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惊退孟德

第一百五十九章 惊退孟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曹操怎么能不震惊。

    他原还以为陶商自投罗网,想要凭着兵多,毕其功于一役,一战灭了陶商,不战而得徐州。

    谁想到,在这关键时刻,竟然还有第三路兵马出现。

    看那气势,看那漫山遍野数也数不数的战旗,至少也有一万多的兵马,这也就是说,陶商的主力都已杀到。

    曹操方才猛然意识到,陶商根本是让樊哙故意中计,以引出他的兵马,先前救援之兵,只不过是虚晃一枪,真正的致命杀招,是第三路兵马。

    顷刻间,他已是眉头深凝,脸色阴沉如铁。

    战事发展到这个局势,不仅是曹操,纵然是郭嘉也面露惊色,眼眸中闪烁着无可奈何之色。

    眼见陶军主力杀到,郭嘉精神受创,大咳一阵,本就苍白如纸的脸,脸色更是惨白无比。

    咳了好一阵,郭嘉才叹道:“没想到这个陶商智谋如斯,嘉的布局竟然统统都被他看破,司空,此役形势已对我们不利,撤兵吧。”

    曹操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尽管他仍极力的保持着镇定,但眼眸中流露出了的丝丝愤怒与惊诧却难以掩饰。

    “陶谦,没想到你竟然生了这么一个能耐的儿子,当真是出乎孤的意料啊……”曹操连连感慨,恼怒之中,也不得不流露出几分欣赏。

    左右郭嘉等文武,则无不黯然惊叹。

    长叹一声后,曹操只得无奈道:“今日之势,已无再战下去的必要,就让那小子先胜一仗,传令下去,全军撤围,退往萧县休整。”

    铛铛铛——

    金声骤起,遍传四野,山包上,撤军的信号旗也四下摇动。

    正陷入心慌的诸路曹军们,如蒙大赦一般,无不暗松一口气,各支兵马纷纷放弃对陶军的包围,向着西面萧县方向撤去。

    望着纷纷撤去的曹军,陶商却暗松了一口气,嘴角勾起诡秘的冷笑,“曹操,所幸我早有准备,也许是幸运属性发挥了作用,这一招竟然骗过了你,嘿嘿……”

    陶商的目光,延伸向前方,此刻,英布还在跟许褚交手。

    两人已战了两百余招,却仍不分伯仲。

    许褚像发狂的野兽,无休止的疯狂出招,英布却沉稳如山,枪锋四平分稳,从容破解许褚的狂攻。

    正当激战不下时,许褚却听到了己军的鸣金之声。

    许褚狰狞的脸上,霎时间涌上无尽的茫然与震惊,他怎么也想不到,曹操竟会在这个时候下令撤兵。

    “莫不成,陶商竟然识破我们全盘布局,他的主力也杀到了不成?”许褚望向东面漫山遍野的战旗,心中也震惊起来。

    英布嘴角却掠起了一丝冷笑,趁着许褚分神之时,大枪攻势陡然间开始加强,口中笑道:“许褚,我早说过,我家主公没那么好对付,有胆你就别跑,咱们战出个胜负。”

    陶商狂攻之际,不忘以言语刺激着许褚。

    许褚那个怒啊,一张毛茸茸的脸已怒到狰狞不成人形,一口钢牙更是狠咬欲碎。

    如果有可能,他自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跟陶商决一生死,不见胜负绝不退一步。

    但是,身为军人,他却不能无视鸣金收兵的铁令。

    许褚很清楚曹操治军有多严格,如若他违背了军令,就算是击败了陶商,最后也会难逃军法的处置。

    金声愈急,身边大批大批的士卒,已经在纷纷的向西撤退。

    许褚面目狰狞,豆大的汗珠正刷刷的往下滚,已是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兵败如山倒,许褚痛苦的知道,他们败了,不得不撤。

    许褚心中不甘,却只能狠狠一咬牙,拨马便跳出了战团,头也不回的望西而去。

    他虽是被迫撤退,但被英布击败却是不争的事实,以他曹营双雄的自尊,无异于打掉了牙齿往肚子里吞。


劈天斩神全文阅读
    陶商也追击而至,眼见许褚逃走,高声冷笑道:“许褚,回去转告曹孟德,休要仗着兵多将广就想欺负我陶商,趁早退兵,否则我一路杀往许都,夺了他的天子,叫他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美梦破碎。”

    陶商声如惊雷,他这是在公然讽刺曹操。

    许褚心里那个恨啊,脸都涨红成了一块烧红的木炭,恨不得扭头回来灭了英布,把陶商撕成碎片,却只能艰难的将怒火咽下,回头咆哮骂道:“陶商狗贼,你休得猖狂,许某他日必取尔狗命!”

    留下一句毒誓,许褚提着象鼻刀,仓皇而逃。

    “嘀……系统扫描,宿主获得萧县伏击战胜利,获得魅力值5,宿主现有魅力值64。”

    5点魅力值啊,系统精灵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大方了,只是一场小小的破伏胜利,就给了5点魅力值,看来曹操果然是最强的对手,击败了他,所获得的魅力值也比别的诸侯要高。

    陶商暗松一口气,一脸畅快的微笑,横剑而立,横刀立马,傲然目送着曹军退去,却并没有下令追击。

    曹军虽退,但阵形却井然有序,丝毫没有一丝败溃的迹象,显然在防范他的追击,纪律如此整肃,陶商就算强行去追,也未必能有什么战果。

    敌军撤围而去,一身是血的樊哙,带着满脸的庆幸感激,策马前来会面。

    樊哙被曹军所围,又被曹仁二将联手合击,苦战艰难,以为自己此役必死无疑,却万没有想到,关键时刻,陶商竟然会率军杀到。

    绝望中的樊哙,欣喜若狂之下,自是精神抖擞,力敌二将,竟然又奇迹般的支撑了下去。

    接着鸣金声响,那曹仁和于禁跳出战团,率围军撤去,樊哙终于脱困而出,心怀着惊喜赶来跟陶商会合。

    “主公,你可来的真是及时啊,再晚一会,老樊我这条小命就要交待在这里了,主公你对我是有救命之恩啊。”樊哙心情澎湃如涛,又是感动又是感慨。

    陶商却一笑,“是我低估了曹操的奸诈,险些中了他的阴招,还好我反应的快,不然你这头吃货就完蛋了。”

    樊哙挠头哈哈一笑,回头瞧着撤退的曹军,却不由又怒从心里,想想先前被曹**得险些走上绝路,就气不打一处来。

    恼火之下,樊哙便将刀一扬,叫道:“主公,曹贼既然已被击退,咱们何不趁胜追击,灭了那老滑头。”

    “冲动是魔鬼,无论何时,都要保持冷静啊,老樊。”陶商笑叹一声,“曹操可不是一般人,你看他大军虽退,却井然有序,况且我们只有几千兵马,强行追击不是自寻死路么。”

    几千兵马?

    樊哙当场就愣住了,手指着东面道:“主公,那么多战旗,至少也得万把号兵马,怎么会只有几千?”

    “几千还是几万,你很快就会知道。”陶商的嘴角掠起一丝诡秘的笑意,旋即拨马望东而去。

    樊哙神经线比较粗,一时还没有转过弯来,心怀着狐疑,也只得跟随了上去。

    漫天的尘雾渐已寂,那一支浩浩荡荡,有千军万马气势的军团,终于亮出了他们的真容。

    樊哙的脸上,瞬间被惊奇所占据。

    在他眼前的,哪有什么千军万马,不过是五百多号步军而已。

    樊哙又茫然了,心想只有五百多人马,怎么折腾起了千军万马的动静来呢?

    他再仔细那么一瞧,方才猛然省悟。

    原来,这五百士卒人数虽少,却每人至少扛两面大旗,军中配了几十面的牛皮大鼓,上百的牛角号,正是凭着这些装备,才营造出了上万兵马袭来的气势。

    “吃货,现在明白我为什么不去追曹操了么,一追咱们就要露馅啊。”陶商苦笑道。

    樊哙感慨惊奇半晌,方才回过神来,向着陶商深深一揖,“主公,没想到你比那曹操还狡猾,老樊我真是服了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