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凶险万分

第一百五十六章 凶险万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曹仁停止了撤退。

    他非但不再撤退,反而立马横刀,摆出一副要跟樊哙决一死战之势。

    他这么一停,一众败逃中的曹军士卒,多也收敛了溃势,纷纷的向着曹仁所在位置靠拢

    正狂冲乱杀中的樊哙,抬头忽见曹仁停步,奔逃中的曹军也散而复聚,似是恢复了士气,腥红的眼睛中,不禁掠起一丝疑色。

    樊哙虽是个粗鲁武夫,却也粗中有细,敌人这般形势,令他心中忽然产生了一丝不安。

    他立刻放慢了马速,急是四周环扫,却发现旷野已尽,大道的左右不知何时已添了一片片的密林,密林的上空,更有鸟雀盘旋不落。

    “糟了,老子中了那杂种的诱敌之计了,奶奶的,樊哙啊樊哙,你怎么光长肉不长智谋呢!”樊哙猛然省悟,急是勒住战马,脑门拍的砰砰作响,大骂自己。

    为时已晚。

    就在樊哙刚刚省悟,想要喝斥部下停止前进,全军折返向东退却时,蓦然,天崩地裂的震声,冲天而起,震到他耳膜几欲碎裂。

    群兽惊怒般的喊杀声,一时骤起,但见数不清的曹军士卒从左右密林中窜出,四面八方的围杀而来。

    果然有伏兵!

    “奶奶的,曹贼果然奸诈,好汉不吃眼前亏,给老子撤兵。”樊哙不及多想,急是大喝一声,拨马转身便望来路而还。

    三千步骑将士也陷入惊谎,纷纷掉转方向,欲要退却。

    这一片的地形还未进入到彭城附地,虽四周多是树林,但还没有狭窄到无路可退,樊哙反应极快,立刻下达撤兵命令,眼看着就要抢先撤将出去。

    就在此时,大地的震颤声陡然加剧,前方左右狂尘骤起,但见两支骑兵分从斜刺里杀奔而来,封住了樊哙的去路。

    “于”字战猎猎飞舞,当先一员敌将手舞银枪,正是曹营宿将于禁。

    曹军骑兵杀到。

    身后近万步军追击,眼前又有千余铁骑封住,曹军的数量,已远远超过了曹仁那两千兵马。

    很显然,这是曹操精心策划的一场伏兵之计,为的就是聚歼他这三千步骑军团。

    樊哙这下就有点慌了,要知他统帅的这三千兵马中,还有五百宝贵的骑兵,倘若就此损失,对陶军的战斗力无疑将是致命的打击。

    转眼间,于禁已率铁骑如风杀至,银枪挟着狂澜如涛之势,直向樊哙电射而来。

    樊哙不愧为樊哙,当此危机之时,名将英魂的本能被激发出来,反而一瞬间平静下来,心中斗志狂燃而起。

    “想杀你樊爷爷,没那么简单!”

    一声怒啸,樊哙手中那柄杀猪大刀,电斩而出,无畏的迎击而上。

    哐——

    金属交鸣,樊哙铁塔般的身形,巍然不动,而于禁的身形却是微微一颤。

    樊哙武道精进极快,他的武力值已由被召唤时的80多点,冲上了90大关,达到了当世绝顶的境界。

    这等武力值,对战张飞这样的恐怖对手显得弱了一点,但对付于禁这样武力值不到80的武者,却绰绰有余。

    “这就是陶商麾下,那个冒充古人名将的家伙么,武道竟如此之强……”

    于禁心中惊叹,深吸一口气,强行平伏下激荡的气血,枪锋再出,尽展生平所学再度攻向樊哙。

    此时的樊哙,胸中一股傲然之气油然而生,面对四面作方围杀而来的敌人,非但没有一丝惧意,反而怒发神威。

    “就让你尝尝我樊爷爷杀猪刀的销魂!”

    愤怒之下,樊哙手中杀猪刀狂舞而出,层层叠叠的刀影,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向着于禁袭卷而上。

    于禁比樊哙差了近10点的武力值,在此疯狂的刀锋攻击之下,不出七合便落于下风,只能拼尽全力勉强的应战。

    樊哙刀上的力道却愈来愈猛,招式也一招快过一招,十三合走过,已把于禁压迫得几乎穷于应付,喘不过气来。

    于禁心怯,心中萌生退意。

    “冒充古人的匹夫,看本将取你人头!”蓦然间,一声雷鸣般的暴喝,响起在耳边。

    却见斜刺里处,曹仁杀破乱军,狂袭而至。

    一骑如狂风一般呼啸而至,一柄明晃晃的战刀,卷积着猎猎的风声,向着樊哙当头劈至。

    刀锋尚未至,那凛烈的刃风便压迫先至,刮面如刀。

    樊哙也不多想,低吼一声,回刀相挡。

    又是一声震天的金属激鸣。

    曹仁战刀的强悍撞击力,排山倒海般灌入樊哙身体,只搅得他血气翻滚,握刀的双臂竟也被压弯寸许。

    “你奶奶的,武道还不弱……”樊哙面露一丝惊讶,大骂一声。
重生之万界主宰笔趣阁


    斜向处,于禁挥枪直如,趁势刺向樊哙后心。

    几乎在同时,曹仁再舞战刀,又是凛烈一刀,斜斩向樊哙。

    一枪一斧,两柄锋利无比的利器,各挟着无上的威势,疯狂的夹攻而至。

    面对着两名强敌的咄咄相逼,樊哙的潜力仿佛被激发一般,陡然间一声厉啸,手中杀猪刀劲道骤增,非但不守,反是化出道道流虹,疯狂的反击而出。

    点点火星飞溅,流雾漫空狂舞,三骑如走马灯般,战马一团。

    樊哙的武道虽不及英布廉颇之流,但好歹也是90的武力值,曹仁的武力值虽强,却也只有86而已,还要逊色他三分。

    单打独斗,无论对付曹仁还是于禁,他都有必胜的把握。

    但如今二将联手,所爆发出来的战斗力,却着实了得,超越了樊哙的武力值。

    樊哙初始怒发神威,不惜体力的疯狂出刀,勉强的挡住了二将联手的强横攻击,十招一过,爆发力消逝,二将反守为攻,左右配合,反而将樊哙压制。

    樊哙这边苦战时,数万曹军步骑四在八方杀来,不多时便形成了对陶军三千步骑将士的围困。

    这三千兵马虽为精锐之士,但曹军也是天下精锐所在,且数量远胜于他们,在这等四面围攻之下,很快就陷入了被动的绝境。

    一名名战士倒在身边,将士们惨叫之声,回荡而耳边,如针一般,刺激着樊哙,令他愈加不安。

    “他奶奶的,爷还没吃够肉呢,爷可不想死在这里……”樊哙心中暗暗叫苦,精神上已落下风。

    军势不利,斗志消落,武力上又落下风,曹于二将却抖擞精神,愈战愈勇,直将樊哙逼到只能被动的应战。

    百余步外,那座小山包顶上,驻马而立的曹操,正一脸兴致,笑眯眯的欣赏着山包下的伏击战。

    “奉孝啊,看来你的计策果然有效,歼灭了陶商的骑兵,失去了最锋利的武器,他还拿什么来抵挡孤的大军。”曹操轻捋着短须,眯起的眼眸中,流露着几分得意。

    走汳水急取萧县,由西面进攻彭城,那也只不过是郭嘉给曹操的献计策的一部分而已。

    倘若陶商没有察觉,那曹操进抵萧县,就直接沿汳水杀入徐州,一举夺下彭城。

    倘若陶商及时的收到了情报,那就要实施预备计划。

    郭嘉判断,一旦陶商识破他们要取萧县,必会派一支轻军疾行前来争夺,这一支军队中,一定会配备有轻骑兵。

    郭嘉的计微,正是要用一场伏击战,来消灭陶商的骑兵。

    知己知彼的这个道理,曹操自然是深知,所以在开战之前,他就详细的分析了陶商在徐州无人能敌的原因,他很快就发现,陶商的取胜,除了用兵诡诈,麾下奇人异士层出不穷之外,麾下一支数百人的骑兵,才是至关重要的利器。

    所以,只要灭了陶商的骑兵,就能于剪断了陶商的一只拳头,那个时候再进攻徐州,陶商还能拿什么来与他抗衡。

    “山下跟子孝他们缠斗的那赤膀武将,就是那个冒充古人的樊哙么,这厮倒还真有几分武力。”曹操轻捋着胡须,对樊哙的勇武,暗暗有些意外。

    郭嘉却一笑,“这个樊哙虽然武力了得,却怎敌得过我们数万大军的围攻,我想很快就会被围杀。”

    曹操微微点头,嘴角亦扬起一丝讽刺般的冷笑,“奉孝这道妙计,尚未正式开战,便叫陶商折了三千兵马和数百骑兵,他在徐州横行,无人能敌,想必得意已久,不知他得知这场失利后,会是怎么一副气急败坏的表情。”

    左右众文武皆附合而笑,气氛甚是自信轻闲,俨然胜券在握一般。

    “雕虫小计而已,司空过……”郭嘉被曹操盛赞,年轻苍白的脸上,流过几分得意,正想开口谦逊几句,蓦然间却觉察到了什么异动。

    耳边处,空洞的号角声,隐约响起,正由远而近,向着战场而来。

    不光是郭嘉,曹操和左右文武,也到听到了那突如其来的声音,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向着东面方向望去。

    只见大道的尽头,隐隐有漫空飞尘狂起,似有数不清的野兽,正咆哮狂卷而来。

    熟悉战争的他们都知道,那狂尘非是自然而成,唯有千军万骑奔腾,才能掀起那些的气势。

    “不会吧……”郭嘉干咳着,脸色已渐变。

    左右诸文武的脸色,也越来越不安,心中那不祥的征兆,越发的强烈。

    终于,一面大旗在曹营众人万众瞩目之下,破雾而出,撞入所有人的视野中。

    那是一面“陶”字战旗。

    陶商杀到!

    瞬间,曹操脸上那志在必得的表情瓦解,眼中惊色骤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