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一百五十三章 阴 招

第一百五十三章 阴 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败吕布,退刘备,全取徐州,如此辉煌的战绩,转眼已遍传天下。

    淮南方向,袁术本来打算等着陶商师老城下,士气丧尽之时,再发兵北上,一举夺下徐州。

    却不料,他没有等来陶商锐气丧尽的消息,却等来了吕布狼狈不堪的前来投奔。

    袁术自然是大为震惊,万没有想到陶商竟强到如此地步,忌惮之下,非但没有应吕布所请,发兵助他重夺徐州,反而是将所有的军队,都撤往了淮水以北,不敢跟陶商交锋。

    至于北海方面的袁熙就更不用说,战斗力远逊于吕布和刘备,几万号兵马把姑幕城围了数月,偏偏就奈何不了徐盛的几千守军。

    他在收到下邳失陷的消息后,生恐陶商挥军北上前来收拾他,当天就下令撤围退兵而去,北面方向的威胁,就此解除。

    而在彭城之役大败而逃的刘备,则一路狂逃数百里,一直逃回小沛,一面加固城防,生恐陶商会趁胜来攻,一面发急报往许昌,将徐州的战况告知曹操,请曹操发大军前来增援。

    刘备的使者携着他的求援信,一路带着陶商威震徐州的消息,穿越中原腹地,赶往了许昌。

    数日后,许昌,司空府。

    高坐于上的曹操,手拿着刘备的那封求援信,脸色阴沉如铁,神色凝重,久久不语。

    阶下则是议论纷纷,一众谋臣武将们,无不为陶商的战绩所震动。

    任谁也没有想到,当初在兖州差点把他们逼上绝境的吕布,竟在数月之间,被陶商杀得大败,彻底的赶出了徐州。

    这还不说,陶商以久战疲惫之师,竟还把刘备这支生力军也一并收拾,且军中还又多了个英布,这个冒充古人名字,却又武力超群的猛将。

    曹营麾下,无不为陶商这奇迹般的战绩而惊叹。

    曹操凝视书信已久,深深吸一口气,口中沉声道:“陶谦,孤原本想饶过你的家人,谁想你这个儿子不知好歹,偏偏要跳出来给孤找麻烦,看来,现在已没人能制得了他,是孤亲自出手,报我杀父之仇的时候了。”

    说罢,曹操将情报示于众人,让他们讨论如何对陶商用兵。

    按照他原先的计划,徐州方面最好保持刘备,吕布和陶商三足鼎力,直到自己稳定住洛阳一线,夺取南阳,解除许都周围的威胁,抽出空来时再东征,一举灭掉那三人,夺取徐州。

    刘备失徐州,打破了曹操的布局,紧接着吕布也兵败出逃,陶商全取徐州,彻底打破了徐州局势的平衡。

    曹操无法容忍出现一个统一的徐州军事集团,更不能容忍这个集团的首领竟然是自己杀父仇人的儿子。

    于公于私,于大局于小利,东征徐州,击灭陶商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剩下的就是怎么个灭法。

    “不如按照上次征徐州的策略,由泰山郡进入徐北,从琅邪国攻入徐州,绕过彭城险要,杀那陶商一个措手不及?”

    第一个站出来进言者,乃是曹氏宗族第一将曹仁,他也是曹操麾下,为数不多能够在军事会议上发言的武将。

    “文若以为如何?”曹操将目光望向了荀彧。

    荀彧若有所思,沉吟片刻,却摇头道:“当年我们从北面杀入徐州时,青州还不是袁家的地盘,对我们侧后构不成威胁。如今袁熙统兵数万坐镇北海国,趟若他趁我们大军入徐州时,发兵截断我们的归路,却当如何是好。”

    曹操轻捋短须,微微点头,“这么说,东征徐州,只能从彭城进攻了。”

    自古由中原进攻徐州,只有两条路,一条走北路偏师,先破琅邪,再入徐州,另一路就是取彭城,再杀入徐州腹地。

    曹操数度征徐州,有一次就是走这条路线,照样杀得陶谦兵败如山倒,若非吕布袭了兖州,那次他就已经吃下了徐州。

    对付陶谦曹操有绝对的自信正面推进,但对上陶商,曹操却有几分忌惮。

    他嘴上没有承认,心里却知陶商比他老子强上十倍,由不得他不忌惮三分。

    语气只迟疑了一瞬,曹操便一拍案几,决然道:“就这么决定了,集结诸军,进攻彭城,孤倒要见识见识,陶谦这个黄口小儿,到底有什么本事,能把吕布和刘备都杀得落荒而逃。”

    曹操决议已下,从战略上也是正确的决定,诸谋士们自然没有反对的道理。

    至于以曹仁和曹洪为首的一众曹家将领,记着曹嵩的血海深仇,都巴不得即刻出兵,让陶商父债子还。

    “出兵吧,我要亲手斩
九流闲人小说5200
下陶商的狗头,掘了陶谦老贼的墓,把他父子的人头献于叔父灵前,告慰叔父在天之灵。”曹洪奋然起身,慷慨激昂的大叫。

    曹洪一叫战,其余诸将也热血沸腾,纷纷叫战,大堂中一时杀声冲天。

    曹操目光东面,深陷的眼眶中,流转着一丝志在必得的冷笑。

    ……

    下邳,州牧府正堂。

    陶商正饮着小酒,听取细作最新送到的,关于天下各地的情报。

    幽州方面,袁绍与公孙瓒之间的战争,已经进入到了最后的决战关头。

    屡战屡败,心灰意冷的公孙瓒,已经失去了争夺天下的野心,转而调集大量的民力,修筑了以易京为中心的一条坚固防线,企图据险自守,以待天下时变。

    袁绍则调集诸路兵马,包括抽调了袁熙在青州的半数兵马奔赴前线,集中全部力量猛攻易京,意图一举击灭公孙瓒,一统河北。

    公孙瓒失利到这般地步,自然在陶商的意料之中。

    袁绍此人虽在演义中,被描绘成一个平庸之徒,但实则却能力极强,这一点从先前会面,被陶商言语相压,却能为了顾全大局,强忍下去做出让步,就可以看出袁绍的不凡之处。

    一旦袁绍统一河北,下一步势必会南下,到时候无论对曹操,还是对自己,都将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不过眼下以他的实力,也无法阻止袁绍鲸吞河北,但袁熙半数兵马被调走,却缓解徐州北面的压力,这对他来说,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至于淮南方向,吕布率残部投奔了袁术,袁术对其果然是十分防范,并没有付于他兵权,只拨了他几千老弱,令他驻守睢陵,为袁术看守护院。

    袁术麾下无大将,他不重用吕布,就无法大举进攻徐州,南面的威胁也暂时得到了缓解。

    这两路的消息,对陶商来说,当然是好事。

    徐州连经数场大战,百姓深受战争祸害,经济受到沉重打击,陶商最迫切需发的,就是短暂的和平,以让他安抚百姓,恢复农桑。

    唯有徐州经济恢复,他才有足够坚强的后盾,与天下群雄争锋。

    “数日前,曹操以天下名义,斥责袁术有不臣之心,大军云集沛国,扬言要挥师南下,夺取淮南,击灭袁术。”

    这最后一道情报念出时,一直闲然自若的陶商,神色却是微微一震。

    曹操要攻打袁术?

    沛国不但与淮南相邻,跟陶商控制的彭城国也相邻,曹军往沛国一线集结,岂能不引起他的警觉。

    况且在不久之前,曹操才刚派刘备入侵彭城,想要在徐州插上一脚。

    “袁术几次三番被我们击败,损兵折将,实力下降,且他在淮南骄奢无比,搞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且传闻他得了孙家的传国玉玺,有想称帝的传闻,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在这个时候讨伐袁术,似乎也不失为一个好时机。”

    从北线调回来的徐盛,此刻也发表了看法,在诸武将当中,唯廉颇和徐盛颇有机谋,时常可参赞军机。

    “曹操灭袁术倒没什么,只是他灭了袁术后,就要从西面和南面,对咱们徐州形成半包围之势,这样似乎于我们有所不利。”陈登这位智谋之士,看法却与徐盛不同,从中看出了危机。

    大堂中,轻松的气氛渐散,因这意外的一条情报,很快变得肃然起来。

    “咳咳……”

    角落中传来一阵的轻咳,打乱了这严肃的气氛。

    原本正摇头晃脑,品味着甘家美酒的陈平,这时却一脸玩味的笑道:“曹操乃天下第二大诸侯,如今袁绍一统河北在即,将来挥师南下,与曹操一举胜负是势在难免。而徐州紧临中原腹地,以曹操的见识,他会在跟袁绍开战之前,允许徐州有一股威胁他的力量存在吗?”

    一语点醒了众人。

    陈平一席话,也正中陶商下怀,令他微微点头。

    “不错,无论曹操灭不灭袁术,他跟我们开战是势在必行,他放着我们徐州不先攻,却先要大张旗鼓的去灭袁术,这举动很有可疑。”陶商已起了疑心。

    陈平抿一口酒,冷笑道:“主公这么聪明,难道还看不出来么,其实对曹操来说,目前最大的威胁是主公,而不是袁术,他放着主公不来攻,却大张旗鼓的要去进攻袁术,恐怕,这是一招明修栈道,明渡陈仓的阴招啊……”

    陈平笑的诡秘,话中暗藏玄机。

    陶商眼眸飞转,蓦的剑眉一凝,鹰目中掠起一丝省悟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