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抽到你服

第一百五十二章 抽到你服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左右那些悍婢一得令,一窝蜂的就拥了上来,要把吕灵姬给控制住。

    陶商也逼上前来,亲自动手,非要好好出一口恶气不可。

    想当初,可是他吕布求着自己跟他联手对付刘备,却不想吕布翻脸就不认人,不但公然包庇刘备,接着还翻脸发兵,纠集了一大帮子的帮手,想要灭掉自己。

    至于这个吕灵姬,几次三番的还想置他于死地,此仇此恨,陶商如何能忘记。

    对于吕布,陶商是有恨的,但这个吕灵姬是个女人,陶商本不屑于针对一个女人,只要她老老实实的做俘虏,陶商自会好吃好喝的养着她,不会对她怎样。

    谁曾想到,这小贱人如此不识抬举,做了阶下囚还死性不改,一副大小姐的脾气,整天大吵大闹也就罢了,还敢屡屡对自己出言不逊。

    她已经超过了陶商的忍耐限度,即使她是个女人,陶商也必须要给她的点教训,让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处置。

    而且,陶商还要亲自动手,从她的身上获取宝贵的残暴点,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你放开我,你敢动我,信不信我咬舌自尽,死给你看,你若逼死了我,我父帅是绝不会放过你的。”吕灵姬有点慌了,拿自杀来做威胁。

    陶商不屑一笑,“够刚烈的,那你就咬给我看看,我倒要瞧瞧,天下第一武者的女儿,到底有没有自杀的勇气,你是真刚烈还是假刚烈,要是你真敢自尽,我陶商打心眼里还要佩服你。”

    陶商说着,继续逼近吕灵姬,雄健的身躯,已然贴了上去。

    吕灵姬嘴上说得刚烈,甚至在某个瞬间,的确有一狠心就咬了舌头的冲动,但直到陶商铁塔般的身体贴上来时,她却始终都没能咬下去。

    和大多数人一样,哪怕表现得再刚烈,却到底是血肉之躯,岂能不怕死的道理。

    “原来堂堂温侯的女儿,也只是个贪生怕死之徒,只会耍耍嘴炮而已。”陶商不屑的冷笑着,手已按在了她的身上,试图帮着左右婢女,按住她的挣扎,好将她给吊起来。

    吕灵姬的娇躯微微阵颤着,紧咬着红唇,满面的羞红,紧紧皱着眉头,恨到咬牙切齿。

    就在陶商的手,按到她的颈边时,吕灵姬突然间张开嘴来,狠狠的咬向了陶商的手掌。

    好在陶商早有准备,一见她头动弹,便急将手移开,避过了这凶狠的一咬。

    一咬未中的吕灵姬,以愤恨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陶商,容颜狰狞到像一头想要咬人的小母狼一般。

    “还敢咬人,很好!”

    陶商剑眉一凝,怒从心起,退后一步,喝道:“都麻利一点,快把她给我吊起来。”

    左右婢女齐齐用力,将她的双手绑起,吊在了房梁上,只留她的双脚勉强的撑地。

    “拿酒来!”陶商又喝令道。

    美酒奉上,陶商也不用杯子,只仰头连灌数口。

    几口酒进喉,陶商神色更加残冷,摆手喝道:“把这小贱人的裤子给我褪下三分。”

    被吊着的吕灵姬吓了一跳,一脸的凶相顿消,急又是挣扎扭动起来,却被婢女们按住,三下两下便把裤子扯下三分,半边雪丘便呈现出来。

    “陶商,你个**,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啊——”吕灵姬何曾受过如此羞辱,已是羞愤得一张小脸几乎要炸出血来,厮歇底里的大骂。

    吕灵姬以为,陶商要行禽兽之举,想要霸占她的身子。

    可惜,她想错了。

    做为一个男人,做为一方诸侯,陶商从不诲言自己爱美,但他却有自己的底线,有些事他是决不会去做的。

    陶商只是嘴角扬起一抹邪笑,手一扬,喝道:“给我去折一根柳枝来,我要亲自动手,抽她的臀腚,抽到她老实为止。”

    吕灵姬蓦然变色,她这才猛然明白,陶商不是要强占她的身体,而是要像教训不听话的小孩子那样,抽她的屁股。

    “陶商奸贼,你敢——”

    一个敢字还未出口,婢女已将柳枝折来,陶商接过手中,二话不说,照着那雪丘就是一柳鞭下去。

    啪!

    枝条落下,一声清亮的脆响,雪丘之上立时添了一条细细的红印。

    吕灵姬痛得娇躯一颤,贝齿紧紧咬住红唇,硬着憋着不哼出声来,非要在陶商面前继续装刚强。

    “很好,果然够刚烈,还不服是吧,那我就抽到你服。”陶商冷笑一声,仰头再灌一口酒,又是挥手一鞭子抽了下去。

    啪!啪!啪!

    陶商手上不停,一鞭接一鞭抽在那雪白的丘地上,清脆的响声回荡在房中,七八
冥王武道最新章节
鞭子下去,雪白之上已是道道红红的印痕。

    吕灵姬却只恨恨的瞪着陶商,紧咬着牙关,身子痛得娇躯乱颤,鼻息喘喘,额头间,斗大的汗珠直淌。

    堂堂天下第一武者的女儿,自幼受尽尊荣娇横,如今却为陶商扒了裤子打屁股,还有什么比这更大的羞辱,心高气傲的吕灵姬,几次就恨不得咬舌自杀。

    她终究却下不了狠心。

    表面看起来刚烈,但内心里,她依旧不过是个女流之辈而已,多少男人都没有自杀的勇气,更何况是她一个女儿家。

    啪!啪!啪!

    清脆的响声,回荡在房中,那两片雪白已为鲜红取代,吕灵姬痛得已开始牙根发抖,连咬牙的力气都快要没有。

    一鞭接一鞭下去,陶商宣泄着心中积聚的怒火。

    抽鞭子这种手段,实际上是一种极难忍受的刑罚,除了极少部分拥有超强意志的铁人之外,基本上没有人能抗住这鞭子的抽打。

    陶商敢断定,吕灵姬绝不是那极少部分人之一,如果她真有这般意志的话,先前早就咬舌自尽,也不会苟且偷生,任由陶商来惩罚。

    “嘀……系统扫描,宿主对吕灵姬实施残暴,宿主获得残暴点13,宿主现有残暴点13。”

    11点残暴点,可真是不少啊,看来吕灵姬单项武力值颇高,从她身上获得的残暴点,也远比淳于琼这样的低级别“提款机”要多。

    “哼,不服是吧,那就等着做我的提款机吧,以后每个月都让你销魂一次……”

    陶商心中冷笑,手中柳枝继续抽打不停。

    他到底武力值也就50几点,全力有限,抽了几十鞭后力气便不足,响声变得弱了下去。

    亏的是抽鞭子的是陶商,这要是换成樊哙这种,这几十鞭下去,怕早就抽死了吕灵姬。

    而且吕灵姬到底也是习武之人,承受能力强,否则换成甘梅这样弱不经风的女子,别说是几十鞭,几鞭子就抽到昏了过去。

    饶是如此,几十鞭抽下去,也够吕灵姬喝一壶的了,这会功夫,她已满身为冷汗浸透,脸色苍白如纸,离崩溃只差一步之遥。

    “吕灵姬,你还妄想吕布会救你么,别痴心妄想了,别忘了当初吕布为了生存下去,是如何把你嫁给袁耀那个独眼龙,突围失败,他又是如何独自逃走,把你丢给了我的,你不肯敢服,想要吕布坚守你吕氏的尊严,可惜,你那武道天下第一的父亲,根本就没把你当回事。”

    陶商双管齐下,手中继续抽鞭子,嘴上进行精神上的打击。

    屁股痛到钻心的吕灵姬,那早已脆弱不堪的意志,很快就因陶商这几句话,土崩瓦解。

    她想起了吕布逼她嫁给袁耀时的决然,又想起吕布独自逃走,把她抛弃时的冷血无情,所谓骨肉亲情,在她父亲眼中,她只不过是个随时可以牺牲的工具而已。

    吕灵姬思绪翻飞,心中愈加痛苦,残存的意志,正寸寸瓦解。

    就在这时,陶商憋足了劲,又是狠狠一鞭子抽在了她的屁股上。

    这突然加力的一鞭,直抽得吕灵姬身形剧震,差点就晕将过去,她的高贵,她的自傲,她的刚烈,也被这一鞭子下去,统统抽散了。

    “我错了,我愿顺从于你,我再也不敢发大小姐脾气了,求你不要再打我了。”吕灵姬终于开了口,以哭腔向陶商卑微的求饶。

    这一只小母狼,好歹是驯服了。

    陶商嘴角扬起一丝满意的冷笑,挥在半空的柳枝,这才缓缓的放下。

    那令人毛骨悚然的鞭击声,终于消失,吕灵姬犹如虚脱一般,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有气无力的吊在了那里。

    “早些识趣,又何至于受这样的苦呢,你说你这是何必呢,吕大小姐。”陶商惋惜的感叹道。

    吕灵姬面带着羞意,喘着气,万般卑微道:“是我错了,是我父亲背信弃义,先对不起你,我更不该对你无礼,我知道错了,求你不要再打我了。”

    堂堂天下第一武者的女儿,终于认清了她所处的位置,再也不敢对陶商大吼大叫,终于向她低下了骄傲的头颅,卑贱的乞求怜悯。

    陶商一阵的痛快,放声大笑起来。

    大笑过后,陶商转身而去,头也不回的喝令道:“把吕大小姐放下来吧,再去传扁鹊来给她治伤,既然吕大小姐已经知错,就好吃好喝的供养着,千万不要怠慢,让人笑我陶商不知怜香惜玉。”

    他的命令,如雷鸣般,回荡在房中。

    吕灵姬被从梁上解下,如虚脱般瘫软在了地上,颤巍巍的抬起头来,望着陶商远去的背影,眼神之中,闪烁着深深的惧意。