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美人惊魂

第一百六十二章 美人惊魂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路连奔百余里,次日入夜,陶商率大军进至了彭城。

    想要奔袭小沛,必要经由彭城,沿泗水北上,再经留县,方能抵达小沛。

    将士们整整一天都没有合眼,为了保持体力,陶商只能叫大军在彭城暂歇,待休整几个时辰,补充了粮草后,再继续北上。

    花木兰在城外大营中安置亲卫军将士,陶商则径直入彭城军府,想要抓紧时间洗个澡,缓解下疲劳,休息几个时辰再起辰。

    回往房中,侍卫们很快准备好大盆的热水,陶商舒舒服服的躺了进去,闭目养神起来。

    连日来疲于奔命,如今难得放松一下身心,陶商躺在暖暖的热水中,说不出的舒服,不知不知觉就进入了梦乡。

    睡梦中,后背传来痒痒的感觉,仿佛有一双柔嫩的小手,正在抚摸着自己的肩膀。

    陶商不觉被那双小手挠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眼,回头一看,却见一张酥嫩的娃娃脸,正在含情脉脉的望着自己。

    “梅儿,你怎么来彭城了?”陶商惊喜道。

    甘梅俏脸含笑,娇声道:“妾身想夫君在前线征战,只怕姐姐照料不周,所以就跟着运粮的队伍来到彭城,原还想去西面大营,没想到夫君忽然回彭城了,妾身这不就来了。”

    陶商泡了一会澡,又焕发了精力,听着她娇滴滴的声音,看着那近在咫尺的深沟幽壑,白皙如玉的雪肤,不觉心火燃起,湿淋淋的手将她的蛮腰狠狠一揽,笑眯眯道:“夫人来得正好啊,你也是一路风尘,来,跟为夫一起洗洗。”

    陶商那话中的邪意,甘梅又岂听不出来,不觉脸畔泛起些许红晕,轻轻的推了陶商一把。

    一张童颜,却娇羞妩媚,极尽成熟风韵,反是搅得陶商心痒难耐,将她搂得更紧。

    甘梅暗咬红唇,鼻息吟吟。

    大堂中水雾缭绕,气氛愈加迷乱。

    陶商的欲念渐浓,嘿嘿的笑看向甘梅,甘梅低眉含羞,娇嗔抱怨,臂儿却已伸展开来,罗衫尽解,修长的腿儿轻轻抬起,迈入了盆内。

    她又似是在故意的撩弄风情,只那一步的功夫,她却慢慢吞吞,仿佛要让陶商尽情欣赏她那曼妙的身姿。

    陶商眼珠子瞪大,看得血脉贲张。

    战场厮杀,神经紧绷了许久,如今眼瞅着柔情无限,纤体尽现的可人儿近在眼前,他哪里还能再忍耐。

    “哗”的一声水响,陶商就从水中站了起来。

    甘梅吓了一跳,就算有着夫妻的身份,但许久不见,甘梅到底还有几分羞怯,如今突然间面对陶商的袒诚,焉能不羞到面红耳赤。

    “夫君……”甘梅娇滴滴的惊臆了一声,忙想将羞红的脸庞移去,一张俏脸顿时羞得火热如霞。

    陶商却邪笑着,双手扶住了她的头,甘梅欲拒还欲,扭捏了几下,终究还是从了他。

    顷刻间,陶商只觉全身如被电到一般,一瞬间的惊心动魄,说不出的舒服。

    然后,他便将甘梅的头发,抓的越来越紧。

    ……

    房中靡雾缭绕,房外,糜贞却正在外求见。

    她跟随着兄长糜竺运送粮草至此,和甘梅一样,也是听说陶商在军府,便顾不得疲乏,赶来求见。

    因是陶商跟糜贞有婚约在身,亲卫们都知道,这位糜小姐早晚也将是他们的主母之一,遂也没有去向陶商通报,就放了她入内。

    “公子……”

    糜贞步入堂中,见外堂无人,以为陶商在内室休息,便走了进去。

    转过那道屏风时,糜贞一张端庄的俏脸,却刹那间凝固。

    正自征伐的陶商,似乎是听到了有人叫她,向着屏风那头瞄了一眼,却并不见人。

    此时他正当欲仙之时,哪里还顾得别的,只当自己是听错了,旋即便全身心的集中精力,去享受身前佳人带来的绝妙。

    当陶商纵意享乐时,却没有想到,此时此刻,糜贞已经缩回了脸,正靠在屏风后面,大口大口的喘息,一张脸红到了耳根子处,胸脯剧烈的起伏,心都仿佛要跳了出去。

    糜贞是万万没有想到,她这无意间的闯入,竟会撞见自己的未婚夫,跟他的妾室甘梅,正在恩爱寻欢的靡靡一幕。

    糜贞虽乃名门闺秀,也知自己要嫁与陶商,更是见过世面的女人,但在男女之间这种事上,却依旧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

    如今突然撞见这种靡靡之事,如何能不心惊肉跳,羞得是满面通红,抢在陶商转过头来时,躲了出去,差点就被看到。

    但到底是未经人事,眼见的这般靡靡之景,顿时是羞得满面通红,赶紧躲了出去,险些就被陶商撞见。

    惊羞的糜贞,脸色潮红到了耳根,脑海里不断闪现着方才所见,饱满的胸脯更是起伏不定。

    她只能轻抚着胸口,大口大口的深呼吸,极力的告诉自己要平静,甘梅是人家陶商的妾室,行周公之礼也是正常。

    而且,她也知道,自己跟陶商有婚约,只要陶商纳她为妾,她早晚也跟甘梅一样,要跟陶商做那种事,要用自己的身体来伺候陶商。

    可是,她心中却隐隐暗生几分妒意,恍惚间,竟希望自己能取代甘梅,现在在里面那个人是自己。

    “糜贞啊糜贞,你还没有嫁给他,你岂能想这样无耻的事情……”


末世超武传说全文阅读


    糜贞猛的摇头,强行屏弃那种不该有的念想,深吸过几口气,方才勉强平伏下情绪。

    她便想趁着未被发现之前,悄悄的离开。

    就在她刚想里开时,屏风那边,却又传来了更大的动静。

    那是甘梅的哼吟声,越来越响亮,那声音仿佛正遭受着某种折磨,极是痛苦一般。

    紧接着,陶商那粗重的鼻息声,也阵阵的响起,隐隐更有惊涛拍岸,水击岩石的靡靡之声,无孔不入的灌入她的耳中。

    糜贞知道帐中正发生的何事,她的脑海中,无法控制的遐想起来,想象着会是怎样一种情。

    她的呼吸瞬间又急促起来,尽管她一现告诉自己,不可在此久留,但不知为何,她的双腿却像是灌了铅似的,就是迈不开一步。

    甚至,她竟鬼使神差的,再一次将脸转了过去,越过那道屏风,着了魔似的向内窥去。

    霎时间,糜贞有种将要窒息的错觉,整个人就像是个懵懂的寻常姑娘一般,羞怯却又渴望的窥知那男女之间的情秘之事。

    然后,她脑海里嗡的一声响,仿佛如梦惊醒一般,再不敢多想,猛的转过了头去,双手捂住耳朵,不敢再听一下。

    “糜小姐,你什么时候来的?”耳边突然传来了陶商的声音。

    糜贞吓了一跳,本能的后退一步,往后一瞧,却见陶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后,虽然穿戴着衣裳,但额头上却挂着几滴汗珠。

    甘梅也跟在他的身后,衣衫发丝却略显零乱,一脸红润,仿佛一朵刚刚受到雨露滋润过的花朵一般,愈发显的青春娇艳。

    陶商也是一脸奇怪,他征伐过后,穿了衣裳出来时,正好撞见糜贞就在屏外,而且还捂着耳朵,动作奇怪。

    糜贞看到他时,脑海里蓦然间浮现起了方才屏风内,那惊心动魄,让她心悸的那一幕。

    她的脸畔顿时又飞起云霞,呼吸也急促起来,神情尴尬,竟是不敢正眼瞧陶商,一副紧张的样子,好似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一般。

    “糜小姐,你怎么了,怎么脸这么红,是哪里不舒服吗?”陶商见她脸色有异,关怀的问道。

    “不不,我很好,没事。”糜贞这才清醒过来,深吸一口气,强行压制下了脑海中,那不该有的纷乱画面。

    片刻后,她才勉强恢复平静,向着陶商盈盈一礼,“我和兄长不是奉公子之命,筹措粮草么,我就是从下邳往彭城运送粮草来的,听闻公子也在城中,便来拜见,又不想打扰公子,所以就只好在外面候着。”

    一句“不想打扰公子”,等于是无意间承认,她适才在屏风外,已经知道陶商跟甘梅在做什么,甚至都已经看到了什么。

    甘梅聪明,岂能听不出来,一张娃娃脸顿时晕色如潮,羞意顿时,忙是抬袖掩嘴,干咳几声,以掩尴尬。

    “咳咳……”陶商也干咳了几声,却是一派淡然,笑道:“那真是辛苦你兄妹了,对了,令兄人呢?”

    “兄长他……”

    “报——”一名亲兵匆匆闯入,打断了糜贞,“禀主公,北面急报,刘备于昨日发兵南下,突然攻破留县。”

    刘备突袭,留县失守?

    陶商脸上轻松闲然的表情,刹那间凝聚成了凝重,眼神中更闪烁着意外,显然没料到这一结果。

    刘备不是人在小沛,曹操的主力大军,不是全在萧县一带么,怎么刘备会突然间进攻留县,难道曹操不知道分兵的忌讳吗?

    思绪飞转,沉吟片刻,陶商很快恢复了冷静,转眼已想明白。

    “曹孟德,看来咱们俩是想到一块去了,我想声东击西,去攻打小沛,你也想声东击西,从彭城袭小沛,咱们还真是心连着心呢……”

    陶商已意识到,曹操必已改变了战略,决心放弃从汳水东进彭城,回到由小沛南下,沿大道进攻彭城的老路上来。

    欲破彭城,必先取留县,先前陶商为在萧县一带拒挡曹操,把本来要开往留县的兵马,大部都调了回来,留县方面兵力空虚,才正好给了曹操可趁之机。

    他更知道,刘备一军只是曹操奇袭军,此刻曹操恐怕已尽起主力离开萧县,已经在赶往小沛的路上,甚至已经过小沛,正在前往留县的路上。

    一旦让曹操大军进抵留县,彭城将门户尽失,曹操就可以挥军南下,一路杀至彭城腹地,等于不费吹灰之力,就突破了陶商为彭城所设的第一道防线。

    “速传令诸军,即刻拔营起兵,随我北上去夺回留县。”陶商当机立断,毫不迟疑的下令。

    陶商推测,曹操必不知道他也改变了战术,已率主力回收到彭城一线,这是他的优势。

    现在陶商所要做的,就是跟刘备打一个时间差,率军出其不意的杀到留县城下,趁着刘备立足未稳,再把留县给夺回来。

    号令传下,陶商也来不及休息,就要披甲离去,却瞧见糜贞一脸惊惧的站在那里,仿佛被这个消息吓到了一般。

    陶商便笑着宽慰道:“攻取留县的只是刘备偏军而已,并不是曹操的大军,放心吧,威胁不到彭城,我很快就会率军夺回来,杀退那大耳贼。”

    “不是,我不是担心这个。”糜贞突然间从惊怔中醒来,一把牵住陶商的手,颤声道:“公子,你一定要救我大哥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