞念兄心切,便点头道:“好吧,我带你去留县,速去做准备吧。”

    “嗯,多谢公子。”糜贞转忧为喜,福身一礼,赶忙离去。

    陶商挂甲提剑,直奔彭城北门外,等了未多久糜贞便赶到,陶商便会合诸将,率一万四千人的大军,星夜起程,直奔留县。

    ……

    数十里外,留县。

    城头上,已是插满了“刘”字大旗,整座城池已被刘备的三千兵马所据。

    刘备手扶双股剑,立于城头,远望着南面方向。

    他知道,再过几十里就是彭城,就在不久前,他在那里被陶商杀的大败,狼狈而逃。

    今天,他终于又杀回来了。

    “我看那个曹操也不过如此,早听着我们由小沛发兵不就好了,非要绕了大圈去攻萧县,最后还不得从小沛发兵,真是脱了裤子放屁。”身边的张飞,哇哇的嚷嚷着,表达着对曹操的讽刺不满。

    刘备瞟了张飞一眼,却道:“翼德啊,为兄告诫了你多少次,咱们现在寄人篱下,说话做事都要万分小心,千万不可给人抓到了把柄。”

    他这话自然是教训张飞,不可对曹操出言不逊,以免传到曹操的耳朵里,给他惹祸上身。

    张飞“哦”了一声,不敢再大声说话,只小声的嘀咕。

    另一侧的关羽,却压低声音,小声道:“翼德的嗓门虽然大了一点,但说的倒也是事实,若曹操早听大哥的劝,又何致于在萧县一带吃亏。”

    就连关羽,对曹操也心存轻视。

    “你们都不了解曹操啊……”

    刘备却叹了一声,正色道:“曹操此人用兵素来诡诈,凡能出奇制胜,他绝不会用寻常手段。他这条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计策的确是高明,换作是旁人,恐怕早已中计,只是陶商这小子太过奸诈,也不知他怎么就看破了曹操的计谋。”

    见得大哥如此评价曹操,关羽不知该说什么,只得沉默。

    “不过,曹操在萧县失利,对我们来说,未必没有好处。”刘备话锋忽然一转,眼神也掠过一丝玩味。

    关羽丹凤眼陡然闪过一丝精光,“兄长此话怎讲?”

    刘备看了一眼左右,见军兵较远,便轻捋着胡须道:“曹操之所以对咱们有所倚重,
吞噬魂帝吧
叫为兄坐镇小沛,就是看重为兄曾做过徐州牧,在徐州颇有人望,能帮他争取到徐州士民的人心。”

    关羽微微点头。

    刘备顿了一顿,接着道:“但若曹操前番计策成功,便可毕其功于一役,一举击灭陶商,不费吹灰之力拿下徐州,到时你我兄长便寸功没有,在曹操跟前就更加没有立足的资本,那时他已得徐州,咱们对他就更没了用处……”

    刘备的话点到为止,也不说尽,全靠关羽自己领会。

    关羽沉吟片刻,蓦然眼前一亮,似已领会了刘备深意,赤脸不由浮现出敬佩之色,拱手道:“兄长深谋远虑,愚弟万万不及啊。”

    刘备轻捋短须,笑而不语。

    关羽见刘备高兴,便趁势道:“兄长,咱们借一步说话。”

    刘备看了关羽一眼,知道他有什么话,不方便张飞听到,便点点头,便移远张飞几步。

    关羽清咳了几声,这才道:“大哥面前,愚弟也不拐弯抹角,不瞒大哥,愚弟看中了那个貂蝉,想要请大哥做媒,帮愚弟向她提亲。”

    刘备身形一震,不由看向了自己这个义弟,眼神中掠起几分意外,显然是没有想到,关羽竟还有几分花花肠子,竟然瞧上了那貂蝉。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云长你跟随为兄这么多年,也确实该成个家,有人来照顾照顾你了,不过……”

    刘备话锋一转,脸色却又变的为难起来,“当初张文远护着那貂蝉前来投奔咱们,明言只是暂时寻求我们的庇护,他日有机会,还要护着貂蝉去吕布那里,如今吕布还活着,这貂蝉名份上还是吕布的妾室,云长你要是强娶她的话,只怕传出去不太好听。”

    “这个……”关羽一时也被问住,不知该怎么回答。

    关羽也知道自己兄长为难,不好死缠烂求,却也没有声言放弃,只好低垂下头,唉声叹气。

    刘备也算是看出来了,自己这义弟虽然嘴上不说,但却铁了心想要娶这个貂蝉,自己若是决然拒绝了做这个媒的话,只恐寒了关羽之心。

    他刘备要打天下,倚重的就是关羽和张飞,这两个左膀右臂,其中最依靠的就是关羽,又岂会真的为了一个女人,就寒了自己兄弟的心。

    况且,这个貂蝉还是吕布的女人。

    想当初,吕布可是跟陶商一起,夺了他的徐州,也是他刘备的大仇人之一,这个仇刘备焉能忘记。

    既然是仇人的女人,赏给自己倚重的义弟,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刘备沉吟了片刻,轻叹一声道:“罢了,云长你既然这么喜欢这个貂蝉,这个媒为兄就做了。”

    “多谢大哥。”关羽一张赤脸瞬间转阴为晴,满心欢喜,对刘备是连连道谢,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

    见得关羽那感恩铭记的表情,刘备暗自得意,却又道:“不过眼下大战当前,也不是谈婚论嫁的时候,待这场战争结束,灭了陶商那小子,你我兄弟大仇得报之后,为兄不管用什么手段,也一定叫云长你抱得美人归,娶了那貂蝉。”

    “大哥公私分明,愚弟当然知道,自然不会急于一时。”

    关羽又连连点头,满脸欢喜,脑海中已浮现出抱得貂蝉归,如何征伐享受那绝世美人的画面,想到荡漾处,不由心花怒放,得意不已,下意识的就伸手去摸自己的下巴。

    这一摸,却摸到空空如也,他这才蓦然想起,自己的美髯已被陶商害得尽断,这辈子都甭想再长出来,而且还在下巴上留有了永久的伤疤。

    关羽脸上喜色顿销,丹凤眼中迸射出深深恨意,口中喃喃道:“陶商,我一定要亲手宰了你,拿你的项上狗头,做我迎娶貂蝉的大婚贺礼,哼……”

    关羽正遐想之时,一骑斥候飞奔上场,拱手叫道:“禀主公,南面十里发现一支运粮队,打着‘糜’字旗号,正向我留县而来。”

    刘备和关羽身形一震,兄弟二人对视一眼,眼中杀机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