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破尔诡计

第一百五十五章 破尔诡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众人皆惊。

    一双双目光,瞬间都射向了地图上,瞪大眼睛试图映证陈平的判断。

    陶商剑眉策凝,目光也在地图上,在萧县汳水间扫来扫去。

    片刻的震惊后,陶商轻叹了一声,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曹操啊,你不愧是用兵如神,差点就骗过了我,厉害,厉害啊……”

    陶商终于看出了曹操的真正目的。

    他判断曹操明攻袁术,暗中却是要进攻自己,这个判断是没有错的。

    错就错在,他没有判断出,曹操是由哪条路进攻彭城。

    他和陈平一致认为,曹操会由小沛南下,沿泗水大道攻留县,取彭城。

    因为这一条,地势较为平坦,更有利于发挥曹操兵多的优势。

    而且,前番曹操入徐州,也走的是这条路线,所以他们一旦判断曹操进攻彭城,就先入为主的认为,曹操依旧会选择走这条路线。

    他却没料到,曹操诡诈如此,宁愿放弃自己的优势,偏偏走汳水小路,从东面袭彭城,就为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此时陶商的大军多云集于彭城以北,留县一代,彭城真正的守军不过一千多,倘若给曹操大军突然杀至,后果不堪设想。

    那个时候,不但彭城极有可能失守,陶商和他的主力军队,还将被截断在彭城以北,小沛之间,就要全军覆没。

    而曹操,就会毕其功于一役,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一战灭了他陶商,全取徐州。

    “曹操,你当真是够狠够阴,把一个‘奇’字发挥到了极点,可惜你没有料到,我早就把你视为大敌,细作早已密布于沛国,你的一举一动,都难逃我的眼目……”

    大手一挥,陶商突然喝道:“樊哙何在?”

    “老樊在此。”樊哙拱手应道。

    陶商手向地图,“我命你率三千步骑混合精兵,即刻起程折返南下,一定要给我抢在曹军之前,把萧县给攻下来,挡住曹军东进彭城之路。”

    “老樊得令,主公就瞧好吧。”樊哙拍着胸脯接下军令,提着杀猪大刀风风火火离去。

    当日,樊哙率三千骑兵离开大营,先沿泗水南下彭城,再沿汳水西去,穿越山谷之路,直奔萧县而去。

    只要樊哙能抢先一步夺下萧县,凭借着他的能力,足以坚守住城池,守到陶商率大军来援。

    而次日天色未亮时,陶商就率七千主力南归,同时命留县的廉颇所部,也即刻南下会合,折往萧县一线布防。

    ……

    一天之后,陶商尾随于樊哙军之后,重新回到了彭城。

    陶商打算暂歇于城中,等廉颇所部赶来会,再会合两军,前往萧县增援樊哙。

    毕竟曹操步骑有四万之众,光凭他手头现有的兵力,想要曹操胜算无多,必须集结所有可以动用的力量,方能跟曹操一战。

    午前,军府大堂。

    陶商屁股还没坐稳,樊哙就派了使者前来,将最新侦知的曹军情报送到了案前。

    曹操已抢先一步进抵萧县。

    “这么快?”

    听得这个消息,陶商的眉头不禁微微一皱,没想到曹操进兵如此神速,自己昼夜兼程还是晚了一步。

    稍稍一吃惊,他立刻又冷静下来,喝问道:“樊哙兵马现在到了哪里?”

    “禀主公,我军探出曹将曹仁率军两千,列阵于萧县以东,意图阻挡我军西进,樊将军派小人前来报告时,已率大军前去进攻阻挡的敌军。”

    这道消息,令陶商心头又是一震。

    萧县已有曹军重兵驻扎,他本是想让樊哙先退回来,待大军集齐后,再据住各处谷口,阻挡曹操东进,没想到樊哙竟决定强行去破曹军,去夺萧县。

    樊哙依他的命令主动进攻,倒也不算违抗军令,但对手却是大名鼎鼎的曹仁,绝不可小视。

    可疑的是,樊哙所率三千步骑,拥有近五百骑兵,曹仁所率不过两千步军,竟然想要主动出击挡住樊哙。

    这不像是曹操的作风啊……

    陶商心中越发狐疑,目光重新回到了地图上,看着地图上的萧县位置,心里越来越觉的不安。

    他很担心樊哙。

    倘若对手是吕布,是袁术,甚至是刘备之流,陶商自对樊哙有绝对信心,但如今樊哙所要面对的却是大名鼎鼎的曹仁。

    那是谁,那可是曹家第一大将,历史上的樊城之战,单凭几千兵马,在于禁七军尽失,城池被大水淹袭,关羽威震华夏的情况下,依然能屹立不倒的强者。

    而这个强者后面,还是一个用兵虚实难辨的曹孟德。

    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劲,便又将诸道情报,再一次的审视了一番,试图从中寻找出什么破绽。

    最后,陶商的目光,落在了那句“曹仁率两千步军阻挡”上面。

    曹军出城列阵
重铸乾坤txt下载
,显然是已侦知我军前来,打算进行一场野外的交战,也就是说,曹操知道他要派了骑兵前来抢夺萧县。

    曹仁自恃勇力,敢以两千对三千,也不是没有可能,但关键却在于,他那两千兵马,统统都是步军。

    步军对骑兵,胜算极低,曹仁深通兵法,岂能不知这致命之处。

    明明知道,为何还要强行出战?

    陶商的脑海中,升起了一个巨大的问号,年轻的脸上,狐疑之色也越来越浓重。

    踱步许久,蓦然间,陶商的眼眸中掠过一丝惊色。

    猛然惊醒的陶商,即刻喝令道:“传令下去,全军集结,半个时辰后出兵,直奔萧县。”

    此刻陶商身边,并无陈登陈平这样的谋士随行,只有夫人花木兰,还有英布二将,他们显然不理解陶商的用意,为何前脚才刚到彭城,连热饭还没吃一口,马上就要急着赶去萧县。

    “夫君,何必急……”

    花木兰疑问还未及出口,陶商已喝道:“来不及了,路上再跟你们解释,快去行动吧,晚了樊哙性命不保。”

    花木兰和英布神形皆是一震,不敢再多问,匆忙而去。

    陶商深吸一口气,手扶长剑,也大步走出堂去。

    ……

    萧县以东二十里。

    寒风瑟瑟,樊哙却依旧赤膀,毫无一丝寒意,一手拎着杀猪刀,一手扛着大羊腿,狂啃乱嚼。

    樊哙就像是一只贪吃的狼,猎物就在他眼前,心中只有疯狂的杀意。

    汳水北岸,滚滚的旗帜在翻滚,三千步骑将士,在樊哙的率领着,沿着大道徐徐而行,过不多时,敌军的身影就映入眼中。

    两千人的步军军阵,列阵于大道中央,封住了他的去路。

    敌阵上空,一面“曹”字大旗,飞舞如风。

    “曹仁,曹家第一大将么,砍下他的头,足以弥补上回的失利,让我老樊在主公面前挣回几分面子了吧……”

    樊哙心里边琢磨着,一张大嘴咧开,咧出了狰狞的贪笑。

    前番彭城一役,他被张飞一招赫退,虽然主公陶商没有责怪他,但私下里却成了大家伙说笑的笑柄,这让樊哙很是尴尬。

    此役陶商令樊哙袭萧县,也是想给他一个立功的机会,挽回颜面,樊哙当然知道。

    现在,机会就在眼前,樊哙岂能不兴奋。

    “曹仁,就拿你的鲜血,来洗刷我老樊头上的耻辱吧。”樊哙的表情愈加狞狰,周身腾起的猎猎杀气,直令左右将士为之悚然。

    最后狠狠啃上一口,樊哙将半条羊腿一扔,杀猪刀一扬,大喝道:“免崽子们,立功的机会又到了,跟着老樊把对面那群猪猡都杀干净,给我杀——”

    怒喝声中,樊哙纵马舞刀,如电光一般射出。

    三千立功心切的陶军步骑将士,轰然而动,挟着疯狂的杀戮之火,狂涌而出。

    自追随陶商以来,屡战屡胜,他们每战必能立功,获得奖赏,他们早已信心爆棚,以为这一战又将是他们收获功劳的良机。

    没有任何怀疑,五百骑兵开路在先,两千多的步军追随而后,溅起漫天的尘埃,如一柄硕大无朋的巨矛一般,向着曹军步兵阵袭卷而去。

    天崩地裂,风云变色。

    那汹汹如潮的冲势,只令那些精锐的曹军战士,也为之变色。

    立于阵前的曹仁,却面沉如水,国字脸上不起一丝波澜。

    他的嘴角,却反而掠起了一抹冷笑。

    “阿瞒说对了,陶商当真派了一支步骑混合军前来争夺萧县,看来这领军之将,就是那个冒充古人之命的樊哙,若非阿瞒的计策,我曹仁倒想领教领教,你到底是有没有樊哙之勇……”

    冷笑的瞬间,樊哙的铁骑之军,已狂冲至一百五十步。

    曹仁收起冷笑,深吸一口气,大喝一声:“全军听令,撤往萧县。”

    发下号令,曹仁拨马先走。

    中军大旗一动,列阵以待的曹军,两千人轰然而散,向着萧县方向狼狈逃去。

    眼看着敌军临阵败退,樊哙脸上不禁掠起更加狰狞,狂笑道:“这曹仁多半没有想到,我军中还有骑兵,不战便退,我看你这个曹家第一大将也不过如此,哈哈——”

    樊哙战意愈烈,挥纵着身后将士们,向着溃退的曹军穷追而去。

    铁骑滚滚,如风而行,方追出里许时,樊哙的先头骑兵已追至了溃军的尾部。

    刀锋斩下,枪尖刺出,无情的斩杀着那些逃慢了的敌人,只转眼间的功夫,便斩杀了百余人。

    铁骑将士如同饥渴的野兽一般,疯狂的追逐着逃跑的猎物。

    狂追数里,左右平坦的地势越来越窄,四周开始出现树林地形。

    一直奔逃中的曹仁,这时却忽然勒住战马,停止了逃跑,手中战刀一横,冷笑着傲对追袭之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