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一百六十章 比你更诡诈

第一百六十章 比你更诡诈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樊哙佩服的是五体投地,陶商却只淡淡一笑,叹道:“事发突然,为了赶着来救你,我只能带几千轻军先行,要对付曹操几万大军,不玩点小聪明,怎么能吓住曹操。”

    原来陶商率数千精兵,轻装前进赶来这里时,正碰上樊哙被围攻,更令他惊讶的是,曹军竟有数万之众。

    陶商立刻就意识到,这是曹操全师在此,以自己数千兵马,倘若强行冲击,只怕非但救不了樊哙,反而会把自己也搭进去。

    好在陶商事先就有所防范,多带了数千面旗帜,这个时候就派上了用场,营造出了万余兵马来袭的假象,成功的唬住了曹操。

    这时英布也拨马而来,见识了陶商的手段之后,桀骜不驯的脸上,也难得浮现出几分佩服之色,不由拱手先道:“主公用兵诡变多端,实在让布大开眼界。”

    英布那是什么人,那可是汉初三大将,生平除了刘邦项羽寥寥几人之外,鲜有他佩服的人,如今却能对陶商说出这番话,听着自然是极是受用。

    陶商心中暗自一得意,却赞道:“今日一战,你连败两员曹将,又战退虎痴许褚,大涨了我军士气,首功非你莫属,我赏你五十金。”

    陶商知道英布最是自傲,平素又有些贪图名利虚弱,如今让他出了这么大的利,怎么能不给他好处以收取人心。

    果然,听得陶商的夸赞,英布已是一脸得意,再听说要赏他五十金时,更是两眼放光,高兴的合不拢嘴,对陶商连连的告谢。

    陶商哈哈一笑,心知此计瞒不了曹操多久,遂率全军东退,往险要之地下寨,阻止曹操沿汳水东进彭城。

    ……

    汳水以西,曹操正率着他数万雄兵,警惕万分的退往萧县。

    曹操一直在沉默,左右文武部下们,同样神色黯然。

    郭嘉精妙无双的计策,被陶商识破,曹仁和于禁二将联手,却奈何不了樊哙,李典和曹洪被英布所败,就连双雄之一的许褚,最终也被英布所逼退……

    这些曹营豪杰们的自尊,他们的自信心,都在此战中,被陶商沉重打击。

    残阳西下,低落的曹军,在昏黄的阳光照耀下,默默无语的前进。

    “有点不对劲!”一直阴沉着脸的曹操,身形一动,仿佛猛的想到了什么,勒住了坐骑,回身望向东面。

    左右郭嘉等诸文武皆也停下了脚步,看着曹操那异样的表情,众人面面相觑,一脸的茫然。

    凝望片刻,曹操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挥鞭喝道:“全军停止前进。”

    众人的神色皆是一变,还以为曹操咽不下这口气,不打算退回萧县,打算回头再与陶商的大军决一死战。

    “司空,我军士气受挫,敌军又全师而来,不可因怒而战啊。”郭嘉强忍着咳嗽,出言劝谏。

    曹操却没理他,喝道:“速速广派斥候,重回战场,给孤仔细查看敌军军情。”

    诸将只得将兵马驻扎下来,结成防御的阵形,同时派出五队斥候侦骑,重新回往东面的战场。

    不觉傍晚已近,数万曹军列于旷野中,个个都心怀不安,酝酿着战意,准备跟追来的陶军,狠狠厮杀一场。

    曹军中这些名将们,并非是怯懦之辈,只是陶商识破他们计谋,英布武力又太过耀眼,令他们深深的震撼,令他们一时片刻难以恢复往昔的斗志。

    曹操却眉头紧锁,紧裹着披风,双目微闭。

    他的那副表情,仿佛看破了真相,却又不愿相信,只能等斥候带回消息。

    旁人不知曹操心思,郭嘉苍白的脸上却掠起异色,他似乎也猜到了七八分,眼中不由也浮现出尴尬。

    太阳彻底下山前,派出去的斥候,终于回到了阵中。

    为首的队首拨马上前,拱手道:“禀司空,陶军已沿汳水向东退去,此刻已在十五里外,并没有趁胜追击。”

    左右诸将皆松了口气,庆幸陶商没有趁胜追击。

    曹操听到这情报,非但没有松一口气,脸色反而愈加阴沉,那表情,俨然有一种被人戏耍了般的恼火。

  
明末工程师笔趣阁
深吸一口气,曹操再次问道:“你们可查清楚,陶商的援军数量到底有多少?”

    “禀司空,据小的们侦察,敌军数量最多不超过五千。”

    不超过五千!?

    在场曹仁等诸将,皆是大吃一惊,除了郭嘉,每一个人的脸上,瞬间都被惊异茫然所占据,那般表情,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们岂会忘记,就在不久前的战场上,他们明明听到震天的鼓声,漫天的狂尘,还有上千面的战旗,这样的声势,至少也得有万余兵马袭来,怎么可能加起来都不到五千?

    怎么会这样,难道我们都看花了眼不成?

    震惊的诸将们,统统都陷入了茫然中,彼此相望,无不是一脸狐疑不解。

    曹操也不说话,目光看向了郭嘉。

    郭嘉苍白的脸上,掠过一丝惭愧,只得轻叹一声,向着曹操拱手道:“嘉惭愧,竟没有看出陶商只是广树旗帜,虚张声势,致使司空做出了错误的判断,请司空治罪。”

    郭嘉这番谢罪,等于是道出了真相,而且是替曹操背了黑锅。

    曹仁等诸将,无不惊奇,众人这才恍然惊悟,无不懊悔恼万分,悔的是错过了歼灭陶商的大好时机,恼的则是被陶商给戏耍。

    “不关奉孝的事,是孤小看了这陶商的奸诈程度……”

    一直沉默的曹操,终于轻叹了一声,他并没有让郭嘉独背黑锅,而是坦然承认了自己的失策。

    其实陶商的这道计策,并非有多高明,以曹操和郭嘉的智谋,岂能看不出来。

    只是当时一连串的变化,发生的太过突然,打破了曹操和郭嘉的事先谋划,令他们一时为陶商所震惊,失去了冷静,才误中了陶商计策,下令撤兵。

    这时他们冷静下来,自然就发觉中了陶商的花招。

    如果陶商真的是率主力来袭,这样难得的机会,岂能不趁胜掩杀,又怎会坐视他们退却。

    而且,他们一连串的布局,已把陶商的兵马调乱,陶商为救樊哙,必然是以精兵轻装前来,又怎么可能把主力一块带过来。

    疑点这么多,曹操只需派斥候去一侦察,自然就真相大白。

    曹操很窝火,有种被人羞辱了的不爽。

    要知道,他曹操自恃用兵如神,最善长的就是出奇兵,用诡计,却不想现在反被陶商用疑兵诡计给戏耍。

    这是对他公然的打脸啊。

    而得知真相的曹仁诸将,一个个也颜面无光,斗志低落,人人长吁短叹,懊悔不已。

    这时,一直沉默恼火的曹操,却突然间阴脸一变,放声大笑起来。

    曹仁等皆是一愣,茫然的看向了曹操,皆想他们被陶商所戏耍,一场精心策划的妙计失败,怎么曹操还有心情大笑。

    一双双茫然眼睛注视下,曹操脸上傲色重生,冷笑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有什么大不了的,况且今日我们也没有败,最多只是战成了个平手而已,尔等皆乃当世豪杰,难道还就此怕了陶商不成”

    听得曹操这自信之言,诸将渐受鼓舞,斗志也重新燃烧起来,低落的情绪一扫而空。

    “司空说的是,当初吕布袭取兖州,咱们几乎被逼上绝境,最后都反败为胜,如今只是小小一场失利,并未伤筋断骨,那陶商也没占多少便宜,咱们有什么理由气馁,只要咱们齐心协力,听从司空调遣,早晚必破那小贼。”

    身为曹家第一大将,曹仁也及时站了出来,鼓舞全军士气。

    诸将的士气很快鼓舞了起来,转眼已高涨如火,纷纷慷慨叫战,声言要诛灭陶商,以报今日之耻。

    一时间,隆隆的喊杀声冲天而起,猎猎如火的战意,再度在曹军间燃烧起来。

    曹操的嘴角,悄然浮现出一抹欣慰的笑容,遂是下令,继续向萧县开进,等来日再战。

    数万曹军再度开拔,心怀着复仇的怒火,一路向着萧县退去。

    “陶商,今日孤算是真正见识到你的实力了,从今天起,孤要认真起来了……”曹操回望东面,焦黄的脸上,燃烧着丝丝肃杀的阴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